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下载方式

敌人与邻居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卫报》资深记者置身中东36年,现场报道巴以冲突,解密阿犹百年恩仇录。

本书作者:伊恩·布莱克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欢庆犹太人被掳归回、圣经预言成就的时候,另一方的声音被淹没了。青铜时代的契约不能掩盖这个过程中的不义。伊恩·布莱克的公正,不是把双方的苦难放在天平上称,自己去论断谁是谁非,而是让两边的人,从高层到平民,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完全对立的叙事开始对话。 这本书梳理巴以纷争百年发展史的同时,注重两边个体的视角,很多细节让人动容。以色列建国的时候,许多巴勒斯坦人逃离家园,走的时候有的悉心保护自己的家具,有的盘子还在桌上,孩子的玩具散落在地上,以为战乱结束会像洪水退去,他们还能回到原来的家,但没想到再也不能回去。多年以后有人敲开老房子的门,发现新住户是来自东欧的犹太人。背负苦难的新住户不能理解旧住户的苦难,旧主人只能离去。双方都有理据,都有苦难,都有不义,冲突的无解不仅在外交层面上,也在个体层面上。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1989年1月的一个冰冷的日子里,以色列出了名缄默寡言的总理伊扎克·沙米尔乘坐直升机从耶路撒冷飞往一个能够俯瞰纳布卢斯的军营,而纳布卢斯是巴勒斯坦人因提法达的中心,也是西岸最大的城镇。在泥泞的山坡上,他遇见了以色列国防军的准备役伞兵,这些伞兵痛苦地通知他,他们不得不做些脏活来镇压起义。“为了将命令贯彻到老城区,我们必需对无辜的人残忍施暴,”一名兵士说,“我每天都会违背军队规则——这让我变弱,让他们变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利于因提法达。”沙米尔蜷缩在一件蓝色大衣里,在刺骨的冰冷中一边无动于衷地听着懊丧的话语,一边用手指叩着面前的桌子。“我们厌恶这些巴解组织的恐惧分子,”他后来愤恨地喊道,“由于他们逼着我们杀死阿拉伯孩子。”西岸军事指挥官阿姆拉姆·米茨纳的大胡子下掩藏着为难的神色。 [2]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1张新的一年,场面并无缓和。“结合指导组”呼吁让事态晋级一天,以留念法塔赫1965年初次对以色列展开军事行动之日。13名巴勒斯坦激进人士被驱赶到黎巴嫩,这标明以色列决计继续挥舞铁拳,哪怕巴解组织获得了外交成果且国内士气低落。

汽油弹还在熄灭,宵禁也在施行。大约在同一时间,叙利亚支持的反对亚西尔·阿拉法特战略的组织穿过黎以边境,发起了数次攻击。这些人试图毁坏阿拉法特与美国刚刚树立的关系,并标明至少还有他们没有放弃武装斗争。

对沙米尔感到愤恨的也不只是以色列兵士。就在几天前,这位“利库德”指导人在位于纳布卢斯左近的哈布拉查(Har Bracha)定居点视察时遭到追问并被称作叛徒,由于他曾承诺为那里一名被枪杀的犹太出租车司机报仇。他们请求以色列果断采取行动,镇压起义,并改善定居者的平安情况。但在撒马利亚的中心肠带,呈现了一种新的担忧:就算是铁石心肠的“利库德”指导人,也会屈从于日益增长的国际压力,与巴解组织会谈。

沙米尔在美国人的敦促下的确提出过在西岸停止选举的议案——选出那些愿意就自治问题和以色列商谈的巴勒斯坦人——但他回绝与巴解组织展开任何会谈,也不同意撤除任何定居点。阿拉法特反对选举,以为只需占领还在持续,选举就是不可承受的。这些反响都契合一种熟习的形式——美国外交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在记载中称:“以色列人试图把计划的范围限制得很小,由于他们揣测(这一揣测是对的)我们为了让阿拉伯人或巴勒斯坦人承受它,势必会小题大作,以至加以窜改,而阿拉伯一方总试图从我们提出的计划中谋取最大利益。” [3]  左翼和中间派的以色列人希望己方能对对方的转变做出更有意义的响应。以色列国防军一份情报剖析遭到泄露——这被归咎于工党——引发了一番针锋相对,这份情报剖析正告以色列不能无视巴解组织所发作的变化,并预测美国将继续施压,迫使以色列采取本质性举措,直接停止会谈。沙米尔对此事的承认被责备是在扯谎,而这也并未鼓舞民意。 [4]  “以色列就像一个从30楼跳下来的人,”另一个部长开玩笑说,“经过5楼窗户的时分说‘目前为止一切都安好’。但他还来得及翻开降落伞吗?”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2张

