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单恋(当自我的渴望与多数人的期望背道而驰,当不符合多数人的标准而被误解、孤立、排斥,请翻开单恋,看东野圭吾给你的支持!) (东野圭吾作品)

下载方式

单恋(当自我的渴望与多数人的期望背道而驰,当不符合多数人的标准而被误解、孤立、排斥,请翻开单恋,看东野圭吾给你的支持!) (东野圭吾作品)

本书作者:东野圭吾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人类的很多恶意的行为多源于恐惧,那为什么人总是在恶之中纠结与徘徊,那是因为人习惯的恐惧,也习惯了恐惧所带给他恶意的反应。人们害怕所有陌生的事物,因为陌生所以排斥。性别认同障碍患者,只是受害者中的一小撮吧!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和刚才一样,我说这样的孩子也挺好的,并没有想太多。在学校里教过的孩子都个性迥异,为这样的事情大惊小怪,反而不太正常。之后我太太又为了同样的事找我谈过很多次,但我都没认真听。说实话,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家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年轻的时候野心勃勃,除了在学校教书,还参加了许多研究会、学习会的活动。那些日子都没好好看过女儿的脸。那个时代,即使因工作繁忙而不顾家庭,也不会遭到太多指责。”

他说的是日本人过度工作的年代,男人们被视为工作狂时不但不会自省,反而有些许自豪感。

单恋(当自我的渴望与多数人的期望背道而驰,当不符合多数人的标准而被误解、孤立、排斥,请翻开单恋,看东野圭吾给你的支持!) (东野圭吾作品)“现在想想真是愧疚至极。连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哪里还配做教育工作者?”他叹了口气,盯着茶碗,“喝啤酒吗?我有点渴了。”

哲朗刚想说“不用了”,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暗忖老人若喝了酒,话或许会多起来。“请来一点。”他答道。

老人走出房间,哲朗起身望向庭院。美月曾经爬过的围墙,如今黑沉沉的。

哲朗下意识地环视室内,目光停在墙边的小书架上。吸引他的不是架上的书,而是相框。他走过去拿起来。

这应该是美月成人礼的照片,像是和两个女性朋友一起照的,从服装看应该是成人礼。

美月穿着振袖和服,挽着发髻,冲镜头微笑。那表情不像出自被强迫穿上和服的人,而是因内心喜悦散发出的光彩,看上去比其他女孩子更美,更有女人味。哲朗回想起和美月共度的那一夜。这张照片给人的感觉和那时他从美月身上感受到的一样。

脚步声响起,哲朗把相框放回原处,坐回椅子。

老人将啤酒倒进玻璃杯,拿过一小碟柿种米果。

“那我就不客气了。”哲朗说完便喝了口啤酒。不是很凉。

“美月在家的时候,冰箱里总是放着啤酒。最近都不怎么喝了。”老人似乎也发觉了,这样解释道,“那家伙很能喝吧?”

“是啊。”哲朗附和着,想起前几天两人一起喝醉时的情景。

父亲喝完半杯酒,吁了口气。“我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是在美月上六年级的时候。”他忽然又回到刚才的话题,“其实那时她已经开始穿裙子,也和女生一起玩耍,几乎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是,某一天她忽然不愿意去学校了。”

“某天?”

“生理期,她月经初潮的时候。”

“啊……”

“那件事本身并不特别。我们男人是不能理解,对女性来说多少还是有些打击。但大多数女孩只要和母亲、姐姐聊聊,很快就能重新振作起来。”

“她不是那样?”

“不是,她谁也不肯见,也不好好吃饭。不知为什么,我越来越烦躁,妻子对我说:‘美月果然不是正常的女孩。虽然在我们面前总是表现得正常,但实际上没有女孩的内心,所以来了月经就独自烦恼。’”

哲朗想起美月曾说过的话。她说懂事了以后,连小孩子也会顾虑很多,担心母亲是不是在为自己哭泣,如果是,就不应该再这样下去,所以开始演戏,母亲就以为她已经矫正过来了。

哲朗不禁想,事情肯定不是这样,她母亲心里一定明白。

“如果是现在,处理的方法也许会有所不同。”美月的父亲说,“性别认同障碍这个词为大家所知了,当初我们连有这种病都不知道,觉得明明是女人却没有女人的内心,肯定是精神上的缺陷。”

“那你们用了什么办法?”

“没办法啊,总之不去学校可不行,训了一顿,硬是让她去上学了。之后,仅仅是盯着她而已。”

“盯着?”

