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对话最强大脑:精英眼中的未来世界

下载方式

对话最强大脑精英眼中的未来世界(12位世界顶尖学者思想家,站在人类智慧的最前沿,解答人类终极之问)

本书作者:李大巍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内容比我想的接地气,虽然是和KK、尤瓦尔•赫拉利这些大佬讨论高深的问题,但没有过于发散,譬如人工智能改变银河系、中国的灰犀牛,几位大师火花四溅,作者的评论也很中肯,有些观点就不同意。果然这种事情,还是要跟大师学习呀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You never have any hunch.”2017年8月,在北京金融街的健身房里,我第二次见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J.萨金特(Thomas Sargent)教授,我笑着跟他说了这句话。Hunch,有直觉和驼背的双关意味。前者是一个好经济学家必备的,后者指的是驼背。

74岁的萨金特,尽管还在倒时差,但还是做了好几组深蹲和小腿肌肉群练习。深蹲被称作是最有益于延缓衰老的锻炼动作,看来在萨金特身上作用明显。和其他同龄人相比,萨金特一直腰板笔直,没有驼背;而我周围很多40岁左右的青年学者,就已经老态初现。

萨金特一秒钟就了解了我的意思,笑着回复我:“If you keep doing this, you would get best outcome you deserved.”(如果你坚持健身,就会得到最好的结果。)

对话最强大脑:精英眼中的未来世界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萨金特教授,也是在健身房。在河北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的酒店里,我正在跑步机上慢悠悠跑步,看到萨金特走进来。快速热身后,他开始用一对大概8千克的哑铃练习肩上推举,动作非常标准。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练习方式:短热身,小重量,高频率地练习肩和背两个肌群,既会缓解颈椎病,又能防止驼背。我好奇地和他交流起健身经验,比如如何减肥,然后又自然而然谈到运动和大脑的关系。“健身爱好者”的标签,迅速打破了我对传统经济学家严肃、古板的刻板印象——萨金特可是当今最为严谨、权威的宏观经济学家呀。

2011年,萨金特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和他一同获奖的,还有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西姆斯。他们是理性预期学派的代表人物。理性预期理论是萨金特漫长的学术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成果。

20世纪70年代初,人们第一次面对失业率和通胀同时上涨。而在当时颇为主流的凯恩斯学派的理论中,通胀和失业率应具有此消彼长的关系。于是,一个新词被创造了出来——滞胀。

萨金特和同事在罗伯特·卢卡斯的研究基础上,掀起一场“理性预期革命”,对滞胀做出了完美解释。与过去假设人们被动适应政策的模型不同,理性预期模型认为,经济当事人会根据政策环境的变化调整他们的预期以及相应的行为。基于理性预期的条件,政策制定者的任何措施都会被人们的理性预期抵消,从而成为无效的政策。比如,中央银行不可能通过增加货币供应量来降低失业率,因为人们已经理性预期到未来的高通胀率,从而采取了相应措施,如要求提高货币工资增长率和资本回报率。这种动态随机的宏观经济分析范式要求更加复杂的数学模型。萨金特的重要贡献之一,就在于发明了结构计量的方法并正确测度理性预期的变化,从而使得正确评价货币政策的效果成为可能。

这项研究的意义,正如诺奖委员会的评语所说:“托马斯对于解释宏观经济学当中的数据有着非常重大的贡献,人们可以从他的研究中发现、学习到国家政策所带来的影响,以及其他因素像突然的价格变化以及产品供给突然发生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他带来的计量工具,在国家政策下,对于全世界的经济学研究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我一生的所有时间,几乎都在学校度过。”萨金特向我总结他的职业生涯。1964年他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他先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明尼苏达大学、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等校任教职。据媒体报道,当萨金特得知自己获奖时,只说了句“我还没有备好课”,之后便匆匆登上了纽约开往普林斯顿的列车——那里的研究生们在等着上他的宏观经济学课程。“我喜欢与年轻的学生在一起,”萨金特告诉我,他非常喜欢一线的教学工作,“在年轻人身上可以看到当年的自己,我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学生。”

10多年前,萨金特在纽约大学创办学生读书会,每周亲自审核学生上交的论文,并选定优秀作者参加周二下午的读书活动,这个活动一直持续至今。

萨金特对中国和中国学生也有着特别的情怀。“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萨金特教授说,这个国家为他带来许多非常出色的学生,他们展现了扎实的数学功底、浓厚的研究兴趣以及极强的创新精神,他们勤奋、谦虚且敏而好学。

在过往的演讲中,每当提起他的中国学生时,萨金特教授都饱含感情:“中国学生的工作信仰和职业操守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时刻都充满了激情;我的很多中国学生非常成功,我能感受到他们的乐观情绪。”

2016年,萨金特支持成立了非营利机构QuantEcon,致力于为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和决策制定等开发开源计算工具。2017年,作为深圳市在人文社科领域引进的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召集多位青年经济学家,在深圳北大汇丰商学院组建了“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聚焦宏观经济、国际经济、数量金融等领域,研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经济与金融的分析预测中的作用。他还亲自参与博士研究生的培养工作,开设高级宏观经济学、计算机语言与数量经济学等跨学科课程。“物理学和经济学有同样的语言和计算机程序。我对此感兴趣的原因是语言、理论和数据之间有很亲密的关系。”萨金特在研究所成立仪式上说。他表示希望经济学能像物理学和化学那样更注重量化,并进一步阐述了研究所的蓝图,即通过运用大数据和数量方法进行实证研究。关于理性预期理论本身,关于现代宏观经济学面临的挑战,关于经济危机后全球经济政策的应然走向,我都期望从萨金特这里一一得到答案。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duihuazuiqiangdanaojingyingyanzhongdeweilaishiji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