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地铁上读书的女孩

下载方式

地铁上读书的女孩(总有一本书,为你揭开心中被遮蔽的梦想,带来改变生活的力量.法国安提戈涅奖获奖作家大受欢迎的作品)

本书作者:[法]克里斯蒂娜·费雷-弗勒里

本书读后感· · · · · ·

坐在先锋书店里看完的书 朱丽叶,一个普通的房屋中介,在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了书的“传递者”。类似图书漂流却又不一样,传递者会观察潜在读者的性格、特质然后决定自己送的书籍。“各种各样的东西组成了世界,书的世界也一样。”她喜欢观察着在地铁上读书的人,但她也不是唯一一个喜欢这么做的人。她知道,书是各种思想、各种情感的传递媒介。而她希望那些读者可以通过她选的书来获得灵魂上的共鸣,发现自己埋藏在心底的真实想法。读书,是在了解世界,也是在了解自己。很喜欢最后一段,朱丽叶开着自己改造而来的“黄色潜水艇”,去继续传递苏莱曼的梦想,把书籍带给需要它的人们

我的学习笔记

所谓“没有任何意外情况”是指地铁正常运行,按部就班地进站、停车、打铃、关闭金属门,没有因人多而限流,没有事故,没有警报,没有罢工,也没有交通管制导致的中途停驶,是个普通的日子。 P11

它那么轻,那么微不足道,就像是从她最喜欢的套头衫上扯下来的一根细羊毛。 P12

地铁上读书的女孩 小说电子书 第1张然后,他开始阅读。 P13

他总是小步离开,脊背挺得很直,大衣扣子一直系到下巴底下,帽檐斜斜地搭在左边眉毛的上方。 P14

”克洛埃说,她显然没听到朱丽叶在说什么,“相关材料都是你在管,对吧?”朱丽叶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 P15

“你怀孕啦?”她的同事坚持不懈地继续问道。 P16

看到四分之三的地方时,她的呼吸会变得微微急促,睫毛上还缀着小小的泪珠。 P17

她经常太过沉溺于观察周遭,以至于很少打开自己的书来读。 P18

到底为什么要把词语比作蝴蝶呢?为什么不是萤火虫,为什么不能说“词语像萤火虫般闪烁了几秒钟,然后就熄灭了”?她什么时候见过萤火虫?说实话,从来没有。 P19

屋子最里面似乎摆着一大堆东西。 P32

混乱的书籍和纸箱中间果然有一个人,他正使劲地挥动着胳膊,过短的袖口里露出瘦骨嶙峋的手腕。 P33

我女儿总是为此批评我。 P34

“莫泊桑,”她说,“那边是都德,自然主义小说,您之前大概是按着文学类型来整理的吧……”他并没有听她说话。 P35

她的外祖父爱书成痴,总在不断寻找各种罕见的珍藏本。 P36

工业制造的番茄肉酱的半甜不咸的味道填满了她的嘴巴,音乐、欢呼、鸟类的呼朋引伴、秘闻、解读和闲聊充斥着她的耳朵,她回归了熟悉的、平庸的、不算糟糕至极的、勉强可以忍受的……生活,没错,她唯一熟知的生活。 P48

朱丽叶没有抱怨。 P49

那个卫生间里还摆着猫脚浴缸,浴缸的四脚生满了锈。 P50

我跟你说,咱们必须得在公寓里布置出真正的‘生活’……就是人人都想要的那种生活。 P51

“给我带本书过来。 P52

“我这就去看看能找本什么书。 P53

即便只是手里拿着它,痒的感觉也会如影随形,从左边肩胛骨开始,一直爬满整个肩膀……就是这样,她简直又要连抓带挠了。 P54

一本无害的书,不会引起一丁点儿麻烦,也不会触发任何灾难。 P55

朱丽叶一边想着,一边隔着厚厚的帆布抚摸被选中的书。 P57

比如说,某个人常戴着一副钢丝边的小圆眼镜;另一个人会小心地伸出手,尝试捧起小奶狗或者小婴儿;第三个人总有一绺额发垂下来,挡住了他那双湛蓝湛蓝的眼睛……从这些细枝末节里,她坚信自己看到了智慧、温柔、幽默、踏实,或是某种她自认为并不具备的随心所欲。 P58

朱丽叶慢慢把它抽出袋子,两眼紧紧盯着那近乎黑色的封面:一片黑暗之中,从书的切口端开始,隐隐约约地现出了一座线条朦胧的英式庄园废墟。 P59

那男的开始的时候说:‘那房子可真烂,那地方根本没救了。 P60

于是姑娘们在这儿摆上一张有机玻璃桌子,白天轮流来休息。 P61

到底是为了谁呢?[1] 引文节选自:《奥德赛》第14节、维奥莱特·勒迪克《饥饿的女人》、托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丝》、阿蒂尔·兰波《永恒》、玛丽·恩迪亚耶《三个折不断的女人》、桑德丽娜·柯莱特《唯余尘埃》。 P62