沙米尔的选举提议是以完毕暴力为前提的。同时,以色列也在寻觅应对因提法达的新办法。5月,以色列无限期地制止加沙人在“绿线”内工作,以回应协作者被杀、一名搭便车的兵士被绑架后遇害,以及另一名兵士失踪的事情,后一名兵士也可能是遭绑架后被杀了。固然这项禁令最终只持续了几天,但这一严厉的措施意在对巴勒斯坦工人施压,在正常状况下,他们的工资是加沙最大的单一收入来源。 [5]  这项禁令似乎是要打开一道至关重要的平安阀,让本就低迷的经济形势愈加恶化。“如今,因提法达只会越来越壮大,不会削弱,”一名来自汗尤尼斯、衣衫破烂的巴勒斯坦工人被警察从特拉维夫一个工地连人带铺盖赶出后坚称,“假如你把绳子拉得太长,它就会断开。他们是怎样想的?难道我们不会相互协助吗?在因提法达期间,还没有人饿死。以色列人说他们没有我们也行,但我不信。”此举招致非阿拉伯工人需求立刻顶上加沙人的缺口。 [6]  与此同时,哈马斯的开创人谢赫亚辛与他的密切战友阿卜杜勒阿齐兹·兰提西(Abdelaziz al-Rantisi)以及250名支持者一同被捕,理由是该组织涉嫌形成那两名兵士的失踪。这是伊斯兰主义组织逐步成为以色列心腹之患的证明。不久后,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被正式宣布为非法。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3张

突破恐惧的藩篱
巴勒斯坦人以蔑视掩盖了艰苦。在被占领土上,盛行歌曲和诗歌赞誉着牺牲和团结,颂扬着跨过“恐惧的藩篱”、破釜沉舟的觉得。耶路撒冷作曲家穆斯塔法·库尔德(Mustafa al-Kurd)的专辑《巴勒斯坦的孩子》(Children of Palestine )中的《石头、洋葱和一桶水》(Stoneand Onion and a Bucket of Water)等曲目,透过磁带响彻街头巷尾,唤起了人们对因提法达头一年那些吸收了全世界眼光并鼓励了巴勒斯坦人的大范围示威的记忆。 [9]  但人力本钱和物力本钱持续上升。6月,以色列调整了封锁政策,请求任何越过“绿线”的人都要持有新发行的磁性身份证,此举加大了经济压力。被释放的囚犯及被行政拘留者不予发放。武装人员大量没收证件,迫使巴勒斯坦人不顾此举会带来的经济艰难,抵抗以色列。而在伯利恒左近的拜特萨霍村,以色列人将财物充公,以替代未付的税费——这惹起了美国媒体对巴勒斯坦人充溢同情的报道,由于难免要与波士顿倾茶事情 [10]  停止比拟。 [11]

另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是对通敌者的殴打和谋杀。它凸显了代表巴解组织一派并为之说话的学问分子和理论家,与坚持平安为重的年轻激进分子之间的鸿沟,后者运用响亮的漫画英雄名字如“黑豹”(Black Panthers)、“红鹰”(Red Eagles)等等,为因提法达的“打击部队”(Striking Forces)命名。还有些人只被称为“蒙面人”(almulathamin)。莎巴赫·卡纳安(Sabah Kanaan)由于被控卖淫和通敌,在纳布卢斯老城被人用刀、斧和铁棍杀害。“辛贝特”会在毒贩和妓女中以威胁威逼的方式招募特务。巴勒斯坦人常常碰见这种状况。而当一名为平安部门工作的加沙皮条客在特拉维夫贫民窟杀了7个人时,以色列人才稀有地一窥占领的暗淡面。 [12]

