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赶路人(刘墉作序、贾平凹、冯唐、徐静蕾倾情推荐!在别人的故事里遇见自己,学会与生活和解。)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赶路人(刘墉作序、贾平凹、冯唐、徐静蕾倾情推荐!在别人的故事里遇见自己,学会与生活和解。)
本书作者:李小晓

本书读后感· · · · · ·

《赶路人》对我的俘获程度之彻底,使我无法对其虚构小说的艺术性,纪实散文的思想性进行评价了。刘墉说他花四个晚上看完赶路人,我一个晚上看完。第一代不曾经历贫穷匮乏的80后精英,的爱恨情仇,他们叛逆,自我,见识丰富,追求成功也贪图享乐,在世俗意义上最好的生活轨道里,读完985和常青藤在华尔街和中环拿着年薪百万的薪水,男性会成为无趣的成功人士,小心翼翼地出轨但后发现自己不敢离开家,女性越来独立自强,对成功无趣人士充满吸引力,但得不到他们的婚姻,孤单,相遇又分离,最稳定的婚姻是从学生时代开始走来的情侣,在和父母没有共同语言,无法真正意义上的赡养父母,拥有了配偶作为生命唯一的亲人。然后为人父母或者父母经历生气别离后,才能与父母和解,成为真正独立的人的那一刻,始觉沧桑。

我的学习笔记

有的人物是几乎未经雕琢地还原了一个真实故事,但有的人物则是对应了两三个原型。 P8

赶路人(刘墉作序、贾平凹、冯唐、徐静蕾倾情推荐!在别人的故事里遇见自己,学会与生活和解。)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她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她要结婚了,不知道是和谁,更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 P9

回想我寥寥可数的桃花史,多少可以归功于故乡的威名。 P10

我每次去她家串门,她都给我吃大白兔奶糖,还给我冲麦乳精。 P11

我的母亲刘清莲,1954年生,一辈子都在校图书馆工作。 P12

孙教授家每周都吃一次肘子肉,香味一直顺着走廊窗户飘进我的鼻孔。 P13

孙教授的儿子叫孙猴,他曾经把整盒大大卷一下塞进嘴里,然后吹出超级大的泡泡,当时所有的小朋友都无比崇拜地围着他。 P14

也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了刘清莲省吃俭用的意义。 P16

每到晚上7点,一些邻居就会带着孩子凑到我家,看《新闻联播》,然后是《警钟》,然后是《为您服务》。 P17

这些钱都被刘清莲小心翼翼地存在银行里。 P19

赶路人(刘墉作序、贾平凹、冯唐、徐静蕾倾情推荐!在别人的故事里遇见自己,学会与生活和解。)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刘清莲誓死捍卫财政大权,但又把我的话当了真。 P20

1993年,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上映了,轰动一时。 P21

你们两个外地孩子在北京,如果连一个遮风挡雨的屋檐都没有,叫我们如何安心?”我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 P43

我感到很意外,她居然没有因这样的天价而咆哮和感到错愕,还说“商量商量”。 P44

你算算,这样利滚利,三十年下来是多少?”刘清莲说这句话时的神情,骄傲得像个斗士。 P45

我用刘清莲和自己的钱作为首付,在望京买了一套总价350万元的房子,三室一厅,宽敞明亮,小区内有会所和亭台流水。 P46

她虽然不买什么奢侈品,但喜欢网购,喜欢去美容院,经常往家里背回五颜六色的面膜和化妆品。 P48

有一天,我听到娇娇一大早就在孩子房间咆哮:“这纸尿裤都涨得透明了,为什么不给换!看孩子的屁股红成什么样了!怎么就不心疼呢!”我跑过去一看,孩子的屁股通红,旁边的纸尿裤拎起来足有半斤重。 P50

等我在楼下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惊喜地看到,她竟换上了十年前我在崇文门新世界商场给她买的那件紫红色的连衣裙,那件她当时号称“一辈子也不会穿”的连衣裙。 P64

