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大河湾(如果想读一本书了解V.S.奈保尔文学的精华,那就是《大河湾》!)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大河湾(如果想读一本书了解V.S.奈保尔文学的精华,那就是《大河湾》!)

A Bend in the River
本书作者:V.S.奈保尔 (作者), 方柏林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我经常会想如果有一天秩序不在了,战争将来不来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本书从一个侧面给了我答案。平平淡淡的生活文字读完才惊觉里面插入了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唯一不喜欢的是通奸部分,每次看到一本“名著”里躲不开来的爱情、奸情之类的描写我总是很茫然,难道写小说不写男女之情会死吗?那么多可以写的题材为什么永远绕不开某些死循环?这套书的封面设计的真好,看着就想读,看着就知道是奈保尔。读中总是反反复复的想要去翻翻三毛的撒哈拉故事,也许是同样发生在非洲的原因吧,也有可能是他们都默默的到一个外人觉得浪漫的地方去实打实的生活,只是奈保尔的故事更加深刻。

我的学习笔记

然后出现了比大人物的神物更厉害的神物,他们就决定把这一切都做个了断,恢复原状。 P17

独木舟和驳船靠近的时刻非常关键,扎贝思和她的女助手们迅速抛出绳子,套到驳船下层的钢甲板上,那上面总会有人接住绳子,拴在舱壁上。 P18

大河湾(如果想读一本书了解V.S.奈保尔文学的精华,那就是《大河湾》!)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她拎着手提包,里面塞着皱巴巴的票子,有的是乡亲们给她买货的,有的是在汽船或驳船上卖东西的所得。 P19

想象这片土地成为今天的模样:“大人物”后来说过,要沿着河流建一个长达两百英里的“工业园”。 P20

扎贝思把这安全抛在身后去进货,然后又回归这安全的所在。 P21

我就是从他那儿了解到,扎贝思是个魔法师,在这一带还小有名气。 P22

海岸那里不能算地地道道的非洲。 P23

祖父并没有把它作为一桩恶行、恶作剧或玩笑来讲,他只是觉得这是他做过的一件不同寻常的事——不寻常的地方不在于运送奴隶本身,而在于把奴隶当成橡胶。 P24

热带非洲的建筑都不长久,所以围场也算是珍贵的历史遗迹了。 P25

奴隶和可以称为奴隶的人都想维持原状。 P26

那里既像学校又像后院:到处都是人,总是有人在扯着嗓子叫;许多衣服晾在绳子上,铺在漂白石上;漂白石的酸味混合着茅坑的臭味,以及角落里用东西围起来的小便处散发的骚味;院子中间的冲洗池里堆着肮脏的瓷碟子和铜盘子;孩子们到处跑来跑去;熏得黑乎乎的厨房里总有人在做饭。 P27

后来他们的势力被欧洲人打破,他们的城镇和果园一起消失了,被丛林所吞噬。 P28

不过,当我还是一个在上学的小孩时,我就觉得我们的生活方式过时了,快到头了。 P29

他们只是本分地活着,要是时运不济,他们就从宗教中寻找安慰。 P30

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思想高尚,我们不说谎的原因是我们从来不评价自己,没什么谎好说的。 P31

镇上剩下的其他人(包括几个比利时人、一些希腊人和意大利人,还有一小群印度人)就很惨了,要商品没商品,要服务没服务。 P43

文字下方的铜像被扒掉了,花岗石上还残存着一些锯齿状的铜片,从图样看,雕刻者在顶上雕刻了一些香蕉叶和棕榈枝,衬托主体雕塑。 P44

大河湾(如果想读一本书了解V.S.奈保尔文学的精华,那就是《大河湾》!)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有家夜总会叫作“那波利[2]”,这名字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仍留在水泥外墙上,颜色快褪尽了。 P45

这家的男人好像是个联合国专家什么的,合同到期后不想回印度,留在了这里,做些零工谋生。 P46

和我一样,他们也是从东海岸来的,逃离了自己的家乡。 P47

我们捂住这消息,不让当地人知道。 P48

我完全能想象他如何吵闹、跺脚、怄气。 P49

战火连绵,路况很差,而且车辆破旧,来自于我们家乡的道莱特居然还能在小镇和东部边界之间跑运输。 P50

我去找搬运工,走到街上给他小费。 P51

不过让他住嘴没那么容易,他继续描述那些断胳膊断腿。 P52

后来我才明白,“梅迪”不是一个真正的名字,而是法语“métis”,意思是混血儿。 P53

酒吧就设在简陋的小屋子里,屋顶是皱纹铁皮,没有天花板,墙是水泥的,漆成深蓝色或者绿色,地板是红色的水泥地板。 P54

她有个儿子,有时候她会向我提起这个儿子,但总是把他说成过去生活的一部分,已经被她抛到身后了。 P56

不知何故——有可能是他父亲去世了,或者重新结婚了,想把费迪南甩开,也可能是扎贝思本人的意思——孩子现在又被送回到母亲身边。 P57

费迪南到店里来的时候,已经是公立中学的学生。 P58

为了使画室兼客厅效果更突出,里面还放了一张大台子,未曾油漆,大得就像个乒乓球桌,上面放满了我的杂物:旧杂志、平装书、信件、鞋子、球拍、扳手、鞋盒子、衬衫盒子等。 P65

