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scalate 情绪陷阱pdf+txt+mobi+epub+azw3

banner

道格拉斯·诺尔【横扫欧美20余国,多维度、多场景深度解析,帮你胜任高难度沟通!非暴力沟通专家、蜚声国际的金牌调解人道格拉斯·诺尔倾力巨献!】De-Escalate: How to Calm an Angry Person in 90 Seconds or Less

情绪:控制痛苦的因素。

特纳(DwayneTurner)是一名美国陆军作战军医。2003年4月13日,他和一个小组在巴格达南部大约48千米的一个临时指挥中心卸货时遭到袭击。数月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当天的情况,特纳回忆道:

……敌人有个人从墙上扔来一颗手榴弹,我和其他人正好在爆炸中心。我跑到车前,看见了几名伤者,然后又坐回到后面,对局势进行了评估,因为进攻没有停止。然后我就想,是啊,有人要往下爬,我不能把他们扔在那里。这几个人都是我自己干的,于是我开始工作…我了解他们。我们家相识,我都知道。你们要知道,我们在一起吃,一起睡,我不想看着他们死去。他俩简直就是我哥哥。我会和家人并肩作战的。我知道,如果我的兄弟在外面,我肯定要去救他。
爆炸声中,Turner的右腿、大腿和腹部都被弹片击中,不过这并没有减慢他的速度。他反复冲出掩体,将倒下的同伴们拖出安全地带,同时两次被击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另一颗击中了他右臂的一块骨头。但是他很少意识到自己中了枪。

我看见子弹飞来飞去,但我想子弹是打在地上的,当然,我也感到有一团碎灰或石块砸在我身上,因为我感到身上有一些小伤。但是除了这些,我还不知道还有什么,除非有人告诉我:“医生,医生,你在流血。”那时我就觉得,这不是我,是别人的。我试图把这血说成是别人的,但这真是我的血。

二等兵特纳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倒在地上,几分钟之后,他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冲出来帮助队友。随后,他和其他伤员被直升飞机护送疏散。军队给德维恩-特纳银星勋章,并且相信如果没有他,至少12名士兵将被处死。
痛与不痛,大脑说话。

《情绪陷阱》封面


战斗中,二等兵特纳对战斗中的伤痛置之不理,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中了一枪,这令人印象深刻。但是要指出的是,在激战中忽略痛苦并非罕见,当然,这完全破坏了Turner的英雄事迹。HenryBeecher中校编写了二战期间盟军进攻意大利和法国时,他给伤员治疗的伤痛的统计数字。在战场上,他写道,75%的重伤者都没有必要用缓痛剂来减轻这种轻微的损伤。过了几天,当医院系统恢复正常时,同样是这些病人,却和其他人一样,表现出对抽血时轻微疼痛的强烈抵制。战士们并不是具有可笑忍耐能力的超人,而是被普通百姓逼入绝境,对于战斗的认知和情感的压力使他们的痛苦变得迟钝。

5岁那年,我去儿科医生那里进行常规免疫接种,这简直就像接受了死刑。像Barvolov的狗一样,每次妈妈的车快到诊所,我的心跳都会加快。医务室走廊里闪闪发光的木制镶板,妈妈跟地板撞在一起的鞋跟发出的踢踏声,还有酒精棉味,这一切都让我想起了上次打针时的可怕情景。当我接种疫苗时,我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自己左手臂上凸出的小包,眼睛几乎要焊接起来了。针尖细刺入我的皮肤,那感觉好象是一把餐刀狠狠地刺进了我的肌肉,拧了好几下。我痛哭流涕地喊了一声,医生冷冷地说:“多么娇气的小孩啊。

在童年时期,我曾多次受过小伤,如擦伤膝盖,头上有包,这些伤势也很严重,比接种疫苗还疼。但是这些小小的伤痛,都是偶然遭受的,事先没有预料到,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满怀恐惧地期待着注射注射,结果挨针的记忆变得非常清晰和恐怖,在这一过程中,那短暂而轻微的痛苦被无限放大。

关于战士勇敢战斗和熊孩子吵到小儿科医院的故事说明了认知和情感因素对于疼痛的感知有什么作用:前者是麻木,后者则是强化。从脑部疼痛处理中心分布的网络来看,我们能否了解痛觉认知与情绪调节机制?总的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有很多细节有待进一步研究。关键是:大脑同时能向脊髓背角的疼痛传递神经元发出信号,这就是:“大声!大声说!”

《情绪陷阱》目录


还可能发出另一个信号,就是:“闭嘴!降低疼痛讯息!」让人吃惊的是,大脑能够控制他们自己收到的信息。不仅仅是接收数据,大脑会根据当前的情绪或认知状况来调整感知和作出反应,它也可以通过神经纤维,控制脊髓所收到的感觉信息。这种事既奇怪又不符合常理。在不同时刻,大脑会主动地抑制或加强潜意识中的疼痛信息。因此,它正在支配着我们的感知媒介。我们常常只能获取一条经过自我审查的信息,这可能会使某些人感到不安,因为他们认为,人类是在没有被过滤的事实指导下进行理性思考的。

正如我们所见,由大脑疼痛处理网络中来自感觉识别区和情感情绪区的信息,会在许多部位汇集,比如前扣带回、脑岛、前额叶皮层以及杏仁核。然后,这些区域将信号传送到脑干(periaqueductalgray)中脑导水管周围(见图6-6),而灰质则反过来使脑干更下方的蓝斑核和延髓头端腹内侧区兴奋起来。在22号之后的两个区域将神经元发送到脊椎的背角,形成突触,并抑制或提升周围的痛觉纤维信号。延髓头部端腹内侧区存在着导通细胞,其作用是增强疼痛反应的激活反应;此外,还有一种能减少疼痛反应激活的截止细胞(off-cells)。增加神经传导细胞活性,可以增加脊髓背角疼痛信号的传递,加强疼痛感觉;截止细胞活性增加,则有相反的效果。23就是这个循环,使大脑能够降低或提高接收到的疼痛讯息的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