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此时此地2019版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美] 保罗·奥斯特 / [南非] J.M.库切

本书读后感· · · · · ·

碰巧在读这本之前看了几本周轶君关于中东的书,背景知识有所铺垫,但当两位大咖谈到巴以冲突的时候,有种拨开细节看到脉络的感觉,对事件深入的察觉和矛盾分析,寥寥几句就抓住了病灶,让人神清气爽!书里还说到了大选、体育竞技、艺术审美、作家作品等等,方方面面什么都有,真实而有趣。全书语言流畅,观点密集,称不上极佳但整体也不错,书信交流最大的障碍就是距离感,开头的几分钟都在找感觉,重新磨合,让人烦躁。

我的学习笔记

他在信中说:“我有个提议,不知你是否感兴趣,我们能不能合作做点事情,要比我们此前的合作还要更实质一点。 P22

比如,两个人的年龄有差异。 P23

此时此地2019版 文学电子书 第1张当然,我们还应该看到两人的相同之处,他们都是作家、翻译家,都与塞缪尔·贝克特有密切的联系——奥斯特曾编纂了塞缪尔·贝克特的百年四卷本文集,而库切在得克萨斯州立大学毕业时所撰写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贝克特早期小说的。 P24

在上述严肃的话题中,我们看到的是两人独特的个人见解,而在那些轻松的话题中,我们见到了他们的深度思考。 P25

更重要的是:两位作家都因袒露心迹而显得更加真诚与可信。 P26

因此,这是一本可以让读者进入到作者心灵世界当中的书信集。 P27

她欧洲之旅的后半段简直是一场噩梦——她患上了支气管炎,不得不取消在英国国内的旅行计划;而昨天她又摔了一跤,这下她就更难四处走动了。 P51

这种货币的运作体制靠的是信任。 P71

现在的银行已极度恐慌,不敢贷款给任何人了。 P72

我很高兴你在葡萄牙过得很开心,我也一样;但很遗憾知道你得了流感(我秋季的时候得过一次重感冒,因此对那些微生物多么令人讨厌一清二楚)。 P74

在我们合影之前,有个鸡尾酒招待会,酒会大约持续了一小时。 P75

几天后,电影节结束,我也回到了纽约。 P76

她正在考虑是否要接受邀请,在我当时正准备拍摄的电影《绿宝机密》[33]中出演一个角色(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放在这里说就太复杂了)。 P77

我问:那您呢?您近来怎么样?他说,很好,也是就挺好的。 P78

此时此地2019版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但这种情形,在你去听自己喜爱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独奏表演时,不也同样发生过吗?你对那首曲子早已了熟于心,但你还是想听一听这位不寻常的钢琴家是如何演奏它的。 P95

为什么足球造就大财团,而芭蕾舞剧——其美学吸引力自然远在足球之上——却不得不寻找赞助?为什么人们对机器人之间的“体育”竞赛了无兴趣?为什么女人没有男人那般热衷于体育运动?对体育进行美学研究所忽视的一点是,体育满足了人们对英雄豪杰的那种需求。 P97

如果我反观自己的内心世界且自问,为什么在我人生的暮年,我会依然——有时候——乐意花上数小时看电视直播的板球比赛呢,我必须坦白,不管它听上去多荒谬,多不满足,我是在继续寻找英雄主义的时刻,寻找高尚的时刻。 P98

从尽可能广阔的视野来看,我的感觉是:体育的主题可以分为两大类:主动的与被动的。 P100

你使用了一个词“英雄”,这恰如其分,而且无疑对我们理解痴迷的本质至关重要。 P101

看重的也都是些外在的装饰品——牛仔靴、牛仔帽、装在枪套里的六发左轮手枪。 P102

我还要补充的是,凭着狂热的痴迷,我越参与其中,就越想追随那些了不起的球员,也就是职业球员的行踪。 P103

我并不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唯有弗洛伊德才有发言权,但毫无疑问,他的某些理论可以用于我们所讨论的一些话题。 P104

但也确有某些时刻并非浪费时间。 P106

我发现,这一点与我对艺术名作的反应很像,我在那上面花了大量的时间(思考、分析),后来发现,我对艺术作品的形成有了良好的认识:我很清楚它是如何创作的,但我自己永远都创作不出来,它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然而它是像我这样的男人(有时是女人)创作出来的;同属于他(有时是她)所代表的人类真是荣幸之至啊!基于此,我不能再把伦理与审美区分开来了。 P107

与此相反,在金融资本主义时期,财富由流动的符号而生,而这些流动的符号又依赖于其他的符号而存在,实际上处于一种无限的循环当中。 P109

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可以一起先后发表演讲啊。 P110

而审美与伦理就在此融合。 P111

在那几年当中,我把工作时间都用在为计算机写代码上了,深陷其中,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在坠入一种疯狂的状态,大脑完全被机械逻辑控制着。 P113

若当你知道事实恰恰相反,你知道你并不是更高明的棋手,那又会怎样呢?我想起了网球,这是一项我从不花时间,也打得不好的运动(反手击球不行)——但我就是爱打。 P121

我很好奇,觉得即便是在流行话语中,在谈到兄弟姐妹之间的性爱,与父女之间或母子之间的性爱时,我们都使用了同一个词汇(我们暂时先把各种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搁置一边,不予考虑)。 P123

