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线性成长吉利之路pdf+txt+mobi+epub+azw3

banner

吴晓波 & 杜健 & 李思涵:吉利之路(吉利官方认可,杨斌、林毅夫、许庆瑞联袂力荐,13个方面系统梳理吉利汽车非线性成长方法论,发现和善用中国企业的管理智慧)

吉利与沃尔沃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

实际上,长期以来,沃尔沃一直以为自己与吉利合作,是没有合作基础的。

为消除对方的疑虑,李书福在积极为沃尔沃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还着手准备邀请沃尔沃董事会成员到中国来。他希望用这种坦率的方式消除对方对吉利的怀疑。

汉肯?塞缪尔森,当时担任董事,也被邀请参加会议。在接待过程中,安聪慧给他讲了帝豪旗下第一款车型EC718。安聪慧对他说:“世界上20个顶级零件供应商中有16个是我们这种汽车的供应商。并且就汽车配件一一作了介绍。
汉肯?塞缪尔森非常惊讶,因为他听到很多顶级供应商的名字。与此同时心生疑虑:吉利与他们合作,是否会增加生产及销售成本?

安聪慧回答说:“上海地区帝豪EC718最近一次价格变动报告(2009年10月30号)。表格清楚标明:帝豪EC7181.8MT舒适舒适的指导价和销售价均为8.28万元;帝豪EC7181.8MT豪华型的指导价和销售价均为8.98万元;帝豪EC7181.8MT豪华型则为8.98万元;帝豪EC7181.8MT豪华型则为8.98万元;虽然合作对象的质量提高了,但是帝豪的售价还是在10万元上下。

实地调查中所获得的卓越性价比,让沃尔沃有了一个美好的设想,即与吉利“1+1”,将各自的能力集中起来,从而实现更大的“等价物”。这样,与供货商的对话,也必然具有较强的讨价还价能力。它还意味着,沃尔沃能够进一步控制生产成本,提高利润,同时吉利还将继续提高其生产水平,使其与沃尔沃更接近。

《非线性成长吉利之路》封面


这样,汉肯·塞缪尔森才真正意识到合作的存在。然后,在董事会内部讨论后,该联合开发方案获得最后通过。2011年11月"沃尔沃-吉利对话合作委员会"成立后,双方正式开展技术合作。

对吉利来说,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正是在这一年,博瑞计划开始实施。沃尔沃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也对吉利提供了相应的安全性支持。

而在今年三月,双方更是签署了一项协议,“吉利控股旗下品牌将获准使用沃尔沃汽车授权的先进技术”,双方同时宣布,公司将共同开发小排量.高性能.绿色.环保系列发动机,小型汽车平台,以及电动.插式混合动力车等新能源汽车总成系统技术。

他说:“如果把沃尔沃的现有生产线和其它国内豪华品牌生产线相比较,你就会发现A级轿车上的产品范围内,沃尔沃.奔驰.奥迪已经有了相应的产品。“尽管沃尔沃C30的价格与奔驰A级及奥迪A1相当,但在同价位、同价位的奥迪A1中却是一款已上市多年的车型。

这次签约,无疑坐着沈晖的话。这一点还表明,S20可能是最适合于沃尔沃S80.S60和S40的一系列全新系列产品的命名。

择机与吉利联合开发平台与动力总成,反映了沃尔沃对协同效应的进一步认识。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在国内自主品牌中,吉利汽车对于动力总成系统的研发投入和成果也是最显著的,2012年4月首款搭载1.3T引擎的新远景轿车也即将上市。

他说:“对于沃尔沃来说,目前自主发动机主要依靠老东家福特公司的技术,而对于未来发动机整体小型化的发展趋势,与吉利共同研发小排量发动机也是两者合作的重要内容。

《非线性成长吉利之路》目录


虽然对于与吉利合作开发最初持不同看法,但PeterMurtens已经同意了这一说法,这是“企业生存的决定”和“正确的决定”,“在2011年至2012年初,每个人都认为它风险巨大。但在2016年,研发的汽车即将面市,我们再看看当初做出的决定,绝对是完全正确的”。

