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本能:为什么我们管不住自己?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特里·伯纳姆 (作者), 杰伊·费伦 (作者), 李存娜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关于本书,目前只读了1/3,在前半部分的阅读中,脑子里慢慢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赶紧回去把内裤洗掉。。。。
我们都有用信用卡的经验,我曾经更是有好几个月每个月都吃惊的发现竟然要换4000以上的债务。
如同我每次洗内裤、袜子的时候,我也吃惊:fuck,怎么会有这么多袜子要洗。透支总是十分爽的,可以让我们暂时忘掉债务,依据书中的启示,我“莫须有”地觉得,在忘掉债务的时候,我们脑子里肯定分泌了很多能够兴奋的多肽。就如同每次洗澡扔掉袜子、内裤第二天洗一样,我们短暂地享受了不用洗的快感。

懒惰是人类的本能
内裤总是要洗的,债总是要还的。为了避免未来的尴尬,还是当下就斩草除根,这比较符合经济学的节俭原则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书名英文 mean genes,本书译名《本能,为什么我们管不住自己》,其实如果不怕用脏字,译成《操蛋的基因》比较贴切。

书中从饮食、花钱、婚姻、家庭、亲友等诸多领域,解释了人类的劣根性,并且用低级动物的行为进行了比较,从而论证了人类这些行为的合理性。

书稍微写的有点乱,读者看着看着,容易就陷入了细节,忘记了书的大纲领。

记住一句话,以后自己再办了错事,尤其是那种知道该怎么做,却没这么做的事儿后,别总是埋怨自己,想想是身体里头哪条操蛋的基因让你这么做的吧,这样能让愧疚感小点儿。

本能:为什么我们管不住自己?突破传统认知,解释人类行为,比肩《自私的基因》《精子战争》
哈佛大学商学院访问学者!基于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理论,加州大学洛杉机分校生物学教授1金融学、生物学和心理学跨界之作罗辑思维重磅推荐
驯服人类本能,获得深度自律

男子的对称程度越高,其伴侣就越有可能达到性高潮。

到底为什么女人的性高潮会受到男子对称性的影响呢?答案似乎是,这是女人来选择要谁来为自己宝贵的卵子受精的机会。女人在性交达到高潮时,会有更多精子留在其繁殖带内,结果就使她更易受孕,也就更有可能生一个对称的孩子。

跨文化的研究为有魅力的生物学基础提供了更多证据。在许多实验中,研究者让人们比较来自他们自己及其他文化背景中的人们的照片,然后估算他们的魅力值。例如,当美国和中国的男子对中国女人的照片进行评估的时候,美丽等级是吻合的。

在很多社会文化中,包括印度和英国、南非和美国、俄罗斯和巴西,以及美国白人和黑人之间,都有类似的发现。在对美丽的评价方面,我们意见一致。

是不是因为我们都看同样的电视节目和电影,所以才会对美丽有共同的概念呢?为了寻求答案,人类学家另辟蹊径,寻访了两个与世隔绝、没有接触过媒体的现代采集者群体——Ache和Hiwi人。研究者让他们对照片上的人的魅力值进行评估,结果发现,他们的观点和其他文化背景中的人们的观点一模一样。

最后,即使只有3个月大的婴儿,他们看那些有吸引力的人的照片时花的时间也比花在那些没有什么吸引力的人的照片上的时间长。所以,在对时尚和美丽的评判方面,人们的观点虽然有很大不同,但是我们发现不同观点下面潜伏着很多生理学上的因素,使人们又有着许多共同的意见。美丽,尽在旁观者的眼里,也尽在旁观者的基因里。

拥有不同免疫系统标志的人最吸引我们

曾经有这么一条新闻,讲的是一对西班牙恋人就要结婚时竟发现他们是同胞兄妹。对他们的爱情普遍持有的保留态度揭示了我们婚姻关系中普遍的特征之一,即我们的伴侣不能是我们的同胞。很少有比这种话更刺痛、更令人失望的了,那就是“我像爱妹妹一样爱你”,这意味着这个人对你没有罗曼蒂克的感情。魅力的这一特征很有趣,有着明确的生物学根基。

