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读日本史pdf+txt+mobi+epub+azw3

banner

张宏杰 独特的日本历史底蕴与精神世界 解答关于日本的困惑

简读日本史 封面

日本疫情最新消息

今天的日本
迄今为止,我们已讨论了6个国家过去经历过的危机。其中,国家危机表现出突发性特征,其中距今最长的危机为166年(明治时代的日本),最短的时期为44年(智利)。接下来的2个国家所遭遇的是一次渐进的危机,这两次危机在大约半个世纪前达到了顶点。尽管很难说,到目前为止这些危机已经完全解决(或者完全处于僵持状态),时间的洗礼已经足够让我们就既有成果展开富有成果的讨论。

接下来的第4章,我将做些调整,来讨论一些目前还能看到一点苗头的危机。但是,关于这些星火是否会真正地转化为燎原之势,它们未来的走向和结果是什么,只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们。其次,我们将重点关注当代日本、美国和全球。
从前面的讨论中,我们了解了明治时代日本所面临的危机,现在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国家,开始讨论今天日本可能面对的危机。(在这一章里,我只讨论日本特有的问题,当然,日本也有一些全球性的问题,这些问题我就放在第十一章来讨论。)日本朋友、亲戚以及其他日本人都已经意识到,他们的国家正面临着若干令人担心的问题。此外,我所担心的日本问题中也包含了日本人自己不知道或忽视的一些问题。但是,目前许多有关日本的讨论,要么是一边倒地抨击,要么是全然赞扬。所以,在讨论当代日本所面临的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国家的长处。可以看出,日本或其他国家也好,一国的优缺点,实际上常常是相互联系的。这里,我想谈谈日本的优势,主要包括经济实力、人力资本、文化、环境条件等。

日本的经济

最近几年被中国追上的日本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约占全球经济总产量的8%左右,占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的一半左右,是英国(世界上其他著名生产国)的两倍多。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产量等于一个国家的人口总数和这个国家人均经济产量的乘积。由于其人口总量庞大(在富裕民主国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和人均生产率都相当可观,其经济产出也更高。

尽管日本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大量的内债上(以后会有详细说明),但是日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人。在外汇储备方面,日本位居全球第二,并且已经超过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这一经济实力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日本为了推动创新,在研发(以下称“研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在绝对投入方面,日本在其平均研发投入总额上位居世界第三,在中美人口比其多得多之后。就相对投入而言,日本在研发上的投入占到了GDP的3.5%,几乎是美国(1.8%)的两倍,而德国(2.9%)和中国(2.0%)等其他以高研发投入著称的国家相比,仍然要高很多。

简读日本史 目录

日本泡沫经济

近十年来,中日两国国力下来,但有一件事可能会改变整个历史进程,那就是2011年日本的3.11地震。

为何说3.11地震是历史上最强的地震?所谓最强不仅仅是地震的破坏力,关键是地震改变了一个地区的政治结构和历史的具体节奏。

“3.11”地震,海啸和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染对日本造成了严重打击。这次连环灾难可以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为什麽这么说?三连击中的头两个完全是自然灾害,核事故是完全的人为灾害,目前给日本造成最大损失的是核事故。
之所以说3.11后的核电站事故是人为灾难,不仅仅是因为震后日本政府救灾不力[15]。事实上,日本核电的隐患由来已久,日本现有的55个民用核反应堆中有20多个建于20世纪70年代,设计建于50年代和60年代。这是什么概念?1945年人类第一颗原子弹爆炸,1954年第一个民用核电站发电[16]。可想而知,日本20多个核电站的技术有多不成熟。

日本核电站长期由私营企业经营。日本东电集团作为运营商,出于成本原因,一再让早该停止运营的反应堆超期服役,不愿意更新——日本核电技术号称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事实是,先进的第三代反应堆只在日本运营个位数,其他都是老式的沸水堆[17]和压水堆[18]。3.11地震时,所有潜在危险都被一次性激发,最终导致核污染失控。

这些问题在此之前并非毫无征兆。日本核电站事故频发,相关丑闻多与其技术水平相同——也是世界领先。自1981年以来,不是3.11地震引发的核事故。日本只发生了9起重大核事故:燃料棒断裂导致300名工人受到辐射(1981年),增殖反应堆液体钠泄漏(1995年)。核燃料加工中,两人因非法操作死于临界事故(1999年)。东京电力公司伪造检查记录掩盖安全壳裂缝,导致17个反应堆停产维修(2002年)。蒸汽爆炸导致5人死亡(2004年),地震导致含辐射的冷却水倾入日本海(2007年)…但这一系列事故并没有让日本高层警惕,一切都没有实质性变化。

“3.11”地震后核泄漏事故是日本核电系统各种隐患的总爆发,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核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真正负责任的态度应该是将核电站纳入国有,逐步更新设备,加强监管。但是这必然会触动各方面的利益,日本高层政客肯定不会选择。他们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一推六二五。为了顺应民意,他们干脆停止核电站。至于经济运行是否会产生灾难性后果,他们不能考虑。

2008年金融危机后,日元一路高歌,突破了日本政府能够承受的1美元兑80日元的底线,使得日本国内制造业的生产成本大幅上升。3.11地震后,核电站停止运行造成的电力缺口对日本制造业造成了持续的打击。更倒霉的是,2011年底泰国的洪水严重打击了日本最大的海外汽车和数码产品零部件生产基地。

长期以来,日本经济面临两个长期隐患。一是人口老龄化导致国内劳动力不足,消费市场持续萎缩;第二,在国际产业链中,日本制造业的上升空间非常小,背后是中国大陆、韩国、台湾省等经济体的不断挤压。3.11“地震后,这些期隐患突然变得越来越明显。当前,日本政府的债务相当于其GDP的200%,而原来日本政府的财政赤字是由国民认购国债支撑的,随着人口的老龄化,社会的中坚力量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过去的积蓄现在要变现,自然不会再认购国债。再加上地震对政府声誉的打击,日本政府不得不让海外资本购买其国债,这给了那些金融大鳄一个机会。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将成为1998年金融风暴的翻版。2012年9月10日,即日本收购钓鱼岛闹剧即将进入高潮的时候,73岁的日本金融大臣也是中日货币互换日方的主要推动者松下忠洋在家中上吊身亡。在特殊的时间和特殊的人物中,无论公开解释如何,这件事总是耐人寻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