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法定幸福(比昆德拉更深刻更纯粹的作家、卡夫卡的继承者,马内阿的故事不仅是罗马尼亚的,也是世界的)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法定幸福(比昆德拉更深刻更纯粹的作家、卡夫卡的继承者,马内阿的故事不仅是罗马尼亚的,也是世界的)
本书作者:(罗) 诺曼·马内阿

本书读后感· · · · · ·

只消看一眼作者国籍与写作年份便能猜出小说主题,老实说,有些庸常:折磨、压迫、朝不保夕、言论管制、物资匮乏,等等。马内阿近乎炫技地用上各种修辞手段,以至于连故事角色之间的对话都失实地文绉绉,他们往往在口头对话中用上那些一般人在写作时都用不上的晦涩书面词语——尽管氛围营造颇为成功,但终究空洞的内核支撑不起这些技法。

我的学习笔记

她站了起来,不算矮,棕色头发。 P11

因为来了一个慌慌张张、手足无措的年轻人,看得出,他是受命而来,而且被命令要有礼貌。 P12

圆桌上盖着厚厚的水晶玻璃,桌面晃动了一小下,上面的器皿很轻易地发出了“哗啦”的响声。 P13

从他有限的动作中不难看出,他是个行政部门的小听差,看大门的,或是库管员,不管他是什么,总之他所等的人,级别上要比他高太多。 P17

法定幸福(比昆德拉更深刻更纯粹的作家、卡夫卡的继承者,马内阿的故事不仅是罗马尼亚的,也是世界的)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她出了一身的冷汗,太阳穴也跳动得生疼。 P18

他没有穿衬衣,而是穿了一种有领扣的上衣,细羊毛材质,黄色的,老黄芥末色。 P19

他就这样说话,低着头,没再抬起目光。 P20

千万别认为这不过就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普通会面,这正是他想暗示的。 P21

尤其是在您挨打的时候,或者是您快到极限的时候。 P22

他们让您重复您的口供,然后再告诉您,其他人不是这么说的。 P23

不只是公交车,显然不只是因为公交车……”他的话语很有技巧,将她的注意力一步一步地吸引了过来,而她直到现在才发现,那小扁瓶还在桌上。 P24

他低声自言自语着,头低过了肩膀,没有再看他的观众。 P30

因为正是他的特别,他如此的不一般,说实话……当然,我有时还搞得定。 P31

他们会冲我吼,说我这样一个无能又毛病多的人,怪不得如此难堪大任。 P32

我觉得他们就在我的周围,这些粗暴蛮横的人突然闭口不言,但他们就好像骑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P33

法定幸福(比昆德拉更深刻更纯粹的作家、卡夫卡的继承者,马内阿的故事不仅是罗马尼亚的,也是世界的)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的手掌滑倒在玻璃桌面上颤抖着,向前摸索着,寻找着台灯的开关,屋中的光亮消失了。 P37

男人渐渐地、成功地转换了她的想法,让她感受到了,这持续不断的紧张气氛的变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她现在也不管了,她没有了力气,没有了,没有,没……由于困倦,她慢慢地滑进了座椅,似乎什么时候听到了“丫头”这个词,但她有些恍惚,没有听清,便放弃了。 P38

但她不想睡过去,她需要保持清醒,一定要集中注意力。 P39

他不说话了吗?这个小可怜,这个怪物,他哑巴了吗?他像她一样打着瞌睡,难道他也累了吗?他缄默不言,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他说话了。 P40

这种情况将会发生在第二场会议上,当他给院长同志介绍这关于主题宝贵的前提之时。 P60

尽管如此,然而却显得他新颖的思想在“煽动”着大家,所以他们最终会觉得这些观点是他所说。 P61

窗口的女孩们渐渐习惯了这位督察员同志。 P62

她们已经习惯了和这个邻居一起度过一年中的最后一季,反正他也不插手她们的事。 P63

棕色头发的小雏儿看了看壶里的那圈黑咖啡,抬起了她那精致的小脸,显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困惑地看着卡尔门阿姨,人们在背后给这位卡尔门阿姨起的外号是“我以前有这个,有那个,但我现在都丢了”。 P64

