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初民的法律 霍贝尔 法的动态比较研究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Hoebel,E.Adamson

有一则伊格卢利克人的案例:一位叫切朱克(Qjuk)的人,生性猛强悍,他在妻子死后纠结了一些朋友,准备到邻村去劫持金格尔(Kinger)的妻子,金格尔是那个村里另一个以本领高强而著称的人。由于道路发生了变化,除切朱克和他的两个兄弟以外,其他人都退了回去。(是不是他们对这次冒险没有足够的趣呢?)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当他们来到金格尔家时,金格尔正好外出打猎去了,切小克便大胆地在这家生活下来,俨然像是金格尔妻子的丈夫。直到金格尔回来,他反被诬称为冒名顶替的人。金格尔并没有立即进行抗辩,他退到一座附近的棚屋里,唱了好几首神奇的歌,用它来将切朱克催眠。之后,他进入自己的屋中刺杀切朱克。杀戮发生了,他拉着他的妻子离开屋子,切朱克鲜血直流,扑上前去追赶,但最终倒地身亡。其后,金格尔的同村人也对当时还在那儿的切朱克的两个兄弟发起攻击,其中一个在那里被杀死,另一个逃回了他自己的村庄
尽管常常有人催促切朱克的这个兄弟前去复仇,但他一直心怀顾忌,不敢诞而走险。

在大平原上,科曼奇人并没有完全抛弃这一传统,而是在一个新的背景情况之下对他们的生活方式作了一些较大的改变。有了充足的食物来源和马匹,他们便可以繁衍更多的人口,从而扩大了他们队群的规模。然而他们并没有抛弃队群的自治而形成部落的统治。宗教活动最终几乎完全成了很少带有团体仪礼性质的个人事业,而且全部落的宗教仪式从未见过。

初民的法律 霍贝尔 法的动态比较研究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1张

在不断的战争和野蛮的掳掠过程中,科曼奇人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们克服了自己明显的薄弱之处,催马扬鞭,将阿帕切人赶出了南部平原地区。他们也与西班牙人相对峙,摧毁了佩科斯人的污庄。他们南下里奥·格兰德(Rio grande),长驱直入旧墨西哥(oId mexico),掳掠奴隶和财物。他们阻止了得克萨斯边境向酉部汋扩张达数十年之久,成了“大草原上的斯达人”。他们粗鲁、倔强、争强好斗。这种个性使他们一切敌人都感到头疼,也使他们自己感到麻烦。于是不带有任何肖松尼人法的遗迹,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制定了一套严厉的但却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用来解决他们的队群中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冲突

除了通奸和杀人案件之外(这类案件从“难以追忆的时代”起就一直由首领来管辖),切依因纳人的军事会社享有广泛的处理各种纠纷和违法行为的管辖权。但是,军事会社的权限有时甚至扩展到处理那些界限不明的杀人案件,因为这些案件的处理要求采取一种新的裁判方式
有这样一则案例:当一个发育不全的胎儿在营地附近被发现后,其中一个军事会社便出面将所有的女人编排成一队,命令她们露出自己的乳房,以查验其近来的乳汁分泌情况,判定了其中位姑娘犯有此罪,遂把她驱逐出营地。

初民的法律 霍贝尔 法的动态比较研究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2张杀人称为“阿乌蓄厄”(audie),是一种为人所特别僧恶的行为。阿散蒂人认为,除非一个人自然死亡(这共中包括阵亡),否则死者的魂灵想要知道他为什么会死。他必须接受审判,其死亡的理由在那时也得予以详细说明。倘若一个人死得不明不白,他的鬼魂就会骚扰其首领和村民,并可能给他们带来不幸。这是他们竭力要避免的事。其次,杀人是一种僭取仅由国王个人享有的权力的行为。甚至身为一个地区的头领,尽管他的法院对绝大多数在其地域内的犯罪行为行使管辖权,也无权审理杀人案件。这类案件直接由设在库马西的国家法院或最高法院审理。

在刑法上,“阿鸟蒂厄”的概念还包括与一位已和另一个男子交媾而有身孕的妇女或同一位未达青春期的女孩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很明显,这个概念不仅仅是指一种真正的杀人行为,它还包括那些阿散蒂人极其憎恶的行为。“阿乌蒂厄”等于“滔天之罪”。明乎此,我们便可以弄清楚拉特雷感到困惑不解的问题,即:为什么后面所列的犯罪行为抱被归为杀人一类。原来,它们在阿散蒂人看来同杀人一样是罪恶滔天的行为,所以被归并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