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20位当代一流小说家,挑选20篇风格各异的作品,撰写20则视角独特的评论)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20位当代一流小说家,挑选20篇风格各异的作品,撰写20则视角独特的评论)
本书作者:洛林·斯坦恩/塞迪·斯坦恩 主编

本书读后感· · · · · ·

这是一本编辑前言就很燃的作品集:“它的目标读者首先是那些没有(或者不再有)阅读短篇小说习惯的读者。我们希望这本犹如实例分析课程般的短篇小说集会让他们意识到短篇小说的形式可以多么丰富,它依然多么重要,以及阅读它们能有多么快乐。”但如果冲着分析程课和阅读快感去阅读这本书,大概会失望。因为阅读这本书是有难度的。与其说是一本“好看”的小说集,不如说这本书更多的是展示短篇小说的可能性——短篇小说可以这样写,样本意义和冲击性大于阅读快感。 有问本书的责编四工老师为何要把那么难的一篇放在第一篇,四工老师展示了他和赵松老师的对话:“《微光渐暗》放在第一篇是编辑的态度,不是人人都要这么写,而是这样的写法也是成立的,这是非常难得的。放这一篇在开头,编辑显然是有深意的。好的短篇小说,只能是某种独特的语言的产物。

我的学习笔记

他根本没法关注那个孩子,他流着鼻涕,小脸跟飞机椅子一个颜色,小手有些肿,眼睛充血。 P34

孩子会爬到什么地方,爬到橘色的月光里,被当地人捡走,长大了去捕鱼。 P35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20位当代一流小说家,挑选20篇风格各异的作品,撰写20则视角独特的评论) 文学电子书 第1张白昼突然冒了出来,像一个病人的黎明,高烧和寒颤之后见到的光线格外耀眼,令人惊奇,白得像块裹尸布。 P36

算命机就是曲棍球游戏和拍熊游戏中间的那个吉卜赛娃娃,你知道的吧?”她把另外一张卡递给他,上面写着:招聘司机地点不限油费全包502-3061118“我就是这么过活的,开各种各样的车,不过大多都是好车,凯迪拉克啊,别克啊,林肯啊。 P46

一天早上,他们正在海滩上滚着球玩,忽然看到几辆卡车和起重机从路上开过去,停在不远处的沟边。 P53

他望着马路上走过的东西,不知道什么东西还能算作是他的。 P54

这幅画面里的婴儿正是马尔·韦斯特,《微光渐暗》里缺少爱的不幸主人公。 P55

他是新英格兰人,高高瘦瘦、胸宽肩阔。 P56

还有其他马夫,他们都睡在马棚里,人人有个小包,装些私人零碎——书,相片,梳子,换洗的白衬衫,黑裤子。 P57

此外,关于失明,也大有可言之处:文中的赛马师相信触摸而得的直觉,可他这次抚摸的,恰恰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缺陷;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呢,有的疲癃残疾,有的则瞎了双目——真实的眼盲和良知的暗昧形成对照。 P76

我胖,还长着苏格兰式的红润脸庞;我的眼睛是圆的,而不是吊梢眼或是杏仁眼。 P97

那在商业上太冒险了,就连我这个对出版行当完全无知的人也清楚。 P98

不过,我相信,土耳其应该是在西方和东方交界的地方,对不对?从我听到的关于这个国家的一些事情,以及我看到的当地的照片,我想像得出当地女性的形象。 P99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20位当代一流小说家,挑选20篇风格各异的作品,撰写20则视角独特的评论)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我彻底忘记了所有拉丁语系国家的女人(法国、意大利、西班牙)。 P100

一个狡黠的女人,却孤身一人,这一定是一幅可怜的景象。 P101

我接触到的第一个有趣的人是矢车菊大厅里的那个推销员。 P102

只从头两页的故事发展逐句来分析的话,我们不难看出以下的变化:作者开门见山,没有开场白或其他介绍,用简洁有力的语言陈述出清楚直白的事实:“有那么些日子,我忘掉了我为什么在这里。 P104

卡罗尔说到霍利斯的女儿和妻子,这些足以使他拍案而起,将她逐出店门,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P122

写作间外的大理石基座上放着一个托盘,她就用这托盘呈上午餐。 P139

他嘴唇上方和下巴旁边的胡须才刚长出来,而且虽然他在纽约的医院里出生,说话却带着英国口音。 P140

我拐过角落,走进厨房,却看见我妈妈的丈夫紧紧按着她,她背抵墙壁,脸都发紫了,我感到一股古怪的恐惧让我双腿都软了。 P141

她的家人在她转行去写作前,给编排她最后一场舞蹈表演的人寄了一张高额支票,而没观看演出——它的标题是《鹈鹕之歌》,她的继祖父还嘲讽了一通。 P154

我记得——我以为如此——他用粗硬的双手编织皮绳。 P155

佩德罗·莱昂德罗·伊普切[11]曾写道,富内斯是超人当中的先驱者,是“一个本土原产、质朴无华的查拉图斯特拉”。 P156

出人意料地,贝尔纳多对他喊道:“伊雷内奥,现在几点啦?”他既没抬头看天,也没停下步子,随口应答:“八点差四分,贝尔纳多·胡安·弗朗西斯科少爷。 P157

我还听说他从此卧床不起,寸步难行,每天只是双眼紧盯着一张蜘蛛网或者远处的一株无花果树。 P158

他的信字迹完美,笔画清晰;拼写则采用安德里斯·贝略[15]所喜好的做法:把y写成i, g写成j。 P159

这类作品提供了重要的决定性证据,表明没有文学就完全不可能以概念来对人类和人道加以陈述。 P167

那些野心高远、以终极寰宇为指向的伟大创举——其中也包括富内斯的计划:“一部无穷尽的、用自然序列数编码的词汇总集;一份将记忆中所有影像整理归类、存放于脑中的无用目录”——从未能到达其所求索的目标,因为根本没有途径能抵达那种无所不包的终极完整性。 P168

