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拔蒲歌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沈书枝

有些事情似乎过很久才会明白,比如——天赋与技巧其实都是很难得的东西。散文虽散,却决然不是絮叨的代名词。记录者,也决然不可等同于创作者。 有些东西,不说,或难以说,并不是就不存在——比如灵气,比如情怀,比如气质,比如节奏,比如节制力。可惜在这本书中,这些都很难体会到。我们能体会到的,更多还是一种顽强的热情与认真。这肯定是一种风格,但我不是太喜欢。关于自然,关于生活,关于一切碎碎念,于我自己而言,可能还是李娟的调调更有感染力和穿透力吧。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拔蒲歌》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那四角十分厚笨,拿来打普通的四角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得意极了,笑嘻嘻的,气得和他对打的人也把书包里所有四角都找出来,合成一个差不多大的四角和他打。 P19

铁皮薄软软,用一阵子,刀头一处的铁皮,常常因为削铅笔用力而被劈开了叉。 P22

到念初高中,学校发一种特殊的练习本,用来做几何题或物理题,与平常本子不同,页面上印满细小方格。 P23

拔蒲歌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蜘蛛白天不在网上,兴冲冲粘了几张,小心用手指在上面点一点,于黄昏时举着竹枝冲在门口无声而迅速地高低起伏的蜻蜓后面,妄图粘得一两只蜻蜓,最后蜘蛛网上粘满的,只有成阵的蠓蠓子留下的黑点。 P24

小刀五子棋弹弓是那时我爱慕的玩具之一,年年都想要做一个来玩,村中多枫杨,春夏之间,会爬树的小孩子爬到枫杨低矮处的树杈上,挑一枝漂亮结实的“丫”字形树枝折下,再用小刀一点一点修成弹弓。 P25

弹弓做好,拿着在村子上招摇过屋,地上随便捡点小石子,左打打,右打打,一头猪拱在草丛里找东西吃,他于是去打那猪的屁股,嘴里一边轻轻喊:“叭!”猪受了惊吓,尖叫着四蹄刨灰跑远了,剩下讨嫌的小孩子笑嘻嘻的,觉得自己十分勇猛。 P26

黑土的手枪看起来很威风,但也并不常见,因为愿意专门去挖黑土的小孩子还是不多。 P27

人家冬天烧火扯了一个窟窿出来的草堆,或是门口角落晒干的柴火堆起来的巨大柴堆,黑漆漆没有灯火的厕所,谁家开着的堂屋门背后,或是一道菜园篱笆所能提供的遮蔽,一棵大树不为人注意的枝杈,一个小孩子,无论是躲起来被人找还是找人的那一个,都必然要对村子里种种这样隐密的空间充满熟悉与了解,才能在这游戏中感受到非同寻常的乐趣。 P35

在场基两边,各自紧紧手扣着手,相对遥遥站着,由领队带领,一齐向对方大喊:“天上雾沉沉,地下跑麻龙。 P36

这进攻当然也挑对方队伍中看起来较弱的一环,假如能把拉着的手撞开,就能带回一个人,假如不能,就要留在对方队伍里,成为对方的一员。 P37

有一天在网上查,看到湖北有着类似的游戏,而称之为“闯麻城”。 P38

我们偶尔回乡看见,也只是轻轻惊呼:“啊!这里开了喇叭花——是以前村子里没有过的颜色。 P39

到我记事时,已长得很高,春天时长出柔嫩如篦子般新叶,洁净可爱。 P40

孩子们费尽力气,爬上分岔的“丫”字形树干,用小刀截一截小指粗细的新枝,小心把树皮完整剥下来,咬在齿间如哨子,吹出尖锐声响。 P41

树下有时系着赵家的牛,农忙的中午,在树荫下歇憩,口里磨一点刚从田里打完的青稻草,黏稠的白沫沾着它的嘴唇。 P42

我们小的时候假如想吃水果,就只有等待夏天县里园艺场的人开着拖拉机来,车斗里一麻袋一麻袋新收的梨子,我们用家里刚刚晒好的稻子去换,一斤稻换一斤梨子,一般换一篮子回来,吃两三天。 P60

