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被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讲述一个100%房奴的一生。)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被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讲述一个100%房奴的一生。)
本书作者:V.S.奈保尔 (作者)

A HOUSE FOR MR BISWAS

本书读后感· · · · · ·

粗略的读了一遍,殖民地印度底层的人如何生活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之中,上一辈的人们可能更容易有共鸣,书里书外房产成了他们一辈子的追求。我一直未曾感觉到房子的重要性,直到大学住了宿舍,才发现我需要一个我可以自由自在的独处的空间,可以不受任何人打扰,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去改变这个空间,大概就是因为从小在大房子长大,总是觉得房子里太空寂,却从来没缺过不受打扰的独处,才忽视了这个空间的重要性。

我的学习笔记

你有钱,你想要买房子,我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 P15

买下房子的那天他们开始注意到房子的瑕疵。 P16

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被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讲述一个100%房奴的一生。)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每一种关联,每一项占有。 P17

还有玻璃橱柜,是买回来让莎玛高兴的,仍然算得上考究,也仍然没有什么东西可放。 P18

毕司沃斯先生非常喜爱这头小牛,因为它纤细的身体看起来几乎不能承受它的大脑袋,因为它颤抖的骨节分明的腿,还因为它那双大大的悲伤的眼睛和粉红色的憨憨的鼻子。 P34

他不断地到他被严禁靠近的小溪那儿去。 P35

等他扔下小棍吓跑鱼群,再想起小牛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 P36

普拉萨德站在木板上清理腿上的泥块。 P37

毕司沃斯先生从木槿篱笆钻进去,跨过那条窄窄的浅浅的排水槽,灰黑色的排水槽咯咯地响着,混合着从洗涤台流过来的夹杂着灰烬的水和普拉塔布泥污的洗澡水。 P38

他的嘴里也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他从来没有吃过肉,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吃了生肉一样;恶心的酸水不停地从嗓子后面涌出来,使他不得不时时吐口水,直到塔拉说:“你怎么啦?怀孕了吗?”贝布蒂沐浴更衣。 P49

在我们开始说任何事情之前,先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女式衣服?”不需要任何提示,男孩子们就可以从那火红的色彩和羊腿状的衣袖看出衣服明显是女式的,因为他们大部分人穿的衣服都是由别人的衣服改制的。 P74

在拉尔的指示下,他做了大量笔记,虽然他从来就没有真的相信过笔记里的内容,什么间歇喷泉、裂谷、分水岭、洋流、墨西哥湾暖流,以及很多沙漠之类。 P75

要是学校里有谁看见毕司沃斯先生住的地方,都会让他无地自容,那是一间在后巷边上的小泥屋。 P78

至于德黑蒂,他很少看见她,虽然她就住在附近,在塔拉家里。 P79

阿扎德以严肃、担忧和警觉的姿态倾听着。 P80

这本书一直跟随着他,最终,它被安置在锡金街的房子里那个铁匠打造的书架上。 P81

在这些场合,他的职责是帮助杰拉姆做一些机械性的事务。 P82

渐渐地,碧青的香蕉颜色变浅了,出现斑点,然后显现出一块块的淡黄色。 P83

然后他考查自己各式各样的回应;他的声音在最终版本的巧辩妙语的结尾处极为高亢,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中间暂停时唱一段圣歌。 P84

当阳台在毕司沃斯先生的光脚下颤动的时候,杰拉姆抬头看了看,又低下头透过眼镜,翻看了一页他那本发暗的书。 P85

有一段时间他在阿扎德的一辆公共汽车上当售票员,那条线路上所有的公共汽车都没有固定停靠的站点,只是互相竞争。 P126

想起爱情让他尴尬;这个词他也极少提起,就算提起,他也和艾力克以及布罕戴德的儿子们一样极尽嘲讽。 P127

两侧的墙壁没有窗户,而最上面两层楼的窗户也只不过是正面墙上的狭长的裂口。 P129

而梵学家图尔斯在家乡享有的敬重在特立尼达得到了延续,而他也成为家族的绝对象征。 P130

他在上面画了一杯没什么含义的潘趣酒[1],显得喜气洋洋而且俏皮,和这个朴素的商店格格不入,这里的货物不是陈列展示,仅仅杂乱地堆积在一起,店员们个个无精打采、神色郁闷。 P131

