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毕竟战功谁第一2019版(当红人气历史学者谭伯牛经典之作! “历史不是一门科学,更像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谭伯牛)

下载方式

毕竟战功谁第一(当红人气历史学者谭伯牛经典之作! “历史不是一门科学,更像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谭伯牛)
本书作者:谭伯牛

本书读后感· · · · · ·

谭伯牛在书中屡用“谈资”二字,大约他也明白,这些文字,最适宜读来“消遣”,边边角角恰能充当酒后茶余的“谈资”。报头文章,似是专栏合集,零碎散乱,若非对近代史确感兴味的,大约读不下去。前读《近代史的明媚与深沉》,旋将此书加入购物车,犹豫近一年方点击购买,读罢感觉,这本书没有辜负我的“犹豫”——更适合图书馆借来一读。

我的学习笔记

而当年在北京,曾国藩最大的理想,却是文章好过梅曾亮,书法胜过何绍基,“异日若辈不足相伯仲”也,无奈“学未成而官已达”,艺文大师,从此梦碎,功名偶像,光照百年。 P23

毕竟战功谁第一2019版(当红人气历史学者谭伯牛经典之作! “历史不是一门科学,更像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谭伯牛) 历史电子书 第1张而国藩做事,素以谦敬、诚勤为标准,坚持原则,爱惜羽毛,做事可以慢慢来,做人不能出纰漏,生前检讨自己的文字,已清楚标注哪些可刊,哪些不可刊,早为百年后的清誉做了准备。 P24

幸运的是,没有广州人冲上来攻击他这位“外宾” —除了一个“细路仔”(按,粤语“小孩子”之意)突然对他叫了一声“鬼佬”。 P26

英国皇室表彰他在海外殖民的功勋,授予他从男爵(Baronet)的荣誉,清廷也因他在财政上的贡献,在他逝世后将他追封为太子太保。 P27

让我们检讨赫德在广州的经历,看一看这位来自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的少年是如何适应南中国的波谲云诡,以及如何通过这段经历趋于“成熟”的。 P28

譬如,与联军紧密合作的中方人员,除了柏贵、穆克德讷与蔡振武,就数怡和行的伍崇曜了,巴夏礼却在一次会议上狠狠抽了伍崇曜的耳光。 P29

侵华英军的法庭侵略者固然可恶,然而他们依法治军,惩处在战争以外的时间侵犯平民的军官与士兵,让人印象深刻。 P30

然而,令他感到“颇为好笑”的是,尽管出庭的两位中国证人确认威尔福德当时在场,并强调他眼部下方的伤疤是辨认凶嫌的主要特征,可是军医,一名中国人,却说案发以后嫌犯在军营与人斗殴,才有了这个伤口,并经他处理伤势,而当检察官质询军医处理伤势是在哪一天,军医却又根本记不清是哪一天。 P31

毕竟战功谁第一2019版(当红人气历史学者谭伯牛经典之作! “历史不是一门科学,更像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谭伯牛) 历史电子书 第2张

法庭上每个人见到这种情景似乎都感到松了一口气:他们对过去几次认证时都没有指出威尔福德的那些中国人是否正直无私,是心存怀疑的。 P32

闻讯,联军派出两支小分队赶到现场,将“附近企图逃跑的人”一一枪决 —看到荷枪实弹气势汹汹的“番鬼”,大概每一位围观群众都要“企图逃跑”,而若不跑是否就能保证安全,也很难说,然而无论如何,真应对此负责的团勇应该早就走了。 P33

六月三日,联军强征民夫拆除东郊民房,坚壁清野,预防团练攻城,突遭袭击,一个法国人与两个英国人被杀;夜里,一名英国商人与他的葡萄牙仆人失踪,几天后,在西郊十三浦发现两具无头尸体。 P34