我看了十分羡慕,以至于这类小说里男女主角一贯坚定不渝的恩爱,反倒并不在意了。 P61

我心里好奇,捡过几颗来吃,实在是酸得很,轻轻啃几口,剩下的只好捏着玩罢了。 P62

洗梅子时,梅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使人想起轻雷。 P63

夏天的早晨看一树木槿是很快乐的事,花碗数目繁多,模样济楚,带着微微凸起的纹路和绢纸质感的花瓣,在清晨柔和光线下透出细致的润泽光感,中心一圈艳色,悦人眼目。 P69

如慕如渴地看过那么多次花开,也曾斗胆掐过两回,晚上吃饭时战战兢兢,要用两只手紧紧把碗捧住,生怕一不小心,打碗花的禁忌生效,使大人知道我日里偷偷掐花,明知故犯,而要打我了。 P70

只有一次,下班路上看见一对爷孙,爷爷骑着电动三轮车,小孩子坐在车斗中,脚下几枝荷花,其中一枝已弯折了,花瓣碰开,微微漏出车外,随车子的行驶颤动着。 P79

偶然得了一柄,便很得意地撑在头顶,喜欢它是那么好、那么圆整一片叶子。 P80

当然代表性的物候还是清楚,但一个节候的结束与下个节候的开始,这连结过渡之间微妙鲜活的部分,不能置身其中,年复一年感受其延续与变化,这份记忆力也自然蒙钝下来。 P82

我之认识蜡梅,领略其冬日的清气,还在到南京工作以后,而大规模的熟悉,则是从南大读研时开始。 P83

花间的空气,仿佛隔了一二十年回顾的旧时光,自带着毛糙而明亮的柔光。 P84

高中时学《故都的秋》,对于郁达夫把牵牛花按照颜色分为“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几个等级很感到愤愤不平,凭什么我从小那么喜欢看的水红色喇叭花,到他笔下就成了“最下”了呢!直到去城市念大学,才头一次见到了蓝色和紫红色的牵牛花,觉得蓝色的的确好看,然而也不愿因此将它们分高下。 P99

或是空气清朗的晴天的早晨,阳光照射在刚刚开放的花朵上,远望闪闪发光,实在是很美丽的。 P100

早晨看它们还有距离,遂把长得稍微长些的牵牛藤往棉绳与竹竿上牵引,有的还够不到,只两三根搭到了。 P101

前一晚只是绿豆般大一粒嫩头,早起看时,便已透出二三寸长的新条,缀着一两张满被细白绒毛的小叶子,叶柄处是仅能辨认形状的花苞,而末梢又有了绿豆般大一粒的嫩头。 P102

高中时学《故都的秋》,对于郁达夫把牵牛花按照颜色分为“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几个等级很感到愤愤不平,凭什么我从小那么喜欢看的水红色喇叭花,到他笔下就成了“最下”了呢!直到去城市念大学,才头一次见到了蓝色和紫红色的牵牛花,觉得蓝色的的确好看,然而也不愿因此将它们分高下。 P99

或是空气清朗的晴天的早晨,阳光照射在刚刚开放的花朵上,远望闪闪发光,实在是很美丽的。 P100

早晨看它们还有距离,遂把长得稍微长些的牵牛藤往棉绳与竹竿上牵引,有的还够不到,只两三根搭到了。 P101

前一晚只是绿豆般大一粒嫩头,早起看时,便已透出二三寸长的新条,缀着一两张满被细白绒毛的小叶子,叶柄处是仅能辨认形状的花苞,而末梢又有了绿豆般大一粒的嫩头。 P102

因念小时候家里一片菜园,年年春天,跟在爸爸妈妈后面看他们去菜园种菜,在春天的菜市上买来带土的新鲜菜秧子,或是自己撒上去年留的种子,等种子发芽长大,再一棵一棵移种到菜畦上去。 P141

黄瓜摘回来洗净,常常就拿在手上生吃。 P142

我们菜园里种菜瓜的年份少,记得那时外婆家的菜园里,年年有一小块地种菜瓜。 P143

那时我们所爱的,是菜园里通常和菜瓜种在一起然而熟得较晚一些的香瓜。 P144

《瓜豆集》中《怀东京》一篇,写到自己有兴味的家乡朴素食物,“我所想吃的如奢侈一点还是白鲞汤一类,其次是鳘鱼鲞汤,还有一种用挤了虾仁的大虾壳,砸碎了的鞭笋的老头(老头者近根的硬的部分,如甘蔗老头等),再加干菜而蒸成的不知名叫什么的汤。 P152

