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佛兰德镜子

下载方式

佛兰德镜子(晋江偶像级作者首部纸书力作,突破中国当代文学保守视野,完美诠释超越时空的信念、友爱和命运的种种。)
本书作者:dome

本书读后感· · · · · ·

越看越温存的一本书,结构的繁复完全不是为了技巧的炫耀,而是像羽毛、像金箔一样绵密包裹起理念的洁净强韧,在故事中真正抵达平静而持续释放力量的信念,垂直方向的对望以语言的叙述彼此共存。特别喜欢镜子这个故事的收尾,隐匿与镜像,镜子优雅地调整了虚实的空间,倒影里有人类高尚的脸庞。让人相信即使在废墟之上,也会有人继续说着破碎与希望的故事,然后人们会有实实在在的灵魂。

我的学习笔记

现在的时间是16世纪后半叶,我们星球的一个奇异的新模样正初现端倪。 P25

现在看看谁来了,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用厚重的毡袍抵御严寒,艰难的步伐与其说是被风雪所阻,不如说是被什么畏惧或痛苦所阻。 P26

佛兰德镜子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圣巴夫,赶路人望向钟塔,头一次在所有的名字中呼唤其中一个——圣巴夫,愿钟声保佑你和你的钟塔,愿钟声保佑你和你的教堂,愿钟声保佑你和你的根特③。 P27

堂·迪亚戈戴着尖拱型的头盔,闪闪发亮,就像迎风破浪的船头。 P28

前往佛兰德镇压叛乱,或许并非堂·迪亚戈的本愿。 P29

现在是马蹄的“嘚嘚”声,还有马车的“隆隆”声,夹着猎鹰的啸声,兔子和狐狸纷纷躲进树洞,有的惊讶地偷看飘过的旗帜:这是什么花纹呀?上面的狮子不会撕咬,鹰不会起飞,百合花也没有香味,这是些什么怪物呀?快让开!猎狗们说,无知的生灵,给奥地利大公、勃艮第公爵马克西米连让路,给未来的日耳曼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让路!尽管这位大人物并不熟悉脚下这片土地,却对你们握有生杀大权,他是通过娶了你们的女主人而成为你们的男主人的,尽管你们既不认识这位女主人也不认识这位男主人。 P42

簿子里或许还藏着更庞大的计划,比如马克西米连与玛丽的速写,有可能是为双联夫妻像或三联祭坛画打下的草稿。 P45

在马克西米连的体内,或许从来都是代表风的血液与代表火的胆汁交替主宰,它们都是热、流动与上升的力量。 P46

没人想到,不到两个月后,大家就被叫到星期五广场上看斩首了。 P47

在夜晚的森林间,听到这样的声音,那可是太吓人了。 P48

15世纪初,法国的勃艮第公爵家族获得了对布拉班特的统治权。 P58

它们来自他体内那颗躁动不歇的心。 P60

约翰的这一遗愿引起了广泛的困惑,招致了几位对手的嘲讽。 P61

如果教皇派使者来开棺查看,得把他领到一个宽敞、体面的地方。 P62

他轻轻吻了老师的心,就像佛兰德人亲吻供奉在布鲁日的基督圣血。 P63

人人都知道,血的主人出生时,东方有三个国王跟着一颗星星去见他。 P64

雷米思念着老师,祈求他在梦里为自己解惑。 P65

看来炼狱有着最广大的胸怀,是宇宙中最慷慨的地方。 P66

雷米,愿你能看到我看到的一切,看到你周围星空变得浓稠,而炼狱变得稀薄,看到所有的科隆圣徒、东方三王、乌尔苏拉和一万一千个圣女手拉着手,额头抵着额头,轻抚空地上悲恸的你,看到你手中那颗心的主人在何处凝视着你,看到你自己那颗心现在的模样,看到有什么正在从它里面萌芽……但愿人人都有一双贝居安女的眼睛,那样我们就能洞察肉体掩藏的东西,以及它们不可阻挡的命运。 P74

佛兰德镜子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们不知道上帝的意愿,不知他对雷米十分残酷还是十分仁慈,也不知他对所有人十分残酷还是十分仁慈。 P75

只是有赖今天发现新大陆,我们的舞台才能勉强与之比肩……”怎么,宗教裁判所的人也讲起了故事,又或者这只是胡安给堂·迪亚戈讲的故事。 P89

罗马衰亡的时期,神学家们在全罗马的大道来回奔波,不眠不休,字斟句酌,召开了许多次会议确定信条,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信经》形成的岁月。 P90

非常正确,他们都拥有超人的远见,百折不挠,执笔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圣人,足以证明他们的深谋远虑。 P91