但在此之前,我只知道我已经知道的。 P66

他的态度很冷淡,好像所有东西他以前都看过。 P67

梅迪这天也在。 P68

费迪南问:“他们指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问在设计新电话的‘他们’是谁?”我心里寻思:他来公立中学才这么几天,我们之间就到这种地步了!他离开丛林还没多长时间!我认识他的母亲!我把他当朋友!可我们已经开始在说这种政治废话了。 P69

小小一段对话就这么结束了。 P70

我从此不再想充当费迪南的老师。 P71

有时候,一天的大雨结束,云层中露出落日,美丽无比。 P72

水葫芦就这样没日没夜地从南部漂过来,一路走一路撒播种子。 P73

有时候,他又模仿另外某个老师,绕着工作台踱步,一边说话,一边拿起这个看看,拿起那个看看。 P74

我穷追不舍,他只能重复在学校里听说的只言片语。 P75

梅迪也感到不安。 P76

不久之后的一个下午,外面下着倾盆大雨,费迪南突然跑到店里来,浑身湿透,身上还在往下滴水。 P77

他一脸茫然,平静地站在黑乎乎的店里,眼里毫无怨恨的迹象,好像对我的反应早有准备,只是亲眼看到才踏实。 P78

我还是常到朋友舒芭和马赫什家去吃午饭,每周两次。 P79

他说他给我带客户过来了。 P80

分段运输是像我们这样的人运货到各地的常用手段(有的是合法经营,有的是偷运)。 P81

但是换成这种说法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一时语塞。 P82

我走出客厅,站在走道上,意思是等他出来,我好锁门。 P83

他愿意倾听,但懒得开口——这就是他想留给我的印象。 P84

那里仍然有很多很多白人。 P85

越是尝试,他越是糊涂。 P86

”我想费迪南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肯定也会胡乱解释我和他的关系。 P87

他们malin,是因为他们一直都把人当成猎物。 P88

衣服领子里面都成了黄黑色。 P89

体育馆最后并没有建起来。 P90

他叫我:“萨林姆?”我没有理他,就让他站在那里。 P91

不过我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他的眼白,好像还看到他在咧着嘴笑。 P92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仍然直直地盯着我,怒容满面,不住地往地上吐唾沫。 P93

我看着他走开,沿着红色的街道走在光秃秃的凤凰树下,经过小镇集市两旁简陋的小屋。 P94

汽船开走前的两天,他们赶着羊,提着鸡笼,牵着猴子(和山羊、鸡一样,猴子也是杀来吃的),闹哄哄地到这里来交易。 P100

部落会改变权力会更迭,但人们最后总会回到那里,在那里见面,在那里做生意。 P101

他把从垂死的非洲收集来的物件通通收藏在学校的枪支储藏室里,那里以前是用来放学生军训时使用的老旧枪支的。 P102

面具和木刻看起来年代都很久远,说它们属于什么时代都有可能。 P103

我们很少偏离常规的路线,其实我们出门的次数都不多。 P104

商店雨篷下的人行道是睡觉的地方。 P105

独立运动开始后,他们不愿接受首都的新政府统治,于是掀起了这场起义。 P106

这时马赫什说的一席话让我印象深刻。 P107

这些军人都不张扬,也不敢张扬。 P108

不过这都是半夜惊醒时的焦虑。 P109

所有这些东西我都放进一口木箱子里。 P110

那人好像是河下游的人,平时总是站在接待处后面,什么也不干,只是拿根牙签剔牙,对谁都很粗鲁。 P118

他们大多长着一张瘪瘪的苦瓜脸,穿着短裤,围着宽大的围裙,就像跟班的穿的制服。 P119

这就是这个地方给你的印象:你永远不会知道应该怎样去思考,怎样去感受。 P120

我还记得他当时用手掌摩挲着印着大红苹果花纹的布,记得他掏出一卷票子付账的样子,别看他神气活现地掏钱,其实那东西不值几块钱。 P121

可能是机器坏了,可能是线路被人故意掐了,也可能是发电站被叛军占领了。 P122

我从来没见过当兵的这样。 P123

我当时就在现场。 P124

和印度老夫妇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我就想过,现在我又开始想,要是这一切是真的该多好啊。 P125