岁月终将刘清莲和我之间的沟壑填平了。 P65

父亲们的人生充斥着饥荒、“文革”、国有体制、大锅饭。 P66

老何是陕西渭南人,小时候特别爱吃羊肉泡馍。 P68

老何只看到了牛棚里的泥地上有一片惨淡的暗红。 P69

母亲后来回忆说,当时的老何稳重而带有神秘感,很多女生都会暗地里讨论他。 P70

顺理成章,工友们次年就吃到了他们的喜糖。 P71

关于我出生的这段经历,我不知道是否真如他们描述的那般惊心动魄。 P72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老何就像个高大而沉默的拖拉机,白天奔走在电厂和工地,晚上在家里叮叮当当总有干不完的活儿。 P73

冰凉的酸奶味溢满口腔,我吃得喜笑颜开,老何在一边看呆了。 P74

有时候,我会禁不住趁他洗头的空当,拿起刮胡刀在自己脸上磨蹭磨蹭。 P75

我张着双臂撒腿就跑,真希望自己能飞起来。 P76

我也逐渐发现,老何那高大沉默的身影背后,亦有局限。 P77

母亲后来总忍不住念叨“如果当年咱们去了上海多好”。 P78

我中学时学校组织夏令营去北京,我兴冲冲回家征求老何的意见,他就说了三个字:“不许去。 P79

他潜意识里也明白,我终将去往一个他做梦也无法抵达的远方。 P80

我记得到美国没两日,有天傍晚我从超市采购了一大堆沉甸甸的生活必需品拎回住所,关上门,一人独面四壁。 P81

我小时候每次在外面受了委屈都会憋着,一直憋回家,但见了老何,就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P82

我特意买了摄像头,又请朋友去家里帮他连接好设备。 P83

每次我和朋友聚会,他接我的时候都很热情地主动要送人家回家。 P84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老何还时不时提起“毕业后可以回电厂工作”。 P85

而老何至今都叫不全我所在的大学的名称。 P86

他的父亲听了哈哈大笑,对我说:“没错,现在乔才是我们家的主键盘手,我是坐冷板凳的替补。 P87

过一段时间我再打电话回家,就听说手术做完了。 P88

我们的话题不外乎三类:第一类是我女儿和我在美国的日常生活,这个话题在两个男人之间很难维持太久,很快就会切换到下一个主题;第二类话题就是老何训话,他会针对我的个人发展,用心良苦地给我提出各种(其实没什么用的)建议;第三类是我寻找老何感兴趣的话题例如军事和养生,保证我们的对话可以持续下去。 P100

丽思卡尔顿酒店宴会厅里从天悬挂的流水灯,打在两侧墙上的巨大的会议标志,觥筹交错、西装革履的嘉宾们,还有激昂的背景交响乐,这过度绚丽的场面让母亲和老何却步,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P101

我默默点头,见老何的观点发表完毕,我便赶紧将话题切换到了他感兴趣的、不痛不痒的领域——军事、太极、五禽戏。 P102

他用一种自我压抑的淡然捍卫着自己最后的尊严,仿佛一旦流露出真实的情绪,就如同被剥掉皮囊一般,他也将不再是完整的自己。 P108

在那一刻,我突然变成了少年时的老何,看着自己的父亲在眼前消亡,恐惧而绝望,最后只看到血流淌在泥里,留下一片暗红。 P109

后来,每天晚上我都爬到他的床上靠着他睡觉。 P110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童年的自己追随着老何走在去往集市的路上。 P111

我们在各自的生命中度过着不同的阶段,曾经有过亲密的交集,但终将渐行渐远,最终生死相隔。 P120

我突然想,在觥筹交错的团圆饭背后,不知有多少黑灯瞎火的屋里,都藏着这样一位行动不便的病人。 P121

我感念大家对我的迁就,但我也知道,对他们而言,见一个生龙活虎远道而来的小花,远比待在清冷的家中要有吸引力。 P122

每一次当身边有人衰老,我们都像在排演自己的衰老。 P123

与其等到我们自己老去,老到无法自理,望着天花板却无法挣脱皮囊的束缚,不如在年轻的时候就坦然面对生活的另一个侧面,去学习如何处理病痛与并不令人愉悦的家庭琐事。 P124

