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下载方式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本书作者:木下昌辉 (作者), 何晓毅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整本书作为短篇连作集是好的,每一个篇章单独拎出来有完整的故事,同时把所有的篇章连起来阅读之后,很多前面篇章给读者的定论被推翻,形成一个完整的关于宫本武藏身世的新故事。最后的《武藏绘画》是新作,如果没有这一篇,那整本书的主角实际上变成了宫本无二,本位田外记两位。增加了这一篇,才真正把武藏武功的深不可测以及于绘画艺术的成就联系到一起,凸显了武藏主角的地位。缺点也是在这里,关于武藏身世的故事太狗血,有些篇章的主角太过于有存在感,导致武藏变成了仅仅一个工具,这样的侧写并不太成功。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父亲吉冈宪法即便生病躺倒,还是一脸威严。虽已进入昏睡状态,却依然拼命咬紧牙关,只是偶尔发出几声呻吟。

源左卫门和弟弟又市郎、堂弟清次郎一同,围坐在榻榻米上的父亲周围。令敌人丧魂落魄,号称天下第一剑豪的父亲,现在筋肉虚弱,瘦骨嶙峋。父亲身上盖着一件棉睡袍。这是一种带袖子的被子,半夜起来时可当睡衣穿。原本色彩如油菜花般鲜黄的睡袍,也看着不鲜亮了。

黄檗色是来自一种叫作黄檗的药材的黄色染料。睡袍原本艳丽的黄檗色恰似被父亲身上的老伤悉数吸走了一般。

房子近邻吉冈道场弟子们的练武声,冲过槅门,传进房间。应也传进父亲耳朵,只见父亲轻轻张开眼皮,嘴唇轻轻动了一下:

“还想听听剑声。”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源左卫门站起来打开槅门,能看到院墙那儿的树皮房顶。与贯穿都城中心,宛若都城脊梁骨,络绎不绝的堀川水的水声一同传来的刀剑声又大又密布,父亲眼角显露一丝笑意。

“啊,好想啊!当年满城都是京八流道场的刀剑声啊。”

父亲喃喃自语道。

京都曾有名闻天下的八个剑术流派,被称作京八流。但现在简直绝种,仅剩源左卫门父亲吉冈宪法率领的吉冈流一派。

“当年我们吉冈家是以开染坊为生的,你们知道吗?”

等源左卫门坐下,父亲问。源左卫门与弟弟又市郎和堂弟清次郎都允许。战国初期,吉冈宗族利用堀川清水开染坊为生。听说盖在父亲身上的这件黄色睡袍,就是那时染的。

“天下大乱后,你们的祖父放弃了染坊,入门京八流中的一派做弟子,练就了一身过硬剑术。其实如此做也是为了传下咱吉冈之名。”

那是发生在源左卫门祖父时期的事。父亲和祖父通过屡次生死搏斗,总算被认可为京八流中的一派,自那今后吉冈宪法的剑名便广为世人所知。

“知道为什么叫你们都过来吗?”

源左卫门想允许,却踌躇了一下。

“我已活不了多长了,要指定一个承继人。”

源左卫门知道弟弟又市郎和堂弟清次郎都凝视着自己。不,父亲也看着自己。

“源左卫门,你来承继宪法之名吧!又市郎和清次郎辅佐。你们三人要齐心合力,把我们吉冈家永远传承下去。”

弟弟又市郎和堂弟清次郎深深允许。

“听着,决不能重蹈京八流的覆辙!不要断了咱吉冈家香火,千万要传承下去!”

源左卫门重重低下头,答了一声:“遵命!”

“答应得好!承继宪法之名,定当有许多苦难,你可要下定决心!”

卸掉“宪法”台甫的父亲脸上,显显露比方才柔和的表情。

“源左卫门,哦,应叫宪法[1] 了。”

父亲挤出全身气力,抬起上半身。弟弟和堂弟要帮手,也被他无力的手断然挡开。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让我跟宪法两人说说话。最后的几句话只能跟传人说。”

弟弟和堂弟困惑不解,但两人对视一下,当即站动身来,退出了房间。

同父亲两人之间的对话很快便结束了。

从此叫作吉冈宪法的源左卫门拉开槅门,走出父亲卧室。他回头看了一眼,告知完后事的父亲竭尽了全力,闭上眼,轻声呼吸。盖在父亲身上的黄檗色睡袍,跟着父亲虚弱的呼吸,轻轻上下崎岖。

“源左卫门……不,吉冈宪法!”