腌菜汁浇在饭上,便很有味,平常劳苦的人家,桌上有一碗烂腌菜或烂萝卜,也能下去两碗饭。 P153

蒸霉酱豆子蒸茄子夏天这时候我们常吃的一个蒸菜是蒸茄子。 P154

饭好时端出来,趁热加猪油、盐、碎蒜、味精诸调料,就用锅铲的圆木头把子捣碎,拌匀而食。 P155

我们小的时候,大约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冷饮在乡下出现不久,称为“冰棒”,卖的也只有冰棒一种。 P161

冰棒一毛钱一根,我们大多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 P162

这种冰棒的棍子很细,是竹子削成的,很适合用来玩一种“挑棍子”的游戏。 P163

只有没事的时候喜欢趴在冰柜门上看看,偶尔拿一根一块钱的“奶提子”或者“绿色心情”吃着玩,因为不那么甜。 P166

一两个小时后,一只长盒送到手里,感觉还十分温热。 P167

我们平常只有偶尔去河滩边玩水,在夏天落得浅浅的河水和河底黑白或赭红的石子间,有近于透明的虾米游,我们伸手去拢,虾米细小的身子在水里一弹,倏一下弹得老远。 P168

记忆里龙虾好吃,虾肉饱满有弹性,吸足了龙虾汤的味道,又鲜又辣。 P169

我下班回来做饭,常常切半棵包菜,把粉干煮熟剪碎,再炒两只鸡蛋,把这几样都丢进油锅里,加一点盐和生抽炒出来吃。 P171

炖炉子里往往会加一点油渣进去,没有油渣,就舀一大勺猪油,这样的炉子吃起来有油气,才更好吃一些。 P172

但不知是原料不好还是煮得过头,这些店里的米线往往过于烂熟,乃至于烂断,失了嚼头,慢慢地就也不喜欢吃了,觉得仍是小时候在家和后来在湖南吃到的好吃。 P175

拔蒲歌 文学电子书 第2张非常迅速地怀念起炒栗子与烤红薯的味道,在寒冷空气里诱人的暖香气。 P176

其要诀不过是在剥之前先用布鞋底在茅栗球上搓几下,把中间那一圈刺搓塌下去,再用手剥,就不会被刺到了。 P177

我不懂栗子的来处,只是逢到不坐车走回去的日子,经过时也总忍不住为那刚出炉的香气吸引,称一斤带回去,边走边吃。 P179

小孩子有时候因为好奇,把细长一点的山芋扔在锅洞里,压在柴火下面烧着吃,是我们吃过的最初版本的烤红薯。 P180

只有考上这所高中,才有上大学的希望,而那时我的估分比它历年的录取分数高不了多少,因此心里非常忧愁,在分数出来之前,每天都担忧着。 P181

这一天下断续的小雨,我又等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要到那个男生家里去看一看。 P182

在这样潮湿的雨天,穿过林子,把鞋子全沾上泥巴,衣服也全都打湿,绕到人家门口去看或者问,要那样做实在是太没有勇气了。 P183

我只好又接着往前走了一段,感觉自己在这条土路上已走了很深很久,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走过了他家,竹林间的路却好像还没有尽头的时候,只是一味朝更深幽的地方延伸下去。 P184

爸爸恐怕我走了河边的路,这样发大水的日子,会被河水冲走,第二天便去那里找我,然而那村子在遥远的山里面,离我们家总有五六十里路远,妹妹又只知道一个村名,并不清楚具体的大队,因此他没找到就回来了。 P189

我以为他要上来打我,或是喝令我下去,然而都没有,只是静静的没有声音。 P190

这火车是拖煤的,车上一节一节的全是黑煤,还不曾见过坐人的模样。 P191

这时也顾不得矜持,挤在混乱而勇进的人群里,半是挤半是被后面的人推,一头扎进车厢。 P192

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今天我给大家推荐一款穿不破撕不烂烧不坏的神奇纳米袜!我们这种神奇的纳米袜,采用了现在最先进的纳米技术,不管我怎么撕,不管我怎么扯,它都不会坏!”他扯着一只袜子,问一个抽烟的人借打火机,很矜持地点这袜子。 P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