而实际作战,则以林福盛之香山勇、邓安邦与何仁山之东莞勇及陈桂籍之新安勇为主力,其后,诸勇联合起来,组成广东团练总局,以花县为指挥中心。 P45

宗汉在广州陷落、叶名琛被俘虏后,经清文宗任命为两广总督,自北京出发,赶赴广东。 P46

因此,要让百姓捐钱出力,“若非官为提倡,恐鼓舞不起”。 P47

且看天津举动何如”(其时英法与清廷在天津谈判)。 P48

联军委员会曾有意将宗汉接入广州,宗汉闻信,下定决心,避不见面。 P49

这位狡猾的中国老朋友,就是耆英(1787—1858)。 P50

他在宴会上谈笑风生,但又极有分寸。 P51

与他一同被捕的,有亨利·洛奇,是英国驻华公使额尔金的私人秘书。 P53

不过,与广州长达三年的“托管”不同,英法对占据天津并不感兴趣,它们的目标是去北京换约。 P54

因为,渊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代人文主义的“通识”教育,与中国传统“士大夫之学”一样,皆以塑造完美人格为最高理想,而不仅追求精于一艺的专业成就(《曾国藩与“士大夫之学”》,载广西师大版《余英时文集》第九卷)。 P59

两年间所读书有两个特点:一是多读经济之书,如治河、漕运、礼制、钱法之类,且极有针对性,如听闻广西发生暴乱,即开始读戚继光的《纪效新书》,琢磨治军用兵之法;一是根据儿子的教学进度,顺便给自己补课,如教儿子读《尚书》,对拿不准的地方他自己一定预先温习,绝不“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P60

各位军机大臣一合计,许是左相久别京都,过于兴奋,稍逾分寸,可以理解,那就明日再议吧。 P104

不过最末太后加了一句:“尔当多用人材,分任其劳。 P105

礼部尚书延煦据此纠参,上了一折,请太后与皇帝惩罚这个无礼老臣。 P106

不过,还有一位小叔子,同时也是太后的妹夫,皇帝的生父—醇亲王,对此不敢苟同,大表愤怒,反参了延煦一折。 P107

自此,虽然七十三岁老翁还会说一些昏话,做一些糊涂事,而“朝臣无敢论宗棠者”。 P108

为了说明鸿章身为“中兴名臣”,位高权重,何以不能勠力自强,振兴国家,罗尔纲强调首要原因在于当时的封疆大吏“自顾本省,力尚勉强可及,兼支全国,则势有所不能”,而“鸿章以一直隶总督,内则扼于翁同龢、李鸿藻辈,外则各省督抚各自为谋,孤立无助,只以北洋一隅支持全国以与方兴的日本战,安得不败” (《淮军志》)。 P115

于是,在时人看来,这端是一首“反诗”,其书则为“禁书”,作者则是“乱臣贼子”。 P127

其事载于多书,早成定论,唯周育民撰《关于清代厘金创始的考订》(《清史研究》2006年 8月),力翻旧案,谓经核对时事,钱江不可能为雷氏定策,言亦有据;以不关本文大旨,暂不赘论。 P128

奇人不奇矣。 P129

临末,说局势如此危急,得亏还有一件“可幸”的事,可以挽狂澜于既倒,那就是我刘某人还保持清醒,请学政大人速向中央报告我的建策,以救民于水火。 P130

后,罗军驰援湖北,他又转投曾国藩大营,并拜曾幕中的郭嵩焘、吴嘉宾为师。 P131

至于为什么磕完头还要端详尊容,请想一想,人的一生究竟有几个三年,今日一见之后,未来大人或高升,卑职或迁调,此生极可能‘无缘再见’,因此,卑职一定要将大人看仔细,以便日后有人问及尊容,卑职‘或能道出风度于万一也’。 P132

只是论资格李鸿章或长于李榕,但是师门危难之际,大师兄你又去哪儿了呢?李榕联中“东征”,谓太平天国,“北伐”,谓捻军,“师门患难时”,则谓咸丰十年(1860)末,曾国藩驻军祁门,差点被太平军围歼的故事。 P149

张沄,长沙人,时任御史,便狠参了李榕一折,从公到私,从里至外,列出多款罪状。 P150

李榕以此革职,愤愤不平,时隔多年,还责怪“当时主事者不肯实力洗刷”(谓翠喜入李宅做家丁已届中年),“恐重逢言者之怒”(复乔树枬,光绪六年四月),却浑未体谅李鸿章当时两面不是人的难处。 P151

