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八山(两位男孩、一座山,一场逃避与回归的精神冒险之旅,讲述两个背景不同的意大利男孩之间的友谊,38国出版社纷纷购下版权。)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八山(两位男孩、一座山,一场逃避与回归的精神冒险之旅,讲述两个背景不同的意大利男孩之间的友谊,38国出版社纷纷购下版权。)Le otto montagne
本书作者:保罗·科涅蒂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这本书会推荐给喜欢的友人们。翻译地也很好。行文里隐隐微淡的忧伤,显山露水地慢慢叙述少年,和父亲,和布鲁诺的事情。“一个人到了人生的某一阶段,放弃了他人的陪伴,在世上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角落,就隐藏在那里。”

我的学习笔记

他爬山从不掂量一下力气,总像在跟什么人或什么东西较劲儿似的,而且若他觉得哪儿的山路太长,就抄近路走极为陡峭的路线。 P5

八山(两位男孩、一座山,一场逃避与回归的精神冒险之旅,讲述两个背景不同的意大利男孩之间的友谊,38国出版社纷纷购下版权。) 文学电子书 第1张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听说在他们还年幼时,是一位神父最早把他们带到那里去的,而且后来也是由那位神父给他们完了婚,在拉瓦雷多山脚下那座小教堂前,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 P6

有几天夜里,父亲实在忍受不了,从床上起来,打开了窗户,像是想责骂城市一番,命令它安静下来,抑或想把滚烫的沥青泼在它身上;他在窗前待了一分钟,往下看,然后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P7

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她不得不向未成年人法院告发。 P8

在我听来,这是他们俩之间的一种秘密语言,一种先前的神秘生命的回音,一种昔日的残痕,就如同我母亲摆放在家门口小桌子上的三张照片。 P9

有时她在途中唱起歌曲的第一段,过一会儿父亲就跟着她唱下去。 P10

父亲却说,这就像是发现了另一种层次的伟大,抵达了人类的大山,重新投入巨人大山的怀抱之中。 P12

对我们不断的移居生活她相当痛苦。 P13

几年之后,当我们开始一起去登山时,父亲总说他清楚地记得我曾表露出来的天赋。 P14

一条挖好的土路从这地区的公路分岔出来,绕着弯儿陡直地伸向高塔脚下。 P15

八山(两位男孩、一座山,一场逃避与回归的精神冒险之旅,讲述两个背景不同的意大利男孩之间的友谊,38国出版社纷纷购下版权。)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除了几间比较新的房屋,整座山村像是用清一色的灰色山石建造起来的,如同因古时候的一次塌方而露出地面的一大块岩石,依傍在山崖上。 P16

他抓住了行李箱的把手,打算把箱子取下来,不过,随后他脑海里浮现出另外一件事。 P17

固定在墙上悬空挂着的小柜,洗碗池的厨房,所有的物件上都已长了毛,褪色了。 P18

她对弥漫在厨房里的烟毫不在意,既不管熏热了屋子里我们的被子,也不管壶里溢出来的牛奶在炽热的炉面上烧煳了。 P19

沿着溪岸有一个小男孩在草地上放牧母牛。 P20

一个我曾经见过的推着小车、拿着一柄锄头或一把铁耙子在我面前走过的女人,她低着头走到了我前面去,都不曾察觉我的存在。 P30

对于我母亲,这样作为回答就足够了,她不再坚持问下去。 P31

在一个木头脚板上——那儿以往应该放讲台的,现在只有几只空玻璃坛子扔在那儿,然而,没有人敢把耶稣受难像从墙上取下来,也没人敢把堆放在教室后面的课桌用来当柴火。 P32