他向声响传来的方向转过身,是弟弟又市郎和堂弟清次郎。两人手上都握着木刀。弟弟两只手各握一把,正要把其间的一把递给自己。

递过来的是一把簇新的木刀,不是宪法一直运用的那把沾满尘垢的旧木刀。

“怎么啦?这是……”

“这一天总会到来,是以我和清次郎商议,提前准备了这么一把。”

弟弟给他看木刀凭据,簇新的木柄上刻着“吉冈宪法”四个字。

“宪法!除了多流血汗,绝无保住吉冈英名的捷径。拿上新木刀,我们到道场操练去!”

听到堂弟清次郎大声招待,宪法刚要伸手去接木刀,但是伸出去的手在半空却突然停住。他想起父亲方才私下跟自己叮咛过的工作。父亲叮咛的内容,足以令他犹疑是否要接过这把簇新的木刀。

又市郎和清次郎两个人蹙眉不解:

“怎么了?为何犹疑?”

堂弟清次郎从弟弟手中夺过木刀,推到宪法胸前。宪法无法,只能双手接过木刀。

“大哥,是不是父亲有其他吩咐?”

宪法模棱两可地笑了一下道:“没有,没有什么吩咐。”

“我仅是想起父亲当年天下无敌的雄姿,你们无须介意。”

像是要挥去犹疑似的,宪法抬起了脚步。走过廊下,走出房子,穿过大门,看到树皮房顶的道场。道场传来阵阵铿锵的刀剑声,但宪法的脚步却缓慢且沉重。

(二)

宪法手握棒槌捶打夹着当季花草的麻布。植物纤维揉碎的触感通过棒槌传到手上。通过千捶百打,草花的形状和色彩便能完全染到麻布上。这般草木染虽如幼童玩耍,但对于繁忙的吉冈家掌门宪法来说却是一种再好不过的歇息。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小说电子书 第3张

视界那儿的墙角,随意放着弟弟和堂弟给他的那把木刀。刻在刀柄上的“吉冈宪法”四个字,已被磨损得近乎看不清,与沾满尘垢的木纹简直化为一体。

捶打结束,宪法摊开麻布,展到眼前,草花的叶子和花朵被清晰地染到布上。宪法知道自己脸上已显露欣慰的浅笑。

宪法这间小屋中,摆放着用来煮树皮或树根等的大锅,榨取柿漆的带把木桶,各种染色的工具等。

门口呈现一个人影,进来一个长得犹如葫芦一般,额头和下颚都凸出的汉子。

“啊,你呀,方才看见工作做完,认为你早已回家,谁又能知吉冈大先生在这儿玩草木染呢。不去习武练功,没关系吗?”

那汉子穿的对襟便服胸前缝有一块布,布上用墨写着“吹太屋”三字。此人在吉冈道场邻近的堀川边开着一家叫作“吹太屋”的染坊。吉冈道场因地处京都,所以有许多商家弟子。特别是道场邻近有许多家染坊,为了出事时能自卫,简直每家染坊都有人入吉冈门,成为吉冈剑术弟子。吹太屋就是弟子之一。

“多管闲事!说来还是你家院子欠好,种如此赋有野趣的草花。你先看这个,看了这个后莫非还会要我放下草木染而去道场习剑吗?”

宪法把手上的麻布展开给吹太屋看,吹太屋看后连声赞赏。

“哎呀,这太了不起了!你看这配色,你看这排列,真是令人佩服哇!”

方才劝宪法专心习武的那些话早已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吹太屋看到宪法的染布忍不住连连赞赏。

“当武功师父太可惜了,你干脆改行开染坊吧!”

两人关系好,吹太屋夸奖的时分总是不忘趁便嘲讽两句。

“你吹太屋,一个开染坊的,剑术却也比染织术高出好几个等级呢!”

宪法不甘示弱,也回击了两句。

“这倒被你将住了!那也好,赶明儿我便开一家吹太屋流剑术道场吧!有宪法师父认可,定比开染坊赚钱!”

两人仰天大笑。宪法因与吹太屋性情相投,便超出师徒关系,对吹太屋染坊多有照料。

“下次把这莳花和这种叶子搭配,还想给这部分多留一些空白。”

宪法把方才从院子里摘来的花瓣和叶子摆在新麻布上。吹太屋伸头边看边道:“花瓣再摆开一些……斗胆些,加上些其他色彩如何?”两人每次开端讨论染色,就是如此。今天半刻(大约一个小时)前刚与吹太屋认真商议过预定的染布,此刻两人又这样谈起染色来。

突然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像要责备他们两人一般。

“宪法!原来你在这儿?”

跑进来的是堂弟清次郎。清次郎满头大汗。

“承继了宪法这天下第一台甫的男子汉,居然在此闲玩?”

清次郎大步走过来。

“哇,好吓人哪!”吹太屋双手捂脸,故意假装害怕的姿态。

“你知道吗?近日畿内有个人叫作宫本武藏,带人处处应战道场,声名鹊起。而吉冈家掌门竟如此玩物丧志,这可如何是好?赶忙回道场操练!”

