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最想让你读的书

免费资源获取方式

本书作者:杰尔姆•格罗普曼 (Jerome Groopman)

内容简介 · · · · · ·

关于医生,你最应该知道的:医生也是人。
人们对医生的理解是高手和庸医,高手无所不知、总能治好。
但是实际上是,医生也是人,受到自己过往经验、人生体验限制,看病就像谈对象,也许你遇到的医生恰好很擅长你这方面的疑难杂症,也许他不擅长,但是会擅长其他人的。就像你合不来的糟糕ex,也可能是别人的优秀配偶。对于这种情况,遇到了糟糕的医生,就像糟糕的对象一样,不要将就,赶紧换掉,继续做新的寻找。

本书作者是医生,他在治疗手部问题时候,能够找到行业内最顶尖的专科医生为他治疗,但是连续换了3个医生,持续了好几年,这些大牛都没有给他解决问题,其中有的大牛医生提出非常激进的手术方案甚至可能有害,凭着医生的专业敏感,他没有接受这些手术,而是继续尝试。最终他找了一位年轻新秀的医生,这位医生恰好见过他类似的案例,诊断出他手痛到不能打字的真实原因,给出针对性治疗方案,终于治好了。他的感受是:医生如果给你的解释,不能很好地吻合现状,那么他可能没有找到你的病因,而这种情况下给出的治疗方案,很可能是无效的。

医生也是人,看病是非常主观的事情。比如最近某个疾病高发,医生在看到类似症状时候就可能主观判断归于这一类,如书中小婴儿在一个擅长治疗免疫缺陷病的定级医院里,医生把她定性为免疫缺陷病需要移植骨髓,多亏在她妈妈的一再坚持下认为自己的女儿不是免疫缺陷病而是营养不良引起的免疫力下降,最终在移植骨髓前重新检测了一下,发现她果然是正常人,差点经历了重大创伤的手术。
医生也是人,会受到患者的影响。人体太复杂了,有时候医生就是不知道,如果患者强烈要求医生给个答复,医生可能就会拼凑出一套理论和治疗方法,这种情况下,由于医不对路,很容易搞出其他问题还治不好老毛病。
医生也是人,看病是一场需要医患双方配合的尝试。医生可能由于某种原因,对病人有主观偏见,可能病人的描述非常不清晰,这时候就需要患者更好的组织条理、帮助医生客观定性。如有个中年女人去找医生说身体不好,医生很容易把这个女人的描述归咎于更年期情绪敏感夸大说辞,这个女人最终换了5个医生,终于并且强调了前面医生都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是更年期情绪不稳定的怪人,最终第6个医生给她做了全身检查,发现她肾脏有肿瘤而导致激素不稳定,引起类似于更年期的种种症状,最终医生给她做了手术摘除了肿瘤。
看病,是一场医患双方双方的考试,疑难杂症真的很难看。不要站在医生的对立面,也不要成为医生的膜拜者,双方是合作者。

· · · · · ·继续阅读请下载本书完整版 · · · · · ·


↑点击获取↑:直接购买

医生诊断中常见的10大思维误区
患者如何提问,更有利于医生诊断?
提升医患沟通效率,降低误诊概率,从这本书开始。
出版界“奥斯卡”鹅毛笔奖健康类获奖图书。

● 在通常情况下,医生会在18秒内打断患者对自己病症的描述。高强度的问诊量,要求医生必须在短时间内快速做出正确的诊断。我们通常认为医生诊断的正确率,大多依托于经验、医学知识掌握程度。但一项针对100例误诊的研究表明,只有4例误诊是由于医生医学知识不足造成的。另一项针对患者严重伤害的误诊研究发现,医生出错的原因大约有80%是掉入了认知误区。
● 医生在看病的时候,是如何思考的?作为医生,如何避免陷入常见思维误区?作为患者,如何跟医生沟通,才能更准确地描述病症?《医生最想让你读的书》通过众多发生在医院的鲜活医疗案例,探究了医生作出诊断背后的动力与思维过程,指出了造成医生误诊的10大常见思维误区。
● 本书是了解医生思维的一扇窗户,也是普通大众对医学这门科学的一次深入体悟。看过这本书,医生能够审视自己的诊断过程,时时提醒自己避免陷入这些思维误区;患者可以学习如何提问,学习像医生那样思考,知道如何表达才能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判断。提升医患沟通效率,降低误诊概率,从这本书开始。

