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非对称风险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Nassim Nicholas Taleb)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我很喜欢这本书。Talab和”skin in the game”最早是万Sir那里听到的,当初的感觉是任何事情都要有“投名状”,就像入股公司是要花真金白银的。而在阅读本书之后,发现讨论的内容要远超这个层面。讨论得更多的是正义层面的收益和投入要对称,这样通过时间的筛选,系统才能进化。书中大量批判了林林总总的非对称的躲在后台攫取利益的群体和名人,包括干涉主义者、知识工作者、宗教人士、罗伯特.鲁宾、伯南克等等。本书的信息量很大,故事和资料非常多,很简单地从知识面上对“我”进行碾压,从而形成了强大地说服力。本书是近期最花时间阅读的一本非技术书了,但其实也没来得及细细咀嚼,仅仅是“海绵式”地过了一遍,羚羊挂角。本书充满了理想主义、工匠精神”和“灵魂投入”,因此阅读时非常打动人心。

本书大致的结构如下:(1)是绪论,从安泰俄斯引出了本书讨论的症结“对称性”和“不确定性”。(2)和(6)都是代理人——也就是本书批判的主题:那些行为和收益不对等群体。(3)拓展了(2)讲述了更多的非对称群体。(4)是非对称群体如何控制了他人的“自由”。(5)是“风险共担”的要义是生存、以及风险共担下,由时间带来系统的进化。(7)是到了宗教的高度看“风险共担”(8)是本书的结论。其实还是非常难以理解整体逻辑的。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黑天鹅》《反脆弱》作者新书。

书中重要的思想我认为有3个:
1:风险共担是好的机制,也就是需要让做决策的人承担相应的责任,2008年金融危机正是因为违反了这个原则,美国对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的干涉的失败也是因为违反了这个原则;
2:群体中最不宽容的少数派可能决定群体的选择:占美国人口0.3%的犹太人对饮食有严格的要求,结果美国几乎所有的饮料都符合犹太教标准;
3:长尾可以分普通长尾和胖长尾。胖长尾包含了一旦发生风险巨大的事件;

我认为这些思想都不是作者发现的。

作者在后记中借虚拟的林迪之口说,一个人胡子变白的时候,不要关注推理,直接关注结论吧。

全书是散文风格,结论多推理少证据少。大部分结论都没能说服我。大部分结论是蜻蜓点水式点到为止,比如说金融危机的原因和预防措施,本来以为是作者专长可以详细展开,结果只说了两个结论就不再提起:金融危机的起因金融机构是做决策的人不需要承担责任,对冲基金把自己的钱投进去的做法算是一个解决方案。

作者在书中点评不点名批评了许多团体、个人:科学界尤其是社会科学界的同行评审制度、大部分经济学家、许多知识分子、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等。作者认为大部分经济学家都没理解概率,都是在胡扯,科斯和理查德·塞勒的理论有欠缺,许多知识分子在胡扯。

我认为书中至少有三处作者自相矛盾了:
1:批评不用对自己理论的后果负责的知识分子,但是作者也是一个不用对自己书中理论的后果负责的知识分子;
2:肆意批评他人,但是点名骂了两个给他的书写差评的知名书评人,认为他们没资格评;
3:在《反脆弱》中俨然找到了别人不知道的投资真理,本书对《反脆弱》的思想还有所介绍,不过这本书不提他的投资业绩了,比较大的可能是投资业绩不理想。

借用作者的一个理念来做判断:作者对书中自己的言论不需要负责,因此本书的可信度要降低。

再借用作者的一个理念来做判断:一个人反对大多数的科学家,这个人的观点为真的概率极低。

总体评价2星,不推荐阅读。

1

以下是书中一些内容的摘抄:

1:所以我将“知识分子”的称号加在那些充满妄想、精神错乱的人的头上,他们从来都不对自己的行为或者建议的后果承担责任或付出代价,整天说一些非常时髦花哨的抽象概念 P13

2:有人也许觉得推翻我们头上的贵族就意味着文明与进步,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与此同时,我们还应注意到:在一个由官僚,而不是贵族主导的体系中,一个人的行为和他本来需要为此承担的后果被轻易地分开了。P15