她为此深感惊讶。 P63

难道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这个到处是书、日夜不分、灯光从早亮到晚的地方吗?当然,他还可以在这里工作,比如说,设计网站,做做翻译,写写文章,或是修订书目。 P64

她做不出来,至少现在做不出来。 P65

朱丽叶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正置身于船上,那艘船渐渐驶离了防波堤,船身划开平滑如镜的水面,驶出安稳的港口,驶向茫茫大海。 P71

男人暂停按动智能手机的键盘,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或许应该说是“注视”,她暗想。 P72

她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吸引潜在的猎物——如果细想的话……“猎物”还真是个诡异的词。 P73

他近乎不经意地抬了抬手,擦去面颊上一道晶亮的痕迹——如果不是那盏台灯的绿灯罩翘了起来,如果没有那刺眼的灯光,朱丽叶恐怕根本不会注意到那道痕迹。 P74

朱丽叶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张笑意盎然的脸。 P78

地铁上读书的女孩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没错,这种东西既不会粉碎,也不会消失,它简洁、明确、可信——就像是扎伊德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拼成的句子,仔仔细细地贴在她那本书的封面上,或者像她那天特别说明的那样,贴在她喜欢的所有书的封面上。 P79

朱丽叶不由自主地为眼前的情景所动容:那个女孩的深色皮肤呈现出缓慢充血的过程,从脖颈一直红到颧骨,眼角瞬间溢满泪水。 P80

在第81页,她读道:当世界越来越窄,好像只是一根细线。 P90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从绵绵细雨变成瓢泼大雨。 P91

他单手摩挲着那本书的每条边缝,又把脸凑近书的切口,闭上双眼,面露微笑。 P92

告别的预兆。 P93

她永远不可能认识他们,走近他们;她永远不可能和他们说话。 P94

他的下半张脸一会儿浸在光亮里,一会儿又被阴影重新攫住。 P95

苏莱曼伸长胳膊,去拿他的记事本。 P96

朱丽叶发觉他的脸色比往常更苍白。 P97

这样一来,你们可以更好地记住其中的区别。 P98

可他们越往前走,它就越是远离。 P99

“我想问您……您能不能……搬到这儿来住?”朱丽叶盯着他的背影,吃惊地半张开嘴。 P100

这沉甸甸的感觉压在他们身上,徘徊在他们之间。 P101

您那边不会来不及吧?”苏莱曼微笑着站起来,显而易见地松了一口气。 P102

入夜以前,房间始终浸在一种苍白的、毫无变化的光亮中。 P103

他们只谈颜色、花朵、对郁金香的狂热,还有那些模仿着天堂的样子、分成四部分的东方花园。 P104

这也是有可能的。 P105

可她到底在感慨什么?她一边抹平门框边缘的油漆一边想。 P106

只是这油漆味儿让我有点儿头疼。 P107

他们憎恨诗歌,憎恨音乐,憎恨一切谈论爱的东西。 P108

这并不意味着她的所有疑问都有了答案——“它们仍然存在”,如此简单的词语组合怎么可能解答所有的疑问?她不再生活在故事里,也不再像他那样,生活在书本里。 P110

炉膛里已经塞了一堆游记,其中有一本格外引人注目——1816年印刷的《阿里·贝游记》英译初版。 P111

这当然无济于事,她现在从头到脚都落满了灰。 P112

然而此时此刻,它无法帮她战胜内心的胆怯和畏缩。 P113

它们满满当当地挤在水果筐里,装在各种各样的篮子里,满得要掉出来,有时连篮子都撑裂了。 P114

您肯定觉得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P115

她的小说印数相当大,只可惜并不受欢迎。 P116

他的烟斗里冲出一股又一股越来越浓的烟雾。 P117

那些让人目眩神迷的地方,那些变幻莫测的边界……她曾经在电光石火间走完几乎难以想象的距离,曾经任凭数个世纪的时光在身边悄然滑过;她曾经在星座间左顾右盼,与动物和神祇对话,和一只兔子共饮下午茶,品尝毒芹和仙草……可是,假如她真的坐上飞机,前往世界的某个角落,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战争与和平》中的皮埃尔伯爵、调皮的爱丽丝、力气大得能举起一匹马的长袜子皮皮、阿拉丁和疯狂的马儿、大鼻子情圣……那些曾经陪伴她的人与物究竟藏身在何方?还有那些女性(她曾经憧憬过她们每个人,反复研究过她们的命运和激情),她真能同时遇到她们所有人吗?艾玛·包法利、安娜·卡列尼娜、安提戈涅、费德尔、朱丽叶、简·爱、斯嘉丽、达尔娃、莉丝·莎兰德……她们到底在哪里?她发自肺腑地理解苏莱曼——他至少没有假装在过“普通的”生活。 P127

