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枫丹白露宫:千年法国史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法) 让·弗朗索瓦·埃贝尔 / (法) 蒂埃里·萨尔芒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枫丹白露城堡的一大特色便是能体现时代的叠加。”很难想象一座皇家庭院身上承载着从圣路易到戴高乐的法国历史,历史在这里坍缩成了建筑个体的经验。从某种意义上,建筑是人的产物,但要比人更加不朽。“太阳王”在此地意气风发的废除《南特敕令》的时候,想必不曾想不远的将来这里会是一座学校,也不曾想到更远的将来这里不得不和一个中南半岛的小国政府进行一场失败的谈判。枫丹白露全都看到了,博物馆是这里最好的归宿。 延伸一下,突然想到了紫禁城,从朱棣时代埋下第一块砖到鹿钟麟把溥仪赶出宫去的数百年间,这里的故事也许要复杂的多,不过最终也成为了博物馆,这恐怕就是现代化魅力的一部分吧。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推翻奥尔良王朝一天足够了。如1830年以来一样,巴黎的这场大动荡使这位年迈的国王手足无措,他周遭的群臣也都如惊弓之鸟,脑袋里只想着“逃跑”二字。1848年2月24日,路易·菲利普退位,为宣布共和留出自由空间。

枫丹白露宫:千年法国史此后,枫丹白露收归国有。临时政府将枫丹白露堡交给临时官员——剧作家奥古斯特·吕谢管理。他首先签字批准在白马庭院的围栏上重新刻上拿破仑的雄鹰徽章。4月,得益于原拿破仑军队的协作,帝国徽章纹样重新出现在了枫丹白露的围栏上。不久之后,弗朗索瓦·艾蒂安·佩舍·德艾尔宾维尔接替了吕谢的位置,并于1848年9月正式上任,他提议将这座城堡改建成军营或艺术家的住所。另外,他提议将狄安娜长廊改成“拿破仑长廊”,以此为拿破仑的传奇贡献了一份力量。

年末,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次通过普选的方式推出了它的总统。他就是拿破仑一世的侄子,荷兰国王路易和王后霍尔滕塞的儿子,路易·拿破仑王子。1849年9月4日,这位总统首次来到枫丹白露,参加连接巴黎和枫丹白露小镇铁路线的揭幕仪式。1850年5月14日,他带着自己的表妹——巴德大公爵夫人斯蒂芬妮·德·博阿尔内重游此地。

拿破仑的这个侄子并没有按照伯父的治国轨迹走。1851年12月2日,这位王子出生的共和国总统解散了国民议会,开始独揽大权。一年以后,路易·拿破仑称帝,号称拿破仑三世——因为拿破仑一世的儿子罗马王理应是“拿破仑二世”。

就像此前其他的皇家寓所一样,枫丹白露重新获得了王室津帖。这座城堡的管理权委托给了一些高级军官,他们分别是;让·巴蒂斯特·拉马尔将军、德索迪·德·博利厄将军和埃拉克利斯·德·波利尼亚克伯爵将军,他们都受皇宫的大元帅——瓦扬元帅统管。另外还指派了一位建筑师,即在路易·菲利浦时代负责建成凯旋门的纪尧姆·阿贝尔·布卢埃,其任职时间从1848年开始到1853年他去世。他死后,艾利克斯·帕加尔接任,后者当时是卢浮宫和杜伊勒利宫工程总管维斯孔蒂的助手。

1851年的秋天即11月,皇家首次入住枫丹白露宫,到了冬天还有几次狩猎派对,之后这座城堡渐渐地就少有问津。直到1857年,这里才以春夏行宫的身份重新启用。皇室成员通常会在5月到6月在这里小住,持续时间为一个月到六星期。最长的一次小住是在1861年,持续了两个月之久。

拿破仑三世延续了路易·菲利普时期发起的修复政策,弗朗索瓦长廊已然完工。1859年,狄安娜长廊被改造成了图书馆,亨利四世的雄鹿长廊早先已改为寓所套间,1865——1868年又进行了重建。痴迷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欧仁妮皇后希望在套间中安置一些路易十六时期的精美家具,或者一些风格相同的奢华器件;此外,她还添加了一些舒适的座椅、长椅和软椅。相反,拿破仑一世寝宫里的家具仍放在原处,只是又安放了具有新帝国风格的家具,这也是一种完美的改造方式。