有时候,在吃饭的时候,他也被算在其中;但是他没有一个妻子来关心他、服侍他,就像他看见莎玛的姐姐们服侍她们的丈夫那样:准备好餐具,问他要吃什么,以及正儿八经的关心。 P155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他把自己关在那个房间里,倾听着整栋房子里传出的喧闹声。 P156

毕司沃斯先生无钱无势。 P157

他只不过是和别人打了一架,但是他把事情处理得很好并逃脱了。 P158

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被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讲述一个100%房奴的一生。)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没有告诉她那些房子是给图尔斯太太、赛斯和图尔斯太太的两个年纪还轻的儿子住的,还有就是预备给来访的客人看的。 P159

阿扎德的眼睛睁开了,他发出一声带着恶意的愉快的尖叫。 P160

你以为我愿意和那人说话吗?你认识他很久了,他就像你的第二个父亲一样。 P184

她不再愤怒也不再哀求,相反显出一副殉难般的悲壮神情来。 P185

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反抗这样微妙的蒙羞。 P186

她从来没有在大厅里或者其他任何地方表示她是站在赛斯一边,或者显出对她那些外甥女的丈夫们的不满来,这使得她颇受尊敬,也让她成为一个不错的和事佬。 P187

其中一个叫哈瑞的,个子高大,脸色苍白,沉默寡言。 P188

他穿上裤子,皮带扣发出清楚响亮的昭示男子气概的声音,他立刻就中止了这声音。 P233

毕司沃斯先生知道,他很快就会迅速舔净他的手,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 P234

现在他看见在这个大家庭里,孩子们被当作一种资产,一种未来的财富和影响力。 P325

如今他已经抛弃了雅利安教的那些偶像破坏论,他们在一起谈论宗教,这些谈论成为家庭的娱乐。 P326

随后他就知道,一旦他走出院子,他仍然是无足轻重的,他要回到大路上的酒屋里或者是后巷的家里。 P327

毕司沃斯先生记不得那个小房子具体在什么地方了,但是这一画面却留在他的脑海中:一个男孩靠在一间不知为什么会在那里的泥屋上,在黑暗的夜幕快要降临的天空下,这是一个不知道道路通到哪里,公共汽车开往哪里的男孩。 P328

那是她的家,赛薇的家,阿南德的家,却永远不会是他的家。 P329

有装着药用按摩油的小蓝罐子,装着药用按摩油的小白罐子;高高的绿瓶子里盛着头发香水,矮的四方形瓶子里装着滴眼液和滴鼻剂;一个圆形瓶子里装着朗姆酒,扁平的瓶子里装着白兰地,还有一个皇家风格的椭圆形蓝瓶子里装着嗅盐;一瓶斯罗恩擦剂和一小听虎牌香膏:一瓶带着粉红色沉淀物的混合药水,还有一瓶带黄褐色沉淀物的混合药水,就好像是隔夜沉淀的泥水一样。 P344

她在图尔斯太太的头皮上揉擦着头发香水,把头发浸湿压平。 P345

她表情严肃地归整着不需要归整的椅子和凳子,又摆直了梵学家图尔斯的照片和一幅巨大的中国日历,日历上一位调皮的美女站在盆景植物和瀑布的背景中。 P402

杰继续背:“于是不久……”于是不久,这些小猪仔就死了, 它们都是自杀身亡, 因为在它们只能说“喂!喂!”的时候, 它们竭尽全力说:“嗯呼!嗯呼!嗯呼!”“这首短歌说明了一个道理,”琴塔说,附和杰背诵着这首诗,一边对赛薇钩了钩手指,“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 P403

