杀戮与文化:强权兴起的决定性战役(甲骨文系列)

免费资源获取方式

本书作者:(美)维克托·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

内容简介 · · · · · ·

最基础的资本主义形式出现在古希腊,这种来自古代的遗产,有助于解释为何后古典时代的欧洲人在因为宗教和政治上的原因自相残杀数个世纪后,依然保有自主权并免于非西方人的入侵,同时还和更为统一的伊斯兰对手一样富有。盈利(kerdos)这个词,在希腊语的表达中无所不在。虽然古典学者之间仍然存在“现代主义”和“原始主义”的分歧:两者对于无限制市场的程度与对资本主义理论的抽象理解存在不同意见,但对于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特别是对帝国时期的雅典而言,经济活动中存在越来越多的共识。经济应当是分散的、受供需调节的,其特点是应该包括成熟市场、利润、银行和保险的理念,同时政府对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应当进行有力的保障。

到公元前5世纪中叶时,希腊人敏感地意识到,金钱和市场正开始在战争中发挥作用。后来像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那样的保守派感叹,战斗已经不再是重装步兵方阵间的勇气较量,而是成为一项不受约束的事业。只要有钱,就能让军队士兵远离家乡,接受薪水,在陆地和海上进行战斗。而增加雇佣军的员额,引入复杂的武器装备如舰队、攻城器和弩炮等,也仅仅需要金钱就能够办到。是资本,而非勇气,决定谁生谁死。在公元前5世纪至前4世纪的西方,对战争决策和经济活动的道德约束似乎已被废弃,大约在同一时间,在外交礼节、武力和道德经济层面依靠道义而非纯粹商业原则行事的、尚处在萌芽阶段的有限战争思想也走到了终点。这种变化的动力,主要源自资本主义体系和民主理念:设计师们需要建造出比他们的竞争对手更好的武器,并以此获利,而统治者则努力以尽可能便宜且致命的方式,武装尽可能多的部下。

· · · · · ·继续阅读请下载本书完整版 · · · · · ·


↑点击获取↑:直接购买

杀戮与文化:强权兴起的决定性战役(甲骨文系列)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

战争的胜负由金钱来决定,即便斯巴达人也勉强承认了这样的观点。阿基达马斯国王在大约和伯里克利同一时期(公元前431年),警告他怀有偏见的战友们:“战争不再是重装步兵军备的问题,而是金钱的问题。”(《伯罗奔尼撒战争史》,1.83.2)

在随后的希腊化时代里,用金钱赢得战争这种新颖的观点变得毋庸置疑。

亚历山大对阿契美尼德国库的劫掠,促进了其后两个多世纪里东地中海地区的军事复兴,相对较小的操希腊语王朝核心统治着塞琉古亚细亚和托勒密埃及庞大的亚洲人口,因为这两个王朝建立了精密的交易制度、精细的农业合作体系,并拥有大规模雇佣军,具备使用复杂攻城器、操作投石机及建造舰队的能力-只有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旧国库转化为流通领域的铸币,在此基础才能实现上述一切改变。罗马是古典世界里出类拔萃的资本主义战争机器,其军事活动能力首次以经济上的可行性来衡量-这得到了丰富的帝国书面材料和铭文记录的证明,其中提到了承包给私人经营者的复杂后勤补给系统。古典文化与其在地中海东部和北方的敌人不一样,它在军事上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基于铸造钱币的能力、对私有财产的尊重和对自由市场的经营。
到了帝国晚期,观察家们很快指出,罗马的军事无能,是因为货币贬值、税收过高,以及政府进行的低效价格管制、腐败的官方商人、对农民不加约束的征税所导致。筹集资本的理想制度在操作中走向反面,吞噬了人民的储蓄,清空了一度充满富庶自耕农的乡村。但是,即使在帝国崩溃和随后的“黑暗时代”与中世纪时期,欧洲人也善于制造各种更为出色的大宗军用物资,从甲板到无与伦比的双刃剑、十字弓和希腊火。正因为如此,许多西方国家都曾发布法令,禁止其商人向潜在的敌人出口此类武器。

倘若有人想要替代使用资本主义来筹集战争资金的方式,他们要么使用简单的胁迫来征召部队-不支付报酬强行征用战士,要么在战利品的许诺下召集部落民展开劫掠。这两种方法都可能召集出庞大而充满斗志的军队:韦钦斯托科利磨下25万人的高卢军队几乎在阿菜西亚(公元前52年)击败恺撒,而成吉思汗(1206~1227年)和帖木儿(1381~1405年)率领部众进行的入侵行动,则占据了亚洲大部分的土地,这些都是最为明显的例子。正如我们在之后章节中将会看到的那样,祖鲁国王开芝瓦约召集了两万名战士,在伊桑德尔瓦纳屠杀了英国军队(1879年)。但是,即使是那些最势不可挡的部落,也不能真正长时间维持一切-粮草、医疗和薪水都是一支拥有复杂武器体系的军队所需要的元素。在某种程度上,农民、生意人和商队得不到报酬就会拒绝工作,如果没有固定的薪水和供应合同的话,几乎不可能维持起一支常备军队。

无论现代还是古代,对于那些没能接受资本主义理念和私营企业信条的国家而言,如果它们进行足够长时间的战争,最终就会遭遇到西方军队,并感受到其不受道德影响并且不受约束的市场补给能力。在这种状况下,非西方军队的人员数量、出色领导力和战场上的勇气都无从发挥;更小规模,领导力更差的西方军队完全无视敌人的优势,因为他们由那些能够从战争中获取利润的人进行支持,后者提供了更好的供给、装备和武器。阿里帕夏在勒班陀的失败并非由于他战术愚蠢,也不是因为耶尼切里缺乏勇气,甚至不是因为土耳其缺乏金钱。之所以成千上万的奥斯曼的忠诚战士会在埃托利亚外海遭遇悲剧性的损失,是因为基督徒们或多或少接纳了无神论体系下的市场资本主义:它产生了足够数量的加利亚斯战舰、火绳枪、火炮、防登船网以及批量生产的桨帆战舰
-还有敢于冒险的指挥官们,这些人在得知战争模式的改变之后,毫不犹豫地锯断撞角来迎接新的战争时代。

以上内容来自得到app试读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pdf免费电子书仅共享学习使用,百度云网盘在线阅读,首发下载后请自觉删除,请支持完整正版:百度微云网盘免费每天听本高清PDF电子书在线阅读下载 » 杀戮与文化:强权兴起的决定性战役(甲骨文系列)
网站留言板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