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2019诺奖彼得汉德克作品集

下载方式

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经典作品合集

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最新消息,北京时间10月10日19时许,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克祖克(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本书作者:彼得·汉德克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首先解释下为什么这次颁发的是2018和2019诺贝尔文学奖
因为去年瑞典文学院被卷进性丑闻和博彩赌博事件导致了201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停颁,所以今年是颁发的2018和2019的奖。
今天分享的是2019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彼得·汉德克的作品集,当然在了解彼得·汉德克的作品前,我们可以简单了解下作者本人。
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1942— )
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剧作家。当代德语文学重要作家,被称为“活着的经典”。
他创作的《卡斯帕》,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与196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相提并论,他也被誉为创造“说话剧”与反语言规训的大师。
2004年,当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在得知自己获诺奖的消息时说,“汉德克是德语文学活着的经典,他比我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在文学创作之外,汉德克与文德斯合作编剧的《柏林苍穹下》成为影史经典,他导演的电影《左撇子女人》曾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彼得·汉德克经典作品合集
《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豆瓣评分7.5(472人评价)
《无欲的悲歌》豆瓣评分8.0(219人评价)
《左撇子女人》豆瓣评分7.9(121人评价)
《去往第九王国》豆瓣评分7.7(133人评价)
《缓慢的归乡》豆瓣评分7.7(139人评价)
《形同陌路的时刻》豆瓣评分7.5(100人评价)
《试论疲倦》豆瓣评分7.4(131人评价)
《痛苦的中国人》豆瓣评分7.4(122人评价)
目前来说彼得·汉德克作品的评价数较少,评分也不是特别高。相信经过诺奖的加持,后续评论数和评分都会有所增长。

诺奖公布之后,汉德克接受了法新社等媒体的采访。如同想像中一样,采访现场也不乏火药味。
吴永熹丨文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7点,瑞典学院同时公布了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18年奖项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2019年奖项授予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彼得·汉德克。瑞典学院对彼得·汉德克的授奖词为:“他以独创性的语言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界与特性,影响深远。”

先锋、实验、反戏剧、后现代……自出道起,彼得·汉德克身上就被贴上了许多标签。自由大胆、悖逆传统、多元跨界,汉德克的创作形式丰富,手法多样。作为剧作家,他创作于上世纪60年代的成名作《骂观众》为他在戏剧圈迎来了最早的中国拥趸。

2019诺奖彼得汉德克作品集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作为德国诗化现实主义导演维姆·文德斯经典作品的编剧,他在文艺电影观众心中亦占据一席之地。不过,汉德克最重要最根本的身份当然是一位小说家或者说散文作家,对于语言的灵活运用与大胆创新是这位作家的立身之本——正如瑞典学院的授奖词中所指出的那样,他以“独创性的语言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界与特性”。

自2009年起,世纪文景出版公司开始系统地将汉德克的作品引进中国,现已出版包括 《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缓慢的归乡》《去往第九王国》《形同陌路的时刻》《试论疲倦》《痛苦的中国人》等九部作品。中国读者开始有机会系统地了解这位语言大师充满艺术与思想张力的作品。

因惊世骇俗的剧作一举成名

彼得·汉德克于1942年出生在奥地利克恩滕州格里芬一个贫困的铁路职员家庭。中学时,汉德克免费入读了一所旨在培养未来牧师的天主教寄宿学校。毕业后,他并未成为牧师,而是进入格拉茨大学攻读法律。在格拉茨期间,汉德克开始迷恋文学,成为活跃的“格拉茨文学社”的一员。1965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出版问世,而他也毅然放弃法律学业,开始专事文学创作。

1966年,汉德克写出了惊世骇俗的剧本《骂观众》,在德语文学界一举成名。《骂观众》抛弃了传统戏剧的故事情节、场次和舞台布景,而是只有四个无名无姓的说话者在台上“谩骂”观众。说话者开宗明义地表明,这不是戏剧,而只是戏剧的“开场白”。它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向观剧行为本身,指出“你们是这出戏的英雄”。《骂观众》在德国引起轰动,成为《等待戈多》之后最著名的实验戏剧之一。

同一时期,汉德克就在《文学是浪漫的》和《我是一个住在象牙塔里的人》两篇文章中明确地阐述了自己的艺术观点:文学对自己来说,是不断明白自我的手段;他期待文学作品要表现还没有被意识到的现实,破除一成不变的价值模式,认为追求现实主义的描写文学对此则无能为力。

汉德克1967年的实验性剧作《卡斯帕》以德国著名的“野孩子”卡斯帕·豪泽尔为蓝本,讲述了1828年16岁时突然出现在纽伦堡街头的“野孩子”的遭遇。在汉德克的版本中,卡斯帕只会说一句话:“我也想成为那样一个别人曾经是那样的人。”一个从未掌握过语言、从未与外部接触过的几近成年的人,将怎样被社会当作一张白纸来刻画,并最终被毁灭?《卡斯帕》探索语言及其制暴的能力:语言将其背后强大的常规习俗强加于个体之上,剥夺了人类的个体性,甚至生命。汉德克在2016时来访中国时对《三联生活周刊》记者说,“对我而言,杀死他的那把刀就是语言,这部戏的主题可以理解为语言是可以杀人的。

