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管理电子书

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比贫穷更可怕的是什么)The Broken Ladder: How Inequality Affects the Way We Think, Live, and Die
本书作者:(美)基思·佩恩

本书读后感· · · · · ·

看标题以为是社会学,其实是社会心理学,作者是心理学与脑神经学博士,如译者所说,这更像是一本语言通俗的科普读物,文风很果壳,针对“不平等意味着什么”综述了大量新近实验研究,很多结论是常识性的,比如穷人更可能快生早死、思维短视、相信阴谋论、信仰宗教…只是多了实证研究做担保。最后的对策比较鸡汤,比如比下不比上、想想对你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什么、迁移到相对平等的地方。

我的学习笔记

当时我推荐这些著作的一个目的是,通过比较分析世界上不同国家的经济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经验,启发我们在新的阶段,多角度、更全面地思考中国的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的机制。 P4

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1张这种对比自然地引发出有关制度比较和发展模式比较的讨论。 P5

可以说,利益和思想观念是改革的一体两面。 P6

然而,据目击者回忆,当时这名乘客并没有挑起任何事端。 P8

我们像是被塞进了一个狭窄的金属管道,在密闭空间中发酵的恐惧不断滋长,随时面临被引爆的危险。 P9

画一幅机舱内部的座位示意图,更便于解释人们为什么会在机舱内攻击陌生人、诅咒小孩子。 P10

但是由于15%的飞机是从机身中部或尾部登机,就使得这些飞机上的普通乘客可免于这种“折磨”。 P11

但这种行为的“不正常”跟以前的情况不一样。 P12

关于“空中发飙”的研究,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不平等不等于贫穷,即便两者看上去有很大的重合之处。 P13

因此,让我们首先在更加合理的框架下审视经济,同时探寻在这一框架之下,人们是如何看待其经济地位的。 P14

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可以说,在美国人的眼中,大家几乎全都是“中产阶级”。 P15

因此,就像大部分对于收入分配的表述一样,图1的表述遗漏了大部分像阿莱克斯·罗德里格兹(Alex Rodriguez)这样的专业运动员,也并没有把“名人榜”上排第一的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算进去,还忽略了那些对冲基金经理——如果这个图包含了当今最高薪的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的年收入,那么它就不只是达到这个六英尺高的男人的头顶,而是应该达到一座塔楼的塔顶了。 P18

即便收入分配永远是倾斜的,在如今的美国,分配不公平程度已经比以前扩大了好几倍,而且比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情况更加严重。 P19

这也是大部分人在新闻头条上获得的信息——美国的不平等正在扩大。 P21

这种感觉并不仅仅是幻影。 P22

然而,它将提供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譬如有助于解释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现代高科技世界中的一些悖论——平板电视对你来说很便宜,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能获得财务安全。 P23

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家人、朋友和同事,一同走向未知的未来,理解财富分配如何形塑我们的思想,可以让我们更加游刃有余地生活在他们中间。 P24

我知道有一些孩子领餐的时候付钱,但也有像我一样的孩子是不用付钱的。 P28

但是对我来说,在这个新收银员逐渐熟悉谁该付多少钱之前的一周,真是度日如年。 P29

然而,做这件事除了改变我的看法之外,对我的处境没有任何影响。 P30

如果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收入、受教育程度和工作声望,我们应该能够比较准确地预估出,他会把自己放在哪级阶梯上。 P31

试想一下,当他们做出这些判断的时候,他们正被关在监狱里,其客观性自然要大打折扣。 P40

我最近在超市排队结账时听闻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正在变胖,多丽·帕顿(Dolly Parton)变得消瘦,而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正在挥霍她的才华。 P41

当我们看到它们交配的时候会感到不适:人类看到它们的不雅行为时会感到尴尬,但又能确切地认识到,究竟是什么在驱使着它们的行为。 P42

猴子们的这些行为与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首先,人类与恒河猴共享93%的基因。 P43

当我第一次听说这些“平等的采猎者”时,我还是一个大学生。 P44

像人类一样,猴子在没能达到其真正目的的时候也会“抓狂”。 P45

有时,被试的猴子直接就把黄瓜给扔了,有时会把黄瓜扔到实验者的脸上。 P46

猴子们把黄瓜扔回给实验者,然后抓住笼子的栏杆拼命摇晃,就像一个被囚禁者要掀起一场暴动那样大喊大叫。 P47

其中在社会心理学领域最可靠的发现是,如果你特别留意并考量一个在某些方面明显强于你的人,相比于你从未在此人身上花费任何心思而言,会让你对自己的感觉更糟。 P78

不出所料,下意识地接触“教皇”的人对自己运动能力的评估要比下意识接触乔丹的人高。 P79

你不会怀疑杂志纸张的重量,即便你举起椅子和举起咖啡杯之后对纸张重量的感觉会不同。 P80

我们的眼睛在牌局之间游移,因为游戏已经结束了。 P81

这个内置器就能记录这个过程中从老鼠的大脑神经元传来的电子脉冲。 P82

奥德和米纳追问,如果把食物激励全部拿走,取而代之的是把按钮与电池直接连接起来,让电流直接刺激老鼠的大脑,会发生什么呢?结果是老鼠强迫性地按压按钮。 P83

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功能性MRI(磁共振成像)扫描得出的彩色大脑扫描图,如果你在人们吃巧克力、享用马丁尼,或者是(非常尴尬地)进行性生活时观察这些大脑扫描图,你会看到同样的“报酬回路”在嗡嗡作响,因为是同样的大脑网络在回应所有种类各异的经验,报酬网络在许多不同种类的刺激之间创造了一种“共同货币”[10]。 P84

