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公民的加冕礼 法国普选史

下载方式

公民的加冕礼 法国普选史
本书作者:皮埃尔·罗桑瓦龙

本书读后感· · · · · ·

这两天看的是《公民的加冕礼:法国普选史》,法国近现代政治史研究中一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全书主要是运用了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等多个学科的方法和概念,来讲解法国大革命后,人民,国籍,民主,普遍选举这些概念形成的过程和含义(不仅仅是政治的,法律的,还是哲学的)。法国在1848年普遍选举的创立和它真正被广泛和最终接受之间,相隔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让我强烈的感受到:民主是一个冲突的,渐进的历史过程,在某一些特定的时间段,它很可能也会出现倒退。至于在天朝的各位亲们,不知道除了小学班上匿名投票选三好学生(说不定背后还有班主任的某些旨意…),是否真正享有过公民的权利呢?

我的学习笔记

1789年的人士,如同1792年或1795年的人士一样,从卢梭身上辨认出了这位具有一种新的感觉的大师、人类之友、地位低微者的亲人、一种纯朴幸福的预言者。他们的确也在《社会契约论》的作者身上看到了一个社会创造的思想家、一个自行确立的社会的预言家。但是,较之卢梭,在他们身上对公共意志的参照仍然更多地被固定在启蒙思想家政治理性主义的世界。围绕着“法律是公共意志的表达”这一提法确立的一致,并不意味着人们同意把政治建立在公民的意见之上。

公民的加冕礼法国普选史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普遍性的观念在此保留了一种有利的批判维度:它首先与作为特殊性最极端的说法的特权观念形成对照。对普遍性的赞颂其次具有一种古典的自由主义的维度:它涉及到组织一种公正无私的权力,这种权力通过以完全相等的方式对待其中的每一个人,未对个人加以区别。制宪议会的成员们为此延伸了重农主义者的立法中心主义。他们像重农主义一样渴望确立覆盖整个人类活动领域的法律(罗伯斯庇尔甚至在1789年根据此种观点说道:“判例”一词应当从语言中消失),并因此把行政权限定在一种纯机械的行动上。

人们由此根据立法权出自普遍主义和抽象规则的规定而提高立法权的地位,同时拒斥本质上建立在这样一种独特的意志,即负责管理不测之事、自由地判断形势并解决特定问题的独特意志之上的行政权。

公共意志的神圣性包含了由立宪议会议员们作出的一整系列的拒绝。但是,如果公共意志既不可能从利益出发,也不可能从意见出发,更不可能从粗暴的个人意志出发来构成的话,那么该如何去界定代议制政府呢?1789年的人士们的回答是通过一种新的对待代表制的态度来进行的。

公民的加冕礼法国普选史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在他们那里,代表制并非以转达一种意志、重现一种平衡或表达一种认可为主要目标。如同卡雷·德·马尔贝曾有力地强调的那样,它的功能是组织民族的意志与人格。代表制是作为不能缩减的总体以及通过惟一的自然权利构成的民族借此得以行事与表达的建设性的程序。

因而,代表制并非出自一种可扣除的活动。相反,它是一种真正的政治制度的工具。在这种框架中酝酿形成的代表一喉舌的形象与传统的受委托人的形象是相对立的。在受委托人背后,事实上始终存在着一个或一些自然的人,而在“喉舌”背后则只有一个潜在的人。西耶斯在这一基础上把“普通的获得选票者”(受委托者)与真正的代表区分了开来。l前者是机械的中间人,而后者则会产生某些在他们介人前不可能显示出来的事物:公共意志。投票权在这种取向中并未轻易地找到它的位置。如同卡雷·德·马尔贝正确地强调的那样,在非常情况下,选举的事实仍然即使不是外在于,也至少是完全处在制宪议会成员制定的代表原则的边缘。

极端保王派出于这一理由而捍卫两级选举。在他们眼里,两级选举不仅仅是一种组织技术:它尤其有可能协调贵族政治与民主。卡斯特尔巴雅克伯爵根据这一思路解释说:“所以,这种两级的模式,即同时比已被提出的模式更具有民众性和更具有贵族气派的模式并非如此之坏。

更具有民众性指的是由民众选择他们的选举人;更具有贵族气派则指的是其必须在各省的600名缴纳税金最多者当中选定:在此,为人民而行使权利与使同一种权利免遭滥用混合在了一起。”开放底层,关闭上层,这就是极端保王派们的理想。他们就这样反常地在考虑当中恢复了波拿巴主义模式的一个基本侧面。他们的确可以因1815和1816年由这一制度产生的有利结果而自夸。但是,若深入地去看的话,这种模式与他们的社会观完全吻合。他们渴望恭恭敬敬的农民大众聚集在地方显贵周围,并效忠于他们。博纳尔甚至讲到“以大产业主为天然首领的无产者”。

维埃勒完善地表达了存在于极端保王派当中的这种社会学上的情感。这位在数年的时间里体现了反动政策的“白色的南方”‘的重要显贵,在1816年的最初论战当中,曾经是率先把贵族为反对资产阶级的增强而与底层民众结盟予以理论化的人之一。