编辑推荐

● 一本适合医患共读的医学人文类图书。
● 一本剖析医疗思维错误的警示性大作,21世纪医生的“思考圣经”,探究医生诊治背后的动力与思维过程,揭示造成误诊的10种常见思维误区。
● 一本引导患者向医生主动发问和质疑的书。通过了解医生的思维过程,患者可以学习如何提问,知道如何表达才能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判断,远离被误诊。
● 鲜活的医疗案例,涉及急诊科、儿科、外科、内科、妇产科、肿瘤科等10大科室。解决医患诊治存在的核心痛点和难点:误诊、过度医疗、过度依赖设备、治疗结果的不确定性、医患沟通不畅、医生对患者的心理疏漏等。
● 《纽约时报》热销书,出版界“奥斯卡”鹅毛笔奖健康类图书。
● 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王一方作序推荐,健康界传媒总裁赵红、北医三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赵威,《魔鬼经济学》作者史蒂芬•列维特、史蒂芬•都伯纳,《汉密尔顿传》作者罗恩•彻诺,联合推荐!
● 湛庐文化出品。

名人推荐

国内外大咖赞誉

赵红 健康界传媒总裁
医疗技术越来越高精尖,并成功攻克了很多顽症,而一些技术成熟、操作简单的医疗方法却并未达到治愈病患的目的,反而给患者及其家属带来伤痛。研究显示,大多数医疗错误源自医生的思维缺陷,而非技术失误。因此,无论对大众还是医生,本书对了解医生诊治时是如何思考的,以及如何才能更好地思考,都很有帮助。本书既是医生的利器,又是患者的福音。

赵威 北医三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
这是一本所有人都该读的书。医生读到某个片段时会莞尔,并忆起职业生涯中的难忘瞬间,深知医学从来不是单纯的自然科学,每一次成功救治,除了精湛的医术,还离不开人性的光芒。患者读罢会有全新的体悟:医生以帮助患者对抗病魔为职业,居然需要患者的帮助;有时医生沉迷于专业技巧,暂时忘了帮助患者是终极目的,但这恰是患者出手相助之时,毕竟守护健康,是医患共同的追求。

史蒂芬•列维特、史蒂芬•都伯纳 《魔鬼经济学》作者
这是一部观点独特、文笔精彩、充满哲学思考的作品!本书揭示了现代生活的一个悖论:尽管疾病诊断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但患者总希望医生给出科学而确定的答案。格罗普曼教授以理性主义者的眼光审视了医生的思维过程,对医生在诊治过程中缺乏思考也给予了批判……读完本书,你看待医生的眼光从此将会不同。

罗恩•彻诺 《汉密尔顿传》《洛克菲勒》作者
格罗普曼医生揭示了医疗中误诊普遍性这一禁忌话题,并用丰富的临床案例指出了医生的很多医疗误区,如诊断时过于仓促、对患者有刻板印象、过早下结论等,而这些都影响了医生的决策和视野。本书内容精彩,观点富有启发性,医生和普通读者都能从中获得建设性的意见,对改善医患关系大有裨益。

作者简介

作者:(美) 杰尔姆•格罗普曼(Jerome Groopman)
译者:黄珏苹

杰尔姆•格罗普曼 (Jerome Groopman)
● 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美国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主任。
● 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研究所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被称为“医生中的医生”。他是艾滋病学界的元老,参与了洛杉矶和纽约头一批艾滋病患者的诊治,见证了艾滋病医疗和科研领域每一次重大进步的发生。
● 格罗普曼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中心深造,他在癌症治疗领域同样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 格罗普曼定期为《纽约客》《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撰文。……

