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地球无应答(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得主首部科幻短篇集!改良基因会不会带来灾难?置身未来,看时间空间合伙变魔术!)

下载方式

地球无应答(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得主首部科幻短篇集!改良基因会不会带来灾难?置身未来,看时间空间合伙变魔术!)

本书作者:王诺诺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异常惊喜。抱着 “知乎红人玩票出书” 的预期去阅读,却发现该短篇集风格多变而不失回味余地,对于技术和哲学思考当中也透着细腻的情感温度,即便不以新人作品去看待亦实属了得。印象深刻的几处:《地球无应答》的男主跨越近千年在茫茫星际间航行,却在无意中追赶上了孩童时代青梅竹马在旧房间摆弄无线电时悄悄发出的一句 “我喜欢你” 的电波,看到这段的时候全身都被激起了鸡皮疙瘩;Chapter 3 的每一篇都轻巧又俏皮;《一天的故事》则借用诺兰式的叙事结构和“物质、信息与能量”三大概念,将废土科幻、赛博朋克和宇宙科幻举重若轻地结合到了一起,其成品完完全全对得起它作为该短篇集压轴篇章的分量有余。期待诺诺将来的更多作品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一个人轮值是相当寂寞的一件事,一年的时间里,窗外的景色几乎静止不变,手上的工作千篇一律。时间被拉伸到无限长,长得令他忘掉这趟行程的目的地在哪里,长得令他忘记离开亚尔夫海姆时的雄心壮志,长得令他忘记为什么自己要踏进这艘船。

绝对的孤独每每向他袭来,他都会盼望有人说几句话,哪怕是有人不说话,静静面对面坐着呢?于是杏子醒来成了枯寂生活里唯一的希望。这种盼望是奇妙的,渐渐地,舰长心里生出一些柔软的东西。

他不喜欢杏子哭。

“好了,杏子。我们上去吧,”舰长拍拍女宇航员的肩膀,“没有大的问题,剩下的一些细节就留给计算机彻底排查吧,跟我上去。”

“明白。舰长……”杏子停下手里的活,可是眼睛里的泪珠没有忍住,在停止敲打键盘的那一瞬间,滚落了下来,她没有用手擦,仿佛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她哭了,“我为刚才极不专业的工作态度表示抱歉!”

地球无应答(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得主首部科幻短篇集!改良基因会不会带来灾难?置身未来,看时间空间合伙变魔术!)舰长见到那两滴眼泪,心中又是一紧,摇摇头说:“不用抱歉杏子,嘉阳……”他注意到,随着这个名字的发音,杏子平滑修长的眉毛微微一蹙,又有两大颗眼泪从眼角滑出,于是连忙改口道:“……驾驶员出这种事……我也很遗憾。跟我上去吧,我们得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舰桥内的主控室里,格秦的检修工作也进入了收尾阶段。

“计算机排查之后也没有发现问题,是吗?”

格秦回答道:“报告舰长,我负责的航控系统没有发现问题,只是舰载航行记录仪瘫痪了,暂时不能查看航行历史和舱内录像。”

舰长一边摘下通信用的耳机,一边推测:

“那就好,这是个小故障……我猜应该是电脑自测到了这个故障,报给轮值驾驶员没有响应,才把我们叫醒的。”

“嗯,很可能就是这样,”格秦表示认同,“所幸这段时间里星舰一直在开阔的星际空间航行,不容易遇到星体和星际物质,无人驾驶模式才没出什么大问题,不然……我们可要被嘉阳那小子害惨了……”

听到这里,杏子狠狠地瞥了格秦一眼,但他仿佛没有看见。

舰长知道格秦和嘉阳素来不和,也见怪不怪了:“话说回来……刚才真是惊险,我们三个被叫醒以后,什么也没顾上,匆匆忙忙就去排查故障了,到现在连时间都还不知道呢!格秦,现在的日期是?”

