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哀伤纪2019新版哀歌+哀伤书

下载方式

哀伤纪(跨越二十八年写成的哀伤之书,注解时间与爱情。黄碧云专文推荐,颜纯钩、唐诺、董启章等一致推荐。)
本书作者:钟晓阳

本书读后感· · · · · ·

《哀伤纪》分为《哀歌》和《哀伤书》两部分。 《哀歌》里的哀,是年轻人的哀。这哀伤刻骨铭心却清澈透明,像一滴泪。 《哀伤书》里的哀,是中年人的哀,老、病、死,生活里的困窘逃也逃不开,灰蒙蒙的无奈如弥漫的秋寒,沉重的哀恸难以承受却不得不承受。郑星光和蒋明经非常念旧,这简直就是古典主义浪漫啊…… 《哀歌》有青春梦幻感,叙述时的沉醉犹如梦呓;《哀伤书》现实感很强,是平凡平常的中年人的人生。不一样的感觉,却同样有着抵达人心的力量。我读完后百感交集,不能平静。

我的学习笔记

《哀歌》是诗化的爱情故事,正是「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的样子。《哀伤书》就是完全港式的,现实感很强(无法不想象与作者本人是否有共同之处)的小说了。个人以为可以先当作两篇来读,再当作一篇来读,感觉还挺不一样的。

你说你愿意死在大树下,让树根吸取由你的尸骨所化成的养料,越长越高。 P8

哀伤纪2019新版哀歌+哀伤书 小说电子书 第1张那里有醇酒、美人、歌舞、奏个不停的小提琴。 P9

凡他的手指所触之处,皆变成黄金,其结局必然是悲剧性的,而且是比人类的贪欲更大的悲剧。 P11

为什么万千故事之中,我独不能编一个与你成为夫妻的故事?但是,能说一个爱你的故事,我也感到欢喜。 P12

每次我无端想起,自己也觉得好笑。 P13

占与你是好朋友。 P14

付了过桥税,车行很短的时间,便到了那个小码头。 P15

你把醋浇在匙子里蘸面吃,忽然苦着脸说:“哎呀,这醋怎么这么难吃!”“是吗?”我把醋倒在匙子里,尝了一点。 P33

一天下课回家,无意中发现地面上一张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字条,上面写着:“来访不遇,只好一个人去吃云吞面。 P34

躲在窗后看着你离去的日子过去了。 P35

但两者其实具有雷同的意义。 P36

你是否觉得这无疑是一个惯于以梦想自娱的人的说话?从前你最喜欢与我谈论你的渔船。 P37

我故意把手从手套里面褪出来。 P38

船首及船尾以黑漆涂上“克莉斯汀”这个英文字,是为船号。 P39

安排学校的课程,我尽量腾出中午的一段时间,好有空给你弄点东西吃,免得老是出去吃。 P46

咖啡馆隔壁是一爿健康食品店,门口兼卖鲜花。 P47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P48

你挨着我面前的墙壁坐下,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P49

这是因为在船上做粗活结满了茧。 P50

哀伤纪2019新版哀歌+哀伤书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世界广大地延伸开去,水在山前面,山在水前面,一层有一层的天地。 P51

不知是否别处车祸的残骸,被海水冲上这里的滩岸。 P52

起初,我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 P53

从暗影里望去,那火光显得异常强烈,把人的影子一大张一大张贴满洞壁。 P55

从暗里看明里的人处身于黑暗中的种种姿态,联想到自己适才狼狈的情形,我不禁暗笑起来。 P56

然而,潮水逼上来时,岩堆间的沙地整片遭到泛滥,我们的下身全湿了。 P57

每年五月初至九月底是忙碌的鲑鱼季节。 P58

因为你从前听过美国歌手及作曲家哥顿博克根据海豹神话编成的歌谣,留下深刻的印象。 P59

猎者们把一年内所得之海豹气泡谨慎保存,于一年一度的冬季庆典举行祭奠仪式,以食物及舞蹈向其致祭。 P60

海豹化身的女人,指间有膜,手掌粗糙,呼吸缓慢,生殖力强旺,喜欢游泳和潜水,懂得医术及接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P61