目录

医生最想让你读的书 心理学电子书 第1张推荐序医学不等式与临床万花筒
导 言破解医疗思维的魔盒
1 除了技术,医学新手和专家最大差距在思维能力
年轻不等于不靠谱,思维决定高度
书面病例,仅作参考
启发法是培养医疗思维的基石
内在情感是导致思维错误的推手
2 医生对你的喜好会影响决策力
医生的刻板印象让你“被误诊”
医生的偏爱会害人
控制好情感,成就好医生
3 远离被误诊,你和医生都该养成的思维模式
一,医学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二,病情具有个体差异性
三,医生不能过度依赖既往经验
四,患者的回答能引导医生远离思维误区
4 医生如何提升初级医疗思维能力
不忽视任何可能的生理问题
数据有效,决策合理
把握工作节奏,避免认知错误
全面考虑患者背景,会沟通是门技术语
治“病人”而非治“病”
5 你的思维模式也能影响医生诊断
不能只做被动医疗者
质疑医生,莫失理性
非专业看法帮医生填补思维漏洞
6 疾病千面,开放性思维开启正确的医疗之旅
临床即兴发挥是一种本事
老师怎么教很可贵,医生能否变通更重要
别让“主要”因素成为诊断的绊脚石
关注不确定性有助于提高诊疗效果
7 医生承认自己不知道有多难
“无中生有”是医生最大忌
动脑子比“动手”重要
普通医生常承诺,高明医生重坦诚
好医生懂得“利用”患者
8 医学技术:用对能救人,过犹则不及
当心两大失误:假阳性与假阴性
过度解读和过于谨慎都不可取
不做医学技术的傀儡
机器不能取代医生的思考
9 当医学遇见商业,如何突破“潜规则
制药业:魔法还是魔咒
医生要避免迷失在医学文献中
不能任由医疗营销牵着鼻子走
治病没有“专营权”
知情选择比知情同意更重要
10 ……
心中有“数”还不够,用对用好很关键
疾病没有“好”“坏”之分
“重视”副作用,弊大于利
“趣味相投”的医生更适合你
好医生胜过好医院
后 记 临床决策与治疗思维是医生的私事吗
致 谢
译者后记