新主体性文学探索

1970年代,汉德克创作了《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短信长别》《真实感受的时刻》《左撇子女人》等小说。与戏剧中激进的语言游戏不同,汉德克在小说中略微向传统回归了一些,为它们套上了现实主义的外衣。

当然,这一时期的小说,依然与作家此前以文学来“不断明白自我”的宣言深切契合;汉德克这一时期的小说也被称为“新主体性”文学。在《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中,汉德克以实验性的、支离破碎的叙事方式,揭示了人类在探寻自我与身份时的迷惑与焦灼;在《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等小说中,汉德克以女性为主角,探讨了被母亲与妻子身份重重围困的女性痛苦的迷失、自省与觉醒。

在为世纪文景“汉德克系列”撰写的前言中,德语文学教授韩瑞祥称,《无欲的悲歌》开辟了70年代“格拉茨文学社”从抽象的语言尝试到自传性文学倾向的先河,并称这部小说是“德语文坛70年代新主体性文学的巅峰之作”。英国批评家迈克尔·伍德则在小说英文版出版时为《纽约时报》撰文称,小说是“对于一系列被埋葬的德国和奥地利先贤的纪念”,是“我数年间读到的最佳新作”。

70年代末至80年代,汉德克的创作发生了再一次转化,此时的他被认为日益陷入了一个封闭的自我世界。他在这一时期创作了《缓慢的归乡》四部曲(《缓慢的归乡》《圣山启示录》《孩子的故事》和《关于乡村》),以及《痛苦的中国人》《重现》《一个作家的下午》《试论疲倦》和《论论成功的日子》等小说。在小说中,汉德克表达了对一个日益失序、价值混乱的现实世界的困惑与反思,试图通过文学与艺术寻求慰籍与抵抗。

为米洛舍维奇政府辩护

汉德克的母亲是斯洛文尼亚人,汉德克在90年代针对南斯拉夫的发言,将这位此前与政治关系并不密切的作家推到了风口浪尖。

1996年,汉德克发表了游记《多瑙河、萨瓦河、摩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日之行或给予塞尔维亚的正义》,为米洛舍维奇政府辩护,因而成为众矢之的。在西方主流媒体眼中,米洛舍维奇在安全区内杀害8000名穆斯林平民的行为属于种族清洗。汉德克反对主流意见,批评西方媒体对南斯拉夫战争报道片面,为米洛舍维奇辩护,并且反对北约空袭。

与此同时,他本人则引来了西方媒体和文化界的口诛笔伐,他的批评者包括萨尔曼·拉什迪、苏珊·桑塔格和齐泽克。

因为围绕自身的政治争议,汉德克曾认为自己注定与诺奖无缘。在2006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是关心(诺奖)的。现在我认为我没机会了,在我发表那些关于南斯拉夫的观点之后。”2014年,汉德克还曾宣称诺贝尔文学应当被取消,因为它是对于“文学的错误的经典化”。

不过,瑞典学院依然将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汉德克。面对争议与质疑,瑞典学院常任秘书Mats Malm说,“没有规定瑞典学院要为了政治考量来平衡文学质量。”

获奖之后想喝酒

诺奖公布之后,汉德克接受了法新社等媒体的采访。如同想像中一样,采访现场也不乏火药味。“面对这些问题,我自己要负责,不仅仅是以坏的方式,也以好的方式……我对获奖非常惊讶。瑞典学院做出这个选择非常勇敢。他们是好人。”汉德克说。

在被提问曾发表过诺奖该被取消、如今赢得(winning)诺奖时有何感受时,汉德克说,“我不是获奖者(I’m not a winner),我的个性不是‘赢家’。但人们经常说,‘他赢得了诺贝尔奖’,我不喜欢这种表达。”

当被追问诺奖对他意味着什么时,汉德克意味深长地答道,“我感到了一种奇异的自由,就好像我是清白的一样。”

另一位记者继续追问,“在所有(争议)之后,你认为这是对你的一种认可吗?”汉德克说,“我不需要认可。身为作家,你生来就是有罪的。但是在今天,在这个时刻,我不觉得有罪,我觉得自由。但也许到了晚上六点钟,我又会觉得有罪了。”

一位不明所以的记者继续发问:“为什么?”一直表现友好的汉德克终于忍不住表现出了一些不耐和不快,微微跳着脚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人群中发出了一些笑声。当被问起会怎么庆祝时,汉德生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我想喝酒”,他说。“但是我还没有吃东西。不过我也不觉得饿。”“我想喝酒。”他又说了一遍。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2019nuojiangbidehandekezuopinj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