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耕种 食物 爱情 A Memoir of Farming, Food and Love

下载方式

耕种 食物 爱情(美国亚马逊年度图书桂冠!同类书排名打败《毒木圣经》作者芭芭拉·金索沃作品,全球畅销书《玻璃城堡》作者盛赞!)
本书作者:克里斯汀·金博尔 (作者), 姜佳颖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对田园理想主义者的实力劝退。“平静和简单是务农所不能给予的,利润、稳定、安全,或者轻松,也是务农不能保证的。有时候务农会让你哭泣。” 另外这个作者的老公真的太强势了,感觉作者一直都在跟着他的节奏走。一遇马克误终身。而且吧, 感觉最初女主想放弃曼岛的生活去乡下种地 真的是因为贪恋男主身上那种毋庸置疑的坚定(aka偏执)和男人味(野性), 后来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就学会苦中作乐了。 生活真tm是在别处。

我的学习笔记

我们生了火,打开两瓶朋友布莱恩自制的啤酒。 P9

这道菜看起来非常像水果冷盘,尝起来总会给人惊喜,视觉与味觉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P10

我还担心雨会将积雪层融化,将大蒜和多年生植物暴露在严寒之中;在霜冻的威胁结束之前,寒潮一定还会卷土重来的。 P11

耕种 食物 爱情 A Memoir of Farming, Food and Love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一些会员仍会定期在杂货店买非应季的方便食品,还会买我们无法提供的东西,比如柑橘。 P12

这本书记载了扰乱我人生轨迹的两段爱情:一段是与农耕这门脏乱而令人沉迷的艺术;另一段是与一个复杂而令人恼怒的农夫,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我与他邂逅。 P13

后来我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对他的印象:第一,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P17

同时,我可以跟他的另一个助手迈克尔一起用耙子耙番茄地里的石头。 P18

番茄浓烈的树脂气味将我们包围。 P19

冷冻箱里有一个制冰盘,里面的冰块已经缩水了,还有一瓶波兰伏特加。 P20

泥土加上水,加上阳光,加上汗水,就等于食物。 P21

羽衣甘蓝鲜嫩多汁,大蒜和罗勒口感辛辣,两者搭配,我觉得味道出乎意料地好,而且能做出这样的菜,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P22

他不喜欢“劳动”这个词,这是带有贬义的。 P23

但是,如果他是对的呢?最终我扔掉水管和螺丝刀,请求他停下来跟我坐在一起,让我能够集中精力。 P24

他发起了很多对话,也有自己的思考。 P25

我回到城里,已经过了午夜。 P26

耕种 食物 爱情 A Memoir of Farming, Food and Love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跑过街角才敢给911打电话,因为我害怕他会看到我。 P27

同时我也在试图阻挡我心中逐渐出现的一种疼痛。 P28

我想尽可能去了解他做的每一件事。 P29

如果不是例外也没关系,我可是从纽约来的,不管怎样,对付一个农夫还是没问题的。 P30

我打消了写书的念头,决定在马克的农场度过长长的周末。 P31

他对于食物的热爱也是最终吸引他去农场的部分原因。 P32

马克打猎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保护作物,也是为了鹿肉。 P33

煮了一会儿,锅里冒出了气泡,里面的汤变得浓稠,这时马克把肝片放到锅里,翻炒了一次。 P34

这个男人会打猎,会耕作,高大魁梧,体魄强健。 P35

一个希腊的司机把车停在一边,关掉计价器,详细描述他的村子里剥羊皮的方法:在其中一条腿上切下一块皮,然后把它吹起来,就像吹气球一样。 P36

从桌子转移到床上非常容易,我记得当时在想,如果能把我们恋情中在城市度过的那一半装进由烤箱、桌子和床组成的小小的亲密的三角形中,一切都会更容易一些。 P37

他也放弃了很多。 P38

詹姆斯和我下午经常来这儿,没有人介意我带来了我的大牧羊犬妮可。 P39

我的姐姐在纽约见过马克,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我猜她的观点已经传到家里来了。 P40

