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下载方式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本书作者:[英]尼尔·麦格雷戈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主要记述了从公元400年西罗马帝国瓦解后,约公元800年由查理大帝在欧洲大陆重建神圣罗马帝国开始的德意志历史 是德意志的 是神圣罗马帝国的 是普鲁士的 是魏玛共和国的 是黑暗的纳粹的 是民主德国 是共和德国 是现代包容国际化经济强国德国的 有伟大的文学家,哲学家,剧作家,音乐家,科学家,欧洲大路上举足轻重的一段历史,发展了众多影响世界的发明与技术。产生了文化殿堂的巨人,重视德意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记忆。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群众汽车、阿迪达斯、彪马、梅赛德斯、汉莎航空,这些知名的德国企业都有知名的德式标识。比方说群众汽车上下叠在一同的字母“VW”,阿迪达斯的三道运动条纹,或者梅赛德斯的三叉星标。标识自身就是一项德国的创造。其时的印刷商制造出一套字标作为符号或图画,用以分隔或装修页面。本章中,咱们就来看看全部德式标识中第一个且或许是最有名的一个标识。它诞生于公元1500年前后,至今在全球范围内仍被广泛认可,受到倾慕垂涎。大英博物馆版画馆内的许多藏品都有这个标识。这些藏品都是全国际最闻名的一些版画。它们上面均有一对规划优雅的名字首字母,一个高高的平顶的字母A,中间一个横梁,两条支脚里边是一个字母D。它们是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的名字首字母及标识。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丢勒是一位含义特殊的德国艺术家。他的那些画作及自画像,为全部德国人所熟知。他是位新式的艺术家,明显还挺自恋,可说是欧洲首位创造了如此之多自画像的巨大艺术家。

他表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观念——艺术家是英豪,是明星,并全身心拥抱新的国际和新的技能。丢勒也是首位在全欧范围内出售自己著作的艺术家,为视觉艺术开辟了分销系统。新近,这个分销系统现已将印刷品传达到了广泛整个大陆的商场(详见第16章)。

丢勒仍是位全球性的艺术家。正如莎士比亚之于英国人,其时许多德国人就是经过他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变化中的国际,以及这一年代正触摸的那些全新领域不期而遇。他像莎士比亚相同,探索了生命的方方面面,比方政治与博物学、宗教与哲学、性与风景。他像莎士比亚相同,也与宫廷有着密切的关联,但同时保持着独立的做派。丢勒的艺术创造不单是为了某一位赞助者(有时赞助者是皇帝自己),更是为了一个商场。他是位精明的商人(另一个与莎士比亚相似之处),也取得了不起的商业成就。基于全部这些缘由,丢勒成了一位巨大的德国艺术家。正如英国作家下意识地引述莎士比亚,德国艺术家时至今日也都在引用丢勒而几乎浑然不知。

任何标识都不能被过度信任,专家们最近的一些发现仍是挺为难的,他们以为目前大英博物馆一些带有“AD”字符的版画实际上都是赝品。朱利亚·巴特拉姆是大英博物馆德国绘画展部的主管。关于怎么才干从那些仿作中辨别出真实的“AD”,他说道:

我不得不说,这有一定的难度。像丢勒的“AD”这样简单的规划,是十分简单仿制的。很明显,丢勒去世后,到了16世纪晚期,一旦原作真迹的供给现已枯竭,便有仿品出现以影响版画的出售。每一位购买版画的人对“AD”组合标识都很了解,他们并不会真的太过担心所买的是否确是丢勒的真作。对他们来说,能有哪怕与丢勒有一点点关系的物件,就足够了。咱们以为,丢勒在1506年前往威尼斯的原因之一,实际上是为了找出那些正用他的名号来宣传兜销版画的人,并采纳措施保护自己的品牌标识。明显,这在纽伦堡也是个问题。在他十分闻名的木刻组画《启示录》1511年版的反面,他加上了一段正告:“全部剽窃与仿照我的著作的人都要小心”,以此告诫他们,这样做会受到惩罚。令咱们感到惊奇的是,相较于画作自身被仿制,他更关注组合标识“AD”未经授权被运用。看来,他并不反对其他艺术家仿制他的画作。他真实在意的,是他们声称那些就是他自己的著作。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2张

那些直接为某位赞助人创造的版画,天然比较简单办理。在大英博物馆丢勒主题藏品中,有一件著作因其巨大的尺度而有目共睹。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版画之一,由一百九十五个单元(详见第306—307页插图)组成。这是一座用画纸拼成的巨型凯旋门,大约1515年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委托而制,图画上富丽地装修着众多寓言形象及历史人物造型,宣传着帝国控制的许多益处。马克西米利安是第一批认识到版画具有政治宣传潜力的控制者之一。版画中的这座凯旋门从未真实存在过,由于马克西米利安负担不起制造费用。不过他可以散播丢勒的纸质画作。首版印刷的时候,印量就不少于七百份。它们悬挂于帝国各地的市政厅及公爵贵族的府邸之内,(十分经济地)暗示着皇帝自己很快便可迎来成功。