人们以一种夸张的形式主义让自己相信自己是幸福的,欲盖弥彰的却是过去三百多天所沉淀的日日与夜夜,痛楚与喜乐。 P179

雨停以后,天花板上的墙皮开始大块大块脱落,我甚至担心整个屋顶会塌下来。 P180

他知道当地许多隐秘的好去处,他带我去过房车里的小餐厅,带我在附近的山坡滑过雪,还带我去过当地的小酒馆,听在这里工作三十年的黑人奏布鲁斯。 P181

而且大部分重金属摇滚歌迷都是人高马大的男人,我要是被谁撞一下,估计得歇三个月。 P182

我从来没有如此了解自己的身体,在长途行走的酸痛和汗水中,整个人变得健壮敏捷。 P183

在空旷的纽约机场里,我和蒋桃靠在停机坪的落地窗前,她枕在我的膝上睡觉,我觉得很冷,但胸中又燃着火焰。 P218

她便专心料理生活,每日坐着地铁去中国城买菜。 P219

她做了一大桌中国菜,从糖醋里脊到宫保鸡丁,一应俱全。 P220

面试完走在纽约第五大街上,突然觉得原本遥不可及的那些华丽的房子和商品都变得亲切起来,我看到自己年底加上奖金会有上百万元人民币。 P221

再也许,当我欣赏地望着她独立的背影穿梭在全世界,我就应当有预感,这样的女人,是应该送给我这样的结局的。 P262

在之后短短几周内,我又失去了我的工作。 P263

人说四十而不惑,我却困惑到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P264

我就一直那么平躺在床上,一遍遍在内心问自己,起床的意义是什么,我拿什么去面对新的一天。 P265

这些干扰因素让我无法正常与人交谈,无法专注做任何一件事,甚至连最不费脑筋的电视连续剧都看不进去。 P266

但其实那时的我对什么都不在意,即使她劝我从楼上跳下去,我想我也懒得抵抗。 P267

厚重的城墙承载着一个国家几千年的历史,也雕刻着我十几年的青葱时光。 P367

城墙是舒适圈,它以一种最直观的形式将我们包裹在内。 P368

有一年天气炎热时,我和父亲去捉蝉,后来找不到路,误入丛林深处。 P369

住在城里的孩子不曾见过乡村的烟火,鼓楼回民街每到傍晚的炊烟袅袅就是我们对人间气息最直观的理解。 P370

青石制作的门槛上刻有线条优美、神采飞扬的蔓草花纹,磨砖对缝的门洞隔墙厚实端正。 P372

不久后他发来一封电邮,附着他新写的一篇以唐代长安城为背景的小说,女主人公竟用了我的名字。 P373

原本刻板的四线城市姑娘到了美国突然非低胸吊带不穿,朋友圈文字全都变成英文,仿佛她的手机落后得不支持中文输入法一样。 P385

几年下来,这类人往往获得了最全面的成长,也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P386

我很喜欢Jean Georges餐厅的火龙果酱鹅肝,也喜欢Per Se餐厅的珍珠牡蛎。 P387

在某个无所事事的周日,坐着地铁7号线,看着沿途衰败的皇后区风光,从中央车站直达法拉盛。 P388

比如此刻,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打发着漫长的时光,有人熟睡打鼾,有人抱着平板电脑看电视剧,有人站在机尾的窗前听音乐发呆。 P427

再比如一个话剧演员,他工作在舞台上,在台下聊的是戏剧,朋友圈晒的是戏剧,晚上和一群人喝到断片儿,嘴里嘟囔的还是戏剧。 P428

从童年的青山绿水讲到成年后的远行和欢纵,讲失败,讲失去,讲失而复得。 P429

白天假装是初访的游客,穿黑色棉布裙子,光腿,黑色球鞋,在唐人街买路边的鸡蛋仔和天仁茗茶的冻奶茶,一路走到SOHO,遇到一家当地设计师小店,在里面寻到一条一见钟情的连衣裙,当场换上,走出门,快步疾行,裙摆随风扬起,球鞋的橡胶底踩在路边的落叶上,发出柔软的咯吱声。 P430

吃最简单的素食,汗水浸在轻薄的衣衫上,用清凉油驱赶蚊蝇。 P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