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非你莫属晕厥哥郭杰法语其实很棒!质疑女老板身陷「造假门」

2012年5月,“非你莫属”的舞台上出现荒唐一幕:

经受不住《非你莫属》现场女老板文颐(又名张红)和主持人张绍刚对其学历真实性的质疑,求职者郭杰突然晕倒舞台。(视频截图如下)

非你莫属晕厥哥郭杰法语其实很棒!质疑女老板身陷「造假门」 句子迷 第1张

《非你莫属》自播出以来话题不断。先是「海归女求职遭围攻」,最近又惊现一位「晕倒哥」——留法求职者郭杰自称留学法国10年,并拿到了三个文凭。之后现场女BOSS文颐(又名张红)和主持人一系列的质疑他都没能解答。被质疑学历造假后,郭杰突然瘫倒在主持人张绍刚身旁。却遭张绍刚「你是在表演吗」的质疑。此事引起了热烈讨论,被炒得沸沸扬扬。

晕厥哥法语究竟怎么样?

晕厥哥法语究竟怎么样?请听一位法语专业学生的解答:

我是法语专业的学生,反正我看来郭杰的法语水平其实不错,你看他在反复重复文大妈的话。那是因为文大妈的句子错完了,他在不断修补。文大妈是用英语的发音读用法语单词堆起来的句子,所以郭杰【和我+我们全班同学+我们老师+我们外交】没有听懂。。。。而且文大妈说的法语和她自己翻译的汉语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根本不是她自己所喂的神马高端旅游。。。LES QUATRE CENTS COUPS

郭杰的回答是标准的法式思维,他说的所有答案的根本没有问题。他不知道那些人名其实没什么问题,首先在法国,并不像在国内是记忆式的学习,他们提倡你知道会用就好,人名什么的,那是极为专业的研究人员的问题;而且,最要命的是,法国人尤其是名人、古人,名字超级长,像我们熟知的戴高乐将军的名字有六个单词(de Gaulle, Charles-Andre-Marie-Joseph ),还不算“将军”。首先就很难记下来,又不知道是翻译了哪个单词做名字,不会叫名字根本没什么。

还有就是那个二逼主持人问的电影问题,那所谓的“四百击”是翻译美国人的译文“The Four Hundred Blows”,然而这个片子的法语名字是LES QUATRE CENTS COUPS,是“青春期的强烈叛逆(或骚动)”,这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郭杰要是猜的出来才是出轨了。

剧情反转

文颐作为某网站的CEO,自称是巴黎某高级时装艺术学院时装市场管理学硕士、并拥有索邦四大法语系文凭,却在节目中露出「马脚」,被指出现多次法语语法错误。更令有留法经历的网友无法接受的是,她在节目中称郭杰的Bac+5是专科技术学校。

这不但让文颐身陷舆论漩涡,也逼出《非你莫属》一纸声明。节目官方微博称:「事后栏目组与法国权威机构主动沟通,经权威机构说明Bac+5是硕士文凭……」节目製作人刘爽在微博上表示就节目中出现「BAC+5」与大专学历的错误信息,向法国留学生说抱歉。

从求职者晕台、女老板现场「打假」、秀法语「露馅」、再到留法学历惹质疑、最后到法国公司声明。文颐再次被爆出履历掺水。而众多网友竭力搜索,以期将「留法女老板」查个水落石出。

6月1日,文颐在微博称:节目中用词不当,对很多朋友造成伤害,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当她看到铺天盖地的指责与谩骂,心理压力很大,希望大家不要再将此事迁怒于她的家人和朋友。据她称,其户口簿上姓名文鑫,曾用名文颐,还曾用名张红。

此外,她将微博设定为只能转发不能评论,并删除之前所有微博内容。

法国的小孩是怎么接受教育的?

以下内容引用自《伏尔泰传》,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非你莫属晕厥哥郭杰法语其实很棒!质疑女老板身陷「造假门」 句子迷 第2张

一六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一个娇弱的孩子在巴黎受洗礼,名字叫做弗朗索瓦-玛丽·阿鲁哀(François-Marie Arouet)。后来他自己命名为伏尔泰(Voltaire)。这个名字有人说是阿鲁哀家某处产业的名字,又有人说是阿鲁哀三字的化名;穿凿附会,莫可究诘。

伏尔泰的娇弱是与生俱来的;他却把这种弱点作为武器。他从小就身心活跃,三岁的时候,他的教父沙托纳夫神甫(L’abbé de Chateauneuf)教他背诵拉封丹 (1)  的《寓言》,与一首不可知论派(agnostique)攻击一切宗教的诗,题目叫做《莫伊撒特》(Moïsade ):