几乎所有的动物都避免近亲配对,因为这会带来不健康的后代。从老鼠到猴子,动物们都不情愿和自己的同胞生育后代。果蝇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会和兄弟或姐妹配对,但是与和其他果蝇的交配相比,它们则表现出明显的延迟。

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我们有一种本能的、无意识的、罗曼蒂克的反感。

俄国皇室就是一个因近亲结婚而付出代价的著名例子。皇室里充斥着基因失序造成的后果,包括血友病的普遍存在。因乱伦产下的孩子的死亡率是其他孩子的两倍,而侥幸存活的孩子犯病的概率也明显高出很多,如大脑发育迟缓和心脏畸形。

我们是怎样避免近亲相爱的呢?对多数人来讲这似乎很明显:我们就是对兄弟姐妹不感兴趣。而一项对婚姻失序的研究清楚地表明了这种反感是怎样形成的。在亚洲的一些文化中,婚姻是被安排好的,未来的丈夫和妻子会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这正是事情出错的时候。

从出生到两岁半似乎是一个关键时期。那时,生活在一起的一对儿女都把对方看成自己的同胞,而不是婚姻中的配偶,这种印象很难磨灭。如果后来结了婚,也很少有好的结果。例如,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亚洲配偶的离婚率是其他配偶的3倍,而且还存在其他许多问题,如女性不忠的比率增大。

人类对乱伦的回避有着明确的目的和机制,避免和同胞结婚是为了后代的基因健康。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我们有一种本能的、无意识的、罗曼蒂克的反感。回到我们提到的那对西班牙恋人那儿去,这对兄妹直到长大成人才开始相遇,所以,他们相恋应该不令人奇怪。否则,他们绝不会坠入爱河。

对伴侣不同基因的渴望不仅仅表现为回避与同胞结婚上。几年前的一次晚会上,本书作者的朋友简,一个西欧人,被一位具有中东血统的男子阿里深深吸引。

那是委婉的说法。简形容该男子对她的吸引反映了一种动物的、本能的需要,和她对现任男友的清醒评价完全不是一码事儿,而且阿里住在另一个城市。虽然理性认为他不是最好的配偶,但是动物性的一面还是战胜了理智:简马上就和阿里相恋了,而抛弃了以前那段已经谈婚论嫁了的长期恋爱关系。

简的经历和这样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即有着不同免疫系统标志的人最吸引我们。这种叫作MHC或HLA的生理特征因人而异,而在世界各地的人们中间的分布更有所不同。如果我们和与我们不同的人结婚,就可以把不同的基因结合在一起,从而生育出精力充沛的健康后代。

到此为止,对于配对游戏的讨论已经突出了男人和女人在寻找伴侣上存在的巨大共性。他们都在找寻那些精力旺盛、皮肤光洁、身体对称且不是近亲的伴侣体内的优质基因。而且,人类的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男女都要抚育子女。既然双方彼此需要,男女在寻找配偶时,寻找的也是可能成为好父母的配偶。

这种共同点是可靠的。但是,就像你一定知道的那样,男女之间的生理差异会使其行为表现出很大的不同。女人一生中能够产生大约400个潜在的受精卵。相反,男人一次射精能产生3亿个精子。由于受精卵很少而精子极多,所以在这样的世界里,男人和女人都有一些不同的配对行为和审美标准。

男人想要什么?

看看现在的美国小姐,你就会发现一个关于女性美的例子。想想20年前的优胜者,你可能会发现她是相当不同的一类,可能更瘦一些。再回到风云激荡的20世纪20年代,那时的美国小姐会稍微丰满一些。

实际上,仔细观察一下美国小姐就可以发现她们具有惊人的不同,就是说,每种类型都有,但是每类只有一个。虽然由于时代的不同,优胜者的“尺寸”有大有小,但她们都有沙漏状的体形。尤其是如果测量一下从20世纪20年代——80年代的60多个美国小姐的腰臀比例,人们就可以发现其结果都在0.69~0.72这个微小的范围内打转。

这个0.7的比例值意味着什么呢?你可以想象出拥有这个比例的女人是怎样的吗?一年前可能是腰围66厘米,臀围94厘米;几年后则可能成了腰围56厘米,臀围79厘米。可见,我们对女性美的感觉更取决于体形而不是尺寸。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ennengweishenmewomenguanbuzhuzij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