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百万叛变的今天印度三部曲3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印度三部曲3:百万叛变的今天(印度死于信仰,也复活于信仰!“V.S.奈保尔对印度最深邃、公允的作品”)India: A Million Mutinies Now
本书作者: [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2017年已读012#一月打卡书#:奈保尔印度三部曲的第三部,依旧是那个不断崩塌与重建的印度,但与第一部《幽暗国度》中奈保尔的“在故乡的异乡人”视角、在不屑与嫌恶中又兼具温情脉脉,以及第二部《印度:受伤的文明》中通过历史素材重建印度精神不同,第三部中的奈保尔更像是一个在场的旁观者与局外人。关于持续的贫困、混乱与动荡,关于不同种姓、阶层、宗教、政党、社群的断裂与归属,关于自我身份认同的觉醒,基本通过口述实录的形式来表现,奈保尔像一个忠诚的聆听者与记录者,又常蕴含自己的观点于其中。那些哺育和支撑了不同族群文化的信仰、禁忌与狂飙突进,另一方面却导致了各自作茧自缚坐困愁城的窘境。愤怒、反抗、一百万个小型叛变,而这是否会成为印度新生的又一个开端,还不得而知。

我的学习笔记

最早开始写作的时候,我以为我将只写小说。 P8

这个有边界的舞台的规则非常少,也很容易理解;混乱的外部世界没有侵入并消除其中的魔法。 P9

我去英国接受大学教育,随后有了成为一个作家的抱负。 P10

我必须使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真实地记录我的经历。 P11

在二〇一〇年,印度崛起得到承认的当下,如此表述似乎合情合理。 P12

百万叛变的今天印度三部曲3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当然,这个城市的背后还有这个国家:记忆中被太阳炙烤着的无休无止的在公路和铁路上的旅程,现在都令我感到后怕。 P13

这本书就这样有了开头——我想到了开篇那句“孟买人挤人”——然后迅速向后展开。 P14

这些内容可以让读者(以及作者本人)为问题重重的北方做好准备:加尔各答、勒克瑙、德里的英国身影,过去一个世纪的所有历史,就在现状之下。 P15

在一些十字路口,车流被红灯、警察或两者同时阻挡下来;这时候,人行道上的人群更加骚动,匆匆蜂拥穿过马路,他们穿的浅色薄质衣服构成一大团泡沫,仿佛从哪个看不见的闸门奔流而出,如果闸门不再关上,穿越马路的人潮将到处流窜,一辆辆破烂的红色大客车和黑黄两色的出租车也会困在人流中而动弹不得。 P17

招贴板上有大张的电影海报,电线杆上则是较小张的。 P18

他们穿的是不错的衣服,简单、印度式样的衣服。 P19

那位女佣在我打过电话之后来上班,她说今天是安贝卡博士的生日,在我从机场进城途经的郊区有盛大的庆祝活动。 P20

队伍里的人群确实展现了从事宗教活动时应有的宁静,他们的举止就像正在做正事积功德的人。 P21

随着财富累积——孟买那些拥挤、丑陋的摩天大厦所宣示的财富——许多被长久掩藏的分歧也暴露了。 P22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后来的发展也是如此;它吸引了来自南亚次大陆各地的人。 P23

