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尘世的梦浮桥2019新版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尘世的梦浮桥(《有鹿来》《岁时记》作者苏枕书,十年精心写就文艺长卷,描绘生而为人,究竟何物值得付出一生?)
本书作者:苏枕书

本书读后感· · · · · ·

新版做得很好看,纸和装帧都很好,让人一直忍不住摸啊摸。内容大概分为四块,分别是江户人物,维新以来,女性以及北京相关。虽然是文化随笔,但读起来并非没有门槛,关于书中的人物生平作品风格什么的,应该需要对日本文化史比较了解。整体上还是有很强的文艺女青年的感觉吧。不知道再过三十年,作者会怎么看待自己当时的作品。对了,感觉写女性那边还是蛮有启发的。从女性日记和生平中,可以看到日本男女之界如此清晰。最后,还要提出倡议!这种关于诗啊俳句啊什么的,可不可以请编辑把原文放上去啊。让读者可以更好地理解诗的音韵和意境。

我的学习笔记

连歌是日本独特的诗歌体裁,最初是两人联句作和歌的游戏,始于平安末期,全盛于室町时期,与我们古代的联句作诗相类。 P9

《好色一代男》的作者井原西鹤便是谈林派门人。 P10

尘世的梦浮桥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参考当时的医疗水平与人们的平均寿命,这样的年龄大概相当于今日的四十岁,算是已届中年。 P11

虽然明知道到了此刻,逝水不归,落花不再返枝,但无论怎么达观,终于难以断念的,这正是恩爱的羁绊。 P18

周作人译过一茶许多句子,用的是自由体,不拘五七五的格式,他称“俳句是一种十七音的短诗,描写情景,以暗示为主,所以简洁含蓄,意在言外,若经翻译直说,便不免将它主要的特色有所毁损了”。 P25

民间信仰还将地藏视作夭折孩童与流产婴儿的守护神。 P26

良宽上人因为竹子从座席下长出来,便破坏地板,除去屋瓦,让它自由生长。 P27

节分当日黄昏须在家门前立好插有沙丁鱼头的柊树枝,在宅中或寺庙神社内撒黄豆,口称“鬼外福内”。 P28

直到享保(1716-1736)末年,江户俳坛重兴蕉风,倡导俳人“回到芭蕉去”,各地遂兴起缅怀芭蕉之风潮,俳人们也纷纷发起中兴俳句的运动。 P35

尘世的梦浮桥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今年是上田秋成去世两百年纪念,京都国立博物馆有专题展览,见到高桥道八所作秋成陶制坐像。 P60

十六世纪四十年代以前,日本直接交往的国家只有中国与朝鲜。 P61

南蛮寺还在近江伊吹山开辟药草园,据说从海外引进草药三千种,并开始行医传教。 P62

宗教活动虽被禁绝,“南蛮流外科”依然有所存留。 P63

这些小物迅速风靡,港屋也成为文艺青年钟爱的聚会场所。 P121

三太郎已对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失去了兴趣,当时他唯一做的事就是给儿童杂志画画儿。 P123

这个孩子很早就送给别家做养子,后改名荣二郎,成了新派的舞台演员。 P124

镜花与铃女拥有明治以来文坛中非常罕见的圆满婚姻,他们后来一直平静生活在一起,直到镜花先铃女病故。 P167

因此可能在卫生方面有问题的鱼店我是从来不去吃的。 P168

这一场面多见历代绘师描摹,譬如奈良大和文华馆藏有传俵屋宗达绘《芥川》一幅,水畔男子背负女子前行,萋萋芳草,夜露未晞。 P183

他长期研究泷泽马琴,对江户时代文学、版本学均有研究。 P185

梅村氏归还前日所借《巡岛记初编》(按,即马琴著、歌川广丰绘《朝夷巡岛记》,文化十二年至文政十年间刊刻,模仿中国小说《快心编》,描写木曾义仲之子朝夷三郎的故事)五册,又借去二编五册。 P205

十二月九日:泉市遣人送来《五色石台》四集下帙初校稿。 P206

我爱读路女日记远胜马琴日记,不仅因为马琴的日记过于端正,少见情绪流露。 P207

我爱读宫尾的小说,不单因她笔致文雅,更因她熟谙历史民俗,笔下女子梳何种样式的发髻,穿何种纹样的衣裳,某地女子该说怎样的方言,无不有来历。 P209

生于江户末年的普通家庭妇女所写的日记,文字朴素简练,有关饮食起居、家计艰难、丈夫与儿子的琐事、朋友的造访、拜谒神社、母亲所作的和歌等等。 P210

以明治二十五年为例,当时新闻记者月俸十二至二十五圆,银行职员初入职月俸为三十五圆,通过高等文官考试的公务员初入职月俸五十圆。 P238

她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性情里一点小刻薄也被后天教养的宽容忠恕之道消磨。 P239

其中疑问也很多:当时女子真有如此自由,可自宫内连夜出逃?寺庙又真能给予她们庇护么?祇王对清盛要如何失望,才能狠心出家?佛御前对祇王究竟何等情深,竟可勘破情爱,追随主人的旧爱?不过祇王寺后来的一任住持高冈智照尼倒是确实存在的人物。 P267

彩色版图谱还请中国史学者寺田隆信作解说,“旧版为黑白缩印本,阅读起来于细部考察殊为不便。 P285

曾怀疑这是不是画工不够写实,而比照同时期的照片资料,的确有梳燕尾、高高戴着两把头的旗人女子,也有梳爱司头、穿袄裙的女子,以及梳刘海、穿长衫、戴眼镜、双手相拢、搭着大围巾的女子。 P286

栗子味的白薯来,是栗子味的白薯来。 P287

掌故家们稽考旧京逸话,文学家们描摹古都不曾消尽的典雅,历史学家们或着重整理、编纂文献史料,或考察北京民俗风土、地理故实,积累了无数有关北京的回忆与观察。 P288

一九四六年回日本,仍在庆应大学文学部教书,后创立日本中国学会,活跃于学界、文坛、媒体界,写了许多中国文学研究方面的随笔,一九六八年一月十五日于东京去世。 P293

身处这暴风雨中,在这些文章里述说杂艺的兴趣,津津乐道街头卖艺的情况,描述城外凄凉的风景,回忆已忘却的昨日之花,完全没有想要触碰那些活泼的方面。 P294

我努力摈弃自己过度的想象和冗余的抒情,却发现路女留下的痕迹是这样轻浅,她的故事又这样寻常——几乎算不上“故事”吧。 P306

过完新年,我返回京都,又过了几天,告诉她《小梅日记》已经写完了,将中文稿发给她看。 P307

很喜欢周作人写过的一段,引之如下云:文章的理想境界,我想应该是禅,是个不立文字,以心传心的境界,犹如世尊拈花,迦叶微笑,或者一声“且道”,如棒敲头,夯的一下顿然明了,才是正理,此外都不是路。 P309

几次搬家,也将昔日存下的这类书籍或卖或寄回北京的家中。 P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