即使是默腾斯本人也对此有好处——在加入沃尔沃后,他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小部门,现在已成长为大约500名研发人员。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它距离中国市场最近,有助于使沃尔沃在中国本土制造。此外,“在中国,我们不需要采取合资模式。要这样说,我们自己也是一家合资公司。我们只是尽全力满足公司的需求。

吉利需要制度,沃尔沃需要效率。

或许沃尔沃从未经历过如此迅速的增长。

阿迪达斯于2012年加入沃尔沃负责生产,同时也承担着2013年开始的采购任务。邓恩说,吉利和沃尔沃的合作带来了真正的双赢。特别是在采购方面,可以说是“成效显著”。

沃尔沃八成的增值服务要靠外购,产品的增值空间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供应商,所以把采购和生产结合起来,让一个团队来处理,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外观设计和供应链的流程管理,这是Dennis在上任时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他所期待的最佳状态。

从采购角度看,中国已成为沃尔沃全球采购的重要领域。沃尔沃全球采购部成立了一个分公司,目前,各种产品的采购比例达到了10%。例如,两个部件——沃尔沃所需的天线或车窗,都是由中国公司购买。

LarsDon't说:“不可能将所有职能都集中到哥德堡总部,”中国的采购工作需要中国同行提供全球视野。那是极其重要的。吉祥者常说的全球化思维,本地化就是这一意思。

如果最好的产品产自中国,那么沃尔沃就从中国购买这一产品。她们觉得这是一种惯例。不过,它还说,如果您是中国上海采购部的一员,您不能只看到中国…因此,当接到一项生产新车采购任务的中国分公司在采购零部件时,他们同时也在为欧洲和美国生产的新型汽车零部件。并且,他们的标准是相同的。

制定了一套标准体系,吉利也明白了这一点:要想吸引潜在的客户,仅仅打低成本牌是不够的,还必须有更多的吸引客户的特点。

吉利当然也学到了不少沃尔沃的知识。比方说,作为北欧的传统汽车公司,沃尔沃的产品研发过程是严格按照“产品定型-制定生产流程-设计设计或研发-系统技术规范”的发展步骤。和吉利的做法完全不同,在他们开始制造新汽车时,汽车的研究和开发只有一个大框架。它们首先通过不同的供应商,以成本会计的观点购买低成本标准件。“等到各个部件都买完后,他们就交给研发部门,通知我们购买的部件价格非常低廉,请用它们制造一辆汽车。”这样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甚至使拉尔斯·邓觉得有趣。

从采购和生产一体化的开始,吉利建立了成本委员会和采购委员会,规定沃尔沃重点关注供应商的质量管理,吉利注重商务谈判。但是,在吉利完成商务谈判后,沃尔沃却迟迟没有签署。

在吉利实现了在张家口建发动机厂时,将原合同成本降低20%的承诺,后来,沃尔沃逐渐信任吉利。此外,吉利“为用户而设计,不浪费金钱,如果顾客不想为某一功能或设施付费,那么就不要提高配置”的想法,打破了因沃尔沃“精益求精”导致价格过高的产品难以定价的局面。

他说:“沃尔沃现在也很清楚自己缺少什么,”在安聪慧看来,“对中国市场还不了解。

李书福也认同安聪慧的评价:“在我看来,沃尔沃是一家令人十分安心的企业,而另一家则令人有些担忧。

几年前,沃尔沃对于中国豪华轿车的看法依然是“豪华轿车应容易驾驶”,而在中国购买豪华轿车的不是司机,而是坐在后排右边的那个人。一开始,沃尔沃表示“永远不会更换后座”,但是李书福也表示,“你们必须改进后座。”

吉利和沃尔沃的合作是互补的,吉利帮助沃尔沃进一步抓住中国消费者市场的需求。此外,沃尔沃还为吉利提供了技术支持,使更多的供应商愿意深化与吉利的合作。

吉利全新的运作方式让传统的沃尔沃保持收支平衡。Dan认为,这一表述更为直接:通过吉利,沃尔沃对中国市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李书福为沃尔沃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转变。

就像拉尔斯·邓对李书福最初的印象一样:“他似乎一直在寻找一种‘冲锋陷阵’的精神,汽车工业还不懂。但是,如今,沃尔沃显然是乐意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