虽然你每次都答应我一两个小时便送我回家,但你没有一次实践诺言。 P62

我们避开舱房中央的发动机,把一张张报纸嘁呖嚓嘞展开来平铺。 P63

他现在的女伴玛丽当时看见这段征聘广告,也不管什么叫充实的女人,往脚踏车上一跨,骑着就来应征。 P64

我对你笑道:“现在史提芬一定天天晚上梦见五十块钱和意大利饼,好可怜!”终于有一天,史提芬挥着手说:“好了好了,我让给你就是了,我再不吃了那块意大利饼,就要被那块意大利饼吃掉了!”那天晚上你多邀了几个朋友,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吃意大利饼。 P65

整个港口,以瑞典籍夫妇菲力和罗拉的渔船航海力最强。 P66

其中一个过程是把螺丝刀插入两股绳索间,将其分开。 P67

我想起小时候听过大人们关于吃鱼的一个迷信,认为如果将鱼翻转,海上便有人要翻船。 P68

水声似乎是永远也说不完的。 P69

有时我梦想着自己是你的妻子,在渔港目送你的渔船出海,视觉的幻象中没有鼓荡的风帆,有的只是瘦竹似的船桅,在我心上投下长长的黑影。 P70

当时他的人浮在船边,下半身浸在水里,上半身露出水面。 P78

那些体形比知更鸟还要小的矶鹞,走路像跑步一样,跑起来上身不动,光是两只小脚飞快地交错而行,十分可爱。 P79

这一次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数一般记载为五百,事实上不止两千。 P80

在过去一千五百万年间,加州海岸连同大西洋地壳已向西北移位一百九十里。 P81

假如时间上来不及,当选择有支柱的地方躲避,如门框底下。 P82

那天我们在海边,在二十世纪末期的大风中,说着不着边际的梦话,将灾难变成美丽的神迹。 P83

就在此前后,你的渔船出海了。 P84

天空无云,海上必然大风,因为云都被风吹散了。 P85

我把我家的钥匙给你配了一副,好让你在我外出时,也可自由出入。 P86

我们走到最高,坐在布满松针的梯级上,俯瞰沿海地区的全景。 P87

此时由水井取得的水,从牛身挤得的牛奶,将在锅中煮至沸腾,满溢出来。 P88

所至之处,北及波林娜斯、北岛、雷斯角、波德各湾、布莱格堡,南及蒙得勒湾、圣克鲁斯、新年岛、半月湾、圣彼得角。 P89

每次你都收集一大堆报纸和书到船上看。 P90

那天,大约是我们分手之后半个月,我在厨房洗食具,水龙头冷水一边的手掣突然弹了出来,一条水柱子笔直地喷涌而出,劲度极强,水点溅到手上都发疼。 P96

你从来不需要按我家的门铃。 P97

后来我们就到楼梯那边去。 P98

因为我的无知,我也曾刺痛过你的心吧!也许,对于你,我实在是太年轻了。 P99

我说,太阳对你是好的,就有了太阳。 P100

读着信,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P101

与他们交往的过程中,我总是忍不住念念于你。 P102

但是,自小便惧怕死亡的我,没有勇气毁灭自己温暖的血肉之躯。 P103

过往那一重重爱恨、恩怨,都不过是匆匆的流水,一去不回。 P104

成长期的一件大事,是十三岁那年和米高和邦妮坐一天的灰狗巴士去纽约看他的卡纳基厅演唱会,米高在牛奶场做暑期工攒钱买的票,三个人冒着隆冬的冰风在那大都会闲逛一晚上,一起吃一条大热狗,在巴士站过夜,而他一夜不能成眠因为邦妮的一对丰乳就在他肩膀旁边,热烘烘熏着他像一对出炉面包——JC也有个哥哥你知道?他说。 P131

该是他这胸无大志的弟弟,中枪死在越南那个叫广信省的鬼地方!反战游行、组乐团、吸大麻,叛家叛教那套都做过之后,为了逃离那个他形容为“背负太多过去”的家,入专校念了个呼吸治疗系文凭,考到治疗师执照,选择加州做他的执业地。 P132

