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

copyright

本书作者:《巴黎评论》编辑部

访谈是一种对话的艺术。首先,是提问的技巧。采访者事先的功课与过程中的引导是很重要的。我比较喜欢的方式是,开始时从身边场景或作家身世经历入手,然后引入具体作品、创作观和作家对时事、对其他作家的评价,循序渐进逐渐展开。比如,在本书里,默温和希尼的访谈。过于纠结经历的,显得表层并散乱,显得采访者不熟悉,比如阿米亥的访谈。访谈还能看出作家的性格。喜欢玛丽安·摩尔和希尼,自然大方,谈话节奏顺畅,话题度都是我感兴趣的。安妮·塞克斯顿有表演欲,还有些作家感觉仍然端着身份。这个系列每本都要读,非常有料,好饭慢咽,每天读一两篇,以后还要翻阅。有些瑕疵,比如,译名前后不统一。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巴黎评论·诗人访谈》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美国文学杂志《巴黎评论》诗的艺术栏目访谈专辑,囊括十八位世界级诗人长篇访谈)

THE PARIS REVIEW: The Art of Poetry

他的朗诵有着表演的色彩,他响亮的声音为诗歌带来生命,情感又掩饰了它们偶尔的纤弱。 P42

还有尤里·卡扎科夫(Yury Kazakov),他的作品您应该马上去读。 P43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 传记电子书 第1张

他希望回到可以探寻统一观点的问题上,以便确保俄罗斯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幸福和平。 P44

这是一位比生活本身更高大、更闪光但又符合传统浪漫主义定义的英雄:叶夫图申科效仿了马雅可夫斯基,或者只是在表面上模仿了马雅可夫斯基,一位耀眼、无产阶级的年轻革命诗人。 P45

现代艺术如果是一根绳子的话,虽然他可能并不属于最主要的,但他就像一个绳结,在‘个人崇拜’的时期,在其他绳子被剪时,他这个结让绳子不散。 P51

但诗歌节现在已经成为俄罗斯人人生活的一部分,一个机构,一个公共欢庆的机会。 P52

还有就是在苏联我们有着非常出色的读者,他们细心而有鉴别力。 P53

俄罗斯诗歌是由以上提到的所有元素组成的,但经常含有一定、严肃的政治思想。 P54

您看,我还是想回到我对于折中主义艺术的表述——内核是固态的,由一个人的性格与自身所决定。 P55

桑德拉尔跟随父亲,童年时代在许多不同的地方度过;他辗转于亚历山大港、那不勒斯、布林迪西、纳沙泰尔等地。 P59

在那之后,他以自己能够单手射击、高速驾驶、打字甚至打架的高超技术为荣。 P60

奥涅格为这段影像所作的音乐之后成为了他著名的交响诗作品《太平洋231号》。 P61

他在萨瓦大街住了几年,之后又在蒙田大道住了许多年。 P62

在此对德诺埃出版社给予的引用许可表示感谢。 P63

桑德拉尔:一九一七年我刚写好一首诗,那首诗让我自己都为它的圆满、现代性和我放进诗中的一切感到惊叹:它是一首反诗学的诗!我很高兴。 P73

一个病歪歪的主教每五分钟就要打断清唱剧的演出,他道貌岸然、用虚伪的虔诚布道些谁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还呼吁以善心侍奉虔诚。 P77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副本现在属于保尔·艾吕雅。 P78

因此我也算做了一段时间的排版印刷学徒工。 P79

那个时候阿波利奈尔是唯一一个我会去见的诗人。 P80

让真实经历达到一个需要写作的时间点,这是一套完整的、无意识的工作。 P81

我会写一本像小说的小说,但是我个人不会出现在里面。 P82

你可以评价一下你的斯麦纳出身是如何影响你的作品或你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的角色?塞菲里斯:我想说的是,我对希腊语言和希腊土地上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感兴趣——我的意思是,把希腊大地作为一个整体。 P126

令编辑们高兴的是,拉金谨慎地答应了,说他对这个想法并不热衷,但“我当然知道《巴黎评论》期刊,我想我们应该很谈得来”。 P175

拉金:我反对在新诗里使用旧诗歌里的某些特性或人格面具的做法不是基于道德,而仅仅是因为它们不管用,这要么是因为我没有读过原作,要么是因为我读过原作并觉得它们属于那首诗,而不应被当作一种替代物拉扯进一首新的作品以达到想要的效果。 P196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 传记电子书 第2张《巴黎评论》:是否有年长的在世的诗人,你曾经拜访过,向其学习过,或是作为青年作家研究过他们?阿什贝利:我特别欣赏奥登,我要说他是对我作品最早产生重大影响的诗人,更胜过了史蒂文斯。 P214

人们以为通过你的诗歌他们已经与你熟识,可以与你亲近地说话(我收到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信,称呼我为“亲爱的约翰”),而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回报,一种满足——要是我们能够照顾到所有人那该多好!实际上我年轻时真正想认识的诗人只有奥登一个。 P215

《巴黎评论》:你的诗修改得厉害吗?阿什贝利:不会了。 P232

我过去经常说我的建行准则是它应该至少包含两个有趣的东西。 P233

突然,从一个人身边动荡停息的流动中,有什么东西固定下来,似乎具有了某种重要性。 P234

在这种形式当中,我想知道的是,对你来说,在什么地方特别能发现诗歌?构成诗歌的不可或缺的元素是什么?阿什贝利:那是一个出色却无法回答的问题。 P235

人们平素交流的动人特质和生动性在我看来就是诗歌。 P236

你意识到这样的东西没有——或许你是在用词语做一个立体主义的实验?阿什贝利:我认为《凸面镜中的自画像》是一件风格主义的作品,我希望这是在这个词的好的意义上说的。 P237

可是我们继续生活,我们的希望就寄托在度过的每一天里,我们睁开眼,见到朋友,聊天,阅读诗歌,望着光芒来去。 P299

可是你也知道,计划好写什么,我回想起来,和我最终写出来的,有些像两个沿街走路的人,可以隔着篱笆彼此挥挥手,仅此而已了。 P300

《巴黎评论》:你钦佩布勒东,但没有接近他?帕斯:有一次,一位共同的朋友邀请我去见他,他说我对布勒东的政治观点有误解,我拒绝了。 P317

《巴黎评论》:所以你无视埃德加·爱伦·坡对长诗的禁令?帕斯:带着极大快感地无视。 P337

写作是一种诅咒,其中最糟糕的部分是写作之前的痛苦——几个小时、几天或几个月,我们徒劳地寻找那个让龙头转动、水流起来的短语。 P338

《巴黎评论》:那么,诗歌和散文是独立的实体?帕斯:节奏把诗歌与散文联系在一起:一个使另一个更充实。 P339

但是设想的作用是有限的,即使散文这样的反思性文体也是如此。 P340

只有上帝能写一首真正的自动诗,因为只有对上帝而言,说话、思考和行动都是一样的,如果上帝说:“一匹马!”一匹马立刻出现。 P341

《巴黎评论》:你认为你的诗歌可以被很好地翻译吗?米沃什:我通常自己翻译,然后请我的朋友来修正,最近多是罗伯特·哈斯(Robert Hass),或者伦纳德·内森(Leonard Nathan)。 P443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alipinglun%c2%b7shirenfang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