基督徒,暹罗人,大家都研究推敲,

有人说白,有人说黑,总是不一致。

无聊与盲信之徒,

会轻易接受最荒诞的神话。

沙托纳夫对他的老友尼农·特·朗克洛 (2)  得意地说:“他只有三岁,已能背诵《莫伊撒特》全诗。”伏尔泰跟他学会了作诗,也学了他的样,厌恶盲目的热狂者。阿鲁哀书吏的长子是詹森派 (3)  的信徒,狭隘的宗教的崇拜者。伏尔泰在宗教问题上所表现的激烈的情操,一部分定是由于厌恶这个不堪忍受的长兄之故。

他十岁时进耶稣会 (4)  教士主办的路易中学(Collège Louis le Grand)。他们用着他们的模型来教育他。所授的科目有拉丁文,有修辞学,养成学生尊崇古典文学的心理,如史诗,悲剧,语录之类。他们也很重视仪式,教学生娴习上流社会的节度。弗朗索瓦-玛丽·阿鲁哀和他们倒是非常相得。

像他那样幼小而思想广博的学生,耶稣会教士还是第一次遇见。“鲠直温厚的”波罗神甫 (5)  曾经感动地说:“他欢喜把欧洲重大的问题放在他的小秤上称过。”但这位中学生究竟还是孩子,难免有时要作弄他的老师。路易中学的惯例:要待小礼拜堂圣水缸里的水结了冰方才生火。怕冷的小阿鲁哀便把院子里的冰块偷偷地放入圣水缸里,这种玩意可说是他的运命的先兆。

他十二岁时已能毫不费力地写出华丽平易的诗句,醉心学问的神甫们对于这个神童的怜爱自然可想而知。他们把他的诗作传布出去。其中有一首被沙托纳夫拿给尼农·特·朗克洛看了,那位美貌的八十老妇人就要求把作者领来见她。神甫便依言领了他去。她问他对于詹森派论战的意见,觉得他颇有胆量,心思巧妙;后来她临死的时候遗命送他一笔小款子作为书籍费。

一个博学的名姬,一个思想自由的教士,一般耶稣会的神甫,伏尔泰所受的这种教育很可说明为何他是当时完满的代表了。人家说十七世纪是路易十四的世纪,十八世纪是伏尔泰的世纪。这是不错的。在一个中产阶级议论是非的时代,他便是一个议论是非的中产者;在一个宗教论争最剧烈的时代,他便是最熟悉论争、关心宗教而反宗教的人;在一个古典主义的时代,他便是一个古典主义者,一个前代规律的承继人;在一个科学萌芽的时代,他虽非专门学者而确是博闻强记的爱好者与宣传家。走出校门时他对于自己的才力已有充分的把握。父亲叫他选择一种职业,他答道:“除开文人以外,什么职业我都不要。”

书吏阿鲁哀(他在儿子读书的时节已经买了一个司法的缺份)原希望儿子成为一个法律家。但一个轻视一切的青年,怎能叫他在法科学校中留得住呢?人家向他解释法律家可有如何崇高的地位,他却置若罔闻的答道:“告诉我的父亲,说我不要买得来的尊崇,我会不费一文的自己挣取尊崇。”

先是由于沙托纳夫的提携,不久靠着他引人入胜的思想,他从二十岁起已经为王公贵胄的座上客,老诗人肖利厄 (6)  周围尽是一派奢华放逸的空气,伏尔泰就是耽溺在这种环境中。他见到孔蒂亲王 (7)  与旺多姆公爵 (8)  ,他替时髦女子修改诗文,在一个威武不足聪慧有余的男子,这倒是取悦女人的一种方法。他写了一出题做《俄狄浦斯》 (9)  的悲剧,自以为新奇可喜,因为如古希腊人的作品一样,其中亦有合唱 (10)  。少数旁人对他的赞美使他欣喜欲狂。他开始运用讽刺、短诗、妙语,来养成树立敌人的巧妙的艺术。贵族们与他结为朋友,他亦居然和他们分庭抗礼。在用餐时他对众人说:“我们在此都是亲王呢还是诗人?”贵人的薄情与傲慢的滋味,他还不曾尝到呢。

其实,要是沙托纳夫不当荷兰大使不把他带去充随员的话,他二十岁时早就尝到这种滋味了。年轻的阿鲁哀当随员么?因了人家的宠爱,因了自己漂亮的抒情天才,因为能写情诗,他居然当起随员来了。但这个随员是情绪丰富的,在癫狂的外貌下面却是正经得可怕。谈恋爱稍嫌脆弱,做工作倒够结实了。随员么?其实更像一个教会里的学习修士,他的宗教在本身没有变得热狂的以前是专门攻击热狂的信仰的。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