死亡与遗忘大获全胜;而人类,带着这个智能物种自身的所有荣耀和悲剧,则要永远面对那“形态万千,每一瞬间都一览无余,精确明晰得几乎难以忍受”的既存世界,同时也一直见证死亡与遗忘的胜利。 P169

你可能正好好地走在街上,心里还打着小算盘呢——砰!心脏病发,或者被一辆卡车撞到,你都来不及知道是怎么回事。 P170

倒也是,埃斯特尔块头很大,我们都说她丰满。 P171

是个低收入人群的安置项目,以后在那个街区住惯了的人退休后,就不会因为地价太贵而非得搬走不可了。 P179

你打的这台电话上有号码和区号,把它们念给我听。 P180

虽说我心急火燎地想要立刻找到父亲,但我似乎也随时准备爬回被窝。 P181

因为缺乏足够的信息确定父亲的具体位置,儿子手拿电话,开始了焦急的寻索。 P182

我打电话给辛克维茨问他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他也不知道。 P183

我说那是蓝色。 P184

你见过真正的静脉曲张吗?我指的不是那些早期症状,那种用显微镜才能看到的蜘蛛网。 P185

题名为:《珍妮在一桶水里发抖》《珍妮在寒冷的幻觉下》《珍妮的静脉》《珍妮三天没吃饭》(还有它的后续篇《珍妮饿晕了并且头朝下栽进铁桶里》)《脸色发青的珍妮》《珍妮在中间》,以及我的大型作品《珍妮跳了》。 P186

如果我不是痛得厉害的话,我肯定会下楼去把他们放了。 P206

此外它还有一点乔伊斯·凯利[32]的小说《马嘴》里主人公格利·吉姆森的影子,以及一点亨利·米勒[33](这是一个用布鲁克林公寓式的怪诞眼光去凝望穷困潦倒的巴黎波希米亚人的家伙)的味道。 P207

对格林来说,语言也许就是他用来代替所有颜色的蓝色:这种颜料不能让你真的见到这幅画,但依然足够做你需要它做的任何事情。 P208

它们会让我脸上的古铜肤色消失,会让我瘦长有力的胳膊和腿变形。 P233

就像你以前要我穿那些白色橡胶睡衣!我不在乎这种东西在所有报纸上狂轰滥炸!就像你要我变成电影里的姑娘那样!我不在乎那电影在戛纳真的赢得了金无花果[58]大奖!就像你要我变成那本书里的漂亮小马那样!我不在乎你真的第一个拥有北美洲的连载版权!我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平息。 P234

我仅仅是为了记录那个知名人物的生活,记录他的一些给人以预示的事件,在这个故事中,他短小的时光蜡烛也许可以用来审视另一名历史的学徒。 P254

是的,他是参议员希德维克·海兰·贝尔的儿子,他父亲曾是西弗吉尼亚州的政客,在华盛顿市的住宅中养马,后来为了支持温德尔·威尔克[77]转向南方各州。 P255

教室门框之上挂着一块浮雕,这是亨利·L.史汀生[80]小时候做的学期项目,我希望这能让我的学生们了解建立在抱负之上的历史有多么的讽刺。 P256

突然,那只闪亮的直升机乘风而来,将海峡搅动得犹如沸腾一般,在半空盘旋,随后它国旗色的浮筒在我们眼前缓缓落下。 P303

回到熟悉的伍德米尔,我发现手中有了大把的时间,不久,这个事件又在我脑海中翻腾。 P304

毕竟,看着树叶飘落,闻着苹果的味道,却听不见运动场上百来个男孩的喧闹,这让我难以承受。 P305

当然,我代表某种关于他的真相,然而同时,我似乎也成为了他拿来欺骗别人的工具。 P306

我知道,他的努力已经成功,这些矿工已经将他认作自己人了。 P307

大家开始鼓掌,有几个在吹口哨。 P308

他们是无知的,我不能因为他们被他民粹主义的花言巧语所征服而谴责他们。 P309

迪帕克告诉我,他经历了另一次小的心脏病发作,但我感觉我不应该再询问更多细节。 P310

他犹如一名穿着道德苦行衣的修道士,坐在极为狭窄的(普洛克路斯忒斯[125]的?)床边。 P311

至于在二十世纪美国,如何做好特权阶级子女的教师,这个问题又有其自身的特殊意义或困惑。 P312

夏天总是这样:以它的消隐来嘲弄我们。 P313

几天之后,意料之中,我父亲下班回来,腋下夹着长长的包袱卷,上面包着棕色的厚纸,还系着一根麦秆色的麻绳,里面的刺毛向外戳了出来。 P314

我上百次走过这样的场景,却从未留意,但现在,我突然被一种浓烈且无法解释的感情攫取。 P339

实际上,喜欢深究的读者可能不止一次在想他们读的究竟是什么:这些文章本质上是达文波特的箴言和哲学思考吗?它们主要是在展示诗歌与散文形式(还有视觉形式——有时他会给自己的文字画插图)之间互相穿插的可能性吗?它们只是互不相干的装饰物?在他写作——或者“栖居于”——西方艺术史或者思想史中标志性的人物时,他是不是在隐晦地说教?他在悄然解构诸如毕加索和第欧根尼这些文化偶像的内心世界吗?——还是什么?专业批评家将会持续争论这个问题:达文波特风格多样的著作是否由一个更宏大的潜意识结构所连接——某种像乔伊斯《尤利西斯》里的神话结构,但更微妙的东西。 P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