枫丹白露的新居民希望尽可能靠近池塘和森林,面朝南方,这样比面朝狄安娜花园和椭圆庭院更舒服。因此,拿破仑三世对枫丹白露的改建主要集中在路易十五翼楼和大楼阁,具体包括:1854——1855年建的皇家戏院,1863——1864年建的中国馆,1863年建的吸烟室,1864年建的皇帝工作室,1864——1867年建的庆典长廊,还有1868年建的皇后工作室。

拿破仑三世将路易·菲利普于1834年到1837年发起的“分批邀请”的做法系统化,这个邀请的具体操作方式是这样的:当皇室家族在法兰西岛的城堡居住时,就会有几个团的宾客相继受邀参观枫丹白露。但是在当时的政治制度和时代背景下,这种方法还不明确。因为这座城堡既是古典宫廷生活的一部分,又是宣扬现代政治理念的场所。贡比涅这个秋日行宫自1856年开始成为这些“分批”到访的宾客所钟爱的场所,而枫丹白露宫作为夏日避暑胜地,一直保持着更为隐秘,更为庄重的风格,例如,在此举办盛大的典礼迎接大使或国家元首。

在枫丹白露宫,每一“批次”受邀带着家眷前来的宾客容量在40——60人,停留一周的时间;但是在贡比涅,每“批次”的游客可以多达上百人。皇帝和皇后到来的场面总是无比盛大:猎人卫兵和皇后的龙骑兵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入白马庭院,乐声响彻云霄,随后,由100名卫兵组成的骑兵队护卫的皇室马车驶入,这一精锐队伍是拿破仑三世模仿维多利亚女王的近卫兵团而组建的。皇帝和皇后在扶梯入口受到王宫总管的接待。

其他宾客进入枫丹白露宫就显得不那么正式了。奥地利大使的妻子梅特涅公主曾对此说:

这一场景非同寻常,绝无仅有,就好像巴黎城在迁移。家仆女佣们跟疯了似的在院子里尖叫争吵,只为争得一席之地来安置行李!从一开始,所有的家眷就互相争抢,互相憎恶。

皇后自己将这儿的套间分成四类,分别是:皇室家族专用套间,国内外政要套间(配有前厅、起居室、书房),已婚客人、女士和未婚贵宾的套间(配有一间沙龙、一个房间、偶尔有书房),以及未婚客人和王室官员的卧房。有些客房保留了下来:装饰简单而舒适,比如贴着壁纸,挂着大印花布,配着时髦耐用的家具以及软垫座椅。相比拿破仑第二帝国以来的装饰风格,此时枫丹白露宫更具有英格兰气息。

吸烟室的出现是英格兰对拿破仑三世宫廷影响的标志性事件。这位皇帝在英国长期流放的那段时间里染上了烟瘾,相反,他的皇后不能忍受烟雾和烟味。于是就在底层设了一个吸烟室,那时的吸烟室是男士的专属,男士们餐后可以到那里逍遥,女人们则在沙龙里闲聊。施工期间还发现了一块法式天花板,这部分空间按照17世纪的风格进行装饰,被视为更具阳刚之气:墙壁镶板,描绘阿尔忒弥斯故事的挂毯装在墙上,饰有皮革压花的椅子。但这个房间从来没有受到过追捧,因为它所暗示的社交形式与法国传统相抵触,而法国传统认为晚上是专门用来讨论两性交往话题的。

拉芒什海峡(1)彼岸大英帝国的贵族生活对法国皇室的影响在宾客的日程中可见一斑。众宾客在晨间自由活动,中午便在亨利二世长廊的卫戍厅集体用膳。梅特涅公主对此这样描述:“午饭后,客人们移步花园,在池塘划船,那里有各式各样的船,甚至有配备土生土长的威尼斯船夫的贡多拉为客人服务。”拿破仑三世也在鲤鱼池上亲自执桨撑舟,但是有一天他在池里翻了船,不得不游泳上岸。皇太子自己有一艘微型护卫舰,于1863年在布雷斯特的军火库建造。舰身大约四米长,这是一艘能装92门大炮的舰船的微缩版,并且是路易·拿破仑年轻时最喜欢的玩物之一。[电子书 分享微-信getvip365]