丢勒的故事始于纽伦堡,其时德意志南部一座富庶的帝国自由城市。中世纪帝王曾在那座哥特式城堡召见全德各地代表,查理大帝的皇冠也曾保存在那里(详见第11章)。城堡至今仍旧守护着这座如画般的古城,正像1471年丢勒降生时相同。丢勒的爸爸妈妈生了十八个孩子。纽伦堡曾以金属加工业知名(详见第19章),丢勒的父亲就是位成功的金匠商人。年青的阿尔布雷希特首先受训成为一名金器匠人,而后才接受绘画方面的学习。他的教父安东·科贝格尔则专注于印刷术的新工艺。至15世纪90代初期,他已是德意志最成功的印刷商及出版商之一。正是那些印刷版画,经由广泛全德的分销网络完结了大批量的出售,使丢勒从一位本地艺术家成为一位欧洲名人,并且成就了他的声誉和财富。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3张
《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凯旋门》,阿尔布雷希特·丢勒作于1515年至1517年

丢勒用以运营事务及创造杰作的居所至今仍伫立在那儿,作为商贸物流及艺术领域的大师,他在此日子工作长达二十年。现任丢勒新居负责人托马斯·绍尔特博士解说了当地的一些促进丢勒取得成功的条件。他说:

纽伦堡故城,1945年后重建,图左边为城堡,右侧为丢勒的居所

丢勒可说是在一个恰当的年代出生于一个恰当的当地。公元1500年前后,纽伦堡正处在全盛期。当地有许多成功的商人,也有文艺复兴时期巨大的人文学者,比方丢勒的老友、法学家兼学者维利巴德·皮克海默。城内还有很多的有钱人,他们同整个国际都有交易联络,比方威尼斯、布鲁塞尔、安特卫普、克拉科夫,以及奥斯陆等地,这些都是欧洲重要的交易城市。这些联络都是十分严密的,对丢勒很有优点,并且优点远比对一位传统的画家要多。他借助印刷来仿制自己的艺术著作,因此他的那些木刻版画和金属版画可以在短时间内被分发至欧洲各处。

文艺复兴时期德国的集市、河流及商路将丢勒的画作广泛散播,就像当初高效地散播古腾堡印刷的书本相同。

丢勒的那些版画是欧洲初次大批量出产的巨大的艺术著作,而丢勒则是首位掌握印刷术新工艺的巨大艺术家,他将木刻及铜版雕琢的地位提升至一个新水平。其实这就是咱们现在所谓的信息技能,只不过那时候没有人这么叫。它们极大地提升了画作的数量,提升了一个人一生得见的各种有益的、令人惊奇的事物的数量。

丢勒与其贤能的妻子阿格内斯·弗莱一同在全德及更远的当地游览。他们沿途售卖版画,拓宽那些画作的知名度及影响力。他的《启示录》出版于1498年,是西方艺术史上第一本由一位大艺术家制造的印刷版书本。《圣经》文本配上了十五幅木刻版画,包含《启示录》中闻名的《四骑士》 [1]。这个时机可正适宜。那时许多民众信任,《启示录》所反映的国际末日将于1500年来临,他们好奇地想看看会发生什么。而国际明显没有走向末日,即便如此,鉴赏家们仍持续称赞并购买那些具有激烈表现力的画作。丢勒的这部书是他自主出版的,为此他投入了很多资金雇用匠人技工制造木刻雕版。该书随后大卖,正如今天的《启示录》相同。他的版画如此畅销,让丢勒的后半生都衣食无忧了。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4张
《启示录四骑士》,阿尔布雷希特·丢勒作于1498年

丢勒因其创造的铜版画而备受欣赏。制造铜版画是件极有难度且精细而辛苦的工作。不像木刻版画,它必须由艺术家自己在铜板上直接加工。丟勒的两幅铜版画一直以来都被以为是制造精深、内涵丰富的模范。《郁闷》中巨大的寓言形象静坐于众多物件及符号之间;《骑士、死神与魔鬼》中骑士骑着马英勇地从死神与魔鬼身边经过。关于它们为何如此引人关注,朱利亚·巴特拉姆解说道:

它们的共通之处在于都表现了适当惊人的技能成就,并且在主题上也彼此补充。咱们看到,骑士骑着马与魔鬼一同穿过岩石峡谷,忠诚的狗就跟在他身边。他的坐骑后面,也就是他的右侧,是死神。然而,他却无视死神,显得目标坚决而有活力。《郁闷》的主人公则身着厚厚的衣裙,上身前倾着静坐在那儿。她的狗是睡着的。她身边尽是些冰冷的几何形物件,画面布景是一派空旷的天启式现象。你能感觉到她无法掌控自己的生命,彻底沉浸在思索与创造的挑战中。不管怎样,她与骑士彻底相对,后者骑在马上勇往直前,而她则安坐在那里。

丢勒于此展现了他技艺的极致。他对刻刀的运用轻车熟路,点点线线交织出现出光影明暗的过渡。能在是非之间有这样的表现力是适当惊人的。这种精细水准的雕琢难度,是不行低估的。再也没有人完结过这样杂乱的版画。那些线条刻画得是如此有层次。你得能用不同类型的刻刀表达这种明暗作用,比方郁闷者所穿丝质长袍的柔软纹理,还有骑士的那条狗身上软毛的作用,你都能从一缕缕狗毛的动态中看出毛皮下的骨骼形态。丢勒刻刀下的动物都是这样。曾有许多仿照者试图重现这两幅画作的风貌,但在刻刀的运用上,没有人能到达这种登峰造极的水平。戈雅 [2]曾运用凹版腐蚀制版法,而伦勃朗 [3]能用蚀刻工艺创造出相似作用,但丢勒是仅有能像这样制造铜版画的人。

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大英博物馆特展!BBC节目,纽约时报年度选书!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等畅销书作者讲述不一样的德国国家史、民族史!)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eguoyigeguojiadejiyidayingbowuguantezhanbbcjiemuniuyueshibaonianduxuanshuqianda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