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

以下推荐图书,如未有购买链接,可直接点击以下各大知名网上书店进行购买:

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 电子书 第1张

本书作者:(法)贾克·阿达利(Jacques Attali) 著;宋素凤,翁桂堂 译

内容简介 · · · · · ·没有耐心阅读?点击此处直接进入下载

再现的经济学如果说商品的再现出现于18世纪的英国,那法国便是在19世纪创立了它共通性商业化的规律程序。在那之前,再现的所有权保留给宫廷和沙龙的音乐家。“戏剧作品”之外,演出没有带给作者好处。作者只有在作为演出者或者直接销售他们的乐谱时才收到酬金。给予他们作品再现酬劳的想法很难被接受。理由是,第一,在大众化市场缺乏下,类似的再现仍然很少;第二,不可能追踪流行音乐的街头表演;最后,长期以来法官难以将只有旋律配以不同文字的东西称为音乐“作品”。一直到流行音乐有了固定场所,发展了市场之后,作者们才终于创立了能够代表他们的机构并且赢得补偿。咖啡馆赋予了这种音乐交换价值;后来得到法官的认同,其后也得到国会议员的认同。

今日好书推荐精彩章节阅读· · · · · ·

这段铁事清楚地展现了一个缺裂,休闲商品大众消费的诞生:卜杰(E.Bourget),翁喜欧(P.Henrion)和巴希佐(V.Pari-zot)在大使咖啡馆(Caf”conc’des Ambassadeurs)参观了一个表演,在那儿他们听到了一首歌,卜杰作曲,另外两位作词。表演结束之后,他们拒绝付账,声称1791年的律法适用于这些“作品”:“你们用了我们的劳动没有付钱给我们,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为你们的服务付钱。”法院在1848年8月3日的判决中同意其所请;该一判决在1849年3月26日得到上诉法院的确认;于是1791年的律法可适用于所有的音乐作品。

1850年2月11日,同样的三个人和出版商裘利·哥伦比尔(Jules Colombier)联合,由他承担法庭费用,成立了“音乐作者、作曲者与出版者工会”(Syndicat des uteurs,Composi-teurs et Editeurs de Musique:SACEM),是全世界第一个这样的机构。它的功能在于代表作者和作曲者向每一次音乐作品(无论其重要与否)的再现要求付出版税。

这被中产阶级认为是对其特权的打击:在过去,只有中产阶级有权作音乐的财务营生。金钱是它的王国。一般民众应该只能拥有街头音乐,“没有价值的”音乐。更进一步地,音乐媒体对这新的机构的知名度不伸援手。它们的反应从《音乐评论》的沉默到《音乐法国》(La France musicale)表现在下列文字的轻蔑:

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 电子书 第2张

再制和演出的国家之一。大革命之后,这个权利首先得到与经济演化紧密相联的法官的认可,后来并得到法律的认可:“心智作品的作者享有对该作品的所有权,因为他就是创造这作品的人。”

今天,任何公开的再现——换言之,不是免费且发生于家庭范围之外的——如果没有作者或其代表的同意,是非法的。一旦经过授权,作者可以得到一笔其他开销(演出人的薪水.出版者的费用,税金)以外的费用,即使演出是免费或赔钱的。

在美国,资本主义以不同的形式呈现,作者对于其作品被演奏的著作所有权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建立的,音乐家在与资本对抗下仍旧居于下风。总的来说,其著作权保护不若法国来得强大。著作权局在保护财产上达成了一些SACEM的功能,但是一些竞争的行业经由再制权的取得确保了祖传产业的价格。只有收入场费而且以营利为目的的演出才需要付版税,这替各种各样的逃税开了方便之门,因为“营利”的定义可以是相当微妙的。

此外,当一个作者以合约方式工作,他将失去所有权,而此一权利是归于要求他工作的一方,且该方如果愿意可以在以后加以重制。

在苏联,对于作者的保护非常微弱:版税低微,而且当“国家的利益有需要时”,全都不必给付。著作权法曾在1974年联合版权大会的批准下作小幅修改,该大会解放了苏联遗产权,因为它赋子继承者25年的死后所有权。

· · · · · ·继续阅读请下载本书完整版 · · · · · ·

方法一:直接购买

方法二:适用于想和我聊天的同学,请直接扫码进入书单

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 电子书 第3张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pdf免费电子书仅共享学习使用,百度云网盘在线阅读,首发下载后请自觉删除,请支持完整正版:百度微云网盘免费每天听本高清PDF电子书在线阅读下载 » 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