序言

[推荐序]
医学不等式与临床万花筒
人食五谷杂粮,总会生病。
我曾戏言,人生总免不了要跟医院打交道,要么在医院,要么在去医院的路上,谁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跟医生老死不相往来。平时体壮如牛的人,一旦生起病来,可能就是大病;即使不生病,健康体检、健康咨询时也要去医院。网络上出现一个新词“hospital shopping”(逛医),展现出某种新时尚——去医院如同逛商店。足见人们对健康、生命品质的高度重视,以及对医学、医生、医院的高度依赖,也体现了医疗生活的日常化。凡是去医院的男女老少,其实并不是闲逛,目的都很直接,意欲找一位高明的医生瞧病、咨询。但由于医学是一门不确定的科学与可能性的艺术,谁都可能遭遇久诊不决,久治不愈,大诊小治,甚至误诊误治。而且并非花钱越多,疗效越好;技术越高,疗效越快,只有找到高明的医生统筹兼顾,综合施力,才能将这些“囧”境化解。
问题是哪些医生更高明呢?
一般说来,白头发的比黑头发的高明,其经验积累相对丰富一些;职称高的比职称低的高明,其学术底蕴丰厚一些;三级医院里的比社区医院里的高明,其技术设施、人才团队、专科优势明显一些。但也不尽然,还需要弄清他们的临床思维,领略他们的智慧。因为诊断过程绝不是对患者表述的症状的所在部位进行各种理化检测,然后解读检测结果,做出疾病诊断,而是需要对患者躯体各系统功能、代谢之间的相关性,以及“全人”(身、心、社、灵)征象进行综合分析,才能穿越表象、假象,找到本相、真相。
治疗的作业则更加复杂,有针对症状的一般性治疗(止痛、止吐、止血、止泻),有针对发病机制的阻断性治疗,有针对病因的对抗性治疗(手术、药物),还有针对心理休克、情绪波动、沮丧、绝望的心理治疗、安慰剂治疗,更有针对终末期生命品质维护的姑息治疗(舒缓医疗、安宁疗护),而非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为很有可能上病下治,内病外治,这就要求医生做更睿智的选择与规划。如果掺入伦理(获益、不伤害、自主、公正)、宗教、哲学慧根(豁达生死)、谋略(用药如用兵)考量,诊疗就如同下一盘大棋,甚至打一场战役,需要大视野、大手笔、大智慧。
高明的医生不仅需要明是非、知得失、晓轻重,更要懂进退。无怪乎在西方发达国家,最优秀的学子才能进医学院,穿上白大褂。
从内容看,本书似乎是一本讲述医生如何驾驭智慧,正确诊断、高效疗愈的书,书中的话题、案例适合医生之间交流切磋。其实不然,在医疗民主化与医患共同决策的当下,它其实更是一本医生与患者共同阅读、共同切磋的书。
在传统的医疗家长制语境中,人们大多持“委托论”立场,认为:一张挂号单就把临床诊疗的一切事宜都交付给专业人士了,因此,临床决策与诊疗思维是医生的私事,普通人无法插足,也管不着。但当下,民主医疗正处在转型之中,人们普遍持“参与论”的立场,认为:临床决策与诊疗思维是医生与患者共同的节目,患者不仅需要知情同意,还必须了解医生正确决断、处事的套路,甚至了解医生误诊的“机关”,与他们一起尽可能做出明智的决策,避免糊涂决策,草草决断。
由于临床医学具有显著的不确定性,宿命论者信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认为疾病发生发展的背后是上帝在扔骰子,不仅不公,而且混沌、无序(不可知,难测准),病魔像乌贼,像狐狸,很狡猾,很会制造假象,释放重重烟幕,引诱我们思维走偏,甚至滑向错误的连环套。因此,医生的一切努力都显得力不从心,鞭长屋窄,误诊、误治总是难免的。
而意志论者则信奉“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他们认为疾病的发生发展有规律可循,还原论路径的不断优化、诊断技术的丰富,基因密码拥有的巨大的理性探究空间,再加上循证医学、精准医学、大数据、智慧医疗不断刷新人类诊疗的新极限,只要足够用心,生命智慧、灵犀总会光顾我们,我们最终总会找到正确的诊断与治疗路径。
