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大地三部曲(全3册)(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1932年普利策小说奖双冠之作,鲍勃•迪伦、奥普拉•温弗瑞、哈金力荐“百年好书”!著名翻译家王逢振等倾力献译)

下载方式

大地:三部曲(全3册)(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1932年普利策小说奖双冠之作,鲍勃•迪伦、奥普拉•温弗瑞、哈金力荐“百年好书”!著名翻译家王逢振等倾力献译)

本书作者:赛珍珠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煌煌80万言,切入清末民初大时代下一家三代的坎坷,却不为人做传为国做史,时时写作个性漫漶,以短篇衍化长篇,如此舍得笔墨、舍得才情,真叫人害怕。《大地》道尽王龙与土地的天然感情,一部农人的治地富裕史,与大时代如此近,却又那么远,是在为后两部曲谋个开端?《儿子》王虎舍土地农耕而一腔从戎,养兵起家,经营军队,武装斗争在赛珍珠笔下不过占地而王的剪径草寇,遑论军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拥兵自立的一方强盗,唯以钱财掌控兵士,蹉跎功成后的无边岁月,大时代于我何干?《分家》中弃军队而钟农耕的王源,既与其父对立而治,三段情事拉开北伐之后十余年历史,既新又旧、半新半旧、不新不旧,国族与个体交织,大叙事与小叙事的交替,是新时代下新人物的难得一瞥。末章与梅琳合好与父亲将亡之夜,挑亮半边天地。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春暖花开的时节,那白色的樱花和粉红色的桃花就像一团团淡淡的云雾轻轻地飘浮在绿色的原野上。这时,王虎和他的心腹们正在商讨开战大计。他们在等待两件事情的结果:一件是要看南北军阀如何重新开战,因为他们年前的休战并未使战局见分晓,他们之所以在冬季休战是因为在风雪泥泞中不便打仗而已。此外,南北军阀的本性各异,一方是体大气粗、行动迟缓、凶狠残暴,另一方是灵巧精悍、足智多谋、善打埋伏。这种脾性上的甚至可以说是种性和语言上的差异,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双方无法长久休战下去。第二件事是要看年初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探子回来如何报告。他们边等待边商讨着向哪个方向以及如何扩张自己的地盘。

他们聚在王虎的大房间里议论,每个人坐在自己官衔所规定的座位上,“老鹰”照例有话先说:“我们不能去打北方,我们已经效忠北方了。”

大地三部曲(全3册)(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1932年普利策小说奖双冠之作,鲍勃•迪伦、奥普拉•温弗瑞、哈金力荐“百年好书”!著名翻译家王逢振等倾力献译)“屠夫”不管“老鹰”说什么总要拙劣地重复一遍,因为他不愿让别人认为他不及“老鹰”聪明,再说他自己确实也想不出什么新花招,所以就附和着“老鹰”的观点大声说道:“是不能打北方,即使占了北方的地盘,那也是长不出好东西的地,那里的猪真他妈的瘦,宰了也没有肉。我见过那种猪,不吹牛,那猪背脊尖尖的就像弯弯的大镰刀,母猪还没下崽就能数出肚里有几个,谁他妈的愿意上那儿去打仗,什么便宜也捞不到。”

王虎慢条斯理地说:“然而也不能往南方打哟,那样的话岂不是打了我自己的乡亲,打了我父母的乡亲?再说打赢了也不能无所顾忌地对自己的乡亲征收税金呀。”

“豁嘴”总要等别人都说过了才开口。这回该轮到他了:“有一个地方,以前算是我的家乡,可现在那里早已无亲无故了。在我们的东南面,一边靠海,整个县沿江延伸到入海处。那个地方到处是耕地,也有些小山,很富裕,是个鱼米之乡。县城是那里唯一的一个大镇,似小镇集市不少,百姓的日子过得挺富足。”

王虎听完后发问:“那个地方是不错,但那么好的地方不可能没人霸占,不知是谁霸占着?”