圣哲罗姆《名人传》的某些抄本中,还能找到关于他的记述。 P92

爱梅卢斯想必有一副高卢人浅发淡眼的相貌。 P93

此后不久,皇帝向各地主教发信,敦促他们前往撒底迦,再次开会确定信条。 P94

他只是抱怨两人间隔太远、信使太怠惰,害自己等一封信总是等得太久。 P95

每个中继点的驿站都挤满了主教们的马队,好几次骡马和食物都不够用了。 P96

他又为他们取了个诨号,叫“约翰教派”。 P97

自然,他也充当起回程的信使,听写叙达修斯的回复:“亲爱的朋友啊,你派来的信使让我想起当年的你。 P98

也许是命中注定,宗教裁判所的根就长在西班牙。 P99

他的信中逐渐浸透了焦急和不解,慢慢地,还带着某种不明缘由的内疚。 P100

有个女孩说他的心碎成了两半,因为它承受过莫大的痛苦。 P111

从此,这座曾经是荒漠的城就获得了它的心。 P112

神父们每天都登上布道坛,将“无处安放的心”颂赞一番。 P113

等合约期满,双方结清账目,雨果就拿上“无处安放的心”,离开了科隆。 P114

神父一醒便哭天抢地:‘唉哟,我遭罪了,拿不回圣兜裆布,主教大人得活宰了我。 P115

是梦的重量把他压垮了。 P116

他对雷米说:“不要害怕这躯体,靠近这躯体,摸摸它的里面……”雷米怯怯地挨过去,和老师并肩而躺,把手放进他摊开的掌心,把脑袋倚在他的肩头。 P117

深渊般的开口忽然变得无限广阔,洪水般的星星流泻出来,淹没了两人的身体,洒满了黑夜,每个星宿都清晰可辨。 P118

起来走吧,雨果,在肉体消逝之前……”从当时“红”的编年纪事上,人们能读到这样的段落:“1481年施洗约翰节过后,雨果弟兄完成委托,从科隆返回,并将‘无处安放的心’带回了‘红’。 P119

根据托马斯院长的授意,这组祭坛画就放在“无处安放的心”的圣龛背后,陪伴它许多年,直到百年以后佛兰德开始焚烧圣像。 P126

每年5月1日举行。 P127

“我只有一夜,”扬说,“就一夜来说,故事已经讲了很多。 P128

堂·迪亚戈起身望向窗外,天色混沌,还没有日出的迹象,然而那种夜之将尽、拂晓迫近的气氛,人凭本能就察觉得到。 P129

在圣徒眼中,这些躯壳的接触往往如此肤浅;纵使肉体有时候感受得到彼此的深入,然而藉此真正心神交融的人,从来也没有几个。 P130

每次,我在相熟的旅馆租个房间,就一头扎进这一带的图书馆。 P138

叙达修斯与爱梅卢斯的命运就像两半铭板,彼此相抵又彼此相合。 P139

爱梅卢斯在故乡扎根以后,也许受当地习俗浸染,转向了某种神秘学说。 P140

命运阻止了信使,让它们四散在路上。 P141

当时篡权者马克西穆斯驻扎在特里尔,他受叙达修斯鼓动,下令处决了普里西安和他的同党——这也相当于给当地的约翰教派判了死刑。 P142

我们听到了国王的声音,听到背信弃义、入侵、抵抗和牺牲。 P143

罗马灭亡了,只有基督教信仰留存下来。 P144

也许它和其他故事一样,都是历史想象的产物。 P171

这是义务,而不是指点与帮助。 P172

按照附录报告的线索,犯人交托出去的物品除了画,还有那本没人愿意翻开的学术刊物。 P173

神的形象就是其神性的澄明。 P174

四下只有蟋蟀的叫声,远处的帐子里隐约传来吵架的声音。 P177

唉!这时的撒莱哪里知道亚伯拉罕的苦恼。 P178

我们只能确定,亚伯拉罕看见的星空不是我们眼中的星空。 P179

他的脚哪有本事踏上尘沙曾经组成的那座火山,也无缘涉足蜿蜒在深山中的晶闪闪的矿脉,更不可能触碰海水中无所不在又无影无形的盐。 P180

他在拉雷利站下车,走进伊斯坦布尔大学,汇入许多像他一样背井离乡的欧洲教师中。 P181

它们全都存在于时间的川流之中,只有当我们从垂直的方向上把两件事联系起来理解,它们对彼此才有了意义。 P182

人物的内心意识,一方面来自外部事物即时的唤起,一方面来自内心对过去的回忆……可是故事实际发生的时间可能只是三天,一天,一小时,甚至一秒钟……这种情况有点像《天方夜谭》。 P183

他尚且不知道自己将被另一个人咏唱,他的形体将化为声音,他的汗珠将化为西风里消逝的节拍。 P184

他和上一个歌咏者并肩走过幽冥之地,见到了第一个漂泊的人,后者却相信自己仅仅是作为影子在那里停留。 P185

那正是《玫瑰传奇》的手抄本插图。 P186

当时两人都在写授职论文,以求在大学谋得一个教席。 P187

他无力再触及巴黎,以及深陷在那里的旧友。 P188

他揉揉眼睛,抬眼望向外面,看见了一切,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P189

跟它们相比,我们自己是更真实还是更虚假呢?毕竟,等到我们失去了凝望他们的眼睛,亚当的目光也依然凝固在他得以诞生的瞬间。 P190

真正使他伤感的是,同他谈论过上帝的语言与时间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P191

他把一纸盖好印章的文件塞到教授先生的手里,上面用意大利文写着:我,教廷驻土耳其特使安杰洛·龙卡利,请求加拉达圣彼得圣保罗修院向埃里希·奥尔巴赫教授无条件开放修会图书馆及其全部藏书,务必给予其必要的协助。 P192

他把他的忧郁和疯狂置之度外,也就是说,放在中心的空白里。 P214

这孩子生得孱弱,佃农的孩子在泥里打滚干架时,他总以既胆怯又妒忌的眼神在一旁观望着。 P216

有些跟他打过交道的马贩子描述了他的模样:他右脸有道斜斜的刀疤,从眉梢延伸到浓密的鬓角;敞胸露怀,项链上挂着枚古罗马式样的银币;随身带着本撕破的诗篇集,里面夹着朵素馨花。 P217

真奥古斯丁淹没在托名奥古斯丁的浩繁卷帙中。 P218

前者的胜利简直是必然的。 P219

1925年巴黎大学的一篇博士论文则指出,科隆的会议记录在文体风格、用词习惯与神学思维上就与4世纪的作品不相匹配,倒是和加洛林王朝早期的文体更为接近。 P220

他发现,斯特拉斯堡的阿蒙德的存在成谜,科隆的厄弗拉塔却是真的。 P22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folandejingz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