通敌者常常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杀的,这或许是由于凶手晓得巴勒斯坦目睹者不大可能做证。在一同案件中,一个带着消音手枪的年轻人大模大样地走进纳布卢斯市中心的警察局,枪杀了一名公开与军队和“辛贝特”同事的巴勒斯坦人,此人身上携带的乌兹冲锋枪和步话机足以证明其通敌的事实。当天晚些时分,同一把武器又杀死了一名躺在医院病床上、受伤且无助的通敌者。在拉姆安拉,一个名叫苏卜希·阿布高殊(Subhi Abu Ghosh)的青年男子被假装成阿拉伯人的以色列人枪杀,杀手可能来自部队代号为“樱桃”(Duvdevan)的国防军密探队伍“伪阿拉伯人”(mistaravim)。他们驾着西岸牌照的汽车来到咖啡厅,由一个公认的通敌者陪同,这个通敌者的任务是认出他们要找的通缉犯。在雅比德,通敌者带着以色列人发放的枪支公开巡查。 [13]  他们被视为可攻击的对象。“政客阶级无法控制‘打击部队’的行动,”东耶路撒冷的一名活动家表示,“我们很分明,(以色列人)接连不时的拘捕浪潮在当地指导层中形成了真空,年轻人因此得以主动做出他们以为英勇的或民族主义者该做的事。” [14]  1989年9月,由于恐慌不时蔓延,当约旦河西岸一个小村庄中的四人行将因通敌被杀时,巴勒斯坦高层政治人物出手干预了;这些人幸免于难后,容许洗心革面,与以色列人隔绝联络。被视为阿拉法特自己代表的费萨尔·侯赛尼也做出了相似的努力来遏止屠戮。但这种现象是此次低强度战争无法防止的附带结果。“我们能够本人调查通敌者,由于我们曾经在以色列人的监狱里学会了怎样审问,”“黑豹”的一名年轻激进分子表示,“我很尊崇费萨尔·侯赛尼,可我想提示他,通敌者揭发的不是他,而是我们……侯赛尼没有跟我们一同生活在这里,所以他不能肯定谁是通敌者。我们才是知情人。” [15]  截至1989年12月因提法达两周年,据估量共有150名巴勒斯坦人被疑心是通敌者。以色列方面的发言人常说只要少数人是真正的告密者。还有5万名巴勒斯坦人曾被投入监狱。到1989年,约有1.3万人被监禁,其中1 800人未经审讯就被行政拘留。 [16]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4张

除了巴解组织与美国人之间步履维艰的对话外,起义没有带来任何本质性改动或详细政治成果,其自身也变得像例行公事。国际媒体的报道关于吸收人们关注巴勒斯坦人的窘境极端重要,但慢慢地,它们热情不再,主要由于整个1989年期间,东欧改天换地的剧变是一出更为新颖的戏剧。但媒体能传送信息,也会误导。电视摄像机捕捉着无休止的抵触,但很少拍摄那些仍在以色列境内工作的巴勒斯坦人,以及那些过着不受干扰的生活或是不在意“绿线”那边零星骚乱的以色列人,特别是特拉维夫地域的以色列人。“那些领土上的状况被放置了,或者说被压制了,就公众兴味而言曾经处于边缘角落。”新成立的以色列占领区人权信息中心“卜采莱姆”(Informatio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in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名为B’Tselem)指出,“那里的各种故事……过去曾是电子媒体和纸质媒体的头版头条,往常只要简短的报道,或是降到报纸后面几版上”。 [17]  以色列人固然确实付出了经济代价,但填补巴勒斯坦工人的空缺使犹太人失业率降落,外国工人的迁入也使经济状况有所缓解。1989年6月,来自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仍有约90%在以色列工作,但来自西岸的仅有56%。 [18]  虽然局势慌张,生活仍在继续。在耶路撒冷,犹太出租车司机开到城镇东边时,仪表盘上铺着卡菲耶,而开到西边的阿拉伯司时机贴出支持贝塔队(Beitar)的海报,这支当地足球队因讴歌种族主义而出名。很难肯定这场起义对以色列内部政治产生了多大冲击,但有些事情显然曾经改动了。“这场起义的成就是,”《新音讯报》的专栏作者纳胡姆·巴尔内亚(Nahum Barnea)在这意义严重的一年行将完毕之际评论道,“曾经安于现状的绝大多数以色列人如今对现状十分不满。” [19]