有时,客人们会骑马遛弯或者乘车出行,午后则去公园散步,皇太子则是在玩伴的陪同下练习骑小马。他们有时会一直到索勒山谷的赛马场,有时也会在塞纳河岸停船转去默伦远足。遇到下雨天,大伙儿就会上二楼玩各种小游戏。这个时代,射击狩猎已取代了追逐打猎,第一帝国的绿色和金色狩猎服又重现。天气过热的时候,宫廷诸人就会在底层聚集。从1863年起,这些午后活动都在中国馆前的大型沙龙举办。

在亨利二世长廊用午膳是一天中最正式的时刻,有时巴黎或者枫丹白露的名流们也会在这里会客。晚会在大套间里举办,但是在1864年之后就改到中国馆办了。那里的气氛柔和,也不必过于在意礼节。人们偶尔伴着一位政要转动曲柄奏起的机械钢琴声翩翩起舞。这样大家就不必担心那些口风不紧的乐师们。梅特涅公主回忆了在贡比涅宫或枫丹白露宫举行的这些“分批游”晚会的氛围:他人则一个劲儿地打哈欠时,我们不会忘记互相干杯,一边抬眼仰望天空,一边低声说着:“所多玛和蛾摩拉!”

一则著名的逸闻说明了这些逗留期间的良好氛围。有一天晚上,拿破仑三世被楼上一阵莫名的杂音吵醒,他派了一个随从去阻止喧闹。皇帝使者在楼上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位情绪激动的军官,嘴里念叨着:

“我知道您想要什么,可我就是没法让她消停下来!”

随从答道:“可怜的伙计,你不该把她带到这儿来的,你应该在旅馆给她定一个房间的。”

那个军官又答道:“您这个办法好,可她就是不愿意自己待着呀!瞧,您也看到了,床在晃动。她跳起来了,我必须回到她身边。”

随后,这位军官掀起床帘一看:一条违规从池塘里捕来的巨型鲤鱼被装在一个木桶里,挣扎着要逃脱。两人决定在夜里将这条大鱼放回池塘,然后这位随从去禀告皇帝:

“陛下,现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是有一条鲤鱼来拜访楼上的那位先生。”

睡眼朦胧的拿破仑三世回答道:“嗯?他们今天邀请鲤鱼了么?”

“分批邀请”的最后一次出游是在1868年,但此后还是有一些出于其他原因且更为隐秘的出行。1870年春,皇太子就带着随行人员去枫丹白露宫住了几天。他在小范围内追捕雄鹿,并接待驻防在枫丹白露宫的近卫军狩猎团官兵。在这次几乎不为人知的小住期间,王子及其随行都住在路易十五翼楼,而不是在其他大套间。直到1870年5月8日公民投票想要推翻政府的前一天,他们才回到巴黎。四个月之后,法兰西第二帝国便不复存在。

作家普罗斯佩·梅里美(2)是王室的常客。结婚前,他是蒙蒂霍和欧仁妮家族的好友,那时梅里美受到了许多帝国殊荣:此前他已经是历史文物总督察和研究所成员,1853年被选为上议院议员,1866年获封法国荣誉军团大军官勋位。据史料记载,梅里美在贡比涅或者在枫丹白露宫举行了著名的“梅里美听写”,据波林娜·德·梅特涅回忆,听写结束后,这位作家宣布:“尊贵的皇帝陛下犯了45个错误,而皇后陛下则犯了62个,梅特涅公主42个,大仲马先生24个,奥科塔夫·佛耶先生19个,梅特涅王子3个。”

成为皇家度假胜地后,枫丹白露宫并未就此对公众关闭。1848年五旬节(3),佩舍·德艾尔宾维尔主动开放城堡,展出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家具。帝国重建以后,此宫内的大套间、花园以及公园会在每周的周日和周四下午开放,而在185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4)期间,枫丹白露宫对外展出的频率是每周三次。1861年7月,在枫丹白露宫独居的皇后下令开放城堡,而她自己则在大众游览期间隐居在鲤鱼池那边。所以,这座城堡既是宫殿,也是博物馆,而在这个倾向于民主政治的第二帝国君主政体中,枫丹白露的这两个功能几乎平分秋色。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fengdanbailugongqiannianfaguosh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