“注意她的言行举止,让妻子监视她有没有好好当个女孩子,如果没有就向我报告。我心里总埋怨妻子。认为女儿变成这样,是做母亲的没有教好。”老人苦笑着,把啤酒喝干,又倒上一些,问,“约翰·曼尼,您知道吗?”

“约翰·曼尼?不知道。”

“他说,关于性别的自我意识,是受出生之后的环境影响而改变的。男孩如果出生后被当成女孩抚养,也会逐渐认同自己是女孩。他还在学术会议上发表了这一观点,作为例证提出的是美国农村的一对双胞胎男孩。行割礼时,不知是哥哥还是弟弟的生殖器不小心被烧坏了。那时孩子好像才出生七个月,双亲就去找性学家约翰·曼尼咨询。 曼尼提议,把那个孩子当成女孩子来养,摘除睾丸,定期注射雌性激素。那对夫妇照做了。”

就算原来是教师,也不可能将这种知识列为常识,肯定是因女儿的事情而烦恼,自己钻研了一番。

“实验最终成功了吗?重要的是,那孩子真的被当成女孩平安养大了吗?”

哲朗提问时,老人不住地摇头。

“他说成功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接受了手术的孩子一直为身心的不协调而苦恼,长大后又通过手术变回了男人。”

“可见勉强改变性意识是行不通的。”

“我和太太对美月做的事和那个性学家是一样的。我们刻意无视那孩子的本质。”

“那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她在生理上是个女人,这和那个约翰·曼尼的行为可不一样。”

“想操控性意识这一点是一致的。我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啊,对我教过的孩子,是不是也做了同样的事。唉,现在说这些也无济于事了。”他抓了点柿种米果,放进嘴里。

哲朗喝了口微凉的啤酒。“日浦和我们在一起时完全是个女孩子。”

“是吗?那孩子一直继续着角色扮演,我们虽有所察觉,但什么都没说。演戏也好,只要像个女孩该有的样子就谢天谢地了。这是我们那时最大的心愿。还打着假戏成真之类的如意算盘,虽然心里的某个角落也想过,也许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明知是演戏,还是让她结婚了?”

“我真该挨骂啊!”

“不,怎么能骂……”哲朗低着头。

“相亲的事找上门的时候是有点犹豫。让她和正常的女孩一样建立家庭是我们的心愿,可又不知那样是否能让美月幸福。另一方面又想,正因为她不一般,才要让她结婚,不是吗?”

“所以就……”

“最终,还是让美月自己决定。她说要见一见。相亲那天我太太胆怯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得呢。”

“她呢?”

“美月啊,”老人说着,抬头望向远处,“该怎么说呢?夸张点说就像人偶一样,面无表情。她也许真的打算做个完完全全的人偶。”

“广川却看中了这个人偶?”

“那人也有些怪。”他为哲朗斟满酒杯,“‘如果对方满意的话就结婚’,美月是这么说的。我太太问了她很多遍,我也很不安,但最终还是把她嫁了过去。当时只想尽快了结此事。”

哲朗问过美月在结婚时怀着怎样的心情。但听了他父亲的诉说,众人的烦恼从不同角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我意识到犯了大错,是在婚礼那天。穿着婚纱的美月脸上没有丝毫幸福的神色,像是放弃了一切。我那时真该飞奔过去,跪在地上请求终止仪式。后来,太太也说了同样的话。”

“所以说,对这次发生的事也……”

“是啊。”他深深地低下头,“正如你所想的,我们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所以没去找?”

“我想让那孩子遵从自己的心意生活下去,不用考虑性别问题。”他眯着眼继续说,“因为我过去犯了错啊。”

喝完一瓶啤酒,哲朗站起身。

“我送您出去。”老人也紧接着出了玄关。他披着夹克,脖子上系着条灰底黄花的围巾。

哲朗称赞那条围巾,他却不好意思了。

“这是十年前美月给我织的。一直用得很小心,还是旧了好多。”

“她还会织毛线?”

“强迫自己学会的吧。但是,”他说着又闻了闻围巾,“送给我这条围巾的时候,美月亲自给我系上,那时她的脸怎么看都是个女人。我不觉得那是在演戏。所以,这么说可能会让你见笑,我至今都坚信那孩子是女的。”

哲朗默然点头,想说自己也这么认为。那张成人礼的照片又浮现在他眼前。

单恋(当自我的渴望与多数人的期望背道而驰,当不符合多数人的标准而被误解、孤立、排斥,请翻开单恋,看东野圭吾给你的支持!) (东野圭吾作品)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anliandangziwodekewangyuduoshurendeqiwangbeidaoerchidangbufuheduoshurendebiaozhunerbei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