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错把妻子当帽子

下载方式

引言:平时不了解那个人群的故事异样的吸引人

引发了很多的思考。不少疾病真是相当的可怕,学会换位思考很重要。生为一个健康的人,非常的幸福。

书籍信息

不介意过于散点和语言生涩的话就还不错 普通人实在太普通了 不是精神病人还要谈独特?普通和正常本来就是一种泯然众人的状态……感觉把自己向理解艺术是动物性的推了一步 虽然还有些地方需要弄明白

原來看過一部講神經官能症小夥兒一步步實現夢想當老師的電影,Moved. 這書中心思想和那電影很像,案例更多,作者這大夫好文藝的說。

错把妻子当帽子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从那时起,他被确诊患精神病。他在精神病院住了好久,同姑妈没有任何来往。不久姑妈被送到彼得堡娘家,她在那里生下一个死婴。他们怕她为婴儿的死亡而悲伤,就骗她说她的孩子活着,把一个宫廷厨司的妻子刚生下的女孩抱来。这个女孩就是巴申卡。她住在我家,在我懂事的时候,她已是一个成年的姑娘了。我不知道巴申卡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出生的真相的,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知道她不是姑妈的女儿了。

亚历山德拉·伊里尼奇娜姑妈自从出事后就住在娘家,后来住在我父亲家里,父亲死后成了我们的监护人。我十二岁那年,她死在奥普基纳荒野。

这位姑妈是个真正虔诚的女信徒。她喜欢读圣徒传,同云游派教徒、疯修士、男女修士谈话,其中有些人一直住在我们家里,有些人只是来看看姑妈。几乎一直住在我们家的有玛丽雅·盖拉西莫夫娜修女。她是我妹妹的教母,年轻时就以疯修士伊凡努施卡为榜样云游各地。玛丽雅·盖拉西莫夫娜之所以成为妹妹的教母,因为母亲答应请她当教母,只要她能向上帝祈祷,让母亲再生一个女儿,母亲在生了四个儿子之后很想生一个女儿。女儿生下来了,玛丽雅·盖拉西莫夫娜就当了她的教母。她有时住在图拉的女修道院,有时住在我们家。

亚历山德拉·伊里尼奇娜姑妈不仅表面上很虔诚,紧守斋戒,经常祈祷,同圣徒交往,例如同当时著名的奥普基纳荒野的列奥尼德长老交往,而且自己过着真正基督徒的生活。她不仅避免任何奢侈,不要仆人侍候,而且总是千方百计为别人效劳。她一向没有钱,因为她总是把所有的一切分赠给求她的人。

侍女加莎在祖母死后转而侍候她。加莎告诉我姑妈在莫斯科时的生活,她去晨祷,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从睡着的侍女身边走过,自己做着本该由侍女做的事。她在衣食上极其俭朴,毫无要求,简直叫人难以想象。不管我多么不愿说到这件事,我从小就记得亚历山德拉·伊里尼奇娜姑妈身上那股酸涩的特殊味儿,大概是由于她不注意清洁而产生的。优雅的、富有诗意的、生有一双美丽的眼睛的阿琳姑妈就是这样的。她爱好诵读和抄录法文诗,弹竖琴,而且在盛大的舞会上总是风头很劲。

我记得,她对待修女和云游派教徒总是和蔼可亲,就像对待贵族那样。

我记得,她的女婿尤施科夫爱跟她开玩笑。有一次从喀山寄给她一只大箱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原来大箱子里还有一只箱子,再里面还有一只箱子……最里面是一只小盒子,盒子里有一个用棉花裹着的瓷修士。我记得,她怎样和善地含笑给姑妈看这件礼物。我还记得,吃饭时父亲讲到,她同她的表妹莫尔察诺娃怎样在教堂里捕捉她们所尊敬的牧师,想得到他的祝福。父亲把这件事讲得像一次围捕猎物,仿佛莫尔察诺娃把牧师从皇亲国戚那里夺过来,他就朝北门逃走。莫尔察诺娃追捕“猎物”,一个劲儿地跑去,于是阿琳姑妈就把他抓住。我记得她那亲切可爱的笑声和得意洋洋的面容。她的宗教感情是那么虔诚,那么重要,显然大大超过其他感情,因此她不会生气,不会难过,不会像一般人那样把世俗的事看得很重。她当上我们的监护人后,就关心我们,但她并没让所有的世事占据她的心灵,她认为活着就该侍奉上帝。


 下载方式

欢迎 评论、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