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大局观从何而来 Thinking Big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英]罗宾·邓巴 / [英]克莱夫·甘布尔 / [英]约翰·格列特

书中的think big是指时间尺度的探究,是考古与进化心理的融合。全文出现大局45次,但均在正文之前,可以说完全是译者和出版社的意淫。邓巴强调的是后半句,社会脑的演化及其影响。 可从问题出发看露西课题的思考。社会脑假设,3倍法则——其他族群如何——工具,语言,火,想象力脱颖,意向性发展——意味着:物质和感觉体验塑造社会联结——用处:安心,安全——演化要素:饮食协作环境——演变了什么:音乐和情绪,亲属关系和心理化,宗教和讲故事。 本书核心在由互动和联结的社会驱动,促使人脑的进化。有关工具的几章值得读,其他的在他其他书都有翔实说明。 一些点:1.友情和爱情都靠时间投入决定,当你不再投入时间,那便枯萎。以时间投入可判断对方对你的爱哦。2.工具来源于社群,与生存无关,而科技一开始就是社会嵌入的。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大局观从何而来》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Thinking Big: How the Evolution of Social Life Shaped the Human Mind

凡我承诺作序,务求将原著作者嵌入他的著作由以形成的历史情境之内,以便呈现这一作者的学术与思想和特定历史情境内的学术与思想整体格局之间的关系。 P11

然后他在布里斯托大学读心理学博士,1974年得到博士学位,论文主题是“狮尾狒的社会组织”。 P12

大局观从何而来 Thinking Big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1张

综合而言,他的问题意识是“人类学”的,他的研究方法是“演化心理学”的,于是他的学术脉络可概括为“社会脑演化”思路。 P13

考虑到英国科学院的科研竞赛项目所能提供给我们的巨大机遇,我们觉得应该接受英国科学院抛下的这一挑战。 P31

这些使得笔者相信,我们能够对古人类的社会生活做出更多的解释(见表0-1),在回溯过去时也可以走得更远。 P32

语言标志着现代人类的出现,这是我们自己的种群,因此,语言也是人类的故事的自然终点。 P33

当时,有些科学家指出,猴子和猿类的大脑–身体比例要远大于其他动物。 P34

惠顿和伯恩将这种现象命名为马基雅维利智力假说(Machiavellian intelligence hypothesis),以纪念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政治哲学家尼科洛·马基雅维利(Niccolò Machiavelli)。 P35

路易斯认识到,我们只能够寄希望于利用现代动物来了解已经灭绝的动物,阐释“它们的结构、功能和行为”。 P54

古人类学家蒂姆·怀特(Tim White)和他的团队在同一地区的发现也异常丰富,许多化石的潜在意味仍旧在等待着进一步的阐明。 P55

然而,我们的确有必要在此时,依据已有的知识来简述人类的故事,尽管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无疑将会随着新化石的出现而改变。 P56

换言之,群体组织之所以会表现出这样的层级和规模,是因为它受限于个体处理各种亲密关系的能力。 P78

现代军事组织作为一种人类社群,其结构完全遵循3倍法则,队伍的人员数量也基本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发现的几个数字相一致。 P79

一般说来,我们每天大概会花两小时来参与社交活动,这其中并不包括工作交流时间,因为在工作时我们更多地是在考虑工作而非社交,也不包括我们与医生、律师、面包师等人的交流时间。 P80

在对个人社交网络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们要求被试告诉我们,他们与自己的每一位朋友见面的频次,以及与朋友在感情上的亲密程度。 P81

露西课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理清不同种类的猴子和猿管理自身时间资本的方式,以及找到会对这种管理造成影响的气候和环境因素。 P82

