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管理电子书

创意选择 : 苹果黄金时代的产品思维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你翻开本书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或者你想从业务一线的视角了解这家公司是如何运作的,或者你想了解你最喜欢的苹果产品背后的开发故事,或者你想探究一下苹果软件开发过程中的神秘技艺。但是,如果你把本书当作“让苹果成为伟大公司的7个要素”之类的指南来读,我希望你在阅读的过程中能够意识到,在条条框框的约束下行事绝非苹果的工作方式。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创意选择 : 苹果黄金时代的产品思维》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我会告诉你当一名苹果软件工程师是怎样的体验:在一家要求严苛的公司工作,我们必须承担其中的压力和喜悦;在与孤独为伴、殚精竭虑、不断敲打键盘并成功地让计算机增加了新功能后,我们这群开发者又会从内心迸发出欣喜和激动。 P3

其他公司可能也会设计外表美观的硬件、在市场营销上投入重金、聘请优秀的律师、大规模制造相关配件,但没有哪家公司像苹果一样,用卓越的技术和匠心把软件打造得如此直观,如此富有趣味。 P4

这一发展趋势不断强化,并随着iPhone的推出到达顶峰。 P5

创意选择 : 苹果黄金时代的产品思维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1张

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总结了对苹果软件的成功有重要影响的7个要素。 P6

因此,我们的工作方法是在工作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影响彼此和传承下去。 P7

我们将7个要素排列组合,针对不同的情况提取其中的某几个“分子”为我们所用。 P8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通过不断提出有助于改进产品的反馈意见,成功地获得并坐稳了现在的位置。 P20

我认为,史蒂夫非常重视斯科特在将新技术集成于成熟软件产品方面的想象力,斯科特很擅长新技术和成熟软件产品的结合。 P21

我们在提到格雷格的团队时会使用简称HI团队,作为HI团队负责人,格雷格为我们应用程序和用户界面的设计拓展了广度和深度。 P22

当我们要解决在没有鼠标或方向键的情况下上下移动一个项目列表的问题时,巴斯创造了“惯性滚动”,即在用户滑动屏幕时,列表随之滚动,用户反复滑动屏幕,列表滚动速度加快,用户停止滑动后,列表会逐渐降低滚动速度直至停止。 P23

鉴于iOS中已经有了一个用于切换语言的“地球”样式的按键,我把这两种方案视为两种可切换的新“语言”。 P30

这主要归功于巴斯通过其自行设计的缩放动画活灵活现地展示了我们的构想。 P31

当观察这个zoom键操控的动画时,你会觉得这两种键盘在做非常复杂的变形,但事实上它们并没有。 P32

Eazel的核心团队成员是曾在20世纪80年代参与初代苹果计算机开发的程序员,包括苹果计算机的首位软件经理巴德·特里布尔以及软件奇才安迪·赫茨菲尔德。 P49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方式包括开发可以向用户收费的专业软件,比如一套原机云服务,它的功能包括为用户提供软件自动更新及在线文件储存等服务。 P50

在我进入公司几个月之后,这些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避免,为了让产品尽快成形,管理层开始向其他人求助。 P51

如果可行,这种方式可能会带来一些技术支持合约、咨询协议以及其他不直接绑定浏览器的赚钱的业务。 P52

使用驼峰式命名法时,程序员经常会将若干个单词集合成一个,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不恰当的语言可能是这样编译的:cleanUpBobsSh_tStormHeIsAF__kingTurdBlossom();/由于担心源代码一旦公开,这些糟糕的语言就可能损害软件的形象,网景公司的管理层发布了一项命令:代码中所有的脏话都必须被清除。 P53