他本来可以理理发,刮刮胡子。 P41

丹妮来到炉灶前品尝,然后瞪大了眼睛。 P42

我们搬到了距哈德孙河上游一个半小时车程的纽帕兹(New Paltz)。 P43

但事实证明我们寻找的时机非常糟糕。 P44

我的母亲比我的父亲小十几岁,跟马克这些人是同一辈的,但是她嫁给我父亲后,从猫王和喇叭裙直接过渡到马丁尼和轻音乐,完全跳过了披头士(8)。 P45

一个个星期过去了,一个个月过去了,我们仍然睡在地板的床垫上,马克似乎一点儿也不急于为我做那张漂亮的床,每次我躺下时,都会涌起一阵心酸。 P46

我最后还是给了他一刀,但并不够彻底,他死得不够干脆,后来我总是想起因为我的工作不到位,留下了扑腾尖叫的烂摊子。 P47

他希望这是免费的。 P48

这时与我们开始寻找农场的时间,正好相距九个月。 P49

透过苍茫的暮色,我们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杂草丛生的土地,还有亟待修整的绵延的铁丝网。 P50

一辆车停在长椅前面的停车位上,车灯的强光将我们定格在悲惨的画面中。 P52

这是祖母做出的那类食物,意图填饱掘沟工人或者农民的肚子。 P53

这是一种多愁善感而真诚的情绪,我身上某个残留的部分本能地抗拒它,但很快就被这种情绪淹没了。 P54

我能够感受到粗糙的根茬儿隔着靴子硌着我的脚掌。 P55

它们通过花盆底部的小孔把主根伸入土壤,坚强地存活下来,但也濒临死亡。 P56

从那时开始,这就是他脑海中不容置疑的家园。 P57

在CSA模式中,他认识吃他种植的食物的人,他们也认识他,也认识其他会员,所以分配产品那天更像是社交聚会,而不是采购食品。 P62

这是我们的曾祖父母那一辈生长起来的那种农场,只不过这个农场要足够大,能够供养一个社区而不仅仅是一个家庭。 P63

抽象上来讲,这个想法以一种文学的方式吸引着我。 P64

来到这里,我已经放弃了我熟悉的一切,我的朋友、城市、城市的游戏规则,只是为了这一未知的新生活,为了这个对我有致命吸引力的男人。 P65

另外一个是为雇工提供的宿舍,那时候农场还是一个奶牛场。 P66

如今荷兰奶牛的基因相当强大,如果在广告上或者谈话中没有提及奶牛的品种,所说的就是荷兰奶牛。 P67

我按照书上学到的知识检查她身体的各个部分。 P68

从她的乳房传过来的温热就像过电一般,上面的白色毛发让我想起女士面颊上柔软的绒毛。 P69

我给迪莉娅挤完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蝙蝠就会挤进屋梁之间休息,正在燕子窝的上面。 P70

淡黄色的乳清从凝乳块中渗透出来,我轻微进行加热,取出更多的乳清,直到乳酪慢慢收缩变硬。 P71

对农场的衰败最兴盛的解释,就是年轻人不再愿意下苦功夫干活儿,但我觉得这绝对是一个谎言,实际的压力要强大得多。 P72

气温跌破冰点的时候,他会加上一顶人造皮的高帽子,是桃红色的,但这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更和善,而是看起来更具有威胁性。 P73

“你家的奶牛出事了,”他沉重地说,“我的狗也与此有关。 P74

寒冷的天气非常有利,因为感染的风险较低,而且不会被苍蝇所困扰。 P75

在城市里,邻居敲开你门的唯一理由,就是抱怨你制造的噪声。 P76

我们在新一点儿的一间房子里装了一个合适的壁炉,这间隔热良好的小屋是由拉尔斯建造的,用作代理人的办公室。 P77

他们的父亲是一位矍铄的老人,已年过古稀,也会帮忙晒干草。 P78

我认为谣言的兴起是因为当时我仍然穿着刚搬家时带来的标准的城市衣物,剪裁讲究的衬衫,裙子到膝盖上面,靴子有一点高跟,而在这个镇上,唇彩都被认为是作风大胆、特殊场合才会用到的东西。 P79