这些人的威严,以及他们的威严在另一个时代可能激起的民族自尊,这些如今都走进了历史。 P24

过去因为外来政权,抑或由于贫穷、缺乏时机或自卑而蛰伏的数十种特殊的身份认同,如今在印度各地开始苏醒。 P25

也就是在他在南非停留的十五年间,甘地意识到自己肩负着领导一次全印度的宗教政治活动的使命。 P26

当我们处于种种困境时,是这个印度让我们得到慰藉。 P27

在我那些荤食的朋友身上,我找不到素食者所表现出的意志、克制和品格。 P38

这让我觉得应该更加卖力,让我觉得没有资格享受这些奢侈。 P39

一个周日早上,他带我到孟买郊外的塔纳工业区去看一位湿婆军的“地区领导”。 P40

巴提尔先生房子的门在这条巷子一侧的小弄里,小弄两边各有一栋两层楼建筑。 P41

房间内已经有了一位访客。 P42

客厅墙壁被刷成了粉红色,有水磨石地板。 P43

表情严肃、令人注目的督察终于起身。 P44

他在一家晶体管工厂的包装部门找到一份工作。 P45

百万叛变的今天印度三部曲3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当时,他从未听人提过领袖:湿婆军只成立了三年,领袖还没像后来那么有名。 P46

那只姜黄色虎斑猫,也许是小猫崽,现在坐在先前督察坐过的椅子底下,小心扫视着四周。 P47

我告诉他,如果没被退学,我就会去巴里朝圣。 P48

对于处在焦虑中的人,那可是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 P49

他们一家人的做法是把神像放在家里一天半,然后把它沉入离家不远的一座湖里。 P50

领袖的演讲历时三十至三十五分钟,末了,像年幼的巴提尔一样,那些因想到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真正主人必须承受的所有不义而热血沸腾的人,开始为领袖高声喝彩。 P51

他的新工作是处理输出劳工到迪拜及中东地区的事务,相较在晶体管工厂所得的三百卢比,他这时的月薪是九百五十卢比。 P52

为了接水,她付了某人一千卢比,但到目前管道还没接上,也见不到半滴水。 P53

随着湿婆军的成功和扩张,湿婆军的理念也变大了:巴提尔先生心目中的宗教是印度教本身。 P54

傍晚的穆罕默德阿里路上交通堵塞,商店和人行道也像马路一样拥挤。 P63

中间主屋的上部是一个睡觉用的夹层。 P64

接着,安瓦的父亲从中室走了出来。 P65

我们想随便聊聊,只是这空间里人实在太多,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一起传来;那块白布帘(挂在铁丝网分隔的另一边)开始让人觉得用意不明,恐怕暗藏着什么敌意。 P66

因为老人在他家的前室——这铁丝网围起来的空间——以主人身份招待客人,而安瓦只是他的儿子,我们只能中规中矩地交谈。 P67

一发生事端,住在那些公寓里的人就会向住在下面的人扔瓶子。 P68

从先前的谈话中,我知道他对这个念头有些犹豫,特别令他犹豫的是,他可能因此浪费神赐给他的天赋——这天赋如果好好发挥,应该可以获得更多从事公益事业的资金。 P109

这是他居住的郊区的名称。 P110

但在这里,它却显得格外干净、光秃,而且这院子的空荡仿佛正是其干净的一个方面。 P111

我问他鞋怎么办,他说不用脱。 P112

嗯,在我生命那个阶段,如果我想达成什么目标,可是什么办法都会试的。 P113

贫民窟的距离比我设想的要近,就在沿着巴布家那条街后方的铁轨的另一侧。 P114

因为交通堵塞,出租车停了下来。 P115

你不觉得不管你让他们去为什么名义而战,他们都会听从吗?”午后太阳斜照下兽皮、粪便、沼泽、化工制品和汽油的臭味,废布料的灰尘,卡车排放的琥珀色烟雾——谢天谢地,终于摆脱了这一切,进入另一个孟买,我们了解的、花了那么多时间去适应的孟买,道路铺了柏油、有巴士行驶、人们穿着轻薄衣物的孟买。 P116

从这里看去,达拉维显得突兀,甚至在孟买都算是多余的:按照人们的说法,它会继续存在,是因为它是选举的票仓,是制造仇恨的温床,许多人可以从那里得到利益。 P117

如果没有查鲁,戈提先生可能不会见我。 P118

我并不真的认为能够安排这样的会见——我只是个路过的访客,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 P136