最近这些天,她肯定已经吸入了几公斤灰尘。 P128

朱丽叶慌忙拽过一张纸巾。 P129

朱丽叶猜想,这每天固定的时间应该跟地铁的运行时间有关。 P130

他的手白白净净,保养得宜,每个指甲都精心地修剪,磨圆,堪称完美。 P131

接着,她指向更远的地方:书库、院子、摇晃的金属楼梯、朝走廊开门的一连串房间、俯视着院墙和周围屋顶的一方天空)就像一阵阵大风,冰冷刺骨,使劲往我身上吹。 P132

“害怕是件好事,”他平静地继续说道,“这说明你开始明白,你真正要整理的东西……嗯,你放心,关于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我绝对不会多一句嘴的。 P133

她可能自己开了家公司,专门帮16区的人[2]遛宠物——那些新型家庭宠物,特别是巨型蜥蜴什么的;她可能当上了SM[3]内衣模特;她可能斜挎着大喇叭,带人参观巴黎的下水道;她也可能不分昼夜地骑车去派送威士忌兑猕猴桃汁的鸡尾酒……“我在学习烘焙、化妆,还有记账。 P147

朱丽叶完全懂了。 P148

当时,她在这本书和卡尔维诺的一本短篇小说集之间犹豫不决,反复掂量了很久。 P151

根本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P152

莱昂尼达斯脸上那种柴郡猫般的微笑早就荡然无存。 P153

谁知道呢。 P154

朱丽叶,在你开始观察我之前,我就已经爱上她了。 P155

她呆呆地坐在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她胸口膨胀起来。 P156

那又怎么样呢?生活把她放在哪里,她的位置不就在哪里吗?不,不对,应该说,她选择把自己藏在哪里,她的位置就在哪里。 P178

朱丽叶抓住生锈的铁丝,用力扩大围栏上的缺口。 P179

汗水沿着她的脖子、后背往下淌。 P180

母女俩把它们一块接一块地垒起来,然后给木头柱子淋上不同颜色的油漆,细流般的油漆正沿着柱子往下淌。 P181

这样挺好的,我不会建议你保持自我,保持现状,因为那跟你希望做到的恰恰相反。 P188

暗灰色的云层紧紧压在屋檐上,既让人心情沮丧,也让它显得黯淡无光。 P189

然后,她像在总结似的说:“您说得有道理,可我更倾向于像这样……保持乐观,哪怕看起来傻傻的。 P190

所以,我要选的书用不着迎合所有口味、所有爱好、所有年龄段、所有读者偏爱的领域……对吧?您有什么想法,莱昂尼达斯?”“什么也没有。 P191

“可那些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书,”她仍然觉得不妥,“我又不是在搞……呃,出版社的‘当下热销’那一套。 P192

有些小艇沉重地劈开河面,另一些用缆绳系在码头,就像一个个置身于大湖里的竹篱花园,再配上许许多多的小桌子、椅子、长凳……朱丽叶几乎在每一站都会下车,更换车厢,观察每个人的面孔,虽然不愿承认,但她的确在等待着,等待有人终于意识到她的一部分已经不在这里,她正在拥抱种种回忆……于是,那个人会对她微笑,会向她送上祝福,就像新年来临时一样。 P193

街角的木匠帮她在迷你巴士里安装了带有横向挡板的架子(还好,他并没有没完没了地嘲讽她这辆车),这样车子拐弯时书就不会掉下来了。 P194

距离出发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他站在朱丽叶面前,胳膊来回摇晃,看起来忧心忡忡。 P195

朱丽叶在原地单脚站着,然后换成另一只脚。 P196

一位面容温和的女士总是把它放在膝头,那位女士就是西尔维娅。 P197

因为我把它跟那个独一无二的策略游戏联想在一起了,那个我的父母从来不跟我玩的游戏——地产大亨[1]。 P201

唉,我真希望可以这么做,那样的话,我就把它们都收在……”扎伊德突然停住了,她摇了摇头。 P202

不过,它们正摇动着香槟杯或是苦艾酒杯。 P203

突如其来的念头将她抛进一个巨大的旋涡,快点,快点,她得赶紧抓住它。 P204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itieshangdushudenvh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