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经济风暴pdf+txt+mobi+epub+azw3

banner

张昕冉:大清帝国最后70年(晚清七十年经济解读 晚清洋务运动税制改革 晚清大变局中国历史) (经纬度)

《帝国经济风暴》封面

曾国藩是魏源师夷长技以制夷理念和林则徐官办船炮局理念的忠实继承者和实践者。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以自己的行动突破清廷闭关锁国政策,认真向西方学习的有效人物。他是20世纪60年代在中国兴起的洋务运动的先驱和先驱。他为加快中国近代化进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对中国近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而积极的影响。结果毛泽东年轻时独服曾文正,晚年,他也承认曾国藩是主阶级中非常厉害的人物。

魏源比曾国藩大17岁,湖南邵南人,l857年去世,是《海国图志》一书的作者。他首先系统科学地向中国人介绍了世界各国的政治、原则、经济和文化状况。他对西方世界的深刻理解在当时的中国人中是无与伦比的。他首先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对封建顽固势力的冥顽不化进行了尖锐的攻击。魏源提出:欲制外夷者,必先悉夷情;欲了解外夷情者,必先立译馆翻译外夷书。这一新思想,起到了开风气和启蒙的作用,成为后来洋务运动的思想起源。多年后,曾国藩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做了魏源想做但做不到的事。

曾国藩首先从战争中认识到洋人坚船利炮的威力。同治五年二三月,他和纪泽的信还谈到了洋药治病,立即应验。他们对洋人的避雷方法非常感兴趣,在室内,铜丝被束在屋顶上,雷被引入土壤,铜丝被束在船上,雷被引入水中。还说洋人称高屋长桅杆大树最容易引雷,不可不慎。这些东西在今天似乎是常识,在一百多年前,对中国人来说是科学的启蒙。

《帝国经济风暴》内容


同治元年5月,曾国藩形成了成熟的洋务思想。他在日记中写道:欲求自强之道,总是以修政为急,以求贤为急,以学做炸炮造轮舟。但让彼此的长技,顺则报德有其具,逆则报怨也有其具。他主张危机时刻,不要靠别人,靠自己,才是稳定。因此,他非常重视自强,自强以学做炸炮,学造轮舟为基础。认为中国的落后,只是武器装备和科技的落后,他说:外国技术的精髓,是中国从未抓过的。如舆图、算法、步天测海、制造机器等,都与造船训练相似。精通其法,模仿其意,让西方人擅长什么,中国都能知道,然后徐图自强。还说:列强是几千年来没有的强敌,夷情对国体有害,师其智,有船机,(列强)仍然是If服。有了这个成物,到处模仿,逐渐推广,以为中国自强之本.曾国藩当时没有,也不可能想到政治上的深刻变化。这是他的历史局限性,不能苛求;如果有人换到他的位置,他可能不会做得更好更多。
除逆谋略

曾国藩认为,学习外国造船和洋炮可以摧毁太平军。毕竟这些东西在国内太平军手里是不可能的。有了他灵活的用兵手法,这些设备必然会摧毁太平军。

湘潭初战,攻击方向正确。1854年4月,湘军王鑫部3000人在羊楼司遭遇太平军,大败,退出岳州。后来,曾国藩派炮船到城下虚张声势,王鑫等900人可以逃离城市。太平军乘胜攻占岳州、湘阳、宁乡、湘潭,形成对长沙的夹攻势头。

太平军过于轻敌,进攻过快,暴露出许多弱点。特别是占领湘潭的林绍璋一军,已经孤军深入,表面上看似全军精锐,实际上却成了全军最脆弱的部分。曾国藩及时抓住这一弱点,制定了集中兵力、攻打湘潭的作战计划。当时,在长沙的军事会议上,有两种观点:一全力固守长沙,二是对太平军进行反击。主张反击的人对反击点有三种看法:一种是靖港,一种是宁乡,一种是湘潭。会议否认了株守长沙的意见,认为人城固守,必陷被动,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会议决定攻击湘潭,因为即使攻击湘潭失败,仍然可以退到衡州,徐图恢复,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曾国藩进攻湘潭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正好击中了太平军的弱点。此外,太平军主将林绍璋忠厚,将军不足,导致湘潭大败,损失2万人,锐意丧失。曾国藩在家书中描述湘潭大胜的情况时说:贼于27早刻破湘潭,立即分股,窜至朱亭、禄口、株洲一带,俘虏涟江之船。二十八早,塔齐布在湘潭大获胜仗,踏破贼营三座,烧毁木城一座,杀贼至六百多人。是夜贼又筑营垒,二十九日塔又大战二次,第一次烧贼营二座,杀贼七百人,二次真长发老贼拼命出战,塔又大胜,杀贼千多。初一、初二都是大战,都是官兵大胜。五战杀贼至四千人,三天连破贼营三次,第四天,贼不敢筑营。自从广西起事以来,官兵从未取得过很大的胜利。

湘潭之战是太平军起义以来的第一次大败,也是湘军初期意义重大的胜利。这不仅是军事上的胜利,也是清政治上也引起了清廷对湘军的重视。曾国藩募集勇敢军队的做法得到了咸丰帝的支持,对湘军未来的发展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政治影响。

安庆之役,一军围,三军战。曾经,胡进攻安庆,从一开始就采取围城战略。其目的不仅限于攻占军事重镇安庆,更重要的是进行主力决战,歼灭太平军精英陈玉成部。这一方针首先是胡林翼提出的,他说:用兵之道,全军第一,得第二;今日战功,破敌为大,复城为下。古围必四面无敌,又兵法,围之。假如我被困在一个角落里,贼就会被弱者居住,而旁轶横扰,乘我于不及之,这危道也是。然而,如果没有围城,小偷就不会战斗。这里的致贼求战,就是调动敌人,迫其就范,最后聚而歼之。

曾胡决定用曾国荃部围城。1860年6月攻占安庆东北要宗阳后,曾国荃趁陈玉成回援天京,攻打江南大营。他用霉变的陈米千石和数千银雇佣饥饿的人。他和丈夫一起挖了两条长沟,深宽两丈。内沟围困安庆守军,外沟抗敌。彭、杨水师封锁水道,协助围城,管理运输。多隆阿、鲍超、李续宜三军打援。这样,打援部队在力量上大大强于围城部队,兵力分配约为3:1,形成一军围、三军战局面。这一部署反映了安庆之战,湘军重点打援。

1861年4月,陈玉成回援安庆,天京还派洪仁王干等军队2万来援,安庆城外展开了一场极其激烈的战斗。战线分为六层:最南层是长江中的湘军水师,第二层是坚守安庆的太平军叶云来部,第三层是曾国荃围绕安庆的湘军,第四层是陈玉成的部队,驻扎在集贤关内外,第五层是清军多隆阿部,第六层是洪仁王率领的援军。情况是犬牙交错,包围和反包围,内外层层作战。这场战斗是决定性的,所以双方都全力以赴。除李秀成所在外,太平军精锐之师几乎都参加过这场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