“舰长,就像我刚才说的,行驶记录仪坏了,无论是航行日志、监控数据,还是来往通信,嘉阳驾驶期间的所有资料现在都调不出来,就连日期也查不到。”

舰长接着问:“那航行坐标呢?如果导航系统工作正常,坐标总可以利用邻近的恒星定位出来吧?”

“这个是没问题的,”格秦打开定位系统的界面,输入一行指令之后,屏幕上出现了几个代表临近恒星的光斑,有淡蓝色的,有橘黄色的,也有深红色的,不同的颜色代表恒星们的温度差异,而屏幕上这些恒星连线的交点发出闪烁,就代表了北极燕鸥号现在的位置,“我们还在撤回亚尔夫海姆的道路上,向着母星方向航行。前方距离亚尔夫海姆约5.2光年,后方距离地球约5.3光年。”

杏子接道:“我是嘉阳之前的轮值驾驶员。在交接的时候,我进行了最后一次定位,当时的位置数据我还记得,舰亚距离5.4光年,舰地距离5.1光年。对比过去的数据,我们背朝地球,向亚尔夫海姆推近了0.2光年。”

“向亚尔夫海姆推进了0.2光年……燕鸥号星舰的航行速度是光速的20%……”舰长自言自语道,“从你结束轮值,嘉阳开始驾驶到今天,刚好过去了1年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是我们离开亚尔夫海姆的第38年……按照规定,他就快要换岗了啊。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格秦,等航行记录仪修好了,把数据调出来我们看看。”

“哦,好的,明白了。”

舰长将目光移回嘉阳的尸体,清了清嗓子说道:“现在我们距离母星亚尔夫海姆路途遥远,发出的请示要近10年才能收到答复,所以作为舰长,我有权利直接宣布,现在的首要工作就是调查清楚嘉阳的死因。”

“没什么可查的,就是得了急病死了吧?”格秦打断道,他向来尊重舰长,此时却倚靠在液压门上,双手抱臂,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们都睡着的时候出了事,主控室里又没有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何必还大惊小怪呢?”

杏子反驳道:“急病?连叫醒大家的时间都没有?那得是多急的病?我们登上北极燕鸥号之前,健康和体能的筛查是怎么样的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起飞之后,一路上星舰都处于封闭的状态,我们接触不到任何病源。更何况……在起飞后的每一次体检里,嘉阳的各项健康指标都显示的是优秀啊!”她显然激动了起来,脸上的毛细血管此时正在舒张,挑起了一层淡粉色。

“那就是自杀咯。在宇宙里飘了那么多年,眼看着走了一半,快到地球了,胜利指日可待了,偏偏船又坏了,不得不返航,算是前功尽弃。我们每个人都沮丧得要命。轮到他一个人值班1年,所有曾经看过的风景又要换一个方向再次路过,想说话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很容易想不开吧!”

“你不要忘了,心理测试也是健康指标的一项,嘉阳在这上面也从没有出过任何问题。”杏子依旧不肯放过。

“那倒不一定……心理健康的指标跟血压血象可不一样,没有直观的数学标准。如果嘉阳在登舰前蒙混过关,可没那么难……”格秦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变得低沉,“他的情况,跟我们三个可是不同啊!难道……难道你们忘了?”格秦不再倚靠门,站直身子,看着舰长反问道。

舰长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会忘记呢?