本书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没有条分缕析地讲述躯体症状、单病不适,然后提出解决方案,而是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帮读者厘清以下困惑:高明的医生与平庸的医生差别在哪里?医生的情商与情感波动会改变诊疗格局吗?为什么误诊常常接二连三地发生,认知误区重复出现?为什么刻板印象总在顽固地干扰医生的诊疗思维?什么是道德误诊?失德是无情、无畏,还是无操守、无担当?为什么医疗服务是使命,而不是交易?诊疗路漫漫,家属与患者、医生的多角关系如何影响诊疗决策?如何协调才会促进,而不是促退,是合力,而不是内耗,是救急,而不是延宕?
面对生命的多样性与医学永恒的不确定性,医生往往陷入两难处境,走不出过度承诺,技术或器械依赖的迷雾。在技术主义语境中,诊疗中“身、心、社、灵”的“全人”诊疗链条发生断裂,孤岛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如何才能摆脱这种境况呢?
本书有一篇长长的前言,讲述了一则关于误诊的故事:
主人公是一位名叫安妮的妙龄女性,但是摄食方面出现了严重问题,通俗地讲,就是吃不了东西,吃了也消化不了,随之而来的是营养不良、睡眠障碍、发育退化、严重贫血、免疫衰弱、女性征象退潮、社会角色退缩等。就诊过程十分漫长,从少女时代一直延续15 年,遍访名医,甚至超级名医,诊断从功能性疾患到器质性疾病,从消化道炎症到消化性溃疡,从躯体性病变到神经(精神)性厌食、神经性贪食症、肠易激综合征,胃镜、肠镜没少做,酶学检查、胃肠道内环境分析也反复做。犹如一批好猎手,左右开弓,细筛梳理,就是没有抓住疾病这只“狐狸”的尾巴。安妮的病因不明了,治疗后也毫无起色,几乎绝望,后来终于等来了一位名叫法尔查克的医生。他没有顺着惯常的思维寻因,而是换了一个角度打开病魔的黑箱:安妮的病因在于一种“谷物(特异淀粉)过敏”反应,只要隔离这种谷物,就可重建消化功能,回归正常生活。原来,兜了一个大圈子之后发现,常识思维最有价值。
本书的字里行间,隐藏着深层次的哲学问题:偶然性与必然性,苦寻不识与意外得来,见微知著与大处着眼,是非、利害、高下、清浊的纠缠,以及不断逼近生死、疾苦、健康的真理与真谛。聪明的读者也会跟随作者的思绪,追问诊疗中的“无知之幕”。
首先,诊疗之初,医生与患者都不知道“最优路径”与“生命算法”。有了形形色色的辅助工具,我们的思维是更纯粹了,还是更加杂芜了,真是一团难解的乱码。最优秀的专科医生……,为什么依然发生了误诊?既使久经历练的资深专家,也难解其奥秘。阿图• 葛文德曾经提过一个警示:最优要素堆砌不等于完美。“……我们能造出世界上最完美的车吗?比如,引擎用法拉利的,刹车用保时捷的,悬挂系统用宝马的,车身用沃尔沃的,这个组装起来的怪物与好车根本不沾边,它就是一堆昂贵的垃圾。”然而,在医学界,这种胡乱堆砌的做法依旧十分普遍。
其次,诊疗决策是相信直觉(可能是患者的感觉,也可能是医生的悟性),还是相信经验(资深医生的,还是久病患者的)?治疗策略方案化还是个性化?大数据就靠谱吗?目前的境遇究竟是大数据,还是数据大?医患如何走出高技术、高消费的“黑洞”诱惑?如何告别无生命品质的技术化生存(延长生命也延长痛苦)、技术化死亡,告别穷生富医、穷生富死的魔咒?客观指标客观吗?究竟是假相,还是真知?是否检查越充分,证据越多,诊断越明晰?为什么找证据(循证医学)要与讲故事(叙事医学)结合?人工智能、算法模式对临床思维的影响有多大?影响是好,是坏?
思来想去,大家一定会悟出这样的道理:高明的医生不限于高智商,还需要高情商、高德商,能共情、会反思,只有如此,医患才会和谐共生。安妮的故事讲完了,作者露出了底牌,其实这是一本临床医学人文的高阶读物,不经意间揭示了医学人文的三种临床模式:
一是“打补丁”,在技术精进的基础上补上“共情、共同决策”这一课;
二是“上层次”,学会叙事、陪伴、见证、抚慰等人文技能;
三是“谋智慧”,以哲学、伦理视角重审临床路径,给人类苦难、生死一个豁达的安顿。
细心的读者诸君,千万别错过书中的精彩内容。

