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波]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从对日常的观察和哲思,到梦的解析,从意识流构建起物的寓言,到家乡历史的神秘传奇,作者以“哈扎尔辞典”般的洞悉睿智,科塔萨尔似的奇思,塔可夫斯基般的凝固诗意,围绕乡土生活构造起私人的《米格尔街》:《马雷克》解剖痛苦——如名字般复调,日夜不分——宿醉时伴随波浪般的头痛,清醒时被捆住双腿,胡乱拍打的鸟儿,诱入自我拷问;《弗拉蒙利纳》化物拟人。让满载活力、欲望的生命长成于死气沉沉的凋零世界,寓意生不逢时之哀。《悲伤》深入创伤。蕴含智慧的词语,让人从自我认知的蒙昧中惊醒。过去不再潜伏,加剧悲伤孤独异化,自此痛扎根体内,需要放血。《梦》道破迷津,过去经梦筛去所指,变成未来般不确定的未知。我们对往昔仅是走过而非所知,无根之木、大梦不觉的存在令人恐惧。《阿莫斯》另辟蹊径。梦入现实的女人,收获别样风情。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当女人问及爱情时,她们总是非常具体。 他们总是想被抱在怀里,他们被手牵着穿过公园。他们总是想生谁,周六给谁擦窗户,炖鸡汤。 他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他们的生活,感到无趣。 他无法专注于让他们感兴趣的微妙事物:他们问的男人是栗色还是黑色头发,一两个孩子,健康还是生病,富裕还是空抽屉。 只要他小心一点,他就能看到这一切。 他在预测中计算了孩子的数量。 往抽屉里看,我能分辨出一个穿着白色背心吃周日鸡汤的男人的头发颜色。 那些雌性生物真的感动了他。他们坐在他对面,用期待的目光盯着他的脸。那时,它们像胆小的动物,像麋鹿,像春天的兔子——娇弱、温顺、胆小,但也极其聪明,善于躲避和躲藏 有时他甚至认为做女人离不开某种面具,他一出生就戴上它,为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不暴露在任何人面前,为了在伪装中度过一生。 他想,他们没有问那些应该问的问题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他把占卜赚来的钱(很多)换成了美元。 他想去印度,但他从未去过,因为印度和其他一切一样,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他起初已经多次看到别人的未来。他认为,这是与共同和整体的未来相结合的。 他知道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这只是一个需要预测的问题。

他看见一个山谷,上面挂着一片低橙色的天空。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线条都不清晰,甚至阴影也是模糊的,投射在它们上面的是一些奇怪而疏远的光。 山谷里没有房子,没有任何人的踪迹,没有荨麻,没有野生黑醋栗灌木,也没有小溪–这个曾经是小溪的地方看起来像一个伤疤。 这个地方不分白天黑夜。橘红色的天空始终闪耀着同样的光——既不热也不冷,完全静止,无动于衷。 这座山仍然被森林覆盖着,但是当他仔细看的时候,他看到森林已经死了。 一瞬间,它变成了一块化石木头,凝固了。 云杉挂着球果,树枝上仍然覆盖着白色的针,因为没有风把它们吹开。 他有一种可怕的预感,如果自然景观有任何变化,森林就会坍塌并变成尘土。

他看到世界的尽头一定是这样的:不是洪水,不是雨,不是火,不是奥斯威辛,不是彗星。 一旦上帝——不管他是谁——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会变成这样。 无人居住的房子,覆盖着所有宇宙尘埃,闷浊、寂静 由于光线的问题,所有的生物都冻住了,发霉了。光不知道什么是脉动,所以它是死的。 在这鬼魅般的光线下,一切都瓦解成尘埃。

每天看到世界末日的人平静而悠闲地生活着。他不时去克拉科夫买书,欣赏火车窗外沿途的风景。其中包括上西里西亚和它的工业寺庙,然后是波洛特先生延伸到地平线的田野和每年5月10日开花的整齐种植的油菜。 他的背包里装满了无数次打字的各种启示录(最后的抄本几乎难以辨认,但仍然包含庄严的情感诉求)、鬼魂对文明衰落的看法、圣母玛利亚显灵的故事和诺查丹玛斯深刻的诗歌。

很快平原就过去了,群山开始映入眼帘。 火车驶进云杉林,用尽全力沿着锯齿状的峡谷前进,在山谷里转来转去,直到它突然出现在沃普雷希特中心区。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在城市车站下车,但是狮子继续往前走,直到他在主车站下车,在那里他不得不换乘科瓦奇。

