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雕刻时光Swing Time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英]扎迪·史密斯

新年里读完的第一本小说就跟当下的生活一样,随波逐流,什么都可以什么都无所谓,直到不知哪一天这流光溢彩的泡沫破灭时回过神来仍旧带着七八分的晃神。特别喜欢三十岁生日那一段的节奏,不安失落局促醉醺醺,吐露的心事里一颗石头千层浪,荡开前又一笔收住。永恒的故事的一千零一种写法,无法平衡自我与家庭的母亲,亲密而竞争着的童年友情的破裂与弥合(的不可能),隔着种族地域财富的善意如此漫不经心如此荒谬,摇摆时光真是个好名字。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我们的棕色皮肤完全一样深浅——就像同一块褐色料子分成了我俩,我们的雀斑分布在同样的地方,身高也相仿。 P13

她瘫坐在沿着左墙一字排开的塑料椅子上,掩饰不住对整项活动的鄙视之情。 P14

除了圣诞节,我妈自己从不拜访朗伯,可她莫名地坚持让我爸和我去看看他,不过有附加条件:我们得保持警惕,不能让自己被“拽回去”。 P20

不过在我看来,舞者是不论出身的,没有父母,没有兄妹,没有国籍,没有民族,没有任何职责义务——我爱的正是这些。 P21

也许你可以说她有时候精准过了头,不是太有想象力,或缺乏灵魂。 P22

百货零售商Argos的产品目录,我只被允许在过圣诞时从中挑三样便宜的东西,过生日时从中挑一样,可它是特蕾西每天必读的《圣经》,她虔诚地阅读,用专用的小红笔圈出她挑选出来的物件,通常我也在旁边。 P24

现在的游戏没有随机性了:只有起头的三个男生玩,他们只选离他们课桌近、他们认为不会有意见的女生下手。 P45

雕刻时光Swing Time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他读不进书,没有真正的朋友,可他很有用,男生们一有恶毒的计划就捎上他当同伙,他经常是老师们关注的焦点,他最轻微的捣乱行为都会换来严重的后果,我们其他人看在眼里觉得很有意思。 P46

当时富豪圈流行与文艺界巨子联合开派对,请黑豹党等激进派出席。 P47

她在哪儿?我们寻找铂金发色的精灵短发,淡蓝到发灰的摄人心魄的眼睛,还有带着小尖下巴的精灵般的脸,半男半女,一半是彼得·潘,一半是爱丽丝。 P51

我原想我们是要开去市中心的大电影院,可我们就停在当地的小剧场了,离基尔伯恩大道没多少路。 P52

还给她指了指斗牛比赛的大画片,是宾厄姆一家最近去西班牙度假时买的;斗牛士的下面不是斗牛士的名字,而是印着巨大的、红色的花体字:莉莉·宾厄姆。 P53

会议室里弥漫着一丝兴奋,就连YTV最老练的雇员也朝唇边端起咖啡,俯视着恶臭的运河,微笑着回想起年轻时的自己:还是孩子时就在客厅里伴着艾米早期的、下流的迪斯科音乐跳舞,或者伴着她蹩脚的、九十年代风格的民谣跟大学里的小情人分手。 P55

在音乐电视或早餐电视节目诞生前,这里曾是二手车销售厅,昏暗的室内设计似乎是为了故意掩饰这栋建筑的偷工减料。 P56

我记好笔记(手写的),校对好所有相关的要求,站在复印室里一台闹哄哄的传真机旁慢慢将文件塞进去,心想就在我发送的这一刻,纽约(我梦寐以求的城市)也有人在类似的装置旁等着我的文件过去。 P59

其中最诡异的事情还要数那个让她着了魔的男人,那个权威,曾是早餐时段电视节目的记者,曾在我现在这栋楼里办公,我们还是孩子时,我记得经常和特蕾西坐在一起,怀里端着碗麦片粥看他的节目,待他无聊的成人节目结束,就轮到放我们周六早晨的卡通片了。 P60

夏天里,她的房间差不多成了这些人——她最喜欢的舞者的圣殿,贴满了他们光亮的大幅海报,全是动作中的造型,所以她的墙看起来像象形文字,虽然我难以破译,但显然,弯曲的胳膊肘和大腿、张开的手指、律动的骨盆,这些姿势都传达着某种信息。 P64

举个例子,布思先生以前不知道“弗雷德·阿斯泰尔”其实应该是“弗雷德里克·阿斯特利兹”,可他知道“阿斯特利兹”的意思,他解释说这肯定不是来自美国,而是欧洲,也许是德国或奥地利名字,也可能是犹太名字。 P76

伦敦的那几个月里,很多事情叫我喘不上气:因为长期不住,我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公寓;在人头攒动的竞选活动上,我站着等了一夜,看着一个戴蓝领带的男人登台向穿红裙子的我妈认输。 P91

我脸贴着玻璃窗,合上眼,感受着雨点,讲述我记忆中的故事,虚构与现实参差不齐、痛不欲生地宣泄而出,仿佛我边讲边在碎玻璃碴上奔跑。 P93

我在当地的一户人家留宿,之前从未这么晚还在宅子外,也从没意识到周围竟有那么黑,拉明信心满怀地穿过黑暗,仿佛灯火通明一样。 P109

某个这样的夜晚,一个来自硅谷的年轻人评论道(他俯在餐桌上,脸对着餐桌中央的装饰烛台,光从下面打上来,仿佛真知灼见让他的脸自带背景光):“我说的是两个世界之间的翻译。 P110

前面的那辆车里,我能看见艾米从乘客座位上伸出手悬在车门上,高兴地回应路人每一次兴奋的挥手、口哨或尖叫——我能肯定的是,这些反应不是因为看见艾米本人,而是看见这个亮瞎眼的SUV车队滚滚驶过每两百人中才有不到一人拥有汽车的穷乡僻壤。 P122

我们不知道她是哪里人,不知道她活着还是死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演过其他电影,我们有的只是《阿里巴巴进城》里的这四分钟——好吧,是我有。 P123

多数日子我都能在电视上看见她(一本正经的手提包,一本正经的头发,牢不可破,坚不可摧),上周六早晨,她和她的亲信成功组织起了游行,从特拉法尔加广场一路游到她家黑得发亮的前门,无论多少人,她总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P128

我们已经参观过我秋天就要升学的又吵又大的综合学校,把它推销给我的前提是:在这个由满是鞋痕的过道、简易教室和临时厕所构成的拥挤不堪的学校里,得有一个“舞蹈室”。 P129

所有不快的问题,我觉得我问的时候都要拿支笔在手里:减少贫困,学校物资匮乏,或哈瓦自己生活中显而易见的难处,现在还加上了雨季带来的麻烦、蚊子、任其发展的疟疾带来的威胁——这一切驱逐了我们的客人,严重考验了哈瓦的耐心。 P134

哈瓦自己喜欢的话题是节奏蓝调巨星克里斯·布朗,可对他我几乎聊不出什么,手机里只有他一首歌(“那首歌非常、非常、非常老,”她告诉我),但她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所有动向。 P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