3:银行没事儿的时候,他大把赚钱;银行出事儿的时候,他说这事儿要怪”黑天鹅”。罗伯特·鲁宾不承认他把风险转嫁给了普通纳税人,比如,西班牙语女教师、公立学校的文员、罐头厂的主管、素食营养顾问和地方助理检察官的秘书,是这些人替罗伯特·鲁宾承担了本应由他承担的风险和损失。P17

4:公众把腐败和任人唯亲归罪于放任自由的市场,而事实恰恰相反,是政府的干预造成了贪污腐败,尤其是政府主导的救援行动,使得整个金融市场的运行机制脱离了”决策者承担后果”的风险匹配原则,使得市场的受益者、决策者和参与者可以脱离”风险共担”,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并攫取利益。P17

5:《汉谟拉比法典》至今广为人知的一条法令是这样的”如果建筑师建造的房子倒塌了,并导致房屋主人死亡,那么建造房子的建筑师应该被处死”。其中的道理其实与金融交易员是一样的。建筑师(或者交易员)隐藏风险的最佳地点就是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P22

6:不要听从那些以咨询谋生的人给你的建议,除非他们会为自己提供的错误咨询接受惩罚。P30

7:我在撰写本书的时候,科学已经成为商贩们兜售商品(比如人造黄油或转基因产品)的把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本应具有质疑精神的科学事业,竞被用来抑制人们对这些商品的质疑。P36

8:我深知传统“钟形”概率分布函数是错误的,它们忽略了尾部事件(极端事件)的影响。我知道那些学者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风险。P40

9:尽管监管体系可以为社会带来一小部分净收益,但是我还是希望选择法律体系而不是监管体系。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可能地保持我的自由,但是我会履行作为公民的责任,接受命运的安排,如果我伤害了别人,我就应该接受惩罚。这种态度被称为“道义自由主义”。P43

10:最后,也是本书的核心部分,在“风险共担”的亲历者们看来:第一,得到的荣耀和付出的承诺是一体的;第二,勇于承担风险(某些特定类型的风险)事件的后果,不仅是人和机器的区别,而且是将人区分成不同等级的依据(有些人可能不爱听这句话)。如果你不能为自己的言论承担后果,那么你等于什么都没说。P43

11:金融机构的奖金派发周期是一年一次,而统计显示的金融危机的周期差不多是10年一次,这两者存在差异。于是,代理人就会玩起罗伯特·鲁宾的勾当,把风险掩盖起来或者转移给其他人去承担,这样就不会影响他们每年的年终奖了。P55

12:听心理学家斯蒂芬·平克谈论有关知识的问题,就像是在国家地质公园登山途中突然遇上了一家专供车主的汉堡王快餐店一样令人失望。P58

13:由于可以不参加“风险共担”,可以不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像《纽约时报》的书评家角谷美智子(现已退休)和《卫报》的专栏作者大卫·朗西曼之流,他们以为可以用“捏造的事实”或者“连篇的废话”来糊弄读者(角谷美智子则两者兼备)。P59

14:那些给你提供建议告诉你哪些事情会对你有利的人,不会告诉你的是,他也会从这件事情中获利,而且这件事情的不利后果只会伤害你。这些建议通常都是不请自来的。其中隐含的非对称性,会使得任何不利的后果都只作用在你身上, P68

15:其实当我还在投资银行工作的时候,投资银行的大部分工作是与各种监管制度周旋,并试图发现法律的漏洞。而且与常识相悖的是,监管的法规越多,投资银行就越容易赚钱。P72

16:对无节制的全球化以及中央集权的多民族大国,我始终是持怀疑态度的,而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就是对扩大规模后原有的规律是否适用的一种担心。P78

17:在研讨会上,我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政治制度之所以能够在瑞士和其他日耳曼语系国家运行良好,并不是因为它们建立了问责制,也不是因为这些国家的人口数量正好达到了容易治理的最佳规模,而是它们的治理机制把政客们置于“风险共担”之中。P82