文摘

[精彩样章]
医生都会犯错,思维方式是突破口
我喜欢用传统的方法来查房。一位实习生或医生先陈述病例的显著特征,然后我们一群人来到病床边,和患者聊一聊,做些检查,接下来我们返回会议室进行讨论。在讨论中我会采用苏格拉底式的方法,即鼓励学生和住院医师互相质疑,甚至对我的看法提出疑问。然而,在9 月那个上午查房结束时,我感到深深的不安:不只担心受训者之间缺乏争论,更对作为老师的自己感到失望。我发现这些聪明友善的医学院学生、实习医生和住院医师常常不能提出贴切的问题,不能认真倾听,也不能进行敏锐的观察。他们没有深入思考患者的症状,在学习如何解决临床难题和治病救人上,他们大错特错。
你应该听过这类批评——新一代的医生不如他们的前辈富有洞察力,或者不如他们的前辈能干。老一辈的医生常常会这样说:“30 年前,在我学医那会儿,那才叫严格呢,我们必须学透记牢。现如今,唉……”这些忧心忡忡的老医生说得好像把他们变成技艺高超的临床医生的魔法已经消失了。我猜想,怀旧之情扭曲了老一代的看法,让他们总认为过去比今天好。直到最近我才承认,我也变得怀旧了。不过,经过更深入的反思之后,我发现我自己的学医过程也存在着严重的瑕疵。我的学医过程和年青一代的区别在于缺陷的性质、瑕疵的类型。
我们那一代医生从来不会被明确地教导临床医生该如何思考。我们自由地、无计划地学习从医之道。实习医生通过观察资深医生操作来学习,就像中世纪的学徒观察老师傅那样。大家认为初学者由此应该能学会前辈的诊治方法。主治医生很少会解释自己是如何思考并做出最后决定的。在过去几年里,这种自由的、无计划的教学方法受到了强烈反对。为了让学医的过程更有组织、更有计划,医学院的学生和住院医师学会了遵循预设的算法和决策树形式的实践指南。这种方法还被某些管理者兜售给了美国和欧洲很多医院的高层。保险公司发现,这种方法在决定是否批准使用某种诊断检查或治疗方法上特别有吸引力。
临床决策树的“树干”是患者的主要症状或检查结果,填写在一个方框里。箭头从第一个方框指向其他方框。例如,以“喉咙痛”这种常见症状作为开端,“树枝”会伸向一系列和症状有关的是非问题:患者是否发烧?淋巴结肿大是否与喉咙痛有关?患者的家庭成员是否有相同的症状?类似地,“树干”会进一步延伸,从“是”或“否”的回答分支延伸到咽喉部细菌培养实验室检查结果,树干的末端应该是正确的诊断和治疗。
临床算法对一般的诊治确实有帮助,比如分辨脓毒性咽喉炎和病毒性咽炎。然而,当医生需要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时,当患者症状多样或不明确时,或者当检查结果不准确时,这种方法就会彻底失效。在最需要医生明察明断的病例中,这种算法会妨碍他们进行独立而有创造性的思考,非但不能扩展医生的思维,而且会造成局限。
与之类似,一场将治疗决策严格建立在统计数据上的运动正在进行。这就是所谓的“循证医学”,它很快成了很多医院的准则。未经统计验证的治疗是被禁止的,除非临床试验能产生充足的数据。当然,每位医生在选择治疗方法时应该把医学研究纳入考虑之中,但如今的医生死板地依赖循证医学有可能使他们做出被动的选择,完全依赖数据。统计数字无法替代面前的患者,只体现了平均水平,不能代表个体。数字只能作为医生知识和经验的补充,帮助他们判断临床试验中获得的“好”疗法是否能满足患者的特定需求,符合他们的特定利益。
每天上午查房时,我看到学生和住院医师会查看他们的算法,然后调用最新研究中的统计结果。我想下一代医生会被训练得像设定好程序的电脑,在严格的二进制框架中运行。之后的几个星期,学生和住院医师过度依赖算法和循证治疗的做法让我忧虑不安,同样让我不安的还有我不知道如何拓展他们的视角,让他们看到其他可能性。我向自己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医生该如何思考?

以上内容来自得到app试读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pdf免费电子书仅共享学习使用,百度云网盘在线阅读,首发下载后请自觉删除,请支持完整正版:百度微云网盘免费每天听本高清PDF电子书在线阅读下载 » 医生最想让你读的书
网站留言板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