嘉阳,是当年北极燕鸥号成员里,最后一个被确定下来的人。

格秦。

每个报名参加北极燕鸥号宇航员甄选的人,目的都不尽相同。

有的人为了理想,为了个人的一小步和人类的一大步,可以背井离乡,可以妻离子散,比如舰长。

但格秦很少考虑那么宏大的东西,报名的时候他觉得被选上了就是成功了,而成功才是最重要的。

至少40年前,他是这么想的。

参加甄选的时候,他毫不顾忌地向考官透露出自己对浩瀚星海的征服欲,仿佛那些恒星是大航海时期盛产香料的未知岛屿,是西进时期印第安人的部落。

入选后考官告诉他,他的野心是难能可贵的,在星际漂流中,理想和使命感会迅速被时间稀释,也许他的野心能够帮助同伴们到达目的地。

让自己从上千人的甄选中脱颖而出的居然是这样简单的理由,他费解极了。

但那个时候他还年轻,这种念头在脑海只停留一下,便转瞬即逝。

他还年轻,还有很多更精彩的东西等着他。

自从被确定为舰组成员,他就成了亚尔夫海姆炙手可热的英雄,所到之处皆是仰视的眼神,甚至有许多机构邀请他去做关于宇航主题的演讲

那些话他都背熟了:“400多年前Skirnir号来到亚尔夫海姆,那些拓荒者不仅仅带来了文明的火种,还带来了勇气和探索精神。现在,把这两件最宝贵的礼物再传达给地球,这是我们的使命!”

他真的以此为使命吗?

他真的懂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只知道每一次当自己说完这么些话,都会引起一阵欢呼:“他还这么年轻,看他说出了多么伟大的话!”老人们拍着他的肩膀为他祝福,孩子们在作文里写长大要成为他,姑娘们用最火热的眼光炙烤他。

他还年轻。

鲜花和掌声在他进入航天中心的那一瞬戛然而止。

全封闭的生活和训练开始,这意味着他将永别家人和故乡。旅途太过于漫长,即使一切顺利,他到了地球,有朝一日又通过冬眠技术重返亚尔夫海姆,那也是100年之后的事,不出意外他全部的直系亲属早已过世。

那个时候回来,没有了家人,家不是家了,为什么还要回家呢?

这无疑是让人沮丧的,也是英雄们必须要支付的价码。

随着北极燕鸥号准备工作的推进,格秦逐渐熟悉了其他舰组成员,舰长是对飞船动力设备了如指掌的工程师,而杏子是一流的计算机专家,忙碌的训练和与伙伴们的朝夕相处,让格秦对出发的忧思渐渐得到了缓解。

可是真的得到了缓解吗?

就在航天局挑选最后一名舰组成员的时候,亚尔夫海姆的航天总长,也是北极燕鸥号的总指挥为他们带来了一个人。

格秦清晰记得嘉阳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他看起来年龄不比自己大多少,却莫名其妙添了一些混浊的粗粝感,甚至站在年迈的航天总长身边,也丝毫不觉得他身上有多少新鲜的活力,这一点在和他双眼对视的时候感觉尤为明显。

嘉阳不高,只在一米八出头(亚尔夫海姆重力略小于地球,导致成年男性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一米八的身高实在要算个小个子了),好在五官深刻,也算是出挑。刚刚见到伙伴,他没有任何尴尬,大方地打量每一个人。

“他叫嘉阳,之后将会和你们一同登上北极燕鸥号,”总指挥简洁地说道,“这样四名舰组成员就算是到齐了,可以尽快进行配合协作式的训练了。”

“请……先……先等等,总长。我相信您的眼光,挑选出来的宇航员一定是人中翘楚,但就这么定下来,是不是有点儿草率了?”舰长犹豫地说道。

“作为舰长,你肯定有你的顾虑,这一点我明白的。”遇到舰长的质疑,总长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和颜悦色地解释道,“嘉阳他是一位学者,亚尔夫海姆没有多少人比他更加精通地球文化了。你们一路上少不了他。另外,让他加入你们,也是航天中心最高指挥部多次协商后的决定。”

“总长,我能不能讲两句,”这一次是格秦,总指挥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虽然北极燕鸥号上配备最先进的生态循环系统,能把废物生成宇航员生活所需要的资源,但以我们现在核引擎的推进力,再先进的循环系统也不能做得太大,只能供4个人生活。我们只有4个名额,每一个都非常珍贵,所以选出来的几个舰员,每一个都必须有无法取代的一技之长,一些在长途飞行过程中能帮得上忙的一技之长。”说到这里,格秦似乎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嘉阳,继续道,“恕我直言,我不认为在数十年的长途飞行中,一个搞上古文化研究的学者能帮上什么忙!”