麦克立恩先生说得对:屋顶的确遮掩了树枝做的椽子,但是屋顶上的钉子眼像星星一样闪烁着。 P458

下雨时——现在每天下午都会下雨——屋顶下面的地是干的。 P459

他们在木头柱子上和雪松地板上钉钉子,他们胡乱把钉子弄弯,他们把钉子弄平做成小刀。 P460

他还从那个在阿佤克斯的华人咖啡馆老板娘宋太太那里弄到一只小狗,一只毛茸茸的褐毛和白毛相间的杂种狗。 P461

在阿佤克斯的书摊上它们看上去很有吸引力,而在他的房间里他却几乎无法忍受触碰它们一下。 P462

那一段写的是:“观光客不断涌入受灾村庄,我们目前不便透露村子的名字。 P573

于是毕司沃斯先生放弃了在疯人院找素材的念头。 P574

为什么不用‘我能说’代替‘以我看来’呢?”“我是从《每日快报》上学来的。 P575

这不是那种在圣诞节为商店写广告牌或者看管庄稼的不真实的紧张。 P576

刺激!几个小时后,轮船载着被阳光炙烤的乘客远航了,乘客们穿着醒目的热带服装。 P577

尽管小说家的名字对于毕司沃斯先生和《特立尼达卫报》的读者都很陌生,但是毕司沃斯先生本以为所有的作家都已经去世,因此一直认为,书的产生不但属于很远的地方也属于很远的年代。 P578

呃,我有消息告诉你们,孩子们。 P579

毕司沃斯先生成为《特立尼达卫报》的员工,薪水是每两周十五元。 P580

因为照片掩盖得太多;而他穿得太好,致使普通人无法上前和他搭话,毫无错误地讲完这么长串话。 P581

他在这个时候加了薪水,于是他不顾莎玛的请求,借债买了一台二手的便携式打字机。 P605

就这样,你已经有了两个写作主题了。 P606

我们收获玉米,当寒冬降临,在燃烧的火堆前,我们将尽享在煤上烘烤或者水煮玉米的乐趣……”理想学校给他寄来了贺信,告诉他文章立刻就被寄给英国报刊了。 P607

理想学校非常乐于知道我们学生的成功。 P608

有时候,他的主人公有一个印地语名字,身材矮小、相貌平平且穷困潦倒,身处丑恶之中,这些丑恶被描写得苦涩而又细微。 P609

于是他走到自己的房间去,叫来阿南德,像逗弄一个婴孩一样耍他玩,口里叫着“啾嘭!轰!”这让阿南德十分厌恶。 P610

毕司沃斯先生惊骇而又羞耻地回忆起他描写的那些不能生育的女主角小而柔软的乳房。 P611

他在房子两侧种上玫瑰花丛,在房前挖了一个水塘,种上睡莲,睡莲惊人地扩展开来。 P612

很快人们就发现他们被晾在海关进出口的棚子前,他们凝视着船,凝视着船离去之后留下的空缺。 P640

毕司沃斯先生开始修复他的玫瑰花圃和睡莲水池,水塘的边缘已经塌陷,水池一片浑浊。 P642

赛斯只有在图尔斯太太的信任和维系之下,只有和她一起才能有效地统治。 P643

一些姐妹们偷偷地给自己的孩子准备了礼物;圣诞节早上,图尔斯太太也没有在大厅的长桌子处等着接受亲吻,孩子们互相比较自己的礼物。 P644

有一次她脚踝骨折了,她用了一根拐棍,琴塔说那拐棍简直就是给她量身定做的。 P645

但是在那个炎热、安静的下午,在阿佤克斯节日的沉闷之中,大厅里摆着杂乱的家具,还有黑洞洞的阁楼和沾着煤灰的绿色墙壁,苍蝇在长桌子上太阳洒下的光斑上飞来飞去,整个大厅似乎被抛弃了,没有一丝生气。 P646

书被推翻了,乱七八糟,摊了一地,其中的《商羯罗大师选集》尤其遭了殃。 P682

每天晚上,赛斯的卡车都停在房子旁边的棚子里。 P683

从那以后,她们就时常谈论着要回到印度,回到德麦拉拉和苏里南去,虽然不如那些每天晚上聚集在拱廊下的老人们议论的次数多。 P684

莎玛的消息并不新鲜。 P685

雨树上的藤蔓如此坚韧柔软,可以让人在上面荡秋千。 P686

毕司沃斯先生根本不听。 P687

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被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讲述一个100%房奴的一生。)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bisiwosixianshengdefangzibeipingwei20shijizuiweidadexiaoshuozhiyijiangshuyige100%fang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