而他的隔壁,伊娜,微笑着擦着眼镜。 P65

她精致的食指,涂着红指甲油,沿着咖啡杯画圈,这是她的一个小癖好……纤瘦的伊娜有时候会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能,是为了消解一天的劳累,或是避免一些她早有预感将会发生的不快。 P67

当我写他的名字和森份曾号的似候,嘿,他递给我一个包裹……他笑得可高兴了!嘴都从柜台咧到了大门。 P68

在她回答之前,她眨了两下眼睛:“我是有点累了,昨天晚上米莎的叔叔来了,还待了很长时间。 P72

她可一点都受不了甜食!甜食会让她感到恶心,她拿到后立马就给她们分了,甚至连包装都不拆。 P73

但她没有参与这种买卖,也不参与那些不合时宜的闲话。 P74

贝贝·彼得罗亚努同志是位商务部机灵干练的公务员。 P75

可能在一开始还相对难以察觉,而后来则变得比较明显了。 P76

只有那时,我们才能知道大致的效果……而最终,可以通过我们的现在去了解未来,看过去是如何将我们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P77

弄虚作假的行为,价值的选择,性别压迫,眼界狭小,表里不一,数据失真,就像口号标语,就像激发因子……正如所讨论的一些主题,让人有着很强烈的不同想法。 P78

也正是在这期间,瓦伦丁娜·费伦恰努同志不顾她那资产阶级家庭的反对,正式加入了罗马尼亚共产主义青年团。 P85

好几个月都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 P86

他在首都电车公司工作了一个月,然后去了《正义报》的印刷厂,再之后,他在一个画报的编辑部当校对员。 P87

他更想住在他那简朴的家中,他的家人甚至不知道关于他的消息。 P88

在这期间,他坚定而勇敢的斗争精神受到了所有人的赞赏。 P89

时间在流逝,这是沉重的一天,关键的一晚。 P90

这种糨糊般的混杂多半不会成为悲剧,它只会用叙事去做徒劳的消耗,以减少些不那么重要的永恒。 P93

叙事体的文章,综合了几个独立的故事,要么是有联系的,要么是汇合在一起的,各有各的样子,都将会被朗读、被讨论,基于他们所说好的,关于炼狱与地狱的观点。 P94

维奥丽卡真的是一句话都不说,根本不去听她的哭诉,这个过去无话不谈的密友知己,现在已经变成了赫塔·穆舒罗伊同事,维奥丽卡现在不想对她表现出任何的关心。 P100

在他那灰暗、厚重,又高度数的眼镜片下面,真是无法猜测他到底在看哪里。 P101

在急诊医院工作的她,可能之后将会接收我们穆舒罗伊同志的姨妈,伯尔布列斯库同志。 P102

她们却有着强烈的意愿,没有给他留任何喘息的时间,便直接将他围住,让他根本无法逃脱,他也不得不听着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烦恼、她们关于某部电影的看法,还有孩子或政治的话题,或者是关于熬汤的,关于美国、关于时尚、关于避孕套、关于星座的,或者是关于洗衣机的话题。 P103

斯卡尔拉特同志倒也不生气,也不像平时蜷缩在自己的材料里。 P104

他不知疲倦地开展运动,以反对绥靖主义、自由主义,以及纵容有缺点的、娇生惯养的小资产阶级的发展趋势。 P105

在他手下,所有人对既定目标的偏离都是严重的,都会被抓典型惩罚。 P106

尤其是,为什么她要将自己唯一的女儿托付给她的母亲教育。 P107

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科蒂格同志因为肺病的原因,在疗养院住院治疗。 P108

同样,1966年以来,瓦伦丁娜·费伦恰努通过书信,重新与马留斯·费伦恰努一家建立了联系,他们是1945年离开的祖国,定居在意大利米兰。 P109

她更有可能放弃……连续几个星期的早晨,她都通过一种完全独特的方式去获得这宁静与隔绝,她保持着现状,对一切嘈杂与喧闹都显得无动于衷:收音机里广播员的声音,磁带机中狂躁的音乐,还有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她没有去中断这些噪声,就好像她什么都听不见。 P111