然而我却在那所旧学校里又停留了许久:我察看了所有的课桌,读了所有的词首字母,试着想象那些孩子的名字。 P33

我和母亲却在公用电话亭前排着队。 P34

跋涉了三个小时之后,草坪和树林让位给满是石子的土地、隐藏在冰冻凹地里的小湖泊、留下泥石流痕迹的沟壑以及冰凉水流的山泉。 P41

我很少见到他光着上身,他的身体在那种状态下透着某种脆弱:晒红的前臂,白皙强壮的肩背,从来不摘除的金项链,重又晒红的粘着尘土的颈脖。 P42

我不明白在他看来那宏伟的群山景色为何竟显得那么小。 P43

在登山的小路上他对我和布鲁诺说:冰川是对我们所度过的冬天的回忆,它是大山为我们保存的记忆。 P51

条条细流穿过冰积层,汇集在一片无光泽的小湖中,从表面看上去似金属般冰冷冰冷的。 P52

入口处的木头踏脚板,被登山鞋底防滑用的冰爪扎得千疮百孔,上面放满了背包行囊、绳索、厚毛衣,到处挂着晾在那儿的长毛线袜,登山者提着松口的登山鞋,手里拿着换洗的衣服来回穿行。 P53

好像我总是给他添麻烦似的。 P54

应该快到黎明时分,攀登最远处山顶的登山者早已经出发走了,我们看见他们在深更半夜里整理行装;还可以看得到在很高的山上攀登的一些团队,就像是白茫茫雪海中的遇难逃生者,一个个都那么小。 P55

但就是在最后一刻,在两棵歪斜的松树之间,岩石显露出一道缝隙,沿着缝隙我们可以攀登上去,有一块先前我们没有看到的山嘴,使我们方便地通过了。 P62

据布鲁诺说,从前人们在山上到处寻找矿脉,挖掘出过金子,但由于不能把金矿石全都运走,应该还留下了一些。 P63

不是从溪岸上方,也不是沿着从树林出来四处与小溪交叉的条条小路,而是在溪水中,在潺潺的流水中,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或者涉水去勘察。 P67

桤木树和白桦树从岸上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落叶松,没有别的树木。 P68

我们找到的是掩隐在格雷诺山脚下一片凹地里的一个湖。 P69

你们怎么如此认定自己知道,什么是另一个人生活最好的安排呢?你们怎么没有怀疑,兴许他自己更知道怎样生活才更好呢?可是,当我父亲回来时,他满心欢喜。 P76

父亲敞开着衬衣胸口,单肩上挎着背包,脚上的伤使他行走时一瘸一拐;我饿得像一头狼,因为一旦从山上下来,就发现自己的胃已有两天未进食了。 P77

辨认出本地人很容易;所有当地人的行为举止都一样,眉宇间有同样的线条轮廓,前额和颧骨之间都有一双天蓝色的眼睛。 P78

出人意料地突然放下右手,攥成了拳头,击打我父亲额角。 P79

然而,我的三十一年与他的三十一年大相径庭:我没有结婚,没有进工厂,没有能生个儿子,我的生命一半像是他那样的一个男子,另一半还像一个男孩。 P100

两年前,我离开大学时曾最后一次让父亲感到极为失望——我在数学课程上总是得最高分,而我父亲总为我设想一个类似他那样的未来。 P101

我自言道,也许这另一个父亲一直就在那里,而我却从来没有发现过,尽管第一种父亲的形象是那么充实饱满,但是我开始设想,将来我或许应该、抑或能够跟他一起作另一种尝试。 P103

由于我们母子是他唯有的继承人,所以他无须留下一份真正的遗嘱。 P104

我就这样重复这个动作,这次是专心致志地,想象着昔日正值四十岁的父亲,刚刚进入山谷,身旁坐着妻子,儿子坐在后面座位上,寻找着对三个人都合适的落脚处。 P107

我端着酒杯坐在炉子旁,给自己卷了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环顾着旧厨房,然后,期待着回忆浮现出来。 P108

其中肯定应该有一种规则——我待在那里,想竭力寻找出是什么样的规则。 P109

仿佛感到脚下的雪,那融化在山上的雪,使千米以下的土地湿润得像苔藓一般。 P122

我们花了好长时间把完好的板条腾出来,把它们拖到外面,放在两块倾斜的木板上滚落到墙外,而那些已腐烂的板条都被砍成木柴搁在一边。 P123

我觉得,沿着山路,梯田上的青草似乎一天比一天长得茂盛,山溪的水流更显平静,落叶松更加碧绿青翠:七月的到来对树林来说,好像是一种激荡的青春年代的结束。 P140

屋子里没有任何东西,只有被雨水洗刷过的墙,而且还是垂直的。 P141

到了之后,我又拨旺了炉子里的炭火,往里扔了几根干树枝,在一只小锅里加满水,并把锅子放在炉子上。 P142

一天晚上,母亲给我讲了一个有关她的故事,有关我父亲和大山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相识又如何最后结婚的故事。 P143