流行病学专家理查德·威金森和凯特·皮凯特梳理了大量医学文献,[13]试图寻找财富和一系列社会痼疾的关系,这些社会痼疾包括谋杀与暴力犯罪、学校成绩与辍学率、青少年生育、预期寿命与婴儿死亡率、肥胖、大脑疾病等,确切地讲,这类问题在穷人之中尤为严重。 P89

而在美国、挪威、加拿大这样的富裕国家,暴力犯罪率应该更低些,因为这些国家的平均收入比前者要高得多。 P90

在图2.2的底部,你可以看到这三个国家的镜像——瑞典、日本和挪威。 P91

瑞典、日本和挪威不再是一个数据点的大杂烩,而是在底部左侧与最低程度的不平等和最低层次的健康与社会问题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P93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图2.4中,像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富裕州会与亚拉巴马这样的贫困州挤在一起,像艾奥瓦和犹他这样的贫困州会与新罕布什尔这样的富裕州划在一组,即使在单一国家内部,不平等的影响也超过了收入。 P94

正如卡他所料,当大黄蜂收到额外的花蜜时,它们会选择安全,在海红花丛中觅食;但是当它们的花蜜被转移时,它们会直奔矮越橘果花丛而去。 P129

因为有时满足基本需求,比数学上所谓的“最优交易”更加重要。 P130

他们被分为两组,在开赌之前,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此前参与者做法的有关信息,并以此作为关键的实验因子。 P131

这个实验为不平等本身会引发风险行为提供了第一证据。 P132

您酒驾过吗?您有几次无视法律,涉嫌使用和贩卖毒品?”这些显然都是伦理问题,而且需要让人们承认自己做过的一些极尴尬且非法的行为。 P133

衡量毒品和酒精的相关风险时,我们关注的搜索词条是“如何避免宿醉”和“如何通过毒品检测”。 P134

通过缜密的统计学分析,我们发现,不平等是风险选择的有力预示,而风险选择又预示着健康和社会问题。 P135

他在国王爱德华六世(King Edward VI)治下声名鹊起。 P136

我们看到的研究表明,你给他们分配的环境会对他们的未来产生主要的影响——被分配到得克萨斯这种高度不平等的州的孩子,比那些分配到艾奥瓦这种更平等州的孩子,结局更差,尽管得克萨斯州同艾奥瓦州的平均收入几乎相同。 P137

当我进入高中的那个夏天,杰森还在经营着汽修店。 P138

我被这个有着天才设计的小物件深深吸引,我认为用它抽烟比在开车时卷烟卷还需要练习更多次。 P139

一些美国和加拿大地区的借款人承认,他们在一年内使用发薪日贷款6次以上,这部分借款人多为陷入债务循环的低收入者,无法偿还本金。 P141

1791年,法国传统的三级会议被一个又一个新的议会形式取代,每一种形式都在碎片化为派系纷争后迅速崩溃,然后变成下一种形式。 P143

如果我向你展示“海洋”和“月亮”两个词,[7]接着就要你给一种优质洗涤剂命名,你很有可能说出“潮汐”二字,洗涤剂同海洋和月亮之间并没有逻辑相关性。 P156

这一调查传递给了每位在键盘前准备投票的网友。 P157

剩下的人则会说是他们自己误解了这个问题,或者意外地标注了错误的答案。 P158

这些改写对高度参与政治的人和不参与政治的人的影响也是相同的;对自由派和保守派、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老年人,这些改写的影响都是一样的。 P159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的原则最多只是形塑政治信仰的一种来源。 P160

抛开他们踏进实验室大门那一刻拥有的意识形态不管,让我们单纯地考量个人品质和机遇在他们各自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如何影响他们的政治观点,[9]哪怕仅仅只是这一小会儿。 P161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看到人们倾向于给他们感觉符合自身利益的政策投票,而不管这些政策是否真正符合自身利益。 P182

每个众议员都用一个黑点(共和党人)或一个灰点(民主党人)表示。 P183

我们开展了一项实验,在实验中,参与者被给予了一些股票。 P184

正如我们基于相对地位的作用做估计那样,处于高位的群体希望减税并减少再分配,而处于低位的群体则希望加税,并为未来的参与者增加福利。 P185

我们常常倾向于认为与我们观点一致的人是聪明且富有洞见的,而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需要一些帮助才能看清事实真相。 P186

为了证实感觉富裕是否确实有影响这些信念的潜力,我们用投资游戏做了一项终极实验。 P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