他的伤口新鲜热辣些。 P133

接送上下学到她八岁,后来都喊他爸爸了——“要心脏很强。 P134

那小女孩有张趣致圆脸,扎两条辫,戴副厚片子的视力矫正眼镜。 P135

两岸人家的灯火、除夕狂欢派对的人们的带着醉意的叫嚣,忽然只觉距离我们好远好远。 P144

珍妮花在一九八九年因癌症复发过世,而据我所知,浩曼夫妇直至一九九九年都还健在。 P145

两人保持着密度不高的一年两三通电话的联系。 P146

他把邮件搁一边,一搁就许多年。 P147

爱跳舞、爱钓鱼,让那些洋人同事都跌眼镜,原来黄面孔唐人也有顽童性格。 P148

占是那个敏感偏执、凡事倚仗哥哥的弟弟,背地里嘲笑星光是“永恒的修补佬”。 P149

四宝是条木头船,船体矮又笨重,影响了速度,横摇力又大,稍有点浪就乱晃,又动不动要修理。 P150

卖四宝的时候,占已退出捕鱼多时,不知打哪里听到了消息,没等他通知就主动联络。 P151

星光赞他气色好,恭喜他终于成家。 P152

它已经有了裂痕,而且裂痕可能已存在很久。 P153

他寄过一套给我,事实上是讲人生道理的励志书,而根据这本书,最伟大的推销员是耶稣。 P154

占心情很好地讲他的种树心得,似乎已忘记先前的小小不快。 P155

本来该是小汶对我哭,但是自从听到诊断报告那天,她就没哭过,都是我在哭。 P156

她问我是不是佣人熨的,我说是。 P157

一九九八年在年度的例行身体检查发现胃部有小瘤,恶性,做手术切除。 P158

在充斥药物、看诊、单调饮食的病人生活中,娱乐是最大笔消费。 P159

我们的身体舒展,坐卧,休憩。 P160

在我家或小汶家,写好一篇分别封在黄信封里,走到我家或她家路口的救火车红的直立式邮筒边,几度要投又几度迟疑,终于想了个交换稿件互相代投的办法。 P161

读书会上总是他负责派发那些油印纸张,无人肯举手发言时老师喜欢点名叫他发言,立刻你会感觉所有在场女生的屏息静待令到课室里的空气变了质,而我和小汶都冷眼认定那几个后来插班加入的女生是为了他才来参加读书会的,背地里笑他要像那个晋朝的卫玠被看杀。 P162

或许,正因为当时年少,那么多前所未知的感觉都是第一次。 P163

新学期,我们是要迎战会考的中五生,心情有如面临末日。 P164

消息传了开来,是教我们国文的舒老师惹了麻烦,被投诉言论涉不雅。 P165

其中一个例子是唐代人著的《义山杂纂》,里面关于十样杀风景事的一段很有名,舒老师就顺便讲了这典故,同学都听得很有趣,讲到第五项‘花下晒裈’,因为‘裈’字跟‘裤’字写法相近,很容易混淆,舒老师就解释了这个字,有个同学指出说老师讲得‘太清楚’,舒老师回答说‘学不厌精’,只交换了这两句。 P166

不管多少年过去,洋紫荆树下的对话,是我心头的结。 P167

直到有天和薇薇安去看电影,在戏院大堂遇见也来看电影的蒋明经和林伊甸,我像当场挨了记耳光,所有良好感觉在一瞬间消失——学年才过了一半,便听说小汶去了英国。 P201

电影拍得很有艺术感,有个有趣的细节是杀手的瑕疵。 P202

一星期后,张导演亲自打来,很抱歉公司决定搁置那个德语片项目,但是很喜欢我写的提纲,想找我写个他在构思的故事,约在上次开会的那家户外咖啡厅见面。 P203

小汶病中的那些年,蒋生的电影、八卦消息,我们若即若离都有跟进,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闹绯闻。 P204

简单说了张导演的故事,说他想找我写。 P205

难道是去机场?他要离开香港?但那一刻开心得一点也不关心去向,也不想打破那悬疑。 P206

我们有十五个日夜可相聚,偷来的十五个日夜。 P207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aishangji2019xinbanaigeaishangsh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