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蝶变:澳门博彩业田野叙事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赌场老鼠
澳门赌场内还活跃着一批被称为“赌场老鼠”(casino mouse)的人,顾名思义,他们像只老鼠,每次从赌场啃一点钱。这个词并没有贬义,相反,有些自认为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在赌场中的行为和情绪的精明老赌客有时也自诩为赌场老鼠。
这类赌客往往频繁出没于各个赌场,或者是不停穿梭于同一个赌场的不同赌台之间,对各种赌法了然于胸,特别注意观察和寻找所谓的“旺台”、“旺路”,在赌场内每天看的时间绝对要比下注的时间多,甚至一般每天控制下注三几次,输赢都走,并且往往能寻找得到每天的饭菜钱。这类人以澳门本地人为多,其次是香港人。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赌场老鼠有下述特点:第一,他们有一定本钱,并且确实有投注行为,并在一定时期内以赌为生。第二,大多数赌场老鼠的行为方式是,每次在赌场逗留的时间不会太长,投注次数有较严格的控制,赢也走,输也走。第三,每次投注的金额一般在1000元以下,极少有大的投注。

在赌徒之间的传说中,确实有成功的赌场老鼠存在,一位内地赌客见到过这类高明的“赌场老鼠”,他说(2009年2月4日):

我在金沙碰到过一个本地老头,之前做荷官,后来退休了,变成“赌场老鼠”。每次带2000元,如果赢了2000就走人,输了1000也走,所以每一把都特别谨慎。完成目标后,他去金沙吃个自助餐,犒劳自己,悠哉游哉。这些赌场老鼠们只下一两注有把握的,因为目标不高,较容易完成。

某些“赌场老鼠”实际上就是职业赌客,而这类人的精神压力其实要远远大于一般赌客,因为他们往往靠赌场养家糊口,因此几乎每天都是赌场中的觅食者,一不小心就会被赌场咬掉一口,而被吞噬掉的危险则时刻存在。一位来自于香港的赌客讲述了他认识的一位“赌场老鼠”(2011年12月18日):

蝶变:澳门博彩业田野叙事赌场老鼠以赌为生,每日投注一两口,不论赢多少,或输小小都走,不用去打其他工。我认识一位同事的哥哥,就是真正的赌场老鼠,今年大约65岁,是一名香港大学毕业的老大学生。几十年前的香港大学生,谁敢说他不聪明?他毕业后出来做会计师,但是好赌,大约做了七八年工,存下一笔钱,于是放弃工作,只身来到澳门,买了一个单位,做起了职业赌徒,他有时说自己是赌场老鼠。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渐渐被赌场吞噬掉,由有钱有楼,变成了无钱无楼又欠债,又落下了一身病。回流香港后家人不理睬他,现在靠综援过活。他做赌场老鼠输掉了他的一生。

对于这类赌场老鼠,只要他们不干扰赌场秩序,赌场管理方从来都是持既不欢迎也不拒斥的态度,有业内人甚至说(2012年9月7日):

赌场老鼠赌得小而且赌得精,但赌场不会怕这类人,反而难得有这类人。因为场面太冷清则难聚客,有人免费替赌场充场面,日日来两手,是赌场求之不得的。

在澳门,“赌场老鼠”还有一个文雅的别称,叫作“塘边鹤”,意思不难理解,也就是长期逡巡在赌台周边,不轻易下水,遇见机会猛啄一口,足以果腹。“塘边鹤”这个词也是社会俚语,通常指那些别人下棋而在旁边热心观战并喋喋不休地给出意见者。不过,在一些情况下,“塘边鹤”又与“拗烂脚”的角色相似。

在一些小型赌场,时间久了,这些“老鼠”甚至与某些赌场管理人员成为朋友,管理人员对他们的生活习惯、家庭等都非常熟悉。2012年1月3日上午11时左右,笔者在氹仔某小型赌场的二楼,与保安部50岁左右的某经理聊天,他说:

我们这里没有扒仔、拗烂脚,这类人我们都看得出来,一来马上就会请他们离开。不过经常来钓鱼的倒是有些人,这些钓鱼者,行内人也称为“塘边鹤”,就是每天来这里上班,每个赌台转悠,看准机会下一把,运气好的话每天足够一家人的生活费。这些人绝对不坐台,也绝对不会下大注,情绪稳定冷静。

笔者戏说,等我退休了也来这里做“塘边鹤”好了。这位经理则说,连我自己也都想做了。此时经理指着不远处一张赌台前的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人说:

这个人是澳门本地人,自从我们这里开业以后每天都来,跟赌场的工作人员都很熟了。这类人我们不会赶他走,因为他并没有妨碍其他赌客,也没有妨碍赌场秩序。

有些赌客认为,赌场老鼠并不是仅指那些与赌场玩老鼠逗猫游戏的赌客,有时还指一些顺便占赌客便宜的人,例如一位赌客说(2013年8月7日):

金沙初开张时,赌场老鼠会制造混乱,借交朋友、倒饮品来分散赌客注意,趁机偷赌客的筹码,甚至偷钱,或趁机冒充他人领取派彩的筹码等。

“赌场老鼠”可能是一个外来语,有固定的对应英语单词,海外赌场同样存在这类人。当然也有些赌客认为,“塘边鹤”并不能与赌场老鼠相提并论,因为赌场老鼠会真金白银地拿钱下注,而有些“塘边鹤”手里有时也会有一些筹码,但那是给赌场工作人员看的,基本不会下注,大多数“塘边鹤”其实就是“拗烂脚”者。

