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动物思维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Being a Beast: Adventures Across the Species Divide
本书作者:(英) 查尔斯·福斯特(Charles Foster)

本书读后感· · · · · ·

首先,看这本书,你要耐得住恶心,因为作者为了更贴合动物视角,从事了许多与动物一样的生活体验,重口味,甚至有些让人作呕。其次,总体来说,本书的知识点都在标题里了,书很容易读,但是知识体验,自我感觉,还是很多重复的废话。例如,獾,强调适应环境;水獭,强调寻找合适自己的生态圈;狐狸,强调生存能力的多样性;赤鹿,揭露群体生存的三个真相;雨燕,强调行动力。反倒是作者新奇的做法让人大开眼界,好吧,跑题了。最后,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反而是第六章雨燕中说道:“只有不停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当下的生存环境,确实是不进则退,努力拼搏,也只是保证自己不掉队而已。我觉得这本书可以一读,但是还没有达到湛庐所推荐的那种高度。

我的学习笔记

高中毕业后,福斯特回到家,在家附近的梅菲尔德山谷躺了一天一夜,这是他第一次有意识地像动物一样生活。 P5

动物思维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1张突然,福斯特意识到,他应该把时间花在观察自己那“极其迷人、万花筒般多彩的灵魂”上,而不是继续不自然地生活。 P6

福斯特相信动物知道许多他不知道的事,于是他泡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关于他感兴趣的动物的一切。 P7

在福斯特的家里,小鸟、獾、狐狸和水獭等毛绒玩具随处可见,甚至在客厅的一面墙上,还挂着福斯特曾在射击生涯中取得的一张斑马皮。 P9

当獾在闻蛞蝓气味的时候,看着獾的脑部核磁共振扫描图,指出发出亮光的是哪一个区域是一回事,而用语言描绘獾看到那片树林时的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P14

这次我来到了居住多年的伦敦东区,夜里在街弄巷道间徘徊,寻找狐狸家族的身影。 P16

身为人类有一些限制,比如我无法跟狐狸繁衍后代。 P21

地球在三四十亿年前就已经成形,但是直到3 000万年前(如果地球有眼睛,那大概是她眯着眼眨一下的瞬间),人类和獾还归属于同一类远古生物;甚至再往前1 000万年,黑脊鸥也是这个温馨大家族中的一分子。 P22

而那些暗示着控制权的名字也造就了动物的模样,促成明显而不幸(至少对动物来说是这样)的事实。 P23

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神经网络经过进化,似乎第一次迸发出了意识的火花,这促使原始人爬进冰冷的洞窟,在穴壁上画下半人半兽的图案:长着兽面兽蹄的人类,或者用人手持矛的野兽。 P24

动物思维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2张其他观察家只会抓着双筒望远镜,躲在某个藏匿处,他们不曾思考过古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ros)提出的令人头疼的问题:“游隼能看到什么?”若用范围更广的现代神经生物学的话来说,就是:“游隼依据先天基因和后天经验,用大脑处理、解读感受器接收的信息之后,会建构出什么样的世界?”我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P28

当蛎鹬把鸟喙戳进沙地,沙地便会产生一股震波穿过湿沙,这时鸟喙的感受器就会像潜水艇的声呐一样,检测到回传信号是否有间断,借此判断饵蚕的位置。 P29

我读了许多生理学方面的书,并且试着画过动物的躯体位置图(somatotopic pictures),也就是身体各个部位在大脑皮层中所占的比例。 P30

这次大脑处理的方式,绝对会在我和狐狸的心里烙下深刻的烙印:“千万别去踩铁丝网,绝对没有好下场。 P31

它们那宽大的下颌常常会叼着一管药草烟;那对可在夜间移动数千英里,并且最受吉卜赛人喜欢,能用烟熏烤来吃的后腿,在穿起厚绒斜纹棉布长裤后也很帅气;那双掘起土来强有力,同时还会拍打机器的前脚,可以在周日晒完日光浴之后,轻松解开背心的黄铜纽扣。 P49

《圣经》里写道:“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P65

如果此时把水獭粪便换成宠物狗的粪便,那么银行家肯定会立刻把狗屎丢到地上,转身吐出刚吃下去的价格高昂的午餐。 P66

獾耳鼓室压力的变化,使得獾能听见我们所谓的“声音”,但实际上獾究竟听见了什么呢?严格说来,我并不知晓,就像我不知道莫扎特的音乐在其他人听起来究竟如何。 P77

如果叫声出现了变化,那么便暗示状况有异,能引起獾注意的也是不同于往常的变化,而不是鸟鸣本身。 P78

乐声代表了世间万物运行的常理,这世界包括骆驼在内,都是和歌而行。 P79

你会讨厌那位司机,但其实你更同情他,同情他只能困在那块开着空调的金属框架中,听着广播里的陈词滥调。 P80

不论谁在乡间小路闲适地散步,心情都会为之振奋,但也很快就会因为感官超载而疲劳,因为周围实在有太多变化了。 P93

但是一到晚上,我们和獾的视觉能力就处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我们都只能看出物体的轮廓。 P94

