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inistry of Common Sense 常识工作法pdf+txt+mobi+epub+azw3

banner

(知名商业作者马丁·林斯特龙新作,不内卷且高效的工作法)How to eliminate bureaucratic red tape, bad excuses and corporate BS 消减繁文缛节,回归商业常识。高效团队都在用的工作法。

交通事故人员伤亡索赔常识 安徽一客车与货车相撞已致8死8伤

“意外”与“虎”一样,作为机动车驾驶员,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特别是作为一些大客车驾驶员,在安全方面更要高度重视,规范驾驶文明行车,谨慎驾驶,切记切勿心存侥幸疏忽,否则,将成为群死群伤的后果。十一月十五日晚,安徽发生一起客车追尾事故,造成8人死亡8人受伤。

有消息称:事故发生在2021年11月15日晚上22时11分左右,安徽马鞍山博望区博望镇秦岭大道与新合路交叉口发生严重交通事故,一辆普通客车和一辆重型自卸车发生严重碰撞事故,相关部门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进行处置。

据报道:事故造成8人遇难,另外8人受伤。目前,伤者正在接受治疗,暂无生命危险。对于这起事故具体情况的调查和善后处理工作仍在进一步进行中,官方将会发布后续消息。

《常识工作法》封面

心理学小常识情绪管理

正常妄想中还有一个更隐蔽的形态,即依靠常识。规范偏执在这一层次上,决定了对各种信息的获取与信任程度。人往往倾向于选择自己想要获得的信息,在整个信息结构中放大优势信息的比重,同时排斥不愿接受的信息,并对其保持高度的不信任。诚然,人们很少对所有信息一视同仁,而选择信息的基础是它是否对自己有利。对于信息是否有利,其标准大多是被主流意识形态通过媒介反复塑造出来的。根据常识性的说法,日本政府制造出核泄漏没那么严重危害的假象,很多日本人选择相信,因为这样做可以不破坏现有的“常识”,也不用改变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依赖于已经存在的常识性思维和选择是最省力的方法,因为它最接近于不思考和不选择。

正因为以上种种正常的偏执,我们常常将那些与我们关系密切的事情推到那些并不可能对我们负责的人和部门来处理,他们不愿设想其后果。应当指出的是,与其他社会相比,现代社会更鼓励人们“幸福地活”。现代消费社会所产生的强大思想意识,使人们满足于对所制造的正常和常识,而对迫在眉睫的危机却熟视无睹。正是由于这一点,清醒与勇敢才成为当今社会的稀缺品质。而且相对容易发生的现象,是一种“他者意志型的个人主义”,它对世界上的各种事件都很敏感,同时也有道义感,因此就有了愤怒和愤怒,但是同时又具有高度封闭个人主义的人生态度,二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后者排除了由前者所引起的责任意识;使前者的道德感轻易地变成了与现实脱节的不负责任的空话,并使说话者在这种状态下感到满意。

《常识工作法》目录

应当说,当今世界并不缺乏国际政治视野,大量的信息传递很容易引诱各种政治话题爆发。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这一教训仍然存在,“他者的个人主义”使那些尖锐的危机悄然转变为热门话题,并通过这一转变,将问题偷换成偏离危机本身的消费热点。正是这样一种看似毫无危机意识的热门话题,在它不断自我复制的过程中,丧失了危机感和现实性,因而也丧失了它可能承担的责任感。丧失责任感的结果,是话题脱离实际,走火入魔。在当今社会中,我们可以观察到一大批现象,即人们在谈论政治问题时所持的态度和谈论足球的态度并不完全相同:其结果往往会使持不同态度的人互相争斗,这本身就是一场足球竞赛。

随着3·11事件的发生,真实的危机不断升级,正在转变成不同的形式。无论是核污染还是主权争端,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就会被另一个问题所取代;与此相对应的,危机也在不断升级,公众舆论很容易将人们引向愤怒和狂热状态。但是,由于“他者”观念型的自我中心在当今的大众文化中占主导地位,使人们不免对现实中不断变化的危机的本质感到满足,从而满足于对危机的错误认识。在讨论应否对日本采取强硬措施时,中国社会主流舆论却忽视了一种基本情况: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战争负什么责任?应当说,这种满足于虚伪危机意识,缺乏自负责任的状态,是最具隐蔽性的“常规偏见”。其执著于舆论中不断制造热点话题,并使这种执著成为了“常态”!

与此相反,在各种意义上随时打破常规的偏执,需要巨大的精神能量。要打破常规和常识性依赖于当代多种多样的形象,特别需要勇气和能量。应当说,这方面的表现就是冲绳大众思想。它们既保持了对危机的认同感,又表现出高度的现实责任感。冲绳的思想家是在主权问题上饱受磨难的,他们敢于提出可供选择的观点——搁置民族主权的观点,建立超越民族国家的视角的民众生活,不以冲绳自身利益为绝对前提,而是以人类和平为第一义。它们的现实考虑是避免成为日益加剧的地区矛盾的导火索,而他们理想主义的思想是超越国家框架去思考人民的存在形式。在所有事物都重新回到主权问题上时,冲绳思考者的思想贡献被掩盖。实际上,今天关于国家主权的讨论,已经没有冲绳民众思想者可供讨论的空间;主权问题成了唯一的正常观点,对其的绝对化反而会引发各种现实危险,包括对主权的威胁。从这个意义上讲,冲绳民众运动对我们的启示是极为重要的,真正的关注和支持,更是他们的孤寂反抗。战胜“私欲”型的自私自利,在现实中树立“超越国界”的“大众连带”,才是维护世界和平、化解东亚危机的真正出路。

当今大众媒介所特有的平板化特征,日益将常识塑造得简单化和贫瘠。许多互相矛盾的信息被加工成有限的认知对象,而其中最复杂的核心常常被忽视。正常思维会左右人们,使人对危机不再具备分析能力,而倾向于将危机回收到他们熟悉的认知框架中。因此,危机作为一种最有效的历史认知和进入历史的媒介,很难扭转已经存在的思维惯性,从而轻易地与之擦肩而过。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白热化时期,本雅明曾为人类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思想遗产,《历史哲学命题》即为其绝笔。这一主题曾被无数历史学家反复引用,至今仍是余音袅袅:历史总是在危机已饱和的时刻显露出来,如果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不能在此时此刻抓住时机进入历史,历史学家就会和历史擦肩而过。

在这个危机已接近饱和的历史时刻。能不能把握住,从而有效地进入历史,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有效地克服顽固的思维习惯。如今,这已不只是史学家们要讨论的话题,它迫使每一位处于危险之中的个人都要思考。努力避免错误认知的自我复制,有效地把握危机,从而改变自身的生存状态,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