打分者

活跃在澳门各大型赌场内的还有一类人,被人称为“打分者”。他们是怎样靠增加各种贵宾卡中的积分来谋取衣食之需的?他们是受别人的委托来打分,还是仅仅是个人行为?并不是很清楚,相信赌场管理方也不是很明白。这类人多数为香港人,也有一些澳门本地人。有受访者说(2012年9月5日):

在美高梅,每天都可以见到好多人靠打分维持生活,我都想知道他们是怎样找到饭吃的。

不过根据相关的材料,还是可以推测出这类人打积分的方法。

一种是有些赌客临时随机下注,并没有使用或者是根本没有积分卡,那么这类打分者就会趁机征得赌客的同意,在赌场工作人员不干预的情况下,将赌客下注所得的积分算到这些打分者的卡上。被称为“拗烂脚”的那群人经常会有这类行为。还有一种是,根本不去征得赌客的同意,当赌客随机坐在某台老虎机前用现金打机时,该类打分者会将自己所持的卡插入到老虎机插卡处,这样,赌客的积分也会进入到打分者的卡中。这种情况往往会引起玩家的反感,一位来自香港的赌客说(2013年8月12日):

本人不常去澳门,也没任何贵宾卡,有次同老婆住在威尼斯人,只是玩玩老虎机,但已被几个人问可否插他的卡帮他打分。没有理睬他们,他们也就走开了。但是隔了一会,还是同一家赌场,也是玩老虎机,又有人走来,开始那人装作不会玩,问我怎样玩,接着就叫我帮他打分。我还没有答应,那人二话不说就将他的卡插入我玩的那台机。本来想马上走人,但刚中了free game,所以只好玩下去。

赌场管理人员如果发现有上述情况是会给予制止的,并且会有惩罚措施,那位香港赌客接着说:

这时出现了一个女职员,很有礼貌地问那卡是否我的。那人抢着说:我们是认识的。女职员问我是否认识那人,我只说不玩啦,走啦。之后女职员将卡拿出来对那人说:你的卡里的分数都将会被取消;又说,再犯会取消会籍及列入黑名单。那人话也不敢说一句。其实我玩得很小,就是几百元钱的上落。

还有位赌客说(2013年8月15日):

这种人在新濠天地大把,不过还是有办法对付他们,就是不要理他们,继续打机,30秒后这种人还站在你身后不离开,就按老虎机上的服务掣。当有工作人员来时,你就说后面那个人我不认识,但是却不停地烦我。自然会帮你处理。

这些职业打分者如果用自己的钱去打分,往往会选择老虎机,并且颇多高手,2010年4月的某一天,有人曾经在金沙888美食天地对面老虎机场内,见到有一个“师奶”一天之内打了2950分,连super都站在她的后面看着她打。2011年7月31日,还有人在威尼斯人赌场看见一个人在一部craps机前打两个位,插了两张红宝卡,可以称得上是超级打手。还有的打分者是在赌台上趁乱获取积分,一位赌客说(2013年5月4日):

一次我在金沙赌场赌的时候,当时这张赌台很旺,好多人站在后面没有下注,趁人多时也将卡交给super打分,起码都超过10张,当中有红卡还有黑卡。正常情况下有黑卡的人怎会来中场这张500元大水台玩?估计有不少专业打分人士。

这类借别人的钱来为自己的卡中增加分,不需任何付出,铢积寸累,自然会有诸多好处。

打分者的积分可以出售,或者是帮助别人打分换取劳动报酬,这应该是赌场打分者得以维生的主要渠道。一位赌客说(2012年3月10日):

金沙赌场有群老鼠专门打分抽奖,例如满888分可以转红宝会员卡,于是老鼠可以给你开个价,3元港币打一分,500分一般可以5日起货。打分期间累积的分数还可以参加抽奖、吃饭。老鼠打分也是有风险的,要出成本。他们打的分可以换来回香港的船票,然后再廉价卖掉,换成港币现金,这种方式在赌场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旅行社是打分者手中换回的免费房或免费船票的出售对象,有位赌客说(2012年3月17日):

有时可以看到逗留于威尼斯人酒店大堂柜台旁寻找散客兜售房间的人,他们手上的房有可能来自旅行社,而旅行社的房部分是出自打积分者之手,他们与旅行社认识,将积分换得的免费房卖给旅行社。如今年过完春节后,打分者卖给旅行社的房价是900元,旅行社再通过倒卖房者以1350元的价格卖给散客。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打分者换回的船票,部分也会卖给旅行社,一位赌客说(2012年3月19日):

去港澳码头里随便找个旅行社,里面很多船票是出自打分者之手,卖120元左右一张,我清袋时经常干这种事情。

赌客中相传,如果打分者与其他有需求者之间纯粹的积分转让,2011年第三季度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在新濠天地赌场,每1分付6元,最贵,因为新濠天地赌场的积分有较多的优惠兑换;澳门银河赌场每1分付5元;金沙每1分付4元;等等。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iebianaomenbocaiyetianyexush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