去年,在澳大利亚南部的农村有过一个案子,一对数十年居住在相对封闭环境中的父女/夫妇遭到起诉。 P124

有趣的是,在世界某些愚昧的角落(最明显的是某些特定的愚昧落后地区),每当通奸的人们受到惩处时,我们都会批评那里的法律在惩处他们的时候忽略了他们的人权。 P125

与你不同,我是有一个妹妹的,但她比我小差不多四岁,而要跟她一起走上那条路,这种想法从来没有在我脑海里闪现过。 P126

事实上,我认为我已经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了。 P127

可因为他是一位kyrypy-meno——(直译就是“肛交者”)——科勒贝吉就处于这样的社会秩序之外。 P128

但是不是真的需要有人来告诉我们,哈波·马克斯[5]的真名叫亚瑟呢?最美好的祝愿!保罗[1] 罗伯特·库弗(1932— ),美国小说家,布朗大学教授。 P129

与其丈夫尤金·乔拉斯一道,曾经在巴黎办过文学刊物,发表过乔伊斯、贝克特、卡夫卡、斯坦因等人的文学作品。 P130

人类是具有创造性的动物,但在众多合理的游戏中(身体对抗的游戏,不是大脑对抗的游戏),好像只有少数最终流传下来。 P131

于是,当德里达写到,尽管他热爱法语,也是正规法语的坚定使用者,但法语并不属于他,不是“他的”语言。 P132

这个时候,擅长英语也变得像地理糟糕一样无法解释了。 P133

正如德里达所说,一个人怎么能够把一门语言视为自己的语言呢?英语可能终究也算不上英格兰的英国人的财产,但它也决无可能是我的财产。 P134

看到你写的“第五十五大街”,我立刻想到的是瑞吉酒店[1],我在年轻的时候在那里有过一次艳遇,那是有天下午带法国作家埃德蒙·雅比[2]和他的太太到那里去喝茶,看到亚瑟·阿什[3]身着白色网球服进了房间,想到了在那里与瓦内萨·莱德格拉芙午餐并商谈她要在我的电影《绿宝机密》中出演什么角色的问题。 P153

但正如你所说,能指是任意的,直到或者说除非能指充满了联想,它才会与其他能指没有什么差别。 P154

许多年前,我在写作小说《幽灵》的时候,给所有的人物都用颜色来命名:黑色、白色、绿色、蓝色、棕色等等。 P155

当然了,有些人一生都为其凶恶之名、滑稽之名甚或是不幸之名所累。 P156

不用说,我这一生都在探索和思考我自己的名字,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来生成为一个美洲印第安人。 P157

一个人可以把生活想象成艺术,若按计划而言,可以分为两个甚或是三个阶段。 P164

为苏格兰歌唱家和词作者盖瑞·拉佛提的作品。 P165

我们认为,电影中的女儿演得极好——当然要比书中的角色身材更加苗条,也更有魅力,但这是电影啊,你别无选择,魅力女人可是电影的撒手锏呢。 P166

我对此的第一反应会说“胡说八道”,但进行了一番思考后,我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我同意你的说法。 P167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不胜数的写作坊、研究生写作项目的年代(想象一下还能拿一个写作的学位吧),每平方英尺的土地都比过去涌现出了更多的诗人、更多的诗歌刊物、更多的诗集(百分之九十九都由绝对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出版社出版),还有更多的诗歌会、表演派诗人、牛仔诗人——然而,所有这些活动,连一点标注性的文字你都找不到。 P168

多一点装饰,少一点装饰,都一样。 P169

要不然,如果你发现自己深受困扰、不可能不去想它的话,就给那个英国女人写封信告诉她,你写的是一部小说,而不是有关道德操守的小册子,那番针对犹太人的话语,还不要说彻底的反犹太主义了,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仅只是因为笔下的人物说了她所说的那番话,这并不意味着你就赞同她的观点。 P180

你在回信中非常敏锐地指出,对这样一封来信,还确实有事能“做”。 P182

然而,真正的问题并非谁的手干净、谁的手不干净。 P183

但我要说的是,在今天的读者当中,已经很少有人会听从我们这个时代诗人的召唤而在生活中去独领风骚了。 P184

我告诉了那位女调度员我的地址,她一定是在电脑上查看了地图,然后问我,是不是在某某街和“休斯顿街”之间(她把后者的大街名读作“休斯顿”,就像是得克萨斯州的那座城市)。 P195

这些真的都是量化统计。 P196

我甚至都不记得这些年里跟哪个采访者说了些什么。 P197

我们俩当时都觉得这部片子拍得棒极了,所以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当中,我们总把它当作失落的宝藏,是那个时期最优秀的影片之一。 P198

我们离纯粹的理论物理领域越来越近了。 P200

但每当我听到自己对访谈者信口开河时,我就经常感到十分厌倦。 P202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这个问题在儿女与父母同住的家庭当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卡夫卡本人或许并不反对去挑起这样的争论。 P203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应该也包括你我的祖先在内,能填饱肚子是唯一重要的事;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你的体重还会有所增加,那一定是让你自我陶醉但却遭邻居嫉妒的原因所在。 P204

弗洛伊德讲过一段话,我觉得与上述问题相关。 P205

最好的办法,还是装作对他一无所知,闻所未闻,那篇文章也从未读过,于是,我礼貌地跟他握了握手,告诉他见到他很高兴。 P220

如果我没有错,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你将迎来人生新的里程碑的阶段,我在大洋彼岸向你送去我最热忱的祝愿。 P221

最好的办法,还是装作对他一无所知,闻所未闻,那篇文章也从未读过,于是,我礼貌地跟他握了握手,告诉他见到他很高兴。 P220

如果我没有错,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你将迎来人生新的里程碑的阶段,我在大洋彼岸向你送去我最热忱的祝愿。 P22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cishicidi2019b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