“如今就战争”?
以色列战争阵营的变化表现了这一点。“如今就战争”运动是在1977年萨达特建议发表后作为一个大众运动产生的,在1982年黎巴嫩战争期间变得更为重要。但是在因提法达前夕,该运动曾经朝气蓬勃了一段时间。它支持工党“领土折中计划”的含糊承诺,但对跟巴解组织打交道持慎重态度:以色列资深反战人士阿比·内森(Abie Nathan,1966年他曾驾驶一架名为“沙洛姆” [20]  的飞机前往埃及,试图去见纳赛尔)因会晤阿拉法特而被关押,这显现了反对战争的风险。直到1988年11月巴勒斯坦《独立宣言》在阿尔及尔发布,“如今就战争”才站出来呼吁以色列与巴解组织停止推心置腹的会谈。 [21]  有些犹太战争活动家与费萨尔·侯赛尼和其他耶路撒冷的法塔赫支持者胜利树立了亲密联络。如今双方的接触已不只限于范围小但影响大的反犹太复国主义左翼,“如今就战争”组织也在其列,双方都表示要努力于反对暴力、完毕占领。侯赛尼和其他法塔赫成员还会定期参与与以色列人的公开会议。 [22]  “如今就战争”本身也遭到了更小、更激进的团体的应战,如戴拉基布什(Dai laKibbush,意为“占领曾经够了”)、耶什古尔(Yesh Gvul,“这里有道边境”),它们请求完毕占领,支持那些回绝在占领区退役的兵士(通常是准备役),虽然人数一直不多。在因提法达的头几个月里至少产生了40个新的抗议团体。“黑衣女子会”(Women in Black)开端每周夜祷,招来了司机和路人的辱骂,人们将她们比作布宜诺斯艾利斯五月广场上的阿根廷母亲 [23]  。其他以色列鸽派也提供了实践协助,一群建筑师和工程师组成了一个委员会,重建西岸拜塔村(Beita)被军队摧毁的房屋,这些房屋是由于此前一名犹太移民女孩在一次有组织的徒步游览(犹太复国主义者宣示土地一切权的传统方式)中遇害而被毁的。监狱和看守所外的抗议人群已是屡见不鲜了。 [24]  30名退役的以色列国防军将领和另一些高级军官、平安部门官员成立了“战争与平安委员会”(Council for Peace and Security),提出占领约旦河西岸不再有军事必要性。

但是,对异议的容忍究竟是有限的。在1989年12月因提法达两周年之际,国营的以色列播送管理局(Israel Broadcasting Authority)禁播了两首希伯来语盛行歌曲,这些歌曲对巴勒斯坦人遭受的待遇和以色列对其处境的淡然态度提出了抗议。当“卜采莱姆”对120名巴勒斯坦儿童的死亡表示关切时,伊扎克·拉宾苛刻地答复说该组织还不如写信给他们的父母。 [25]  但死亡的犹太人还不到20名——比任何一个月死于交通事故的人都要少,而且不到阿拉伯人死亡人数的1/20。对大多数以色列犹太人来说,他们后院的战争依然“像发作在悠远大陆上的战争”。 [26]  政治上,以色列政府照旧没有什么严重举措。这一点在1989年的最后一天尤为明显,那天沙米尔辞退了前“利库德”成员、当时已是工党的科技部部长的埃泽尔·魏茨曼,因其未经受权就与巴解组织接触;沙米尔此举令团结政府堕入了危机。魏茨曼曾经过以色列籍阿拉伯人艾哈迈德·提比(Ahmed Tibi)这位中间人倡议巴勒斯坦人承受以色列的西岸选举计划。就在同一日,警察异常严厉地镇压了耶路撒冷一次有序的“如今就战争”集会,慌张局势加剧。一位与会者回想时说:“这一回,巴勒斯坦示威者和以色列示威者无差异地禁受了警察的暴力镇压,他们都对发作了这样的事情感到摸不着头脑。” [27]  独立左翼分子穆斯塔法·巴尔古提(Mustafa Barghouti)后来回想起这次集会,以为它是巴勒斯坦人和温和派以色列人共同希望经过两国计划处理双方抵触的高潮。 [28]

但是关于巴勒斯坦人来说,萨利·努塞贝得出结论,因提法达形成了一种矛盾的情况:

固然它使以色列充沛认识到占领的代价和担负,固然它也迫使国际社会在政治进程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而巴勒斯坦人希望经过这一进程,在与以色列相邻的本人的国度里完成自在和独立……但它整体的政治结果却是炼狱般的理想:巴勒斯坦人既不能取得梦寐以求的独立,也不能完整融入以色列。换句话说,他们既无法逃出以色列,也无法在其中得到对等。 [29]

沙米尔的阐释更是一针见血,他以为与巴勒斯坦人互相妥协基本是白日做梦。在他毫不妥协的观念里:

因提法达不是一次示威,不是关于绝望的自发宣泄,也不是温和抵御。这是一场针对以色列人和希望与我们战争共处的阿拉伯人的战争。它在基本上是反对以色列存在的斗争的持续,直接目的是把我们推回1967年的界限内,并在我们分开的中央树立另一个(原文如此)巴勒斯坦国……(它)没有使我们的根本状况产生任何改动,反而凸显了抵触攸关存亡的实质。

敌人与邻居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源头梳理震撼中东、牵动全球的百年纷争)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irenyulinju-alaborenheyoutairenzaibalesitanheyiseliecongyuantoushulizhenhanzhongdongb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