肯定是他,电话铃突然响起,已经连续响了好几个小时,他每个早晨都打来电话。 P112

我要跟你怎么说呢,我当时又羞怯又羡慕,我把她看作散发着金光的仙女。 P113

或许,她都能想象得到那傲慢的索林,噘起他轻蔑的小嘴儿,读她信的样子:“看啊,这位‘巴黎时装女店员’,这个小婊子往哪藏呢……她可是一直都读克尔凯郭尔[1]和爱因斯坦呢!”你怎么能解释女人所理解的事情呢,对于她来说这当然是正常的,而对于她的伴侣来讲,可能要等20年才能理解。 P114

也就是说这些天,人们可不能把他们的命运托付给我。 P115

在这位古怪的闯入者的脸上,满是怀疑与不安分,他们看到了,不知是何时的自己。 P116

1977年大地震之后的两个月,科蒂格·瓦西里忍受着右眼视网膜脱落的痛苦,而后他在军医院做了手术。 P118

而这恰恰激怒了这位所谓的作家,而事实上,科蒂格和那位国航的调度员都没有听说过他。 P119

我到你那个领导那里向他讲述一位大人物在阁楼里忍受着痛苦,他有着上天恩赐的才华,但他却从不去教堂,从不求任何人任何事,不求天也不求地。 P120

据说之后这个坏蛋还一直和科蒂格保持着联系,甚至还去过他家里拜访。 P121

你看,连保洁阿姨都没有!而现在,又有其他怪事儿了,每个孩子每月都得带五个酒瓶塞,还有纸,我忘了是多少公斤。 P122

赫塔是圣·乔治,小雏儿加布里埃拉是圣·加百列,而伊万娜·卡尔门·彼得罗亚努则是圣·约翰!然而,维奥丽卡生日聚会上的餐食显然就比卡尔门同志的更加丰富,毕竟恰逢12月25日圣诞节。 P124

就像维奥丽卡那样,做了个像非洲人一样的卷发,穿着绿色条纹的连衣裙。 P125

这时卡门西塔开始对小雏儿旁敲侧击:“姑娘们啊,他们每年都派给我们三个月的这只不怎么样的‘大公鸡’,我感觉他这次应该不会来。 P126

所以这次她们也就没有必要再期待他的到来。 P127

无聊的故事,没那么重要,这个事情听起来太过严肃、奇怪,对于怪人或疯子来说倒是挺好的。 P128

人不是靠工作变富的,不是靠工作!”维奥丽卡飞快地嘟囔着,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正吃着的肉皮冻。 P129

有必要预先研究好保密的方式,能够对所指定获奖人的姓名保密,这样对于新的抽奖方式,任何人都不会察觉,哪怕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 P136

药物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只能让他打上一个小时盹儿。 P137

是的,他每天都能找到新的东西,都令他喘不过气来。 P138

正如有些人所说,他发现不管去哪,都是拨弄是非、过早卑躬屈膝、有厌食综合征的人。 P139

距他妻子离开国内还不到两周的时间。 P140

所以,客人先生就像是猛踩了一脚油门,甚是激动,他的想法也有如螺旋桨一样转了起来。 P144

不必多说,事实上,如果仅让他提供些解释与论据的话,小维克托还能坚持,要是要求变得更多,他可能随时都会停止。 P145

当我从道洛班楚的别墅回来时,对他们的恶意与劲头咬牙切齿。 P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