沃布里赫中央车站是一个荒凉黑暗的车站,只有一个售货亭,夜班矿工可以在那里购买香烟和避孕套 酒吧出售猪油浸泡的饺子和潮湿无味的茶叶浸泡在不能在温水中煮沸的茶叶中。 经由新鲁达到科瓦科的火车经常是空的。 为了向窗外看,狮子在楼上找到了一个座位,因为火车走了迄今为止最美丽的路线。 火车沿着高架铁路穿过广阔的山谷,穿过村庄和溪流之上的山坡。 每一个弯道都展现出一幅令人惊叹的新景观。 山脉柔和的线条,柔滑的天空和绿草。 下面,人们沿着道路行走,放牧牛和狗。

一个农民突然发出一阵笑声。羊脖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让人皮肤发痒。 再高一点,有一个背包客走着,不时招手 烟囱冒出的烟袅袅升上天空,鸟儿漠然向西飞去。 我不能在这样的火车上看书,所以我不得不瞪大眼睛。

狮子开始写一本书。他给了这本书一个标题,从标题“世界末日将会到来”开始 这本书是关于世界末日的。 他在书中对天空做了深刻的分析。 世界将在1995年4月2日结束,那时天王星将进入水瓶座,1999年8月,世界将永远结束,那时太阳、火星、土星和天王星将在天空形成一个大十字。 他在1980年冬天开始写这本书,当时什么都不清楚,但是有一场罢工运动,在弗罗茨瓦夫,罢工的电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覆盖了整个城市。 狮子承认,在他敏锐的观察中,当他读出星历表中的微小数字时,他可能犯了一个错误,世界末日会更快到来。 事实上,他迫不及待地想等待。

他生活在这样的等待中。 他穿破了他的旧皮鞋,内裤的接缝变薄了,内裤的橡皮筋被撕破了,袜子穿破了洞,鞋跟上出现了一张薄薄的尼龙网,透过它可以看到坚硬粗糙的皮肤。 没有什么可保留的,也没有什么“以后”要做的 装满蛋黄酱的空玻璃瓶需要在冬天装满果酱和蜜饯,装满糖煮水果以备突然入院,但是冬天可能不会到来,也可能不会有另一个夏天。 面包需要被吃光,直到最后的面包屑被吃完,肥皂需要被擦成薄片,然后用来洗衣服。

他预计1993年夏天会有一场洪水。 北方的冰会突然融化,海水会上升,荷兰会消失在水下。 如花卫也难逃一劫。 也许情况会更糟——除了高原和山脉,水面上什么都没有。 作为高地,新鲁达将被保留 那么近东将会有一场战争。一年内它将成为一场世界大战。 军队将重新开放潮湿的洼地。 弗罗茨瓦夫的大教堂将成为清真寺 然后,在1994年初,核爆炸后几天天空将变暗。 人们会开始生病。 感谢上帝,新鲁达不会发生任何事

1990年,纸的定量配给被废除,狮子用占卜所得的钱自费出版了这本书。 他等了三年世界末日的第一次显现,但是即使玻璃瓶是空的,即使面包是在干面包上面吃的,也没有世界末日的迹象。 1993年夏天非常热。他把这可怕的高温当作结束的开始,但是高温很快就过去了。孩子们都去上学了。人们烤李子馅饼,从地里收集土豆。 狮子厨房的小煤气炉坏了。天气越来越冷,他需要热水,不得不修理。 当他摆弄热水器的内部部件时,他觉得自己像冰冷的冰一样徒劳无功。

当世界末日就在眼前时,所有的活动都变成了病理表现。 对狮子来说,世界在1993年11月结束,天王星和海王星在摩羯座第18次相遇。 一天晚上,当他坐在浴缸里的时候,他明白了这一点——这是快速暖身最有效的方法。 这一天,电视上说乌拉圭有一个教派在等待世界末日,然后教皇的右手被包扎起来,左手被用来祝福世界,天气预报发出了暴风雪的警告。最后,一个疲惫的播音员向观众道了晚安。突然,她用讽刺的语气补充道:“虽然乌拉圭的一个教派做出了悲观的预测,但这个世界仍然存在。” “当时,狮子认为离一天结束还有45分钟,那是学校里一节课的时间。 想到这里,他走进浴室洗澡。