清次郎一把抓住靠在墙角的木刀,塞给宪法。宪法乜了一眼吹太屋。吹太屋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假装拾掇小屋中的染色工具。

“知道了!正要去呢!”

宪法接过木刀,站起来。

“吹太屋,拜托你按今天我们商议的来染布哇。”

假装拾掇工具的吹太屋故意大声答复道:“当然!”

“底色已染好,再有十日,便能拿来给师父看。”

听到吹太屋的答复,宪法很满足。他与清次郎一同走出小屋。穿过吹太屋家后门,外边就是堀川。河水清澈见底,能清楚看见玩耍的鱼儿和河槽的石头。流水上漂浮着染成金黄、淡青、浅葱等色彩的布料。用京都含金气(金属成分)少的流水染的布料,纯粹透亮,色彩艳丽。被染成晴空和落日色的布料,令宪法感到赏心悦目。

布料那儿传来木刀大力击打的声响。从围墙外边看到道场的树皮房顶,似被学徒们的震天吼声和大力击打声震动得轻轻摇晃。

(三)

宪法站在道场门口,后脊感受着习武场上弟子们练功的热气,眼前是暮色苍茫的天空。外边还比较亮,但天空已逐渐变成黛色。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小说电子书 第4张

要想再现傍晚和黑夜之间的暮色,到底要用何种染料才干染出?宪法抱住双臂,若有所思。

刚换的窄袖便服和广大的裤裙穿在擦干汗的身上,宪法感到身心舒爽。

“总归,绝不可小看宫本武藏,不能把他看作是个美作(冈山县)乡下没见过世面的武艺家。”

弟弟又市郎和堂弟清次郎穿戴汗湿的练功服在宪法背后议论。

宫本武藏一帮人犹如一阵暴风席卷畿内各大道场。听说几个月前,带着不足十人的弟子们把伊贺国链镰高手宍户及其手下几十个人悉数杀死。还与其他许多武艺家对决,尽皆打败对方,近日总算闯入京都。喜欢看热闹的京都好事之徒,眼下最热闹的话题就是宫本武藏何时与吉冈决斗。

“总归不能容易上当。”

“嗯,和学徒们说,无事不要随便去热闹地方闲逛生事。”

弟弟和堂弟快要商议出结论时,像要与最早呈现的星星争辉一般,门外呈现了一盏提灯的亮光。

“嗯,天还没黑,他倒想得周到。”

跟着宪法的喃喃自语,提灯飘过来。能看清来人广大的额头和凸出的下颚了,是吹太屋染坊主人。他没穿平常穿的对襟便服,而是穿戴一身正装。宪法转过身,向弟弟和堂弟道:

“抱愧,下边我有点事。这里便拜托了。”

两人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

“兄长,天快要黑了,还去哪儿?”

弟弟又市郎责问道。

“策传和尚请我过去喝茶。抱愧!”

“原来是策传和尚请啊!”弟弟一脸不高兴。

安乐庵策传——是飞驒高山的台甫金森长近的胞弟,与京都所司代板仓胜重及名士古田织部也往来甚密。他被称作讲笑话和说诙谐话的天才,当年深受丰臣秀吉宠爱,与许多台甫和贵族都有往来。因此即使是耿直不苟的又市郎也欠好对立。

“此次便算无法回绝,但是宪法,你作为吉冈家主,也太没自觉性。宫本武藏与迄今为止的任何武家都不同。不能漫不经心,再小心都不为过!”

堂弟清次郎用拳头砸着地板说。

“现在是迷恋草木染的时分吗?”

“哼,那你的意思是说本人武功不如武藏了?”

宪法只是瞥了清次郎一眼,虽没想进步声响,但清次郎已吓得不敢吭声。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重要的是要自重。京都的真剑交锋已被京都所司代板仓大人严峻制止。就是宫本武藏,谅他也不会冒着犯法的风险胡来。”

弟弟和堂弟对视一下,其实从一开端便有结论了。吉冈名声太大,不可能容易便跟人用真剑真刀对决。

“好了,后边的事拜托啦。”

宪法用目光暗示了一下站在门口的吹太屋,走出了道场。

(四)

铺着榻榻米的大间有二十来个客人。大间墙上,挂着各种水墨画挂轴、织物、扇子等。靠墙整齐摆着各种茶器、香炉等古董名器。客人都是高位的武士、公家、富裕商人等。他们似乎吃香甜点心一般观赏这些名物名器。宪法和吹太屋此刻也在其间。

敌人的名字是宫本武藏(读客熊猫君出品。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战胜一万个敌人,不如战胜一个自己!)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irendemingzishigongbenwucangdukexiongmaojunchupinyidaijianshenggongbenwucangzhanshengyiwange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