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傅雷谈艺录及其他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傅雷

一个晚上翻完,各种智慧的小火花,对于音乐,艺术,美,战争等话题的讨论很有洞察力,但插图配得真是一言难尽,满心黑人问号。而且这么一个集子,相当散乱,这也有一点,那也有一点,但什么都没说的特别全面,某个话题刚看得起劲儿呢,突然就没了……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傅雷谈艺录及其他》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傅雷谈艺录及其他【以赤子之心探究艺术的真谛,以愚公之行追求精神的升华】

园子里长满了高高矮矮的丛树和野草,孩子们无心细看正屋里的客厅卧室,只欣喜若狂地往园里跑,他们计算着刈除蔓草,计算着在大树的枝桠上悬挂秋千。 P18

只有四五岁,他到学校去当然不是真正为了读书,而是和若干年纪同他相仿的孩子玩耍。 P19

傅雷谈艺录及其他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1张

他一些也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演剧时间冗长乏味,他把铁钳轻轻地插到罗思小姐两腿中间去,以致在剧中最悲怆的一段,台下的观众听见女主角和她的儿子说:“你停止不停止,小坏蛋!”到十二岁为止,他真正的老师是一个叫作特·拉·里维埃(De la Riviére)的神甫。 P20

他崇拜维尔吉尔(Virgile),一八三七年时他在《内心的呼声》(Les Voix Intérieures)中写道:“噢,维尔吉尔!噢,诗人!噢,我的神明般的老师!”他不但在古诗人那里学得运用十二缀音格(alexandrin),学习种种作诗的技巧,用声音表达情操的艺术,他尤其爱好诗中古老的传说。 P21

有一次——那是一八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阿代勒大胆地要求维克托说出他心中的秘密,答应他亦把她的秘密告诉他。 P26

他,当着客人前面表示很顺从,一切都忍耐着,但一待他和母亲一起时,他哭了。 P27

它是活的上帝,是观念的化身,它的进步是用战争、暴行、压力,来完成的……”(在此,读者当注意这段文字是在本世纪初期写的。 P34

说起当时的巴黎乐坛时,作者认为“只是一味的温和、苍白、麻木、贫血、憔悴……”又说那时的音乐家“所缺少的是意志,是力;一切的天赋他们都齐备——只少一样:就是强烈的生命”。 P35

于是适应这要求,剧作家大都屈尊就辱,放弃了他们的“人生派”或“艺术派”的固守的主见,群趋“闹剧”(melodrama)的一条路上走去,因为只有这玩意儿:情节曲折,剧情热闹,苦——苦个痛快,死——死个精光,不求合理,莫问个性。 P44

最近,话剧里插京剧,似乎成了最时髦的玩意儿,于是清唱,插科打诨,锣鼓场面,彩排串戏……甚至连夫子庙里的群芳会唱都搬上了舞台,兴之所至,再加上这么一段昆曲或大鼓,如果他们想到申曲或绍兴戏,又何尝安插不上?我相信不久的将来,连科天影的魔术邓某某的绝技,何什么的扯铃……独角戏,口技,或草裙舞等,都有搬上舞台的可能,这样,观众花了一次代价,看了许多有兴味的杂耍,岂不比上游戏场还更便宜,经济!……上面所引,大部分我是非常同感的。 P45

《战争与和平》的原稿修改过七遍——大家可只知道托尔斯泰是个多产的作家(仿佛多产便是滥造似的);巴尔扎克一部小说前前后后的修改稿,要装订成十余巨册,像百科辞典般排成一长队,然而大家以为巴尔扎克写作时有债主逼着,定是匆匆忙忙赶起来的。 P65

几乎占到二分之一篇幅的调情,尽是些玩世不恭的享乐主义者的精神游戏:尽管那么机巧,文雅,风趣,终究是精练到近乎病态的社会的产物。 P73

这种境界稍有过火或稍有不及,《封锁》与《年轻的时候》中细腻娇嫩的气息就要给破坏,从而带走了作品全部的魅力,然而这巧妙的技术,本身不过是一种迷人的奢侈;倘使不把它当作完成主题的手段(如《金锁记》中这些技术的作用),那么,充其量也只能制造一些小骨董。 P78

错失了最有意义的主题,丢开了作者最擅长的心理刻画,单凭着丰富的想象,逞着一支流转如踢踏舞似的笔,不知不觉走上了纯粹趣味性的路。 P79

全书十七篇短文,除二三篇外,大都以吾国黑暗的史料做骨干;论列的范围,从政治经济到思想风尚,可说包罗了人类所有的活动。 P85

自汉至明,尤其是三唐两宋,君主政体纵说不上近代立宪的意义,至少还胜于十三世纪时英国大宪章的精神。 P86

即使他没有遇到罗甘和杜·蒂埃这两个骗子,即使他听从了妻子的劝告,安分守己,太平无事的照原来的计划养老,也只能说是侥幸。 P106

所谓银行界,从底层到上层,从掌握小商小贩命脉的“羊腿子”起,到亦官亦商,操纵国际金融的官僚资本家纽沁根和格莱弟兄,没有一个不是无恶不作的大大小小的吸血鬼。 P107