当狮子坐在浴缸里时,浴室里的灯熄灭了,电视寂静无声,从水龙头流到浴缸的水变冷了。 他非常害怕,甚至没有在黑暗中寻求帮助。 星历表中的数字和朦胧的、无声的太阳系图表在他脑海中飞过 洗手间的水管像最后审判时吹响的号角一样咆哮着,而狮子赤裸的身体开始颤抖。 那时,他想到了他所有的亲戚——尽管他们是远亲,因为他没有其他亲戚——城市里所有的动物,狗、猫、豚鼠、仓鼠,以及他们此时正在做的事情。他们也害怕吗?动物会继续和我们在一起吗? 即使摩天大楼的第12层没有停车位,每栋房子里都会有像火一样的剑吗? 在黑暗的浴室里,一幅画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幅画让他不寒而栗:许多死去的人从地上走了出来,都一丝不挂,昏昏欲睡,都眨着眼睛,举起手来面对着他们——因为光线使他们眼花缭乱;墓地里的石头十字架在晃动,墓碑也从原来的地方移走了。 一个天使站在地平线上,他美丽的脸因仇恨和愤怒而扭曲,飓风在他头上咆哮。 这就是狮子面前和脑海中出现的东西。

浴室仍然很暗

由于水管的轰鸣声,墙壁微微颤抖。 狮子的下巴也开始打架,最后他听到他的牙齿互相碰撞。 但这不是因为恐惧 他唯一的情感是失望。 起初,有点失望,就像妈妈把睡衣放在圣诞树下,而不是他渴望已久的摇马。 后来,失望变得越来越强烈,最终变得无法忍受。 原来世界的尽头就是这样,只有黑暗和建在墙上的管道在咆哮!

一个预见世界末日的人,他可能只是弄错了确切的日期。归根结底,他是个乐观主义者。 他想成为世界末日所有表现的见证人,仿佛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甚至想到海王星和天王星以某种罕见的方式相遇,想到它们以尖锐的撞击声相互擦肩而过,想到它们发出的能量是如何相互碰撞并发出噼啪声的。

他现在只想看看天空是否昏暗,行星是否停止了轨道运行,分散的星系是否相互碰撞,天启中的宇宙尘埃是否在零度绝对温度下凝固。 他咬紧颤抖的牙关,从冷水中站了起来。

那时——这是狮子一生中最难理解的时刻。裸露的灯泡突然亮了起来,水龙头喷出开水。房间里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似乎电视机及其数百万张面孔是唯一起死回生的生命形式。 突然被意想不到的形势转折点袭击的狮子一只脚僵在浴缸边缘。他眯起眼睛适应突然的光线。 云一样的水蒸气凝结在破碎的镜子上,褪色的毛巾一动不动地挂在挂钩上,平板玻璃瓶上的“华尔兹”标志和以前一样冷淡。

狮子从浴缸里出来,打开走廊的门,聚精会神地听。 有人走在楼梯间,他的脚在地上沙沙作响。 单调机械的音乐来自楼上邻居的房子。 狮子穿过房间,打开通往阳台的门。 他极度活跃的身体没有注意到寒冷。 他看到他面前的城市和昨天一模一样,和一小时前没什么不同。 山谷里的灯光闪烁不定,不时传来微弱的声音。 然而,狮子觉得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这安全而熟悉的景象中,他有一种虚假的预感。 他嗅了嗅空气,好像希望找到灼热的气味。 几分钟后,他意识到在这几分钟里,他的身体冻僵了,他失去了感觉——事实上,世界已经结束了,尽管它仍然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世界的真正尽头是这样的
由于某种原因,人们不善于想象事物发展的结果,不仅是重大事件的结果,甚至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的结果。 这可能是因为任何事物本身的想象力都必须耗尽现实。也许是因为现实不想被想象在脑海中,或者是因为它想要自由,就像一个叛逆的少年,所以现实总是不同于人们所能想象的。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从第二天起,狮子就生活在一个不再存在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是一个幻觉,一个由直觉和本能产生的梦,一种感官习惯。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难,比有尊严地生活在那个世界上容易得多。 现在他走到街上,就像走进雾中,走进舞台布景。 他以炫耀的方式向人们眨眼。当人们惊讶地看着他时,他大声笑了起来。 他甚至允许自己从食品店偷东西,但不多,而且都是小玩意,因为他后来觉得有点不舒服。 他不再关心他的衣服,只记得不要冻僵。 他会穿上两只不同的皮鞋,当他不小心用植物油浇了秋大衣时,他把秋大衣换成了毯子——他在毯子上剪了一个洞,然后把它作为流苏披肩戴在身上。 因为他把所有的星历表和计算都扔在角落里,所以他有很多空闲时间。 他经常坐在河边的公园里,看每一块石头和每堵墙。 他到处寻找,想看看哪里有解体的迹象。 他终于看到了这条河几乎每天都在变色的信号。 它过去是棕色的,像咖啡一样又黑又浓。另一个变成玫瑰色,像香槟一样。 石头开始起皱,河上的桥正在开裂。

