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鸽子隧道The Pigeon Tunnel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英]约翰·勒卡雷

语言水平太高超了 用词绝妙 人生片段中所窥见的历史片段 好像并不久远 但又已经很难想象 因为冷战历史冰冷又隐秘 所以以前不太愿意了解 现在因为勒卡雷 因为各种其他原因慢慢了解之后 发现真的很有意思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那时,我正值十五岁前后,父亲决定带我到蒙特卡洛[1]去,那是他用来赌博狂欢的场所之一。 P8

伯尔尼这座城市,是我在十六岁的时候,从英国公学逃离出来之后来到的地方,而且,我后来在伯尔尼大学就读。 P9

如果你感到头疼,或是有种想要杀了你邻居的冲动,还请宽心,这不是宿醉,这些都是焚风作祟。 P10

有的人会拒绝再次信任我,但有的人接下来会莫名其妙地把我捧到情报组织头头的位置,即便我反驳说自己只做过最低阶的情报工作,他的回应却是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你当然会这么说,不是吗?”。 P15

鸽子隧道The Pigeon Tunnel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我还记起,我的妻子当时也在场,坐在我对面的扶手椅上,和我一样被他迷住了。 P16

年轻的西德政府决心展现出民主开放的社会风貌,因此,所有的大门都向这位年轻的外交官敞开。 P31

一九四五年四月,就在身处柏林的军事指挥官们无条件向苏联投降的前几天,乌尔里克正做着过去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在位于柏林威廉街的德国外交部普鲁士皇家档案室内,同时作为馆长和身份卑微的档案管理员,兢兢业业地整理档案。 P32

法国和美国方面都想让他接受审判,但他本人就是律师,不知用了什么神秘的特权,竟然得以安全脱身。 P35

苏联政府同时对他发起了一连串的指控,其中包括指控他在苏联前线作战时,以手枪击毙两名苏联平民,强暴了一名苏联妇女。 P36

鸽子隧道The Pigeon Tunnel 小说电子书 第2张我从旁听的联邦议院的辩论中了解到,他也是阿登纳总理和西德国防部长弗朗兹·约瑟夫·施特劳斯尖刻而又机智的对手。 P40

在这些声音中,我发现哈罗德·威尔逊的声音异常容易让人分心。 P41

他那贵族风格的含糊发音,就像艾伦·贝内特[9]在讽刺作品《边缘之外》里精准表现出来的那样:像是老式留声机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播放唱片。 P42

和埃勒近距离相处一个星期之后,我了解到,如果对话进行得不如预期,他就会很不耐烦。 P43

两国都有确定能毁灭对方的核能力,以此来相互进行威慑,进攻方由于要考虑到可能遭受的后果而不会轻率地使用核武器,从而阻止了核战争的爆发。 P44

迪米特里则很有见识地跟我们讲解了苏联最近在艺术、太空旅行和促进世界和平等方面所做出的贡献。 P54

穿过有警卫看守的大门,我们经过一些半掩在树林里,并且用迷彩防护网罩上的低矮建筑,来到一幢宜人的白色乡村别墅前,相比普遍的南德建筑而言,这幢建筑在风格上反而更接近德国北部。 P55

理所当然,即便是较为差劲的追求过程,也务必要分为好几个阶段来完成。 P56

并非我笔下所描绘的肖像式人物,那就是他本人,有着一双肌肉厚实的大手与“庞大”肩膀的杰里本人。 P73

大卫·格灵威写了一篇措辞优美的讣告,名为《记者,探险家,间谍,朋友》——我都能在这篇文章中感受到他大喊“哇哦!”了——其中非常准确地描述他为《荣誉学生》里那位杰里·威斯特贝的原型,虽然我的威斯特贝较彼得·西姆斯出现得更早。 P74

山姆的第一个想法是加入法国外籍兵团,却不知道那天他们其实并没有在招募士兵,抑或是因为他睡过了头,或者走错了地方,因为,此时我已经开始怀疑,对于我们大部分人而言很简单的事情,对山姆而言却并非易事。 P76

是的,他现在就要去“白玫瑰”了,那里的每个人都认识他,他要塞给露露夫人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让他可以打上三分钟的越洋电话,打到巴黎的花神咖啡馆去。 P77

我来找他,是因为陪伴着我成长的正是他通常从某个荒凉偏远的战争前线传来的、语句完美且声音洪亮的纽约式怒吼(和其他千千万万同时代的人一样);不过,另一层原因则是由于我正在寻找两位虚构的以色列情报官,我自作主张地把他们称作约瑟夫和克兹。 P93

这两本书带我来到俄罗斯、格鲁吉亚和高加索山西部,也都试图描绘俄罗斯犯罪腐败现象的宏大规模,以及与南方穆斯林之间持续不断的战争。 P119

圣彼得堡的名流们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卡尔是不是惹恼了生意上的对手,而我们此刻坐在这里,其实是在等待着被炸飞,或者被打成碎片?或者——他们黄铜钩上挂着的那些手榴弹显得有些模糊不清——我们已经被当成了人质,所以伊利亚才对着手机咕咕哝哝地进行谈判?普斯亚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走向男厕,然后转进暗处。 P120

所以,这位拥有英国文学学士学位的捷克作家、剧作家和翻译家会选择终身与政治独裁者们做斗争,也就不足为奇了;至于他一再被克格勃抓去传讯审问,遭受未能成功吸收他的捷克情报组织的迫害,同样也不足为奇。 P136

我的小说还没有出版,但是里特已经买下了电影版权,基于一部打字机版本的、提前流出的影印稿,不知道是来自我的文学经济人还是出版商,也有可能是影印室里某个在电影公司——也就是派拉蒙——有门路的聪明家伙,辗转把这份影印稿交给他的。 P185

在室内戴帽子?你知道,在我那个年代的英国外交官眼里,这绝不亚于用刀来吃豌豆。 P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