虽然,幕主对仅有文学之长而乏济事之才的幕客,格于形势,无法提携,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而学者因为更具条理,更能自律,倘若得到一官半职,在任表现往往胜于诗人,则出幕之后,晚景不会像诗人那么凄凉。 P152

李鸿章尝以《将进酒》体,赋诗称颂曾幕人材之盛,云:“诗家许浑殊翩翩,苦吟欲度饭颗前。 P162

他不但对秘书工作认真负责,走上领导岗位,也是特别的勤劳廉洁,官声极好。 P163

国荃被他哭得心动,不由想起这么多年来曾、许的交谊,旋即自责,怎能这样对待重感情的朋友。 P164

如胡林翼与曾国藩,自中进士,点翰林,长居首都,不要说官话,哪怕是北京土话,至少也有“识听唔识讲”的造诣。 P165

细节则见于沈瑜庆(贵州巡抚,“中兴名臣”沈葆桢子)特为洪章鸣冤的诗序,略谓,洪章知道自己被黑,愤愤不平,找国荃要个说法。 P173

而中兴功业不可无记录,曾国荃遂另请王定安写了一部《湘军记》,叙事翔实,有褒无贬,只是文笔略逊,百年以来,远不如《湘军志》流传得广。 P175

康年跋云:书中于湘人中兴名将帅深致不满,而于鄂人及他省人有功被抑者则力为表扬。 P176

四篇文章的主角,陈国瑞与胡世英是鄂人,鲍超是川人,孙葆田是鲁人,皆是“有功被抑者”,亦皆受到“湘人中兴名将帅”的不公平待遇。 P177

太平军胜,则湘军不能继续围攻九江,武昌亦岌岌可危,而克复南京的远景将渺不可见。 P189

登垒人员越来越多,鲍超却让他们不着急围攻垒心,而将数十杆军旗—霆军旗帜无字,上面只绣三个黑圜,太平军称为“鲍膏旗”(赵增禹《书鲍忠壮公轶事》)—沿着垒边“环而树之”。 P190

除非,留意到折末这段“春秋笔法”:查黄梅马、步各军,大获全胜,前后斩馘以万计,为楚军罕见之奇捷,虽系都兴阿、李续宾调度得宜,亦由该将领奋勇图功。 P192

由此可知,不但鲍超荣膺最佳个人称号,霆营也获得了最佳集体奖。 P193

当年湘军与太平军在皖鄂交界打拉锯战,平地由鲍超、多隆阿对阵陈玉成,而胡林翼在天堂安排了一支奇兵,在战役关键时刻,从天而降,终获大胜。 P195

一般而言,湘军营制,选兵须山野朴直农夫,不要城市油滑之人,在营严禁夜饮,不许喧哗,每到战地,第一件事就是扎营,深壕高壁,坚忍不出,王錱诸人创制于前,国藩集其大成。 P196

或说王鲍不够大牌,试问,曾李又如何,后此伟人又如何?一念及此,站在天堂的你,还请收回高瞻远瞩,只静静欣赏眼皮底下的精彩一战吧。 P197

咸丰二年(1852)冬,太平军从南方一路杀过湖南,已克岳州,拟攻武昌,正需要熟悉水战的人才,正才遂以专家身份参加革命,被东王封为典水匠,职同将军。 P202

正才的副手,水营木一正将军许斌升,也是湖南人,原是做木材生意的商人。 P203

以此,虽然写字还称他“周逆”,记事却要说才大所设诸馆,“皆城中难民难逃出城者不得已借此藏身之计也”,显然是褒扬了。 P204

可是,只要想到国藩在家书里谈文学,不把当代古文大师梅曾亮放在眼里,谈艺术,不把当代书法大家何绍基放在心上,对以上这几句吐槽,吾人或也不觉得扎眼了。 P234

李慈铭(1829—1894),字炁伯,号越缦,浙江会稽人,四十二岁成举人,再十年中进士,六十六岁考取监察御史。 P236

看来,闿运在派对里给慈铭留下了很坏的印象,到了眼不见为净的地步。 P237

毕竟战功谁第一2019版(当红人气历史学者谭伯牛经典之作! “历史不是一门科学,更像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谭伯牛)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ijingzhangongshuidiyi2019bandanghongrenqilishixuezhetanboniujingdianzhizuo-lishibushiyib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