“豁嘴”说出了那人的姓名。他原来是个强盗头子,一年前刚投奔南方的军阀。听到那个姓名,王虎立即决定去打那个强盗头子。他十分憎恨那些南方人,憎恨南方人煮的烂饭、撒上胡椒粉的猪肉,一个人即使有一口好牙齿,也无法嚼着吃那些烧得烂糊的东西。他至今记得他年轻时那可恨的岁月,于是他大声嚷了起来:“好,就打那个地方,打那个人!既扩大了我的地盘,也算参了战。”

一旦决定这件大事,王虎就马上吩咐侍卫拿酒来,他与心腹们一起喝酒,同时下达命令,让所有的官兵做好行动的准备。等第一批探子回来报告南北方确切的开战时间,他们就立即开赴新战区作战。除了“老鹰”,几个心腹都起身告辞传达命令去了,“老鹰”故意留下,把嘴凑到王虎耳边,呼出的热气直冲王虎的脸,他用又轻又沙哑的声音说:“打完仗后得给大伙几天时间抢一把乐他一乐。当兵的都在底下抱怨你管他们管得太严,没个自由,别的军阀都给下面自由,如果不让他们抢上几天,他们是不愿意去打仗的。”

王虎咬一咬嘴唇边又黑又硬的胡子,这些天他连胡子都没心思刮,尽它长着。他心里极不情愿,却又知道“老鹰”说得有道理,只得答应说:“好吧,跟他们说,打了胜仗后给三天时间,只给三天!”

“老鹰”高高兴兴地走了。王虎坐在原处,心中有点闷闷不乐。他憎恶抢劫,但又无法阻止。对那伙当兵的如不给一点好处,他们中谁也不愿甘冒生命危险去打仗。他虽同意了这件事,却又放心不下,脑子里尽想着老百姓受苦的情景。他自己选定了带兵这一行当,却又硬不起心肠来,他只恨自己太软弱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强迫自己硬起心肠并自我安慰地想,不管怎样,穷人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被抢,总是富人被抢的多,而且富人也承受得了几天的抢劫。他知道自己有软弱的一面,害怕见到别人痛苦,但他又害怕别人了解到他的软弱后会看不起他。

派出的探子陆续返回驻地,一个接一个地向将军报告消息。他们都说,虽然尚未正式开战,但实际上南北军阀都忙于向国外购买武器,到处是扩军备战的气氛,肯定马上就会打起仗来的。王虎不敢耽搁,当天就命令全军人马到城门外集合训话,他手下的人马为数众多,城里已无法容纳大队人马集中。他骑着那匹高大的枣红马,身后紧跟一队侍卫,右边是他的麻脸侄子,这回他可不是骑毛驴,而是骑一匹高头大马,因为王虎已经给了他一个官职。骑在马背上的王虎昂首挺胸,傲气十足。全体官兵肃静地望着他,他那目空一切的神态、两道凶狠倒竖的浓眉以及嘴唇上长长的胡子,使他显得不止四十岁。像他这样威武的将军现在确实少见。他骑在马背上一动不动,有意让大家望了一会儿,然后猛地提高嗓子开始训话:“士兵们、好汉们,六天以后我们就要向东南方进军,去开辟新的地盘,那是个沿江临海的鱼米之乡,我和你们将同享胜利的果实。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老鹰’带领从东进攻,另一路由‘屠夫’带领从西进攻,我亲自带五千精锐部队等在北路。待东西两路夹攻县城时,我带的五千人马从北门切入,形成包围圈猛打,直至消灭最后的抵抗。那里的军阀只不过是个强盗,弟兄们,你们早已向我证明你们是如何英勇地消灭强盗的。”接着他极不情愿地补充说,“如果打了胜仗,在攻占的县城里放你们三天自由,第四天一早就归队,到时我叫人吹号收兵,谁要是不归队我就毙了他。告诉你们,本人不怕死,也不怕杀人。好,命令完毕!”

士兵们一阵欢呼雀跃。解散以后,大家都急着去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看看究竟还剩多少子弹。那时候时兴用弹药换东西,那些平时迷恋酒色的士兵早已偷偷地用子弹换了酒色。临战时,他们就心急忙慌地查看剩下的子弹是否还够用。

第六天一清早,王虎率领队伍浩浩荡荡出了城。尽管这是一次重大的军事行动,他还是留下了一小半部队守护驻地。他也照例到县太爷府上告辞。那老头儿自从身体变得很虚弱以后就一直卧床不起。王虎告诉他,他留了部队保护他和他的宅院,老头儿声音微弱而彬彬有礼地表示感谢,心里却十分清楚王虎留下部队是防着他的。留守队伍由“豁嘴”率领,这是个苦差事,因为士兵们都不愿意留下来。王虎无奈,只好答应他们,如果干得好,恪尽职守,每人多得一块银洋,而且下次打仗一定轮到他们去,这样才让那些留守的士兵稍感满意。