只需要阅读有关旧石器时代考古研究的早期报告,你就能够意识到,考古学家始终未能走得太远。 P109

他将自身超凡的分析才华全部用在了研究农业的起源和文明的兴起上。 P110

有关社会生活的分析也建立在社会结构进化的基础之上:平等主义、大人物、领袖、分等级和分阶层的社会。 P111

人类学家詹姆斯·伍德伯恩(James Woodburn)将其描述为即时(简单)和延迟(复杂)回送系统。 P112

在分开一段时间后,非洲象的两个子群再次相遇会是什么情景呢?对此,莫斯讲述道:“它们会一起奔跑、低鸣、长嚎、嘶吼;它们会抬起头,相互敲击长牙,盘卷起鼻子,拍打耳朵;它们会旋转然后冲撞彼此,小便和大便,基本上都是一些非常兴奋的行为。 P132

而当我们抱有这些想法时,他们可能并不会在我们的房间里,甚至是不在我们的城镇、国家或大陆上。 P133

发达的大脑代价高昂,因为神经物质的生长和维持耗费巨大。 P134

所有这些有关神经系统高昂成本的讨论都意味着,如果某个物种选择了增加脑组织数量,那么它必然有非常充分的理由。 P135

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猿类群体中也有年幼者,其他类人猿需要对其分心照顾。 P136

从社会脑理论的角度来看,这些技能的演变是对选择压力的回应,并形成了一个更加错综复杂的社会:灵长目动物的社会生活与我们的社会生活之间的规模差异,即社群成员数量增加一倍所带来的种种挑战。 P195

大局观从何而来 Thinking Big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2张待到第六个步骤结束时,我们发现海德堡人已经广泛存在于非洲和欧洲,现代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时机也已经成熟。 P196

这些变化最早可能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有一项发现给予我们一些线索:来自格鲁吉亚德马尼西的一块早期人属的颅骨,其历史有170万年,除了下颚上的一颗牙齿外,它再没有其他牙齿。 P215

人类大脑的发育出现在生命早期,核心因素是哺乳期母亲的健康程度,以及早断奶并摄入高品质食物的能力。 P216

笑声三人组有效地将梳毛组的规模扩大了两倍:我只能够一次用指尖来为一个同伴梳毛,但我却可以同时让两个人发笑,因为我总是会先逗笑自己,事实上是有3个人同时获得了内啡肽效应。 P232

大约80万年前,最古老的高智能人族海德堡人,自非洲直立人种群中脱颖而出。 P247

对抗性狩猎在捕杀庞大鹿群、野牛群和猛犸象群上非常成功,这些动物生活在欧洲南部平原,而欧洲北部则为冰原所覆盖。 P248

物质文化的各个显要类项,包括赭石碎片,镌刻过或无修饰的贝壳珠项链,原料和新奇物资的远距离交易,在非洲都已经有了非常漫长的发展历史,且早于其他大陆发现的同类物(见图5-3)。 P260

为审视这一点,我们需要解答以下两个问题:● 在一切都看似未变之时,究竟有哪些改变?这是一个关于感觉体验如何被放大以提高社会互动的问题。 P261

正如我们之前指出的那样,旧大陆的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被早期人类所占领,很多甚至还占据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P283

想象的投射能力超越了面对面接触所要求的必须在场;个体所参与的社会中,幕后与幕前的演员变得一样多。 P284

在整个旧大陆,我们看到了一种普遍的模型:从40万年前开始,运输距离持续增加。 P285

刘易斯·宾福德研究了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他发现,贮藏狩猎到的驯鹿可以让因纽特人减少搜索猎物的行程,并居住在半永久性的村落中。 P286

这在实践中意味着,科沃德比较了遍及整个近东的近600处遗址,其历史范围就是15个1000年的时间片。 P301

科沃德的研究采取了社会脑的视角,表明另一项事实的可能性更大,即对既有认知框架的扩充。 P302

发掘个人魅力哥贝克力石阵纪念碑有可能在没有领袖组织工作的情况下完成吗?设计、采石、雕刻和架设,这些都必须有某个人来指导,更不消说回填遗址了。 P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