早在十几岁时,他就创办了自己的软件公司,后来,在斯沃斯莫尔学院读了几年书后,他决定休学,并在史蒂夫·乔布斯创办的软件公司NeXT工作了一年。 P63

当两只手十指相扣放在胸前时,他接着摇晃手臂,但此时两只手臂是同步的,看起来就像发动机通过驱动轴向轮子传输动力一样。 P64

挂掉电话后,我仍然不确定是否应该吸纳这位成员,但是我没有强有力的反对理由,所以我点头同意,理查德正式成为我们团队中的第三名成员。 P65

我们给了理查德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让他处理好电脑和办公室设备等后勤工作,接下来,我们会向他更深入地介绍这个项目。 P66

由于KDE是基于Linux内核开发的,无法在Mac OS X上运行,于是,理查德做了一个夹层,这是一个软件翻译夹层,其作用在于误导Konqueror,让它认为自己正在Linux操作系统中运行,接着再骗过Mac计算机,使其以为当前运行的浏览器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P67

创意选择 : 苹果黄金时代的产品思维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这种看起来不合逻辑的公司战略来源于理查德·斯托尔曼的思想,理查德·斯托尔曼是一位颇有声望的程序员和科技爱好者。 P71

斯托尔曼把自己比作站在自由软件糖果店柜台后面的人(见图2-1),在那里他保证没有金钱交易,但是软件源代码会不断地转手。 P72

斯托尔曼的GPL促进了Linux操作系统的开发和问世,如今Linux已成为在安卓智能手机,谷歌、亚马逊、推特及脸书的数据中心,以及众多主流网络服务商平台中运行的核心软件。 P73

一个应用程序的用户界面仍处于开发早期,我可能会将另外一个应用程序的用户界面放在我的示例程序中,而不会花时间做一个完全可用的用户界面,因为此时用户界面是次要的。 P81

在同样的停顿期间,我们屏住呼吸……接着我们看到了同样的黑色长方形。 P83

唐特别明确地希望我们将Konqueror浏览器与KDE的其他软件隔离开来——必须抛弃理查德在示例程序里面所走的捷径。 P84

尽管Linux和Mac OS X都可以追溯到由贝尔实验室在1969年推出的Unix操作系统,但二者早已沿着各自的路径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P85

这个软件有非常整洁的结构,Konqueror基本上藏身于KHTML和KJS两个目录下。 P86

Konqueror的源代码更简洁,理查德已经利用Konqueror做出了很棒的示例程序,而且我对源代码行数的分析仅花了几个小时。 P87

在调试阶段刚开始时,这个报告包含了众多条目:渲染图像未实施、网页链接未实施、运行Java脚本未实施……后来,随着改进代码的行动的持续进行,我们将很多“未实施”的条目更新为“部分实施”,当一个区域里面的FIXME全部被修订后,我们将区域中的注释全部移除。 P101

修正无法正确显示网址的错误已经占据了我们大量的时间,但由于史蒂夫对浏览器响应速度的要求,我们不得不同时研究如何使浏览器更快速地工作。 P116

在他的构想里,这个程序应该可以自动开启浏览器,让它以极快的速度一个接一个地加载一系列网页。 P117

PLT在自动加载了列表上的全部URL链接后,会自动计算加载一个网页的平均时间。 P118

唐认为,如果我们关注PLT给出的结果,不接受使浏览器运行速度变慢的代码修改,那么只会出现两种结果。 P119

要保证速度必须放弃软件的部分优化,“优化”这个术语值得我解释一番。 P120

关于战术,隆巴迪告诉他的队员们:“先生们,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战术,这是我们必须完成的战术,这是我们将要完成的战术,这是一个我们一再反复实施的战术。 P136

你可能想不到,仅仅一个进攻战术就有如此多的内容需要讲解,《橄榄球的科学与艺术》这部电影本身可能也经过了长时间的剪辑。 P137

在接下来的7年中,绿湾包装工队获得了5次冠军,包括前两届“超级碗”(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年度冠军赛)。 P138

你需要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提出实现构想的计划,然后高标准地完成计划,不陷入困境,也不改变努力方向或彻底失败。 P139