但是托马斯和谢恩会在马克碰巧不在的时候来访,真心实意地认可我的存在。 P80

同一头奶牛,在长满苜蓿的牧场上与长满野茅的牧场上放牧,挤出的牛奶是不一样的。 P99

有意思的是,上面画着一件殖民地时期风格的农舍,有一个红色谷仓,还有三只雪白的毛茸茸的绵羊,上面写着“我的祖国,我的家,自由快乐的土地”。 P100

迪莉娅在畜栏里已经很舒适了,倾听着风在谷仓的墙角盘旋。 P101

我的车已经不能称之为车了,只是一个白色的小山丘而已。 P102

有时候我们可以找到马拉机器,衔铁已经断掉了,这是农民将旧工具接到新拖拉机上的过渡期的证据。 P103

因为阿米什人不开车,我以为这个拍卖仅限于当地范围。 P104

我试着靠近一点打量他们的帽子,有些上面绕着黑色缎带做成的带子,另外一些只是用电用胶带缠在帽冠上。 P105

而拍卖会的气氛更像一个集会,一个欢乐的社交商业场面。 P106

有些人走开了,到火炉那里去喝热汤,人群松缓了一些。 P107

后来,一个男人注意到我们竞价了,向我们推荐一台他修理过的谷物割捆机。 P108

但是她的乳房恢复得很棒,开始疯狂地产奶,每天能有满满三加仑。 P109

我们把小猪一只一只地捞出来,把他们带到了迪莉娅的畜栏中,马克已经用废弃木材隔开了一个空间。 P110

其中一头猪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扭动着通过将猪栏和牛栏隔开的墙,于是我早晨到达农场的时候,发现她跟迪莉娅在一起。 P111

好吧,我想,我是个聪明人,我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把五头猪移动三十英尺。 P112

他在冰雨中眯着眼看着我。 P113

我身上湿漉漉的,又冷又累,太阳又要下山了,又该给迪莉娅挤奶了。 P114

马克来回转圈,想要辨别出他们是朝哪个方向走了,但是这些脚印看起来并没通向任何地方。 P115

圣诞节前夕我的朋友妮娜从加利福尼亚过来探望我,近距离观察一下即将与我结婚的这个男人。 P116

两年前,她和她的丈夫大卫举办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婚礼,既高雅又有趣。 P117

一包只需一块钱,怎么会出错呢?种子目录的整个花招在于,它们是在冬天到达的,一切皆有可能,种植工作还离你很远,很难提前看清楚。 P124

我们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各就各位了,可以为我们自己和当时仍处于想象之中的会员生产食物了。 P125

她走的时候,我们就有了电灯。 P126

每天晚上我们都能听到“啪嗒”的声音,第二天早晨看到一只死老鼠。 P127

我把他们放在谷仓里的时候,他们围着我的腿打转,冲着我喵喵叫。 P128

也许老鼠撤退了,或者不那么嚣张了,或许猫吃了鼠宝宝。 P129

很浪漫,但是又不同于这个词在我以前的生活中的意义。 P130

我们早晨醒来,晚上睡觉,都在谈论家畜、种子、排水、工具,或者如何简化杂务,省略步骤,节省时间。 P131

而现在它上面沾上了干草,肘部磨出了两个洞。 P132

从最庞大的那头阉牛开始,白色皮毛,长长的角。 P133

妮可猛扑过去,叼起肉走开了,好几天都看起来很欢喜。 P134

马克和我正在吃午饭的时候,听到一层厚厚的冰从农舍的屋顶上脱落,接着是积雪融化,从屋檐上滴下来的声音。 P135

欧文斯先生触摸着挂在钩子上的挽具,然后向两匹马走去。 P136

我们走向谷仓西面的树林,尼尔在前面开路,马克随后,拖着链锯。 P137

我们准备安上辕杆的时候,在细节上却起了分歧。 P138

我这一辈子都在骑马,青春期的大部分时光都在谈论马,或者阅读与马相关的文章,或者思考与马相关的问题。 P139

一旦他们被套上,我就发现他们比我在盖瑞家驱赶他们的时候更急躁。 P140

但是他无论从事多么卑微的工作,都会尽职尽责,心甘情愿。 P141

小路在小山上蜿蜒而下,沿着一片带有鹿脚印的低洼冻结的沼泽,进入了那片五十公顷的田地。 P142

我向后看去,看到草堆在左右摇晃。 P143

我们冲破积雪时,雪在蹦橇的前端涌起,到我坐的地方落下,就好像波浪在船头翻滚一般。 P144

马克在雪堆中艰难跋涉,在树与树之间穿梭。 P145

我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是天气预报,晚上将会有严酷的霜冻,而第二天晴朗温暖,阳光灿烂。 P146

从树液中提取糖浆并不复杂,你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熬煮。 P147

每天晚上,温度跌破冰点,白天暖和起来,回到零摄氏度以上。 P14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gengzhong-shiwu-aiqing-a-memoir-of-farming-food-and-lov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