因为巴尔扎克一再更改书名,有些学者认为倘若作者多活几年,在他手里重印一次全部《人间喜剧》的话,可能还要改动名字。 P113

可怜的罗日和腓列普相比只是一个次要人物,争夺遗产只是一个插曲,尽管是帮助腓列普得势的最重要的因素。 P114

傅雷谈艺录及其他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何况在所有的小说家中,巴尔扎克是最富于幻境的一个:他的日常生活常常同幻想生活混在一起,和朋友们谈天会忽然提到他所创造的某个人物现在如何如何,仿佛那个人物是一个实有的人,是大家共同认识的,所以随时提到他的近况。 P115

应当附带提一句的是,巴尔扎克在阴暗的画面上随时会加几笔色调明朗的点染:台戈安太太尽管有赌彩票的恶习,却是古道热肠的好女人,而且一举一动都很可爱;便是玛丽埃德也有一段动人的手足之情和向社会英勇斗争的意志,博得读者的同情。 P116

即使他不愿,也不敢明白指出教会的伪善便是宗教的伪善,作品留给读者的印象终究逃不过这样一个结论。 P120

置比哀兰德于死命的还是那些复杂而猥琐的情欲和求名求利的野心。 P121

不幸巴尔扎克还死抱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信念,认为人间的不义,小人的得志,终究逃不过上帝的惩罚。 P122

假如从旧社会中来的人还不是一无足取的话,这个风气似乎值得现代的青年再来提倡一下。 P134

而即使一致通过了原则,在译音过程中仍然会有不同的意见需要一再商讨,方能决定。 P135

以上所云,当然非指大众皆知西人名字或作品名字,而是指近年来开始有一小部分人注意之译名,或过去数十年中不时有人提及,但并不十分普遍之名字——凡属此类,似可多放任译者各自推敲,以期于试验中逐步获得成绩。 P136

假如从旧社会中来的人还不是一无足取的话,这个风气似乎值得现代的青年再来提倡一下。 P134

而即使一致通过了原则,在译音过程中仍然会有不同的意见需要一再商讨,方能决定。 P135

以上所云,当然非指大众皆知西人名字或作品名字,而是指近年来开始有一小部分人注意之译名,或过去数十年中不时有人提及,但并不十分普遍之名字——凡属此类,似可多放任译者各自推敲,以期于试验中逐步获得成绩。 P136

印象派的大功在于外光的发现,故自然的外形之美,到他们已表现到顶点,风景画也由他们而大成;然流弊所及,第一是主义的硬化与夸张,造成新印象派的徒重技巧;第二是印象派绘画的根本弱点,即是浮与浅,美则美矣,顾亦止于悦目而已。 P160

塞尚看透这一点,所以用“主观地忠实自然”的眼光,把自己的强毅浑厚的人格全部灌注在画面上,于是近代艺术就于萎靡的印象派中超拔出来了。 P161

半小时后刘夫人从内面盥洗室中端出一锅开水,几片面包,一碟冷菜,我才知道他还没吃过饭,而是为了“物质的压迫”连“东方饭票”的中国馆子里的定价菜也吃不起了。 P175

十九年六月,他赴意大利旅行,到罗马的第二天来信:“……今天又看了两个博物馆,一个画廊,看了许多提香、拉斐尔、米开朗琪罗的杰作。 P176

艺术的对象,只有无垠的宇宙与蠕蠕在地上的整个的人群(humanité),但在这人才荒落的中国,还需要海粟牺牲他艺术家的创造而努力于教育,为未来的中国艺坛确立一个伟大坚实的基础。 P177

从希腊的维纳斯,中古的chant gregorien(格列高利圣咏),乔托的壁画,米开朗琪罗的《摩西》,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一直到梅特林克的《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Pelléas et Mérisande),德彪西(Debussy)的音乐,波特莱尔的《恶之华》,马蒂斯、毕加索的作品,都无非是信仰(foi)的结晶。 P181

此岁常在舍戚默飞处,获悉先生论画高见,尤为心折,不独吾国古法赖以复光,即西洋近代画理亦可互相参证,不爽毫厘,所恨举世滔滔,乏人理会,更遑论见诸实行矣。 P227

妙在巨帙不尽繁复,小帧未必简略,苍老中有华滋,浓厚处仍有灵气浮动,线条驰纵飞舞,二三笔直抵千万言,此其令人百观不厌也。 P230

有清一代即犯此病,而于今为尤甚,致画家有工具不知运用,笔墨当前几同废物,日日摹古,终不知古人法度所在,既与名作昕夕把晤,亦与盲人观日相去无几。 P231

历史将近二千年的中国画自有其内在的(intrinsèque)、主要的(essentiel)构成因素,等于生物的细胞一样;缺乏了这些,就好比没有细胞的生物,如何能生存呢?四王所以变成学院派,就是缺少中国画的基本因素,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真正的笔,无一线条说得上表现力。 P247

法兰西大革命,展开了人类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页:十九世纪!多悲壮,多灿烂!仿佛所有的天才都降生在同一时期……从拿破仑到俾斯麦,从康德到尼采,从歌德到左拉,从达维德到塞尚,从贝多芬到俄国五大家;北欧多了一个德意志,南欧多了一个意大利;民主和专制的搏斗方终,社会主义的殉难生活已经开始:人类几曾在一百年中走过这么长的路!而在此波澜壮阔、峰峦重叠的旅程的起点,照耀着一颗巨星:贝多芬。 P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