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

下载方式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拉丁美洲短篇小说之王”基罗加以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相结合讲述命运的无常与自然的残酷。)

本书作者:[乌拉圭]奥拉西奥·基罗加

本书读后感· · · · · ·

作家基罗加自己,在一生中经历超多的亲人死去,自己也因病自杀。这个奇丽的短篇集,几乎每篇都有什么在死,有时候是人,因自然麾下的众生平等,所以死去的是动物也不少。笔下的自然气息温热壮美,死亡在魔幻的安详里发生的不可避免,好像也属宁静自然的一种特定调和。偶有幸存者的《漫漫长夜》,拼尽全力活了下来,站在黑暗温暖的水边,也好似纯属偶然的遗珠。这样的篇幅拼缀出来,就是他日常具象的生死观吧。《爱情季节》,连爱情也是曾经爱情的干尸。四星+

我的学习笔记

“终于说了!”他咬牙切齿地嘟哝着说,“毒蛇,你终于把早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对呀,毒蛇,很对!不过,我的父母都很健康,听见啦?都很健康!我父亲可没死于精神错乱!我本该有跟大家一样的儿子!这些儿子,这四个傻儿子,都是你的!”马齐尼也勃然大怒:“痨病毒蛇!这就是我对你说的话,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毒蛇,你去问问他,去问问医生,你儿子患脑膜炎的主要过错该谁负责,是我父亲还是你有破洞的肺。 P40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凌晨一点钟,女儿轻微的消化不良消失了,于是,如同哪怕只热爱过一次的所有年轻夫妇必然发生的那样,他们和解了,互相伤害得越深,他们的和解也越强烈。 P41

他往前一跳,骂骂咧咧地转过身,看见盘绕着的一条亚拉拉库苏蝰蛇,正伺机再次进攻。 P78

他吃力地挪动那条腿,喉咙里干得像铁块,接着便渴得要冒烟,他突然又骂起街来。 P79

那汉子接连喝了两大杯,可喉咙里还是没有任何酒的感觉。 P80

他顺着山间小道爬上山坡,可是爬了二十米之后,便感到筋疲力尽,直挺挺地趴在地上。 P81

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好了,虽然还没有力气活动自己的手;他要靠落下的露水使自己完全康复。 P82

他们跟十五个一起伐木的伙伴,同乘“西莱克斯号”汽船返回波萨达斯。 P84

他们为了这份七八天的享乐,被吸引到这条河的下游来,靠的是能拿到新合同的预付款。 P85

他们从早到晚在晒得很热的街上闲逛,到处落下黑烟草和香精,陪伴他们的两个女郎为这种富足感到骄傲,她们的富足程度就表现在两个雇工对她们厌恶的表情中。 P86

他们记得,花掉的钱无论如何到不了其中的五分之一。 P87

他赌博的瘾头再小,也想在花掉预付款之后,再冒一下失去这支左轮手枪的危险。 P88

那条汽船得花三小时冲洗,才能把四天溯流而上时船上的赃物、广藿香香料和病骡造成的令人恶心的气味冲洗干净。 P89

虽然不是所有的伐木工心中都有这样的意图,但是他们都明白,这种反不公正的行动只要有机会实现,那简直是在雇主心尖上咬一口。 P90

这件事虽然简单,卡耶塔诺在最后一分钟又要求增加在一米长的绳子上穿满烟叶,那个雇工觉得这要求太过分,因而几乎使这个协议告吹。 P91

这四个都不要紧,小事一桩。 P92

你要是给我一张船票,等我病好了,我一定来履行合同……”工头冷眼看了看这个病垮了身体的雇工,对他残存的生命并不当回事儿。 P93

他去和卡耶塔诺住在一起,卡耶塔诺的性格他太了解了,两人决定下一个星期天逃走。 P94

发生了地震,像恶魔一样把那里整个翻一遍,弄碎其余的种子,却让其中一粒种子存活下来,不管是落在地上还是落入地下而且发出芽来,长成一棵挺秀的植物……您觉得这种解释够吗?我恐怕连一句话都不能多说了。 P184