18:不过总的来说,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医生和病人都是亲身参与“风险共担”的。然而,监管者没有参与其中,他们才是医疗体系运转不畅的罪魁祸首。P87

19:我恍然大悟,犹太人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少于0.3%,但是为什么市面上几乎所有的饮料都符合犹太教仪轨?简单来说,全部符合这一标准可以免去生产商、零售商以及餐厅的许多麻烦,他们不需要再区分哪些饮料符合犹太教规定了,P92

20:再换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建设这个社会的初衷是保持宽容,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对威胁这种初衷的事情保持宽容呢?”这实际上涉及逻辑大师库尔特·哥德尔在参加公民人籍考试时发现的美国《宪法》中的存在的逻辑悖论。P112

21:只要有顽固少数派发挥与其数量不相称的作用就能推动社会进步。我们需要的只是非对称性,以及全身心投人“风险共担”的少数人。由于非对称性在现实世界几乎普遍存在,因此,我们真正需要的就是固执己见的少数派。P115

22:我们发现,科斯其实离”风险共担”的概念仅有一步之遥,他未能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考虑雇用公司正式员工也是一种风险管理策略。P127

23:一般来说,如果某人的岗位去留取决于他的上级对其工作表现做出的定性评估报告,那么应尽量避免让他在该机构内做关键的决定。P136

24:让我来进一步阐明观点:一个人在道德困境中无法做出符合道德标准的决定,当你做出决定时,你家人的利益和社会公众的利益不能处于矛盾状态。P141

25:我们阻止自杀式袭击者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知道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最坏的结果,更不是最终的结果。他们的家人还有他们所爱的人都会因此承受沉重的经济负担,就像德国人还要为祖辈承担战争罪责那样。P147

26:普通选民都是在生活中承担实际风险的人——不像我们下一章将讨论的那些置身事外的分析师。因此,选民更乐意把票投给那些演砸魔术时弄伤了自己手的人,因为他比其他魔术师更接近于真实的人。有人说特朗普是一个失败的企业家,这如果是真的,反而支持了这样一个观点:你宁愿相信一个失败却真实的人,P153

27:举一个微不足道的例子吧,卡斯·苏斯坦和理查德·塞勒试图把我们的行为区分为“理性”与“非理性”(非理性就是偏离了预想值或预先设定的模型的行为),然而他们全面误解了概率论的适用性,又过分依赖于一阶模型。他们还倾向于将复杂事物理解为若干变量的线性组合,P158

28:如果我们结合道德和后果来看公职人员发财这件事,那么我们相信:利用公职发家致富绝对是不道德的,而且对社会有巨大的伤害。P177

29:因为时间是“风险共担”的组织者和裁判者。那些经过时间的洗礼,磨炼和筛选而幸存下来的事物,向我们揭示了它们强韧的生命力(尽管我们是事后知道的)。P181

30: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些风俗习惯甚至迷信和禁忌都已经经受了几个世纪的验证,因此它们或多或少地会对相信它们的人有利。P191

31:我在那次谈话中提出的审慎性原则值得在这里重复一遍,即人们不需要使用复杂模型来作为自己行为的依据(无论你打算做什么,或者打算不做什么,都不要以复杂模型为决策依据)。P228

32:如果一个反对市场体系的人不住在与市场隔绝的佛蒙特州的小屋或阿富汗西北部的山洞里,那么他是不道德的。P234

33:我猜想如果没有那些干涉主义“白知”的掺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问题应该已经得到了解决。而且冲突双方,尤其是巴勒斯坦一方会变得更好。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巴以冲突问题已经持续了70年。P243

34:(1)理性只存在于你的行动之中,而不在你的想法或者你的信仰之中(风险共担);(2)生存是最大的理性。P270

35:所以当你在阅读金融学教授、投资大佬或者当地银行根据市场长期回报提出的投资建议时,你一定要格外小心。即使他们的预测是对的(其实不对),个人也无法获得与市场相同的回报,除非他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可以注入市场,而且不存在“爆仓点”。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取得和市场相同的回报水平,那么他犯了这样一个错误:混淆了集合概率与时间概率。P287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feiduichengfengxi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