隆巴迪通过专注于一个简单的战术,将他的语言和团队在橄榄球赛中的行动联系在一起;而在苹果,我们通过对不让浏览器速度变慢这个简单规则的坚守,将语言和软件开发中的行动联系在一起。 P140

在发布Safari后不久,我就陷入了自己经历过的最大难题,而刚好我又在那时遭遇了几乎断送我苹果生涯的重大挫折。 P141

斯科特·福斯特尔对此非常满意,他提拔唐担任一个新技术团队的负责人,这个团队负责Safari、邮箱程序以及我们的即时通信软件iChat等产品。 P142

达林和特雷认为,没有这种命令,我就像一个慌乱的蛋糕店的店员,拿着一叠便利贴,在凌乱的黄色小贴纸上胡乱记录生日蛋糕订单,希望自己能参考这些信息,制作完美的蛋糕。 P159

作为一个可与当前炙手可热的iPod相抗衡的全新硬件产品,它在未来可能会瓜分iPod的销售额,到底由谁来主宰这个下一代重量级产品的开发过程,在苹果内部曾引起一场激烈的竞争。 P174

我的第一个实质性进展就是做出了在手机版本的Safari浏览器地址栏中编辑网络地址的示例程序,我迫不及待地向大家展示这一成果。 P175

继这些早期版本之后,我们继续开发联系人和日历等应用程序的字体编辑原型。 P176

我仍然记着斯科特·福斯特尔坐在办公椅上,身体前倾,手握沙袋鼠屏幕尝试使用键盘示例程序的场景。 P177

亨利说斯科特已经按下了整个项目的暂停按钮,他希望所有人全力以赴立即开始键盘开发的工作。 P178

在键盘德比大战中脱颖而出的方案足够好用吗?我有能力改进它吗?我能够开发一个永远能给出正确单词的词库吗?人们会喜欢它或者至少坚持一段时间之后再判断是否喜欢它吗?寻找答案变成了在技术、品位和同理心之间做平衡的行动,之所以要有同理心,是因为用户需要的是高效、直观且让人喜爱的触摸屏文本输入技术。 P199

Newton的触控笔本可以加上鼠标和iPod的点击式触摸转盘,使之成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计算机输入方法,但是它没有。 P200

斯科特没有向我透露他与菲尔之间的层级关系或者他为什么要安排这场示例演示。 P201

由于理查德·威廉姆森的办公室就在我旁边,我经常把脑袋伸到他办公室的门口,把他叫到我的办公室,邀请他拿起沙袋鼠试用我的最新成果。 P206

如果你有一个名叫Teemu的朋友怎么办?因为我从未在词库中加入芬兰男性的常用名,所以输入这个名字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见图7-5)。 P207

它不能做任何推断或者听声识字,它只能在内置词库中包含该单词的准确条目的情况下提示该单词。 P208

因为人们只能用我的键盘输入“Arrr”,不得不放弃他们想要输入的“Argh”。 P209

这毫无用处,但是slimy的确是这5个按键组合的最佳推荐词。 P210

如果我的一个同事质疑在Purple键盘上使用QWERTY布局的品位,那么引用这个伟大哲学家的话——对于品位的判断本身并不假定所有人都同意(只能通过逻辑上的普遍判断来实现,因为它可以举出理由);它只是把这一协定归于每一个人,作为它所期望的规则的一个例子,不是概念上的确认,而是其他人的同意——可没多少用处。 P229

我将按照顺序,用“同理心”的角度来观察每一个重点,用QWERTY键盘作为主要案例进行解读。 P230

我可以借鉴康德的思想,但前提是我足够了解他,理解他言语之间的含义以及他的言论对我的意义。 P231

我们两个人都开怀大笑,这说明产品是成功的。 P232

另一方面,一旦这些独立的决定被嵌入大型系统,它们便不再独立——小决定必须服从更大的计划。 P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