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1683维也纳之战: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回顾17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的绝地反击!)

下载方式

1683维也纳之战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回顾17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的绝地反击!)
本书作者:(英) 安德鲁·惠克罗夫特

本书读后感· · · · · ·

作者将有关这场战争的史料罗列在一起,但奇怪的是既没有写出清晰的前因后果,也没给人有意义的对比!阅读过程因为其不断的插叙而带来强烈的不连贯感,同时很多没给出出处的信手拈来的评论让人不知所云。很多评论与导向性的话语,还是西方人自我批评的陈词滥调,却连一句指出这是一场武力侵略与保家卫国的战争都没有说!除了那两个老不死的神,参战民众的脑袋里的想法难道真的没什么可挖掘吗?如果是专门想查阅这段资料的人,此书可以一阅。如果是面对普通读者,与同类的甲骨文系列还有理想国系列丛书的对比起来,其写作质量让我感觉不值得推荐阅读!当然了,我会找时间重读,然后再评论的。

我的学习笔记

1972年,杰福瑞·贝斯特与我在爱丁堡大学举办了一场会议,主题是当时的新兴研究领域:战争、和平、民族。 P11

在列出他们的大名时,请原谅我省去了他们的头衔。 P12

1683维也纳之战: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回顾17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的绝地反击!)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我很感激她帮忙将匈牙利文资料翻译成英文,包括米克洛斯·兹尼伊的史诗作品《锡盖特堡的覆灭》的最后一段,她用令人荡气回肠的英文展现于我。 P13

维也纳的维也纳图书馆、奥地利国立图书馆、维也纳博物馆;格拉茨的约安鲁姆国立图书馆;英国的大英博物馆、伦敦图书馆、剑桥大学图书馆、苏拉蓝国立图书馆;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和佛尔格图书馆,我都曾去过,收集了不少资料。 P14

我那些流于简单的提问,想必曾叫他们大为摇头。 P15

最叫我感激的是,她几乎完全配合我的工作,使我免遭许多俗务缠身。 P16

我这辈子没住过那么糟糕的旅馆,可怕程度连塞维尔的工人平价旅社都比不上,房间里臭虫、蟑螂横行。 P21

在维也纳见到那些弹痕,让我一阵战栗:我知道它们的来历。 P22

而20世纪80年代地铁的建造,标志着1914年前旧世界的终结——那是在一个世纪前拆除旧城墙、建造环城大道之后,维也纳最浩大的市政工程。 P23

[3] 但那纪念馆所记录的,只是漫长复杂历史中被割离的一刻,也很难看出来龙去脉。 P24

就奥斯曼、哈布斯堡后期的军事对抗来说,最新的原始资料,仍是那些写于19世纪的资料。 P25

但其实这一形象根本与实情不符,从法医学角度得到的证据也一再表明那些刻板看法不实,这种情况令人不安。 P26

它们是待卖的产品,而印刷业者(当时的出版商)努力使它们尽可能为潜在顾客所买走。 P27

若欲了解那段历史,套用约翰·基根那个振聋发聩的观点:我们得了解奥斯曼帝国的“战役之面”(face of battle)。 P29

1683维也纳之战: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回顾17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的绝地反击!)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

人们为建造地铁而往更深处挖,挖出许多更古老的手工制品。 P30

从18世纪的吉朋到20世纪的史宾格勒的《西方的衰落》,一直不乏以吉朋笔下人类史上最可怕且或许最壮大的场景为主题的著作。 P31

吉朋断言:“我们满怀好奇,目不转睛注视着一场叫人难以忘怀的革命,一场已将恒久不消的新性格烙印在地球上诸国的革命。 P32

在中国的确有为防范游牧民族入侵而建造的大墙(长城),成为蛮族一波波往西迁的理由。 P33

这不单纯是伊斯兰文化(突厥语族10世纪才开始接受伊斯兰教),他们还把许多旧民间信仰的残余带进新信仰里。 P34

在那将近四百年前,土耳其人已进入欧洲人的记忆,而且我们可以精确标出何年何月何日在何地:在1071年8月19日,安纳托利亚高原东部凡湖附近的曼齐刻尔特战役之后。 P35