往外看了一阵子后,我见到了我期待的在另一面山坡上的母鹿。 P144

在战后这是一种相当普遍的情况,如同常常有人把某个别人的儿子带到家里领养,或许是某个去世的亲戚或某个移民的儿子。 P145

当他从军回来时,显得比出发参军时的那个青年更老,也比当时还在书本上度日子的皮耶罗显得老。 P147

父亲稍稍走在前头,他脱下了一块滑雪板,以便在感到脚下的地凹陷下去时可以固定装置。 P148

对于大山来说,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P149

外面是相互叠在一起的落叶松板条,上面有一条条的排水槽;里面是杉木小珠子:松木是防雨水渗入,杉木是保温的。 P152

我向布鲁诺打听去格雷诺山的路,他指给我从湖那边穿过斜坡往上走的一道痕迹。 P153

二十多只无人照管的母山羊蹲伏在一片废墟附近,它们几乎不理会我的存在。 P154

我吮啜着雪,直到嘴唇发麻,然后,又攀登最后一段石子山路直到山顶。 P155

在玫瑰山头,临近圣母升天节的时候,成群结队的登山队列陆续不断地来到冰川,大批的登山爱好者蜂拥而至,拥挤在高山旅店,而我前往的地方,从来就碰不见任何人,除了几个像我父亲那样年龄的,或者比他更年长的人。 P158

他秃顶的头上掠过阳光落下的斑点,我们一边说话,他一边往烟斗里塞烟丝。 P159

这些家具中,有一些来自周围的废墟堆,我捡拾回来,用油和砂纸擦干净,另一些是布鲁诺用旧的木头地板的板条制作的。 P167

那是九月份晴朗的一天,山涧里的水已经很少了,牧场里的草儿已干枯,空气也不再像八月份那样温暖。 P168

我深信这也是我父亲所期望的,因为他是留给我们俩的;我尤其希望如此,因为这房子是我们一起盖成的。 P169

老人背着一只分成十来个格子的鸡笼,活母鸡在笼子里乱叫乱嚷着。 P170

而后,他又在圈里面画了一条直径,然后,画了第二条直径,然后又画了第三、第四条直径,沿着角平分线,这样就得到了带有八条半径的一个轮子。 P171

他用手抹去了画在地上的图,但是,我知道自己不会忘了它。 P172

我发现他从来没有这么爱说话,好像是个沉默了许久、积攒了一大堆话想说的人。 P173

在尼泊尔,杜鹃花树可长至五六米高,树皮呈黑色,会脱下鳞皮,树叶像月桂树似的含有油分。 P181

下午当这些经幡与阿尔卑斯山的风交头接耳,在树木的枝杈中飞舞时,我经常注视着它们。 P182

冬天里下雪不多,所以布鲁诺决定在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上高山牧场或上山里。 P183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选了这个时刻,在四周尘土飞扬之中,我们说的话都得大声喊出来。 P184

我认识她那么多年,那天是我听她说话最多的一次。 P185

每头奶牛他花五分钟挤出五公升奶:那是一个好节奏,但并不总是意味着每小时能挤完十二头,或者两个半小时挤完全部奶。 P186

我在那些正在建学校或医院的村子里拍些纪录片,那里正启动一些农业或妇女劳动的项目,有时候,还为一些流民装备营地。 P205

每天下午,城市都会被一场雷阵雨所冲击。 P206

她睡着时,我从窗口注视着星空和杉树树尖。 P207

没过几天,我登上了一辆上山的游览车,在山谷的入口处我又搭乘另一辆大汽车,在当初我和母亲去打过电话的酒吧前下了车,虽然我们待过的红色电话间早已不在了。 P208

他们在高山牧场等我共进午餐。 P209

母亲与拉腊轮流站起身去照看阿妮塔,直到女孩儿发困了,我想,她们之间是有某种示意或默契的。 P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