因此,这位名门闺秀对我这种非比寻常的垂青,我打心里感谢她。 P185

他果然听见小儿子的喊声……多可怕的噩梦……!不过,这当然是许许多多日子之一,跟所有的日子一样平常!光线太亮;有许多发黄的影子;像是烤肉炉里静悄悄的热气,使站在禁止通行的香蕉园前的那匹一动不动的拉卡拉热得浑身流汗。 P285

四月以来,我一直在等待这次河水上涨。 P287

您还要多带一把桨,因为肯定会弄坏一两把。 P288

我像流星一样通过急流,陷入河道上奔泻的激流中,水流拖着我走,一会儿让船尾朝前,一会儿又让船头朝前。 P289

男人穿的衬衫袖子卷到肘部,不过卷折处看不到一点儿劳动留下的污迹。 P290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吃了晚饭,比在我自己家里吃的确实是好得多,招待得无微不至,在那里舒服得像在做梦。 P291

那是以前的事了,先生!这儿有一个那时的纪念品……您想擦根火柴吗?”男人把裤子撸到膝盖上,在小腿肚的内侧,我看到一块很深的伤疤,像用粗针脚缝在那里的一块地图,很硬,而且闪闪发亮。 P292

可是,不弄清一些详情,我就不想去睡;在那里,在黑暗中面对这同一条河,除了我们脚下温暖的河岸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听得见河水不断上涨到对岸的声音,我认识到这就是发生那件夜间壮举的情景。 P293

驯兽师这么做,是因为这种狗总是闻得出老虎的气味;既然猎犬有可能用眼睛看出没穿衣服的胡安·达里恩隐藏在人皮下面的老虎斑纹,只要闻一闻他,就会把他撕成碎片。 P312

浑身赤裸的可怜的孩子疼得发出哀号,可是发怒的人们也重复说:“把你的老虎斑纹亮出来!”这种残暴的酷刑施行了一会儿。 P313

在兽笼深处,在被毁坏的角落,孤零零地躺着孩子血淋淋的躯体,那就是胡安·达里恩。 P314

那条老蛇的预言就这样应验了:当人们当中的一位母亲向胡安·达里恩索命,向他索要另一位母亲用乳汁喂养过的人的生命和心的时候,他就要死了。 P315

在彼此相距半西班牙里的故址与新港之间,在当地居民特别喜爱的景色壮丽的高地上,居住着户籍登记处处长奥尔加斯,这个处的办公室就设在他家里。 P323

来到圣伊格纳西奥的初期,奥尔加斯还不是公务员,独自住在高地修建他那座有刺猬式屋顶的房子,当时他受学校校长的邀请去访问学校。 P324

可是,他养的驴不知道这件事,每天傍晚仍在路上奔走,寻找嫩草,在铁丝网上抖动着嘴唇并耷拉着耳朵审视找到的嫩草。 P325

来核实这一难以置信的事件的不是布伊斯本人,而是他的大儿子——一个皮肤黝黑的高个子壮汉。 P326

确实,奥尔加斯在米西奥内斯的头四年里,修屋顶是他的主要工作。 P327

每次修葺之后,奥尔加斯都盼望再下一场雨,而且在进屋观察修葺效果时不抱多大幻想。 P328

那只野兽痛得吼叫起来,魟鱼们便笑着说:“看样子我们还有尾巴!”但是,母老虎想出一个主意,心里怀着这个鬼胎离开那里,一声不响地沿河岸往上游走去。 P421

还好,他们总算来得及发出对老虎封锁通道的命令;但这时老虎已经下水,而且快上岛了。 P422

他们要让所有的老虎一起来,并且过河去!”“绝对不许!”年轻和没有太多阅历的魟鱼大声嚷嚷。 P423

他还低声补充说:“唯一的办法是派人到我家去找来那支温彻斯特式连发枪和许多子弹……可是在这条河上,我除了鱼儿们,没有任何朋友……而你们谁也不会在陆地上走。 P424

已经到紧急关头了,吼叫声虽然听来还很远,却正在迅速接近。 P425

但是,整条亚韦比里河里到处都是魟鱼,他们冲到南岸边,准备尽全力捍卫通道。 P426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aiqingfengkuanghesiwangdegush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