出发前,王虎派人散布消息说,南面敌军要入侵他们的县城,因此他发兵抵抗。这样他的百姓听了都感到害怕,赶紧设法讨好他,当地商会捐款表示支持。队伍出发那天,城里很多人赶到大军出发地点,等着观看升旗、宰猪、焚香等以求旗开得胜的仪式。

祭旗仪式完毕,王虎开始率大军南下。他这次行动还带了大笔银钱,因为他善于谋略,在正式开战之前将设法用钱买通内线,不战而胜则最好,至少也可买通敌方的一些人为他打开城门。

时值阳春三月,辽阔的田野上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小麦,麦已有一尺多高,正待灌浆抽穗。王虎骑在马上放眼望去,心中扬扬得意,因为这是他管辖的土地,他爱这片土地就像一个君王爱自己的疆土一样。他心里也十分明白,为了维持他那庞大的军队,为了不断充实自己的私囊,就得不断开辟新的地盘向百姓征税。

部队往南走了好久,来到了一片石榴林,其时别的树早已长满了绿叶,但石榴的新叶才从多节的枝杈爆出。他知道他们已走过自己的辖地,已经到别人的地盘了。他东张西望,只见到处是肥沃的土地、肥壮的牲畜、胖胖的孩子,这一派景象不禁令他大喜。但是,当他的大队人马踏上这片土地时,田里的农民皱起了眉头,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女人们顿时闭口,脸色吓得苍白,许多做母亲的慌忙用手捂住了孩子的眼。在走过有些地方时,队伍像往常行军时那样大声唱起战歌,田里的百姓听到了就会大声咒骂,他们不愿看到大队当兵的打破农家田园平静的气氛。村子里的狗狂吠着朝这伙陌生人奔来,但奔到队伍跟前看到是这么一大帮人,就又惶恐地夹着尾巴退缩了。不时还可以看到因受惊而在田里四处乱逃的耕牛,有的牛身上套着犁具,农夫就跟在牛的后面追赶。士兵们见到这种情景便发出阵阵哄笑,而王虎却制止大家起哄,以示他对当地百姓的礼貌。

大队人马走过村庄集市时,老百姓看到这些士兵拥挤在家家户户的门口要茶要酒、要馒头要肉的,又是喧闹又是狂笑,感到非常厌恶,但他们默默无言地忍受着。店铺老板站在柜台边横眉怒视这帮士兵,生怕他们拿了东西不付钱,有的店铺干脆装作打烊的样子上起了门板。王虎在这之前已经发给每人一些零花钱,供他们吃喝花用,而且下过拿东西必须付钱这道命令,但是他心里明白良将难带饿兵,更何况那成千上万无法无天惯了的乱世之兵,更是难以控制。他也嘱咐过各队队长要对自己统领的队负责,但他们又怎么能担保人人都循规蹈矩?在这种场面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乱哄哄的士兵大声嚷道:“谁要让我知道他干了坏事我就毙了他!”他相信这么一嚷嚷以后,大伙总会有所收敛,只能如此而已,事实上他对小事也只能做到睁一眼闭一眼。

但王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了他手下的人马。那是他们又行进到一座市镇时,王虎命令大队人马暂时停留在镇外,他自己则带了几百人先进镇里,找到一家看上去是当地最富的店铺。他命令这家店铺的老板召集镇上所有的店铺老板,聚集在他的铺子里议事。他们见到王虎时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王虎对他们则以礼相待,他发话说:“别害怕,我不会敲诈勒索,要求不会过分。我有上万人马等在镇外,只要你们给一笔相当数目的款子支持我的这次军事行动,我就让我的队伍在这里只宿一夜,第二天一早即开路南下。”

这些老板个个吓得脸孔发白,推选了一个代表上前结结巴巴地提了个数目。王虎一听就知道这个数目对他们来说太小了。他哼的一声冷笑,两道浓眉往下一吊说:“我看你们的店铺殷实,油铺、粮店、绸缎行样样齐全,老百姓丰衣足食,街道热热闹闹。你们这么个市镇还小吗?还向我哭穷吗?这么一小笔数目亏你们有脸拿出手!”

大地三部曲(全3册)(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1932年普利策小说奖双冠之作,鲍勃•迪伦、奥普拉•温弗瑞、哈金力荐“百年好书”!著名翻译家王逢振等倾力献译)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adisanbuququan3ce1938niannuobeierwenxuejiang1932nianpulicexiaoshuojiangshuangguanzhizuoba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