除了那位此刻开始谈话的头目之外,他们的面貌跟大家心目中的大学教师或银行职员没什么两样。 P137

问题是,我对孟买的帮派所知甚少。 P138

有一件事他们是不干的,那就是受雇杀人;他们不能无缘无故杀人。 P139

原先,我在他脸上看到教养和印度人的谦恭,后来,他的面容似乎变得空洞,令我难以意会。 P140

维塔尔和另一个人附和着老大所说的话,大家都强调后来的结局。 P141

当我问到帮派中的穆斯林时,却轮到维塔尔回答。 P142

在我记忆中,这些事随节庆假日而来;它们在进行当中还不时——在仪式的某些阶段,当人们把净化的奶油和红糖放进献祭的火里让它烧得更旺、更香甜的时候——伴随着摇铃、吹螺和击钹的声响。 P150

他说他的社群里并没有这项习俗。 P151

苏布洛托来自孟加拉,在孟买任职于一家广告公司的美工部门,由于为自己买或租一套公寓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他在这城市里只能知足地做一名付费房客。 P160

片刻之后我才想到,这个如此简朴整洁的房间应是为了我们来访而特别清理过了。 P161

当时是六十年代晚期,孟买正在大规模工业化。 P162

第一次拿到工资时,他到餐馆大吃了一顿,吃得闹痢疾。 P163

我够年轻,那位名人也认为我脑筋够好。 P164

我在数年前就听人含糊地提过达利特黑豹党,除了借自美国黑豹党的名称之外,我对这个组织所知极少。 P179

我没有料到,在孟买的窄小空间里,那么人挤人、乱哄哄的地方,竟然还存在着活生生的马拉塔语文学,以及这文学所依附的那些先进社会才会有的社群,诸如出版社、印刷业、经销商、评论家和购买者。 P180

他说,这首诗所用的表达方式在马拉塔语中是绝对新颖的;他还告诉我,当代马拉塔剧作家维杰·谭杜卡认为南德欧比得上屠卡兰——我从拉欧提先生那儿第一次听到的十六世纪马哈拉施特拉诗人及圣人。 P182

虽然南德欧成为大家争相奉承的名人,他的追随者却开始流失,不多久,他的文学声望甚至也开始下滑。 P183

她衣装入时,身着一件由很轻的布料做成的像是农妇穿的那种长裙。 P184

因为长得漂亮,玛丽卡在四年前买下了它们。 P185

这本书坦然谈到性的话题;虽然马拉塔女性作家并非没写过这类东西,玛丽卡的书却因为触犯了许多人对种姓的忌讳而引起了轰动。 P186

我接着想起查鲁谈到他的疾病时的那些话。 P187

房间里有两把上漆的藤椅,一张覆着桌布的桌子,另外在一个角落里有一盏漂亮的旧式台灯,灯座由青铜色金属做成,形状是个披着衣物、高举火炬的女人。 P188

我母亲是帕塔里卜拉布,种姓阶级比婆罗门稍低一点。 P189

衣柜上摆着一个褪色的小地球仪。 P190

我把书的稿子拿给他看,可是他没读。 P191

我爱那个人,但我从未料到我的生命会被贬抑到如此地步——而且还是在我不顾所有人反对而跟他结婚之后。 P192

马哈尔工作的报偿不一定是谷物及某些权利,而是现金。 P212

最后查鲁这样报告:“他完全能意识到他所经历的痛苦。 P213

他在村里读中学四年级时成绩不及格,到了孟买,他却是四年级的第一名。 P214

写诗是一项政治行动,政治是我的诗的一部分。 P215

我们曾经有像屠卡兰的作品那样的好诗,然后几百年之久什么都没有。 P216

我至今一直是安贝卡的信徒。 P217

我找过妓女,干过种种坏事。 P218

现在,南德欧也以同样的态度谈他的病,仿佛他从自己的生命中抽离了出来,在一段距离之外观看着它。 P219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aiwanpanbiandejintianyindusanbuqu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