獾的头盖骨还在树枝上,不过位置改变了,现在它不再盯着地面,而是仰头眺望着山丘,似乎要望穿栎树那如同老人嘎嘎作响的手指般的树枝,穿过静默的秃鼻乌鸦,将视线一直延伸到伯特那年夏天建造的房子。 P102

水獭习惯夜晚狩猎,但是如同经济拮据的人类领悟到的残酷真相一般,如果一天工作8小时还换不来温饱的生活,那么晚上就势必得加班了。 P117

任何能使精神耗损的传统技巧都能加速进程,比如白噪声、让水滴缓慢不断地滴在额头上、白天时段的电视节目等。 P120

水獭父母必须把这一整年的行程和地理位置教给下一代,只要一堂课没上,小水獭往后就可能因为饥饿而死亡。 P121

他永远掌握不到正确的过渡速度:河川可以连续10分钟在“激烈”和“田园”之间不断切换,而且河流时时刻刻都很模棱两可。 P122

2月的某一天,我绕到牝羊背后,拿着园艺叉戳向牝羊横膈膜突起的地方,想把鳗鱼甩回河堤。 P123

尽管海草摇曳生姿,但那看起来却不带任何吸引力,更适合被拿来当壁纸,或摆在明亮有空调的博物馆里作为精心布置的展品。 P135

我任意变换泡泡的形状,就像陶艺家改变捏出的陶土形状一般。 P136

我发现水獭的胡须让它看起来更加雄赳赳、气昂昂。 P137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水獭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了。 P138

我在毫无性爱暗示的贴面礼场合,与每个人都多贴了一会儿,渐渐,大家都把我视为异类。 P139

缠斗秀的最后一幕是:胜利的水獭停在浅滩,试着挪动死鱼,并对准鱼的肩膀咬下去,如果鱼有肩膀的话。 P140

在德比郡的漆黑野地里,狐狸们不断拱起身子,脊背弯曲到几乎要折断的程度,然后,等到横膈膜终于放弃挣扎时,狐狸们便全身发紫,吐血窒息而死。 P151

而西边海皮克区(High Peak)的狐狸则是绝对的他者:它们平时不会跨越物种的界限,只有化身成恶魔时,才会钻入其他灵魂,使别的灵魂染上它们的恶臭,同时,它们还会在自己的粪便里混入猎物沾血的羽毛。 P152

我捡走了头骨(包括下颏和牙齿)和尾巴骨头,带回家煮沸,清理干净后再用漂白剂漂白。 P153

我想,如果我能像狐狸一样近距离观察伦敦,或许可以看到伦敦真正的面貌,进而爱上它。 P168

群岛自有其独特风味,群岛也可以是受人喜爱的国度。 P169

狐狸之所以在从视网膜看见刺猬到大脑建立心智模型的过程中,不太会受到干扰,并不是因为它们缺乏意识,而是因为它们的意识会较少地受到自我膨胀和假设偏见的毒害。 P170

如果赤脚走在这条水泥路与柏油路的交界处,你会发现水泥踩起来不只坚硬,而且还跟干酪磨粉器一样充满尖锐的坑坑洼洼。 P172

就连最瘦骨嶙峋的树干,底下的树根也会长得又宽又广。 P173

嗅觉之岛我用鼻子将一片放了很久的比萨翻面。 P174

狐狸就活在那些年代里,而不在这条柏油路上,不在垃圾桶之间。 P175

我的孩子甚至会像狐狸一样藏匿食物(书本后面和地毯底下都有成堆的小熊软糖),连藏匿的理由都如出一辙:胃口小、一次吃不完;充满末日感的想象力会忽视所有明显的现实,透过潜意识告诉他们,明天就没得吃了。 P189

基因和进化组成搭档,构成了一台迅猛的机器。 P190

我的神经预设的每一种危险、机会和选择都是一目了然的,我习惯远眺斑马群、变幻莫测的云层和随风摆动的青草地。 P210

蚜虫可能是从英国树林草茎上被吸起来的,随后它们被塞进了汩汩作响的插孔,穿越比利牛斯山脉(Pyrenean)和直布罗陀海峡(Strait of Gibraltar),掉进毛里塔尼亚(Mauritania)一片绿洲中的棕扇尾莺的嗉囊里。 P240

漂浮的残骸逐渐找到节奏,气流变得更宽更紧密。 P241

雨燕是一群猛禽,是从空中盯住目标的猎犬,它们猛扑起来跟梗犬没有两样。 P242

我猛地含住一整口幼虫,吐到一台从275米外送小孩来的全新奔驰车顶上。 P243

雨燕的家在空中,地面只负责运送食物。 P244

雨燕身长约16.5厘米,我身高大约183厘米,差不多是雨燕的11倍。 P245

树懒则是冻结了动作:模糊一切、简化一切、整合一切,整体的许多细节都在整合中流失了。 P246

动物思维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ongwusi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