航天总长没有生气,而是饶有趣味地打量着驳斥他的年轻人:“你就是上周入选的格秦,对吗?”

“是的。”

“据说你面试的时候说自己就是为了征服宇宙而生的?你从上航天学校的那一天开始,就被称为天才宇航员?因为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优异,在你手里的航程,无论是大错还是小错,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是这样吗?”

“是的。”面对领导的赞扬,年轻的宇航员没有谦虚和推托,而是略微点点头,“但那些都是过去的荣誉,我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北极燕鸥号的未来,是我们能不能顺利到达地球。”

“很好,你能这样想很好。为了北极燕鸥号的未来,嘉阳更有必要加入。”总指挥坚定地回击道,“资料里显示,他的无差错飞行里程,比在座所有人的总和还要多。现在,你们还怀疑他是否够格吗?”

话音落下,会议室里的几十双眼睛都投向了领导身旁的嘉阳,这些眼睛包括了三个舰组成员的,包括了航天中心工作人员的,眼神是惊讶的、怀疑的、恶意的。

嘉阳安静地承受着所有目光落下那一刹那的重量,也安静地看着格秦与总指挥的争论。

“他……他看起来不会超过30岁!累计无差错航程怎么可能比我们三个加起来还多呢?如果真存在一个那么厉害的驾驶员,他早就出名了,我们早该知道了!”

“格秦……你注意点。”杏子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不是你们三个,是这十几个人的总和。”

“这……不可能!”格秦认为这样的设定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下意识反驳道。

航天总长收起和颜悦色的态度,扬起眉毛,不怒自威:“你是在怀疑我信口开河吗?嘉阳的档案放在军部,属于保密的S级别,真实性还轮不到你来质疑。我刚刚说过了,航天中心最高指挥部已经做出了决定,嘉阳加入北极燕鸥号舰组。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作为一个团队无条件互相信任,共同配合完成工作。”

总指挥缓缓扫过每一个人的脸,示意这个话题不必继续讨论,舰长却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站起身:

“总长,我能理解格秦的顾虑,我们三个人都是通过数月的体能和心理考核,才得到入选舰组通知的,背景和能力,都有清晰的数据记载。我们的所有信息,就像纸一样摆在大家眼前。”舰长条理清晰,徐徐道来,他看见周遭的工作人员向他投来赞同的目光,便继续说道,“而星舰将在太空中飞行数十年,舰组成员间互相信任的前提就是互相了解,可是今天,嘉阳先生就这样突然被确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没有进行公开筛选,背景资料又在军部,我们无权接触到,不能开诚布公,恐怕我们很难良好地配合……”

总长刚想反驳,一直安静的嘉阳开口了,他站起身来面向舰长,声音温和,但刚好能让会议室内的所有人听见:

“我从前就听说选定的舰长逻辑和口才都好,刚才是见识到了。我入选北极燕鸥号也不是高层的草率决定。说实话,我经历的考核时间远比每一位舰组成员都长,但我的档案确实属于军方保管,不便向所有人公开。口说无凭,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我愿意在训练中接受大家的考核,如果在准备和训练期间,我的各项分数,无论是理论知识、器械操作、心理素质,其中任何一项只要低于你们中的任意一人——”此时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格秦,“那么,我自愿退出舰组。”

“等到那个时候退出又有什么意义,浪费了那么长时间,会错过发射窗口——”坐在格秦身旁的杏子使劲揪了一下他的衣服。

“适可而止吧,格秦,就按照嘉阳说的去办。”航天总长说道,他站起身子,对着嘉阳站定,他用手指摩挲着下巴上的花白胡楂,点了一下头,眼神里满是关切,但又不似简单的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更像是一种共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掩盖了眼神后面的光。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地球无应答(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得主首部科幻短篇集!改良基因会不会带来灾难?置身未来,看时间空间合伙变魔术!)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iqiuwuyingdazhongguokehuanyinhejiangzuijiaxinrenjiangdezhushoubukehuanduanpianjigailiangjiyinhuib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