12世纪时,匈牙利国王和君士坦丁堡的政治活动已有密切联系。 P36

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人与信仰穆斯林的奥斯曼人之间的往来,很快变得更为直接。 P37

尚·德·佛鲁瓦萨尔在其《编年史》第四卷,描写了战后奥斯曼苏丹为了报复法国人屠杀奥斯曼俘虏下令处死诸多贵族俘虏。 P38

在他们眼中,哈布斯堡家族只不过是奥地利公爵,或顶多是个小国君。 P39

因身穿极为光滑而亮如白银的盔甲,一般人称他“白骑士”。 P40

苏莱曼曾致函波兰暨立陶宛国王席吉斯蒙德一世,称自己统有广大土地,自称帕迪沙(即万王之王),统有白海(地中海)与黑海,统有鲁梅利(即罗马人土地)、安纳托利亚、卡拉曼、统有杜尔卡迪尔、迪亚巴基尔、库德斯坦、亚赛拜然、波斯、大马士革、阿勒颇、埃及、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诸省、整个阿拉伯半岛、整个也门,还有他伟大父亲和诸位伟大先祖以摧枯拉朽之势征服的许多土地。 P41

在当今宗教与政治脱节的时代,有人可能会觉得,在苏莱曼一世准备发动征讨大业时,宗教因素在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门争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 P42

年轻的苏莱曼率领其军队走出都城君士坦丁堡,然后往北进军,抵达多瑙河和贝尔格莱德的白要塞。 P43

若欲了解那段历史,套用约翰·基根那个振聋发聩的观点:我们得了解奥斯曼帝国的“战役之面”(face of battle)。 P29

人们为建造地铁而往更深处挖,挖出许多更古老的手工制品。 P30

从18世纪的吉朋到20世纪的史宾格勒的《西方的衰落》,一直不乏以吉朋笔下人类史上最可怕且或许最壮大的场景为主题的著作。 P31

吉朋断言:“我们满怀好奇,目不转睛注视着一场叫人难以忘怀的革命,一场已将恒久不消的新性格烙印在地球上诸国的革命。 P32

在中国的确有为防范游牧民族入侵而建造的大墙(长城),成为蛮族一波波往西迁的理由。 P33

这不单纯是伊斯兰文化(突厥语族10世纪才开始接受伊斯兰教),他们还把许多旧民间信仰的残余带进新信仰里。 P34

在那将近四百年前,土耳其人已进入欧洲人的记忆,而且我们可以精确标出何年何月何日在何地:在1071年8月19日,安纳托利亚高原东部凡湖附近的曼齐刻尔特战役之后。 P35

12世纪时,匈牙利国王和君士坦丁堡的政治活动已有密切联系。 P36

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人与信仰穆斯林的奥斯曼人之间的往来,很快变得更为直接。 P37

尚·德·佛鲁瓦萨尔在其《编年史》第四卷,描写了战后奥斯曼苏丹为了报复法国人屠杀奥斯曼俘虏下令处死诸多贵族俘虏。 P38

在他们眼中,哈布斯堡家族只不过是奥地利公爵,或顶多是个小国君。 P39

因身穿极为光滑而亮如白银的盔甲,一般人称他“白骑士”。 P40

苏莱曼曾致函波兰暨立陶宛国王席吉斯蒙德一世,称自己统有广大土地,自称帕迪沙(即万王之王),统有白海(地中海)与黑海,统有鲁梅利(即罗马人土地)、安纳托利亚、卡拉曼、统有杜尔卡迪尔、迪亚巴基尔、库德斯坦、亚赛拜然、波斯、大马士革、阿勒颇、埃及、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诸省、整个阿拉伯半岛、整个也门,还有他伟大父亲和诸位伟大先祖以摧枯拉朽之势征服的许多土地。 P41

在当今宗教与政治脱节的时代,有人可能会觉得,在苏莱曼一世准备发动征讨大业时,宗教因素在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门争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 P42