他等不及了,当人们的幻觉会掉进不切实际的水里 他经常在蔬菜水果市场的摊位间闲逛,从篮子里挑选最成熟的水果。 有些人对他大喊大叫,有些人不在乎。 他在门洞里纠缠年轻女孩——更多的是为了好玩,或者是为了抑制他对穿着紧身裙的漂亮女人的恐惧。 事实上,他对和不存在的人打交道没有兴趣。 [他也经常仰望天空。 天空激起了他的思绪。 天空看起来一天比一天不同,就像多彩的河流。这是因为恒星的活动有些混乱和不可预测。 他将花几个小时寻找火星,因为它不在应该在的地方。 银河系已经变得几乎看不见了 有时安娜山上会升起一道亮光,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有时他看到人们,人们的幻觉,看到他们仰望天空,但他们并不担心 他们在月亮下接吻,尽管从那天起,很难预测月亮相位的发生周期。 他已经做了他想做的事。

狮子睡着了。他梦见自己没有睡觉。他只是在小镇上走来走去,从摊子里捞出一些水果,然后看着河水。
有时他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把一根手指伸进墙里,挖进温暖、风化的内部。 他指尖下的沙子向后倒,破碎,避免手指挤压 留下的那个洞再也无法弥合了。 他看到河边的一栋房子一天天枯萎。它看起来像是干燥、易碎和毫无防备的。 它终于在自己的重压下倒下,静静地躺在地上。 只剩下一堵墙支撑隔壁的房子。 人——幻觉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他们走过空旷的地方,仿佛那里从来没有任何东西,或者在他们眼里,伤口似乎已经愈合,房子也可以建造了。

在这些令人沮丧和惊讶的时刻,他考虑自己——不管他是否存在 他摸了摸自己的手和脸,但他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摸自己的肚子。 他害怕被诱惑的手指会在那里钻一个洞,但事实上狮子已经用这种方法钻了自己的洞,这个洞再也不能愈合了,所以他不得不永远带着它。

他也见过一些面熟的人。 但是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 一张比人类更像花椰菜的模糊的新面孔取代了蔬菜店里原来的售货员。 他也没有看到高中校长,住在二楼的邻居。 他的印象是,现在有另一个人住在那所宽敞的房子里,一个滑头又烦人的家伙,他的脸每天早上都被太阳舔着刮胡子。 他总是手里拿着听筒,缓慢而模糊地展示他的书本知识。他还赢得了所有的无线电比赛。 两个像雨滴和水一样相像的女孩也看不见。夏天他们经常在车库的屋顶上玩耍。 如今,每当天气暖和的时候,总会有两个年轻瘦瘦的女人懒洋洋地躺在那里,把她们没有遮挡的肚子伸向灰色的阳光。 事实上,太阳并没有像当年那样晒黑皮肤,而是把皮肤变成灰色,使它变成灰色,就像洗过的黄麻麻袋一样

熟悉的面孔是:一个女人,他很久以前为她而死,因为他可能在战争认识她。一个年轻的乡下“嬉皮士”,披着长披肩,留着长发,几乎每天早上都看到这个男人在桥上行走,在奈波穆克圣约翰风化雕像旁边吐口水。 这个人可能去上班,因为他可能在河那边的某个地方有工作。 例如,狮子听到了雅鲁藏布江在那里的隆隆声,有时它们会看到那里发出黄色的火焰。

“哭!”他对自己说,因为他觉得哭似乎是合适的,尽管他并不真的很难过。 有时他会这样做 他站在皮亚斯特街和游击街的十字路口哭了。可怕的汽车一辆接一辆地从他身边驶过,但一点也没有伤害他。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aitiandefangziyewandefangz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