实际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 P126

这些女人是河下游的,一个个体态丰满,浓妆艳抹。 P127

堤道一端本来有些铸铁的路灯柱子,都是从欧洲运来的,竖在这里作为装饰。 P128

我敬佩神父的纯洁,但现在我不禁怀疑这纯洁到头来究竟有没有价值。 P129

我们各家的屋子里都有这些面具,我们都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P130

但他又不想显得自己好像是在巴结或者示弱,所以故意弄得这么粗糙——没有信封,带线条的信纸是从练习本上撕下来的,字写得大而潦草,信里不明确表示感谢,以“萨林姆”而不是“亲爱的萨林姆”称呼我,以“F”而不是“费迪南”落款。 P131

它们依旧躺在木条架子上,因为在腐坏,好像失去了神父教我去看的那种宗教魔力。 P132

有时候,掉队的蚂蚁会死掉,即便如此,也不会对行进的队伍产生什么影响。 P134

恢复和平之后,小镇不是单纯在重建,而是切切实实在发展。 P135

只要有一点儿信心,我们就可以维持很久。 P136

现在的出租车和卡车可不是每年消毒一次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被拦住了就要消毒,每一次都要收费。 P137

前不久我们还四处觅食,吃上面蒙了一层灰的罐头,用火盆或者在地上挖洞生火做饭,但现在说起“一百万”这样的字眼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好像我们一向谈的都是这种大生意。 P146

这种东西我们都听说过,但不是很了解,就像石油。 P147

给我们这种感觉的是丛林。 P148

而我却比以前更想退缩。 P149

叛乱期间,我对森林和大河之美有着敏锐的感觉,我还向自己许诺,一旦和平了,就一定要接触这种美,了解它,拥有它。 P150

我甚至说不准小镇人会不会吃汉堡王。 P151

吧台非常漂亮,好像是从美国原装进口过来的。 P152

要是马赫什和舒芭在场,没有人比他更勤快、友好、客气。 P153

他要是出价两百万,就说明我这地方值四百万。 P154

人们在砍伐急流边的丛林。 P155

总统本人并没有什么说法。 P156

镇上酒吧里满是来自国外的建筑师和技工,喝着酒,随意开着这个国家的玩笑。 P157

但对首都的总统来说,领地仍旧是个生机勃发的地方。 P158

这里没有人是安全的,没有人值得羡慕。 P159

我妒忌的是他的自高自大,他的自负。 P160

自由有自由的代价,以前他是奴隶,拥有奴隶的安全。 P161

她穿着一件灰扑扑的棉罩衫,好像没洗过,宽大的袖子,宽大的领口,松松垮垮地挂在她瘦小的肩膀上,里面好像什么也没穿。 P162

梅迪在外面过着一种不同的生活,不同于和我在公寓的生活,不同于早晨给我送咖啡的生活,不同于在店里帮忙的生活。 P163

”“你怎能就这样抛下她不管呢?事情是你做出来的,难道还能回头?你看你孩子都生了。 P164

”他怎么知道?我说:“你知道,梅迪,你第一天去上学还是我陪你去的。 P165

他到这里来算是放虎归山。 P166

我们俩在一起的生活并未改变。 P168

有时候,它又荡然无存。 P169

我以为是纳扎努丁,或者是我的家人,某个姐夫或侄子。 P170

此外他们还那么热爱各种比赛和体育活动。 P171

但在他看来,我却一点儿没变。 P172

这里可没有那样的咖啡。 P173

因达尔难道真的对属于话语的非洲有信心?领地究竟有没有人对那样的非洲有信心?真实难道不是我们每天朝夕相对的一切:凡·德尔·魏登旅馆和酒吧里商人的闲聊,政府大楼和商店里的总统肖像,由我那老乡的宫殿改造而成的军营?因达尔说:“人们真的相信什么吗?这真的重要吗?”每次到海关发货,若是货比较棘手,我总要遵循一个固定的套路来办事:先把报关单填好,折起来,在中间塞上五百法郎的钞票,然后交给负责的官员。 P194

我们忽略的是自己的过去,亦即我们那个群体被摧毁的生活。 P195

你认识她吗?她丈夫叫雷蒙德,别看他为人低调,这里的一切可都是他在幕后操纵的。 P196

再一看就更吃惊了,她居然没穿鞋,脚露在外面,白皙而美丽。 P197

大河湾(如果想读一本书了解V.S.奈保尔文学的精华,那就是《大河湾》!)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ahewanruguoxiangduyibenshulejiev-s-naibaoerwenxuedejinghuanajiushidahew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