年轻的苏莱曼率领其军队走出都城君士坦丁堡,然后往北进军,抵达多瑙河和贝尔格莱德的白要塞。 P43

哈布斯堡与奥斯曼之间的停战协定一直有效,虽然未能完全消除冲突,但并没有发生严重到必须率大军进攻的事件。 P53

在萨赫里德清真寺旁有几座大军营,在紧邻旧拜占庭城墙的城外有皇家骑兵营地,在博斯普鲁斯海峡附近的托普哈内地区,有几座生产火炮与滑膛枪的兵工厂。 P54

他们一如草原骑士,能在马儿奔驰时弯弓搭箭瞄准,连续射击一定距离外的敌军步兵和骑兵,且命中率高,箭能穿透金属盔甲。 P55

每个小队为一独立军位,吃住生活在一起。 P56

许多禁卫军士兵被训练为神枪手,他们所使的武器,火药威力强,比起欧洲的火绳枪,射程和杀伤力大得多,更准得多,因而成为重创敌军的利器。 P57

额头上置有一个颇长的银质锥状物,锥状物上嵌有不值钱的石头……老实说,若不是事先有人告诉我他们是禁卫军,我会毫不迟疑把他们当成某土耳其教团的成员,或某穆斯林学院的学员。 P58

刚抵达的哈布斯堡王朝特使,伯爵卡普拉拉,知道奥斯曼帝国正准备攻打他的主子——神圣罗马帝国莱奥波德。 P59

他们令人闻风丧胆的威名是否当之无愧?他们在装备、后勤、饮食上,都比未来的对手更胜一筹。 P60

禁卫军这种作战方式,至这时已历经两百多年,依据他们所要攻打的敌人和战役作战方式也有所改变。 P61

这些炸弹长得很像大石榴——因此西班牙语称之为“granata”,法语称之为“grenade”——有根短导火线,如石榴梗般从球体伸出。 P62

训练一名土耳其禁卫军娴熟使用土耳其弓,可能要花上数年。 P63

还有个新发明,对付奥斯曼骑兵更为有效。 P64

就17世纪80年代的大部分用途来说,弓箭的威力仍强过枪,但箭术需要漫长的训练,不断练习才能精通,需要强大臂力才拉得开弓弦,需要高明的力道控制才能射得准,且骑马射箭时,骑士得只靠双膝施力来操控全速奔驰的马。 P65

因此,法国古文物收藏家(和出色素描家)尚雅克·布瓦萨的《土耳其苏丹的生活与肖像》出现在欧洲各地学者的书架上。 P66

他提到有个来自拉古萨的宫中太监,做人低调而正直,从市场上买了一些体面的衣服,把两名妓女精心打扮,然后这位艺术家根据她们画了他想象中的贵妇。 P69

尼古莱的《航游记》里,哪些是真,哪些是虚构?如今已难以确认,对当时大部分读者来说,书中充斥的未开化事物似乎千真万确,因为他们心里原就抱持如此的认知。 P70

保罗在剑桥受过教育,而且通过其父与西班牙王室的广泛人脉,进入西班牙的阿尔卡拉德埃纳雷斯大学深造。 P71

他最后遭罢黜,1648年被以残酷的方式杀害,他母后哈狄嘉·图尔罕·哈提斯在宫中掌理国政。 P75

书中的禁卫军与骑兵、围城与厮杀的场景,填满了穆罕默德年轻敏感的心灵。 P76

穆拉德四世短暂而如流星的征战生涯,只是奥斯曼政治体制缓慢衰败过程中的短暂停顿。 P77

在布尔萨那个晚上,他端坐在先知穆罕默德的斗篷旁边受冕,斗篷是从托普卡珀宫的宝库运来的。 P78

如今常有人据此认为,他对自己未能善尽苏丹职责感到丢脸,但在奥斯曼人眼中,与欧洲人的观点一致,打猎就是种作战,从中可展现骑马、射击的本事和勇气。 P79

1670年,宰相法济尔·艾哈迈德帕夏率领胜利之师凯旋。 P80

1683维也纳之战:哈布斯堡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回顾17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的绝地反击!)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1683weiyenazhizhanhabusibaowangchaoheaosimandiguodeshengsiduijuequanjingshihuigu17shi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